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vel C-469

Level C-469

评分: +50+x

生存难度:生存難度:

等级等級 n/a

  • 需捍卫
  • 时空错位
  • 多种敌人入侵
photo-1493503979513-c7463d52a528?ixlib=rb-1.2.1&ixid=MnwxMjA3fDB8MHxwaG90by1wYWdlfHx8fGVufDB8fHx8&auto=format&fit=crop&w=987&q=80

正在降雨的Level C-469。翌日之影尚未显现。

Level C-469是后室C层群的第469层。

描述:

Level C-469的主要环境是一片被树林环绕的湖泊;其岸边建有一条探入湖中区域的木制小道。在绝大多数时段内,Level C-469都不具备任何需要额外注意的特殊性质。

但是,若Level C-469进入降雨状态,该层级就会开始产生一种极其古怪的现象。具体表现为:

无论规模大小,因降雨而出现的水汽都必然会致使整个Level C-469陷入朦胧与灰暗。与此同时,围绕着湖泊的树林将肉眼可见地向后退去/消散,最后在视觉上完全化作荒滩、且湖水所占区域也会不知何故地显得比平日更为宽广。在完成此种变化后,湖泊将缓慢地“镜像化”,最终在水面并不平静的情况下呈现出近乎完美的反射率,映出倒影。

但是,“倒影”中的Level C-469却迥然不同。湖水内的Level C-469看上去像是一片施工现场;截至2022年5月9日,该影像仍在随着时间而发生变化,具体表现为该工地正在逐渐建起数座外观类似于M.E.G.前哨的建筑。

05/18/2022更新:后续发生诸多重大事项。目前,我署已经确认Level C-469在水中所显现的画面并非倒影,并将此现象正式命名为“翌日之影”。更多细节请参阅附录。


附录I:层级异动

尽管Level C-469存在有一种略显诡异的“雨中倒影”现象,但它显而易见地不具备明面危险性。不过,我署的原方案依然是建议流浪者们在该现象发生时最好与湖泊保持安全距离,以防出现意外情况。

同时,由于暂时没有在Level C-469内发现任意实体、以及Level C-469的层级环境颇为稳定,所以我署照常启动前哨工程。M.E.G.将在该层级内建立C469号前哨站,并在竣工之后针对树林与湖泊展开先后探索。碍于人力资源以及交通能力,总体进度推进较慢。

2022年4月13日,C469号前哨建造完毕。我署已在工程期间反复勘探了树林边缘地带,已经确认实体绝迹、但也没有发现除木材之外的任意物资。当然,这不能排除树林深处存在有未知实体/物品的可能;C469号前哨将根据以后的指令而逐步深入树林。同时,C469号前哨针对湖泊的研究项目正式起步。

可惜的是,在2022年4月14日至5月11日,Level C-469一直没有降雨;项目不得不暂时搁置,静待天时。在此期间,M.E.G.外包给红星建筑队的前哨翻修工作照常进行。

2022年5月12日,Level C-469飘起了一场细雨;虽然仅仅维持了约5分钟,但“雨中倒影”现象依然如期出现。然而,恰巧进入层级以运输日用材料的红星建筑队的数名人员意外地远远撞见“湖里跳出数个来势汹汹的人形实体”,且“携带多种武装”。熟悉C469号前哨配置的这几位建筑队成员立刻想起站内尚未配备防御力量,于是当场抛下物资并逃离Level C-469,火速赶往距离最近的M.E.G.基地请求支援。

探险者总署C层群Gamma基地接受求救,并派出“狂野战士”的前线小队前往Level C-469。

行动记录 - 挺入前哨

Level C-469,协调后室时2022-05-14 14:30左右


[记录开始]

W-2:(遥望)奇怪,那边看上去咋那么安静?

W-1:老四,复述一下建筑队描述的情况。

W-4:没什么复杂的。建筑队说,他们看见湖里突然跳出了一群带着武器的实体。然后,它们动作迅速地朝着前哨区域冲过去了。

W-2:确认是实体吗?有没有可能是别的什么玩意儿?

W-4:报告人说,虽然离得太远看不大清,但是能够看见它们的面部起伏并非人脸。

W-1:一共五个对吧?那有看清它们拿的什么武器么?

