Level C-740
评分: +77+x

>导出文件

>manager_Meg_32676_R0tDoll

>Level_c

>740

>Reader_

>Dis_ys_ur_s_burial_ground

>导出成功

嘘,闭上眼睛,不要回头

AI3.png

·
·
·
·
·
·

⚠ 警告 ⚠

本文为多名人员共同记录完成,其中包含多个真实性未知的记述内容,请谨慎甄别

生存难度:生存難度:

等级等級 未知

  • {$one}
  • {$two}
  • {$three}

如何使用:

[[include :backrooms-wiki-cn:component:level-class
|class=等级
]]


class 处的可用参数包括以下内容,支持简繁体及英文输入。
English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0 1 2 3 4 5 0 1 2 3 4 5 0 1 2 3 4 5
unknown 未知 未知
habitable 宜居 宜居
deadzone 死区 死區
pending 等待分级 等待分級
n/a 不适用 不適用
amended 运变 運變
omega 终结 終結

该组件支持简繁切换,如下方代码所示:

[[include :backrooms-wiki-cn:component:level-class
|lang=cn/tr
|class=等级
]]


lang 处选择语言,cn 表示简体中文,tr 表示繁体中文,不填默认选择简体中文。

自定义等级

[[include :backrooms-wiki-cn:component:level-class
|lang=cn/tr
|class=等级名字
|color=#000000(带有井号的十六进制色号代码。)
|image=链接(至图片的链接。)
|one=在这
|two=随便
|three=放文字
]]

使用 CSS 进行自定义:

你可以使用 CSS 进行额外的自定义,将代码放入到 [[module css]] 中或者是放入到页面的版式内都可以。在这一组件中,不要把 [[module css]] 放在 [[include]] 里面,把它放在那个的下面或者是页面的顶部或底部。
将这些代码放入到你的页面/版式中以编辑所有的颜色,因为组件的 |color= 部分仅能控制背景:

[[module css]]
.sd-container {
/* 字体 */
--sd-font: Poppins, Noto Sans SC, Noto Serif SC;

/* 边框 */
--sd-border: var(--gray-monochrome); /* 大多数等级 */
--sd-border-secondary: 0, 0, 0; /* 不适用 */
--sd-border-deadzone: 20, 0, 0; /* 死区 */

/* 标志 */
--sd-symbol: var(--sd-border) !important; /* 大多数标志 */
--sd-symbol-secondary: 255, 255, 255; /* 4 级以上的是白色 */

/* 文本 */
--sd-bullets: var(--sd-border) !important; /* 点句符文本颜色 */
--sd-text: var(--swatch-text-secondary-color); /* 顶部框文本颜色 */

/* 等级颜色 */
--class-0: 247, 227, 117;
--class-1: 247, 227, 117;
--class-1: 255, 201, 14;
--class-2: 245, 156, 0;
--class-3: 249, 90, 0;
--class-4: 254, 23, 1;
--class-5: 175, 6, 6;
--class-unknown: 38, 38, 38;
--class-habitable: 26, 128, 111;
--class-deadzone: 44, 13, 12;
--class-pending: 182, 182, 182;
--class-n-a: 38, 38, 38;
--class-amended: 185, 135, 212;
--class-omega: 25, 46, 255;
}
[[/module]]

旧版颜色:

如果你不喜欢新版的样式,想要用回旧版的红色边框色,只需要在你的页面中与组件一同引入下方的代码:

[[module css]]
.sd-container {
--sd-border: 90, 29, 27;
--sd-image: 90, 29, 27;
--sd-symbol: 90, 29, 27;
}
[[/module]]

王恒远的记录


Level C-740是C层群的第740层。关于此层级的所有字面记录与口头描述均被侵染

描述:

Level C-740是一整体结构未知、由复数个叙事空间嵌套联结的复合型层级。层级中的空间大多是空旷的、没有边界的,当流浪者在某一空间中行走至其所认为的“边界”时,往往会回到原先的某一个位置。所有的已知空间内都拥有数个类似的特性,其分别为:

  • 缺乏大面积的光照。
  • 随机的、常发的、众多的、围绕在耳边的窃窃私语。
  • 扑面而来的孤独感。
  • 除你以外的脚步声。
  • 一只洋娃娃。

在目前的记录中,该层级未发现任何实际存在的实体,进入此层级中任意空间的流浪者也不会受到任何实质性的外伤。但它仍不适宜居住。

该层级每次仅可容纳一名生物进入,所以,如果在Level C-740探索过程中发现任何其他女性、儿童、猫、狗以及其他疑似实体的存在,请尽可能忽略它们,也不要相信它们所说的每一句话和每一个指引。

