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vel C-520


评分: +55+x

第四场景:丹心坛

生存难度:

等级 资源区

  • 存在极度重要资源
  • 高研究价值
  • 绝密

费尽周折,我们最终成功与层级的主人██进行了交涉,在同意其保密的意向之下,我们对第四场景的存在进行了验证并将有关信息列为绝密权限。

但一切都是值得的,我们取得了应得之物。

换言之,我们也付出了相应的代价——耗费大量人力在保密的前提下一直隐匿于这里,维持着表面平和的世界的运作。

进入此地乃无上荣誉,但一入樊笼,便再无归计。

描述:

我们可以将整个Level C-520视为一个无序且接近无限延伸,以中心宫阙为中心辐射延伸的超级空中平台,平台悬空必须有一个足够强大的驱动核心。而这个炉心便是我们一直以来如履薄冰地维护着的丹心坛。██并不是极端排外,而是一直在寻找一个值得信任的帮手,很幸运的是我们成为了██的理想对象并被允许接触其创造这个“世外桃源”的部分核心技术。

同时我们也获取了与各类实体交流的重要技术蓝图和思维导向,这对我们发明实体交流翻译器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附加数不胜数的“后无来者”的各类启发性科技。在这里,虽然各位听不到,我仍由衷感激所有隐姓埋名毕生奉献于此的各位研究所人员。

前言已毕,现在正式进入介绍阶段。

丹心坛是一个严格按照八卦阵样式布局的抗磁悬浮炉心,这个炉心同时也为层级内各类机关、长明灯的不间断运作持续供能。炉心结构自上而下呈漏斗状,共九层,以一层放能一层冷却的形式分布,最底层装载着含有未知物质的强力抗磁物质,尚不明确所谓“虚空”内存在何种结构能与抗磁炉心相互作用使其保持悬浮。

每位在丹心坛内工作的人员都会投入其一生以维持层级的稳定和悬浮状态。

我已经观察你们很久了,这个很久——大概是直到我再次发现这个巨大威胁之时。现在事态紧急,我得放下我惯用的古汉语,用这种别扭的现代语言和你们交流。

这个世外桃源正和睦美好,欣欣向荣地发展,这是我所希望看到的,但我不得不面对一个残酷的现实:在这个浮空大地漂浮于虚空之上时,它的方圆也在与日俱增,我不得不一次次下令能工巧匠们加大对这个炉心的“天命”投入量,但最终,它还是过载了,造成了整片土地可感的强烈震撼。

这次,我不会再让自己的奢靡消沉带来亡国之祸,因此,我找到了你们,我亲爱的后代子孙们。你们,正好掌握着我……我们这里所有人期盼的救命稻草,你们掌握的机巧之术正好能挽救,并永远挽救这个桃花源。虽然,这要付出的是,毕生的精力。

各位滞留丹心坛内的帕拉斯研究所雇员,我们即为“天命”的从者,我们的一丝一毫的奉献,都关乎这片乐土的生死存亡,请各位在岗人员与后备人员谨记以下工作守则:

  • “天命”的产生——机巧的使用
    • 每隔至多4个小时必须检查一遍所有基座的导气管道,并剔除其中所有黑色异物。
    • 每半日对日晷节点进行校正,及时移除所有遮光物。
    • 一旦在虚空内发现褐色的异常结块,切勿使用火器击破,而是使用特制的贯雷矢击碎。
    • 在保证以上流程顺利执行后,玄紫琉璃罐内会被导入金色放荧光等离子体物质,此即“天命”,务必检查琉璃罐的密闭性并及时用琉璃熔盏进行修补。
  • “天命”的转化——机巧的使用
    • 每隔至多2小时检查一次衔绿玉质球的玄武铜尊的外表,如其外表发黑可使用小型化工设施产生的氨水擦拭至其原色。
    • 中央的雄黄色琉璃罐应时刻进行温度检测,一旦其温度距离过载阈值少于40°C应立刻使用氯化铵喷雾对外侧进行降温。
    • 保证中央琉璃罐的排气口方向铅直向上,尤其是临过载时排放出的高压未知气体,并同步检查集气铜瓮的完好程度,如有损毁应及时按《明细》进行替换处理。
  • “天命”的抗磁化——机巧的使用
    • 在任何紧急情况下都请勿擅自开启抗磁核心,在中控室内应时刻保持6人编制的监控小组,关注炉心运转情况和各项指标变化。
    • 若传感器等设备损坏,使用微缩弹性机械向内部转运补充传感器。
    • 检查并清理位于B3至B1层内的上行管道,并保证小型弹性机械工厂内保持磁化电浆的库存量长期维持在5000L以上的水平(尚不明为何磁性电浆的补充量一直保持不变且不随层级拓展而变化)。——这便是我想要的东西之一。
    • 冷却层的冷却剂在长期运转后已完全替换为液氨,为保证各工作人员健康,应及时排除含氨废气。