W-4:(摇头)是五个,但也就能看清它们佩有刀剑了。碍于距离,报告人看不见太多具体的情况。

W-3:(打着哈哈)说不定不是敌意实体呢?那边看上去那么平静,没准儿它们正在和我们的人喝茶聊天呢。

W-1:不要掉以轻心。还有另外一种可能。

W-3:啊啊,懂的,懂的……

W-1:保持队形,谨慎前进。

(兵团成员们快速而小心地逼近前哨外围。在此期间,他们依然没有发现任何动静。)

W-2:我说,兄弟们,我有不好的预感……

W-4:不消你说。这未免安静过头了——不说实体,前哨里的人呢?都哪儿去了?

W-1:(低声训斥)小点声儿!敌暗我明!

W-3:(压低声音)其实大伙儿也不用太紧张。我们哪回不是碾压对面?反正后室里的这些土著实体又玩不出花来!刀枪棍棒什么的纯纯是小水花。

W-1:但愿吧。另外,你真是没吃过亏。

(小队逐渐抵达前哨主建筑,发现后者门户大开。他们已在一路上小心地检查了附属建筑群,未有收获。)

W-4:老大,这……

W-1:(思索)别走正门了,从侧窗翻进去!

其余人员:是!

(队伍绕至建筑侧面,找到窗口并翻入内部。)

(该空间似乎是档案室。无人在内。房门大开,正对门外走廊。)

W-1:嘶,我忽然感觉很不自在……

(突然,门外飞速落入一个金属物件,哐哐当当的掉在人们面前。)

W-3:什——

W-1:卧倒!!

(W-1霎时飞起一脚,精准地踢中物件并把其踢回门口方位。伴随着一声巨响,后者在半空位置轰然炸开。)

(据事后回忆,全队成员都在爆炸瞬间被其冲击波及,但并没有造成肉体伤害,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飞速掠过全身的“悚然”之感;后者似乎造成了队员们持续不断的感官迟钝。)

W-2:(刚被W-4飞身压倒)我他妈?!

W-4:(起身)什么玩意儿?手榴弹!?

W-3:(从书桌后面抬头,示意门口)烟、烟雾弹!

W-1:嗯?

(炸弹爆炸之后竟然高速喷发出了大量气体,现已笼罩门口。气体颜色漆黑如墨。)

W-1:——撤!从窗口撤回去!大意了!

(房门位置猝然发出一声“啪!”)

W-3:(哀嚎着捂肩,吃痛倒地)啊啊啊!干!

W-2:枪……?是枪!?

(两个人影突然自窗外站起,其中一人直接朝正在翻窗的W-4面门猛击一拳,并哈哈大笑。W-4重重跌回室内。)

W-1:(惶然)找掩体!快!

未知的女音[上方]:(震声)停!

W-1:(抬头)——谁?

(天花板上忽地落下一人,落地无声。其衣着严实,且各处部位明显为军用设计。此人面部戴有一金属制的恶兽面罩,想必为面部防御及隐藏身份所用;对方的身体曲线彰显了其为女性。)

(她抽出自己的佩刀,挥手示意。门口的烟雾中走出两名敌人、窗外的两人也翻窗入室。四名敌人列队走到她的身旁。四人的装备和制服与其一致,且同样戴有金属面具。)

W-2:(下意识)你、你们是谁?想做什么?

未知敌人1:(没有理会)怎么处理他们?老政策?

未知敌人2:(转着一把极似手枪的武器)扫光荡平!

女人:闭嘴。我要问他们话。

未知敌人2:*吹哨

女人:(看向W-1)你是队长?

W-1:嗯。是。

女人:虽然我刚刚已经盘问过这里的驻站人员了,但我还是想再确认一遍——你们是M.E.G.?

W-3:(咬牙爬起)对!要杀要剐随你!

女人&W-1:没问你!

女人&W-1:……

W-1:是。你们蓄意入侵了这里,难道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

女人:蓄意?这倒不算,影署向来就是扫光荡平。不针对谁。

W-1:“影署”?

女人:(反问)你们的这个“M.E.G.”,全称叫什么?“探险者总署”?

W-2:(愣)这个桥段怎么有点眼熟……

W-1:当然。敢问你们又是?

女人:(持续反问)现在,是几几年?

W-1:啊?……2022啊……

(对方倒吸一口冷气,捂住额头。)

女人:噢,噢,这样啊。挺好,挺好。

未知敌人3:队长?——啊啊啊啊!

(女人突然回身挥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劈出两刀;第一刀砍断未知敌人4的脖颈、第二刀斜向劈开未知敌人3的左胸。)

(未知敌人2大吃一惊,手忙脚乱地想要瞄准,但立刻就被女人的凶猛膝撞狠狠击中腹部,导致武器落地、倒地不起。整个过程耗时极少,未知敌人1尚未反应过来便被女人猛甩过来的佩刀贯穿心脏。)

未知敌人2:(闷声)队、队长?你在干什么!?