请记住,这里没有实体。这里不是你的葬身地。

你的背后也没有人。

所以请不要回头。


陈林霜的记录

学校


我从小就讨厌学校。倒也并不是因为小孩子独有的对读书的排斥,反而那种三十多人的班级一起大声朗诵的氛围能给我安心的感觉。我讨厌学校,仅仅是在此之外的时间里,那些硕大的空间里在我渺小的身体上创造的一种剥离感。

不知道你们是否曾经都拥有过那种感觉,在某一堂户外课或体育课上,你因为肚子疼、休息时间在班主任办公室呆的太久、或者是课程中途回到教室来取某样东西,当你一个人缓步在空洞的教学楼走廊里,看着擦身而过的一个个无人的教室,感觉自己被这个名为“校园”的怪物吞噬入腹。

我从来不敢在下课时间以外的其他时段上厕所,尤其是下午。当阳光无法再透过那逼仄的窗台投射进来,厕所的内部就显得昏暗。脏臭的气味会裹挟着阴冷的风侵染你的皮肤,生锈的水龙头在上一位不知哪个学生使用完后,不停地向下滴水。

滴答,滴答。

细小的声响落入水池,在空荡的隔间外轰然炸裂,以几秒一次的频率刺痛人的耳蜗。

我本以为离开了学校,就与这些年陈的回忆一世隔绝。直到我进入了后室。

单是走在这个诡谲的层级就令我冷汗涔涔。我每走一步,就能听见自己的脚步声从脚下向四周蔓延,在走廊的墙壁与老旧的天花板前来回碰撞,直到远处后反射回来,敲打我的内心。我本以为这里的结构只是与我的中学相似——我印象中的每个学校仿佛都雷同而无趣。紧接着,我就在走廊边缘的女厕里,看到了一行涂鸦:

黑走廊,白走廊,黑白走廊心惶惶。

长麻花,短麻花,长短麻花向上爬。

我记得这个涂鸦,那是当年我们班级的人为了取笑当时的数学老师而编写的歌。那个老师很年轻,现在想来应该是应届的实习生。她个子不高,所以每次装作很凶的时候都很没有说服力,我们也不甚怕她。我记得她上课写板报时,总是把手抬得高高的,垫着脚尖一副很努力的样子。因为她一直梳着麻花辫,我们就称呼她为麻花老师。总有那么几个男生不服管,又老是和她作对,我记得有一次在她训斥他们的时候,其中一个人的嘴硬答复非常的伤人心,那时我看见她努力地憋着眼里的泪,一声不吭地走出教室。

麻花老师只教了我们半年便离开了。那时候大家都以为是她被气走了,只有和他们有一些远亲关系的我们家才知道,她们一家遇到了困难。我奶跟我说,她父亲欠债自杀,母亲成日郁郁,而她则得了没法根治的肺痨病,再也没有办法教课。

我不知道为什么,后室会出现现实中的场景,而它又与我如此关系密切。当我听到女厕的第二件隔间里,传来“笃”、“笃”的敲门声时,我下意识地抬头。

我看见麻花老师的头从隔间里伸出来,她的脖子被拉扯得扭曲变形,细长的脖颈一圈圈地盘亘在厕所单间的上方,而麻花老师枯瘦的脸颊最正对着我,她裂开嘴对着我笑,流淌着红色液体的双眼仿佛黑洞一般想要将我的灵魂吞噬。我看见她伸出的双手,一只搭在门上,蜷曲而泛黄的指甲直刺在我的眼前,另一只抱着一个残破的娃娃。那娃娃只有一只眼睛,白色的团絮从破碎的布片中翻出,杂乱的线头牵扯着它扭曲的嘴角,好似在嘲笑我的无知。

小孩子们的歌声与笑声从四面八方涌来,将我包围,将我囫囵吃掉。

黑走廊,白走廊,黑白走廊心惶惶。

长麻花,短麻花,长短麻花向上爬。

尽管这一切都并非真实的,但我一瞬间仍预感到,当年奶奶或许对我说了谎。


徐风岩的记录

探索记录Level C-740-0281.M.E.G.