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未老莫还乡,还乡须断肠。


——韦庄《菩萨蛮》

我们别无选择,为了和后室共处,我们不得不在某天选择“死去”。

但我们注定要在此燃尽光热,望诸君尽心,后来者和乐土之上的人必永不忘吾等奉献。

返回

诗构


舞榭歌台,寻常巷陌,最终在一片金戈铁马,火树银花中冰销瓦解。

不论是庙堂之高者,还是江湖之远者,无不流离失所,走在前路,走在末路。

这是██看向层金碧辉煌,灯火长明的宫阙的最后一眼。

不知在直道旁是何等大胆的刁民,有气无力却戏谑地嘲讽:“伤心秦汉经行处,宫阙万间都做了土。”

没时间了,对于██驱车前往刚落成的骊山别宫是最后的选择。他还有机会在那群野蛮的劫掠者之前弥补他醉心诗词犯下的弥天大错,只要,能到达骊山别宫——那里粮草、箭矢、火器充足,足以让他的禁军东山再起,夺回京城。

夺回京城?你还是想着回去那里等着自己的龙椅安稳,再花天酒地,吟诗作赋?

他骤然掩面,仿佛以往直至其知天命之年的时光皆为白驹过隙,一文不值。

看看车外一骑红尘吧,红尘外是饿殍,是流民,是瘴气。

一旁的嫔妃摇摇将要入睡的██,问道“懿宗,何时抵阿房?”

一言惊醒梦中人,██瘫坐在御舆上,又开始反思往昔:

一年十二月建,二十四番星移斗转,二十四般罔顾黎民。

但言春始,勾画阿房,妄想的便是那长桥卧波,复道行空,不知其几千万落的楼阁宫殿。

又提夏至,██也曾微服巡游尘世,不过全赖先帝嘱咐,他才会不情不愿地去访查民生。一片片破旧的茅屋,颓败的石房,凋敝的荷池,是对其而言的毫无诗意之物。

秋光寒影,他拖着一副抱恙的龙体徘徊于园林香径。初入宫廷的无邪的诗人孑立于其前,论及奢靡之气,书生赤胆始作慷慨陈词,沉郁顿挫的言辞间对这个不理朝政的庸君刀剑相向,刺穿那颗已烂的千疮百孔的三连七孔心。

言到气冲斗牛处,懿宗早已恼羞成怒,直叱“燕雀安知鸿鹄之志?”

诗人只是苦笑,摇头,举身赴清池,再无留恋人间之意。

冬雪茫茫,六出冰花消失在纷纷暮雪的辕门之下。报应终究到来了,反贼已经攻至京畿,腐朽空心的朝堂无一人能应贼众。终于,他将那一片曾醉心形骸的宫阙抛在脑后,从禁军军营的辕门出发,直奔又一片不知多少君王没落的别宫在处——骊山。

……

终于到了,宫阙可入诗,江山不足惜。

可是,我的别宫呢?

眼前,和千年前一点不差,被布衣之怒火,付之一炬,化为焦土。

来不及脱身的黔首之民惊恐地望着那如黑云降临般的禁军,双腿发软。

他的心中忽地被谁的灵魂击中,让那颗已腐化的心消解,他的心在重生。

“勿遁,吾给之。”

██亲自从御舆中取出已成稀世珍味的食盒,将它赐给,不,是递给眼前已饿的不成人形的流民。

“叛贼奇正兼攻,已以神行之势直抵骊山!”

那,对不起了,九州黎民。

他一挥锦袖,召集从军和流民,走向了中央那个紧锁的赤色天坛。

天坛大开,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雄黄色琉璃罐。

他在惊叫声中用玉刀剖开自己的胸膛,让一旁的侍卫把重生的心紧握,沥血于罐内。一缕渺渺青烟飞出,扎入琉璃罐底。青烟钻入那诡秘的玄紫色琉璃罐内。

从此,无人知晓,也再无人能考证这段历史。

这是他应得的惩罚——永世承受着空心之阵痛殇罔,永世不得迈出那片宫阙半步。

丹心坛凭空在一片焦土中消失,出现在了一片无限混乱的空间内。而原来那片传奇的,曾存在着两座举世无双的宫阙都已被一片青山替代,那个短命帝王的历史和传说也一并随那座丹心坛离开了尘世。

██和那位清池底的诗人,过往诗篇皆化幻形为具象,那一片足以扰动金戈的炉心开始发光。于无物之处,碎片开始聚集,盘旋,合并,先是那原先已化为焦土的宫阙,后是阿房宫那明丽壮美的楼阁,再者是那破败的荒村,一一浮现,并顺其自然地向目光所无法触及之处延伸。

这一定是羽化登仙,或抱憾离世的幻景吧?他想。

不过这都是真的,他们又出现在那一片宫阙内,青衫诗人在院内四处云游。██想上前再谈,但无人理会。那一众流民却消逝于其身边,他极力远眺,终于看见在烟雨朦胧的楼阁间正寻找新居的他们。他想张口呼唤他们进来同住,但无形的障壁终究无法打破,这是个迷城:他们进不来,他可洞察一切,但再无法离开。

他立誓:要尽自己余生,去填补这颗空荡的胸膛,注视着黎民众生,尽己所能去给他们留下一片再无战乱践踏的桃花源。

这片独特的,错乱的宫阙群——诞生了。

富贵荣华岂足多,至今惟有冢嵯峨。


——苏轼《竹枝歌》

查看隐秘档案《诗构》


« Level C-519 | Level C-520 | Level C-521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