(女人走到未知敌人1的身旁,抽出佩刀,然后大步走回兵团成员的位置。她把刀刃撇向身侧;倒在地上的未知敌人2哀叫着想挣扎避开,但因剧痛脱力而没能挪动——刀刃毫无阻力地穿过了他的脖子,直接使其身首异处。)

(诡异的是,敌人们的血液漆黑无比,且颇显黏稠。)

女人:(挥刀振血)好了。嗯……呃,我知道这有点突然。

W-3:(愕然)对。确实。你你,你在干什么?

女人:三言两语怕是说不清。这样吧,你们能不能先带我去见管事儿的?我还需要了解更多关于你们的事情。

W-1:你觉得我们敢带你回去么?

女人:那你们就没有价值了。

W-1:……

女人:(沉默片刻)咳,不过,稍微换位思考一下的话,就凭刚刚发生的这一切,你们确实没法信任我。(示意尸体)但我刚刚已经走了一步险棋,我可不想得不偿失。这样吧,你们想问什么都可以;我会最大限度的给出我现在能给出的诚意。

W-1:好,明白了。那么首先……如何称呼?

(女人解下面罩,露出年轻姣好的面容。)

林清芝:姓林,名清芝。

[记录结束]


备注:林清芝后续释放了被其藏匿在仓库区的全体前哨驻站人员。除去在混乱中意外受伤的成分,他们并未遭受任何二度伤害。


附录II:深度交流

平安返回基地的兵团向上级如实汇报了敌方的入侵情况,以及林清芝出奇的反戈行为。另外,尽管疑点重重,但是林清芝在后续的确耐心回答了兵团成员们初步提出的多个问题。

结合入侵事件中、以及林清芝在回答中所折射出的重大情况,此事件迅速引起高层重视,并最终反映至C层群监督者团体“生肖”。

具体而言,林清芝自称来自2055年“影者总署”,简称“影署”。她同时声称,影署的前身即为探险者总署。

除此之外,林清芝还在自己的陈述中侧面反射出了诸多令人在意的细节。为进一步了解事态,“生肖”的多位成员不顾午马个人的大力反对,派出了一名专员前往Level C-469,以与暂居后者的林清芝展开深入交流。

交涉记录 - 二度交流

Level C-469,协调后室时2022-05-15 13:00左右


[记录开始]

专员:午安,林小姐。住的还习惯么?

林清芝:还行吧。缺了点东西,但不碍事。

专员:(笑)毕竟现在不是2055年。

林清芝:是啊。

专员:就让我们直入主题吧。在下此行的目的,想必您明白。

林清芝:(似乎被专员的态度感染)这是自然。不过,我先前已经对那个兵团说过一些事情了——现在呢?我又该从哪开始?

专员:既然如此,就让我按照我个人的思路来向您逐一提问,如何?毕竟您的“造访”……的的确确是让我们一头雾水。

林清芝:好,你问吧。

专员:你们为什么会来Level C-469?

林清芝:Level……“C”?你们是这样称呼的?

专员:是的。怎么,您那边不是?

林清芝:不是,而且我们的编号也不是469。准确地说,是Level S-1449

专员:“S”?

林清芝:嗯,一直都是。它现在被影署解释为“Shadow”,至于以前是什么我就真不知道了。你们呢?你们的“C”是什么意思?

专员:Combined Between the Human”,也就是“人类之间的结合”。这也正是M.E.G.坚守的理念。

林清芝:噢,那挺好的。挺好。

专员:那请问贵署的是……?

林清芝:(一脸鄙夷)“Shadow Immortality”,“暗影不朽”。不朽个鬼。你也别喊“贵署”了,他们不配。

专员:此话怎讲呢?

林清芝:那我大概得从2047年说起了。

专员:愿闻其详。

林清芝:在开始之前,我有个问题得问:你们这里有没有“影域”这个层级?

专员:(思索)有些耳熟。好像是有的……隐秘层级吗?

林清芝:我怎么知道?反正我那边不是,因为影署老早就把影域列为Level S-1了。

专员:(写笔记)好的。那么,想必这个叫做“影域”的地方,应该是和您接下来要讲述的事情千丝万缕吧?

林清芝:当然。不过,我得先捋捋。我对历史不上心,况且先前对这些也不感兴趣。

专员:不用着急,我们有的是时间。

林清芝:(惨然一笑)呵,有的是时间?假如你们这边真的也有一个“影域”,那可就未必了。

(林清芝陷入回忆,继而开始讲述。)

林清芝:在2047年的……应该是4月,我想。影域人在那一年发动了对M.E.G.的总攻。我当时16岁——我还记得是在深夜。我第一次得知原来自己身边有那么那么多的人,早就不再是他们自己。

专员:不再是自己?