M.E.G.在多名切出后的流浪者报告中观察到其对Level C-740的报道均有巨大差异,遂多次派遣人员尝试切入层级后对该区域进行探索记录,以下为人员徐风岩所携带的监控摄像仪所拍摄的记录显示。

视频记录


地点:Level C-740

空间:公寓楼

备注:该区域为一老式公寓楼,其一楼使用简易电子式密码锁的铁栏门,门以绿色油漆涂抹。内同时具有电梯与楼梯,但电梯为无法使用状态。公寓总计九楼。


[记录开始]

摄像头启动。徐风岩抬头看向公寓外层。此时周围有冷风吹起,透过铁栏的缝隙传出类似哭声的声响。天色渐暗,无法观察到准确的空间内所指时间,初步推断为下午四五点前后。

1.jpg

截取到的静止帧。

徐风岩决定进行步行探索。电子锁失效,铁门敞开,他继续向门内走去。

一楼楼道内无灯,光线黯淡,从外无法看清内部情景。徐风岩在电梯厅前确认电梯无法使用,其显示屏上显示为“1”。他发现电梯东南角的木门,门呈现长年未经使用的状态,其上灰尘四布,有少许蛛网残留。

徐风岩推开门板,向上方走去。楼道两边是生锈的围杆,每层层顶灯光忽明忽暗。介于肉眼仍然可视,徐将夜视辅助成像仪摘除。

走到三楼时,徐风岩停止前进,将镜头对准楼梯转角处的角落 [视频界面开始闪烁,无法记录图像],并同时口头记录称发现一个破旧的洋娃娃

徐风岩上方开始出现剧烈铁器敲打声与轻微的啜泣声。徐风岩惊呼,并向上疾跑来到四楼转交木,门处。他推开木门,发现声响来自于四楼电梯厅中央。经过确认,系四楼电梯门内的声音,同时伴随有电梯铁门的急速抖动与内部的人声。

3.jpg

四楼的电梯门。

徐风岩向内喊话,没有得到应答。敲门声愈发强烈,同时啜泣声转化为大笑声,以及超过五种不同音色的人员求助声。

三分钟后敲门声与笑声停止,转变为重击声、喊叫声与骨骼断裂、血肉撕碎的声音,持续一分钟后归于沉寂。

徐风岩对电梯厅进行拍摄记录。数秒后,内部传来异口同声的一句话:这是我们的葬身地。

徐风岩离开电梯厅,再次进入楼道,向上攀爬。

五楼,转角处有一个洋娃娃。身体完整。

六楼,转角处有一个洋娃娃。无首,右臂处缺失。

七楼,转角处有七个洋娃娃。均有四肢断裂。

八楼,转朤䧁ヰ个洋娃₧屫。

九楼,徐风岩表示转角处有巨大异味,且铺满了玩偶脑袋与残肢。徐风岩进入电梯厅,电梯门敞开,从内部查看,可看见大量发黑血迹与男女性破碎的内脏与肢块。

随后徐风岩背后传来声响。他转头。

1.jpg

[图片已做特殊处理]

[记录结束]


胡伟的记录

公交车


我醒来的时候,雨淅淅沥沥地下个不停。

在检查了精神状态没有问题后,我意识到自己来到了一片异域。我一度将其当作是清醒梦,便浑身生出无力感来。车里除了我就只有一言不发的司机,从车辆后视镜的反光里,我看不清他的脸。

车窗外无数的雨珠连结成一片,模糊了夜晚的光景。我的手边有一把黑色的长柄伞——我确信它不是我的,定然是有谁将其置于座位旁了。但已是傍晚,也顾不得那许多了,在车在下一站停靠时,我便拿着它下了车。

黑夜里的街道上没有灯,浓烈的雾气弥漫上来,吞噬了这座名为城市的山野,侵袭在我的周遭。雨变得越来越大,那些豆大的雨点砸落在水泥地面上,散开如雷般的狂响。我看着站台,其上的字迹模糊不清,而班车似乎只有刚才的那一辆。我依稀可看见远处前方的微光,心里秉着一丝希望,撑伞顶着狂风暴雨向东面走去。

路面湿滑,周边是灌木的影,这些城郊的绿林建设并没有给我带来安心的感觉,相反它们排排竖立着,如同参加某场葬礼的人群。绿植后是隐在雾中的,黯然的天色。没有一丝钢筋铁骨的身影。约摸十分钟,我看见一个穿着黄色雨衣的小女孩向我迎面走来,在与她擦身而过时,我看见隐在她薄薄的雨披下泛着淡绿色光彩的、湿漉漉的裙子。

单薄的防雨布并不能为她带来十全的防护,我似乎能看见她瑟瑟发抖的身子。但一个看起来不满十岁的小姑娘独自一人在外,究竟为什么没有父母来接呢?

我容不得多想,因为前方的站台有一辆大巴即将停靠。我急匆匆地挥着手,期盼着在瓢泼大雨里的鸣奏里,隔着浓烈的雾色与雨气,司机可以听见我的呼喊,看见我焦虑的步伐。幸运的是,我最终还是登上了公交车。

向投币箱里丢了两枚随身仅剩的硬币后,我找了个空位顺势坐下——事实上,这个时间点除我以外再也没有其他人。我不关心这车究竟会开往何处,我只是想远离这片不毛之地。

车身的晃动惹得我有几分困意,我的眼睑不自觉地想要合上,直打盹时我突然在想,如果这是一个梦,那我岂不是在梦中再次入梦?正在胡思乱想之际,车窗外闪过一个黄色的影子。我惊坐起来,回头看去,在逐渐远离的车外,一个矮小的身影正向着车行驶的反方向走去。

我感到一丝惊奇,因为我清晰得记得车驶离的方向与我遇到那个披着雨衣的女孩的方向是相反的。或许是太累了,我缓缓地放低了身子。

直到五分钟后,我再次看见了她。

然后又是一个五分钟。

在看见她三次后,我开始惊恐难安,大巴此时已经经过了三个站台,但仍没有一丝想要报站停靠的意思。我仿佛见了鬼一般直起身来,想要喊司机停车。而这时我发现。

根本没有司机。

这辆公交如一辆灵车一般在这个无名的雨夜里自由地向前穿行,车内除了我再没有第二个活人。我开始窒息,嗓子眼里似乎被浓厚的空气堵住,只能发出低身的嘶喊。正在此时,车戛然而止。

它稳稳地停在一个老旧的站台旁,在我仍未有所反应之时,车门大开。我用伞支撑着地面,让颤颤巍巍的双腿努力把自己推向车门处,但在我还没达到时,一个熟悉的娇小的身影踏上了公交。

我看着眼前这个被雨水打湿的女孩,看着水珠从她的身上滚落下来,在她的脚下淌出一片水塘——她没有穿鞋。我才意识到这点。

然后我听见“咚”的一声,从她的身上掉落了一个东西。我用模糊的眼光看去,那是一个红色的布娃娃,它闭着眼,呈一种蜷起的状态,是一个全素的,毫无衣物遮挡的裸娃娃。而它的腹部有一条红色的线,它仍连接在女孩的身上。女孩低头看了看娃娃,然后又抬起头来盯着我。湿透了的黑色长发遮住了她大部分的眼睛和脸颊,但我看见有红色的汁液从额头流淌下来,与雨水混杂在一起。

她不紧不慢地脱下自己的雨衣,我看见一件残破不堪的绿色连衣裙。裙子的中间部分已经被撕碎,如破布条般随意地倾盖着她的身体。她缓缓地打开裙子。

我看见了这辈子最可怖的景象。她的乳头处血肉模糊,如同被野兽啃食,从胸口的中央开始有一条长长的血线,白色的脂肪和猩红的肉块从其中隐隐约约地暴露出来。血线蔓延至她的生殖器处,无数的皮肉外翻,而腹部处的洞口里则挂着一小段裸露的肠带。那个娃娃腹中央的线宛若脐带,一直连到她若隐若现的子宫处。

然后她开始对着我微笑,在我昏厥之前,我只听到了一句话。

这是我的葬身地。


杜秋毅的记录

采访记录Level C-740-0073.M.E.G-访谈室

第五次精神恢复测试

日期:BTC-LC10:12:25

受试者:王韩

测验者:杜秋毅

访谈背景:在一次切出Level C-740的过程中,观察到流浪者人员王韩对该层级的描述具有强烈的信息扭曲与逻辑受损特性,故对其进行多次采访并尝试监测其精神恢复状态。在前四次的采访中未能确认层级的真实共有特性,故派遣M.E.G.测验者中心理咨询专家杜秋毅对其进行一对一访谈测试。


[测试开始]

杜秋毅:你好,王先生。我知道你现在精神状态欠佳,但是我还是决定和你多谈谈心,或许能帮助你早些走出来。

王韩:没有用的,你们已经试过了。

杜秋毅:我愿意多试试,总比长期忍受煎熬好,对吧?

王韩:胡玲、刘永胜、李月阳、王恒远、陈林霜、陈皎孟、徐风岩、胡伟、王希。

杜秋毅:这和你上次说的一样。这些人名并不存在。

王韩:胡玲、刘永胜、李月阳、王恒远、陈林霜、陈皎孟、徐风岩、胡伟、王希!

杜秋毅:不,王先生,我说了,念这些虚构的名字对你并没有……

王韩:他们存在!我看见了他们,他们所有人。你根本不知道……

杜秋毅:你所经历的只不过是层级中的幻觉,想想,你并没有受到任何伤害。快回想一下,你究竟是如何进入的,这样可以帮助更多流浪者。

王韩:我……我不知道,我只记得我是在医院里。那只是普通的一天。

杜秋毅:你是说,你在前厅的……我是说,在现实世界的时候吗?

王韩:是。然后突然在前几天,医院发生了某种变化。医生都不见了。只剩下护士,以及……

杜秋毅:以及什么?

王韩:尸体。

杜秋毅:你是说实体吗?

王韩:什……不,是尸体。我不知道你说的实体是什么,但就在两天前,太平间的尸体全部走了出来,它们走到每一个病床上躺下来,嘴里念着一连串的名字。

王韩:胡玲、刘永胜、李月阳、王恒远、陈林霜、陈皎孟、徐风岩、胡伟、王希……

杜秋毅:王先生,你要明白,这些都是不存在的人。我们的数据库里也没有出现过这样的人名,这或许都是那个房间给你施加的臆想。

王韩:我从小就体弱,所以三番五次地被送到家附近的医院住院。

杜秋毅:王先生?

王韩:那时候,旁边病房有一个小女孩,她的身体比我还虚弱,医生说她已经住了四年院了。我忘记她是哪一年去世的了。但我还记得那个布娃娃,她手里总是抱着一个布娃娃。

杜秋毅:王先生,你还好吗?

王韩:当我看到那些尸体的时候,它们会转过头来看着我。它们说,不要回头看。

王韩:我没有忍住。我看见了。

王韩:那个记忆里的娃娃。它在哭。

[测试结束]


张午奇的记录

老宅

12月26日,通过流浪者[Level C-740-0331]切出后获取录像带《老宅》,以下为播放记录:

12.26.1

下午,小雨。从圆拱形的石门进入,地面上的积水飞溅。镜头为第一人称视角,角度很低。进入门内,前方影壁上有人形的淡影,两边是狭长的过道壁,壁檐上挂满红色灯笼。

箴语

“老宅是所有人的归宿。”


12.26.2

往左侧转,直走,垂花门处有两人站立,撑红伞,不言语。穿过垂花门,视角贴近撑伞人,为两只纸人。涂抹白色粉底,鲜赤腮红,形同生人。向内直走,纸人回头。

箴语

“告汝甲乙,汝既早逝,大义未通。”


12.26.3

进入抄手游廊,两侧挂满红色灯笼。有风起,哐啷作响。行数十步,经过西厢房。房门轻阖。敲门,无人应。于是推门而入。其间四面透风,雨打入内,沾湿地面。忽然,堂内烛火闪烁明灭,显出光亮。光影中,一木棺横放。

箴语

“告汝甲乙,尔既早逝,未有良俦。“


12.27.1

进入抄手游廊,两侧挂满白色灯笼。无风自动,哐啷作响。向前疾跑,经过西厢房,房门微开,嘎吱回荡。忽有大风,门陡然而开。其间烛火皆灭,堂中一木棺,棺盖震起,有玉手锱铢满贯,从棺口出,女声尖锐:“君——来——尔——”

箴语

“汝宜降神,就席尚飨。择卜良时,就今合棺。”


12.27.2

夺门入正房,其中影影绰绰,数十具人形光影飘忽不定。霎时,所有人影尽出,全为纸扎之人。嬉笑怒骂,音色如刀尖划刻木板,嘈杂不堪。纸人口中均念念有词——

纸人语

“为汝礼聘,以会幽灵。”


12.27.3

出正房,视角立于东厢房前。身后大院中央,有一红色物一闪而归,而后又重物落水声。

箴语

“不要回头不要回头不要回头不要回头不要回头”


12.27.4

回头。

6ae26d2d3f74b9edfd8f22a68272a65.jpg
箴语

“老宅是他们的葬身地。”


田时文的记录

实体

doll.png

你的背后没有实体

该层级内没有实体,系绝对的安全地带。流浪者或许会看见自身精神投射产生的幻觉,但它们绝对无害。

基地、前哨和社区

由于层级的特殊性质,该层级不存在已知的基地、前哨和社区。

入口和出口

入口
  • 在前厅的某些特定环境中切出,将有可能来到这个层级中的相类似空间。
  • Level C-1切出有概率到达此层级。
  • Level C-47的随机走廊里怀着恐惧入睡,将有可能来到到达此层级。
出口
  • 在受到特定提示后回头,将切出到达Level C-10
  • 自杀,将有可能切出到达Level 0,但我们不建议这么做。
  • 破坏娃娃,将来到Level C-6,但我们禁止这么做。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