林清芝:这就是重点之一了。影域人的肉身……并非“固体”,而是一种介乎于气体和流体之间的物质。它们最恶心最重要的能力,就是寄生,乃至夺舍

(专员认真地写着笔记,神情愈加庄重。)

林清芝:影域人针对生命体的夺舍过程要分三个阶段:寄生、共体、吞噬。在第一阶段,它们仅仅只是像病毒那样潜藏在宿主的体内,静待时机。而第三阶段则顾名思义,它们将完全杀死宿主的意识,从此取而代之。同时,它们也将获取宿主的全部记忆,并彻底造成宿主肉体的异化。另外……某种意义上,存在有第四种已经证实的情况。

专员:等等,第二阶段呢?而且吞噬完毕之后的“肉体异化”指什么?第四种情况又是?

林清芝:共体阶段我马上就会讲到。在影域发动总攻之前,并没有受害者处在这个阶段——影域人当然会选择直接跳过这部分,一步到位。至于肉体异化嘛……简单来说,彻底被影域人吞噬的身体都会得到一定程度的强化,大致表现在肉体的强度、感官的敏锐度上。同时,它们还能让身体的任何部位“流动”并“重塑”。呃,能听懂吗?

专员:液态金属?

林清芝:对对!这个比喻不错!它们能够在自身质量允许、以及自己知道怎么做的情况下,把四肢百骸“捏”成硬度与形态等各个方面都毫不输给真货的武器!除了不能把自己完全变成液态,以及动用此种能力的部位不得不被“染”成全然的黑色之外,这项“拟态”能力几乎没有其他缺陷。影域人自己把完成吞噬之后得到的身躯称为“影体”

专员:想必,影体也非常能抗打吧?

林清芝:是的……但是,作为人体的要害部位却依旧存在。只要我能做到一击毙命,那再多的增幅都是摆设。

专员:(苦笑)还有弱点就好。

林清芝:不过,它们不单能夺舍人类,也能夺舍实体,甚至物品。

专员:啊?

林清芝:夺舍实体没什么好说的,基本和人类一样;唯一的区别是如果想要占据的身体太大,那么一个影域人就不会够用、而且完成吞噬阶段的难度也会更大。而且,夺舍某些智商低下的实体根本就是纯粹的自我降智。不知道为什么,如果宿主的智力比自己低,那这个影域人最后的状态也会被相应拉低。至于影域人的初始智力等级有多高,我就不得而知了。

而物品……一个影域人若是选择夺舍物品,那就是选择死亡,就此走向“物品化”、“工具化”。它的意识会随着自己与物品融合之后完全消失,就此变成同胞的工具。这个过程被叫做“赋影”,不同的赋影物品所具有的效果自然也不同。我就举一个例子吧,这也是我见到过的最广泛的例子:赋影杏仁水一直是影者总署很钟爱的饮料。它甚至已经被上面那些人吹成有强身健体、健康长寿之用了……我是喝不下去,味道太怪。

专员:听您这么描述,赋影行为好像很广泛?那些“物品化”的影域人都是自愿的?

林清芝:不知道。但我看未必

专员:我真是越来越好奇影域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地方了。

林清芝:我也是。好了,跟你说了有这么多,你大概也能想出2047年发生什么了?

专员:嗯?莫非……嗯,我想我大概想到了。

林清芝:直到那天,M.E.G.才发现自己被渗透成了筛子。潜藏在各大基地、要塞、前哨的影子们响应了影主的号召,在一个深夜里暴起夺权。动荡结束的很快,非常快。一早就隐匿在M.E.G.各个阶层中的、且人数众多的影域人不费吹灰之力地抢走了M.E.G.的指挥棒。用它们现在自己用来标榜的话说,“就像天黑一样自然”。

专员:影主是什么?

林清芝:就是影域的层级意志

专员:……层级意志?我恰巧有听一名探员在完成探索归来之后向有关部门提起过这个词汇。但是我除了从字面去妄自揣测一下它的含义之外,就对其一无所知了。

林清芝:字面意思就够了。“层级的意志”,就这么回事。也就是臣服于最高位的后室意志、统领着或操纵着或守望着各自层级的某种存在。很多层级意志都有祂们自身的存在形式,例如Level S-76的三个月亮、Level S-224的球场广播、Level S-677的花农一样。……等下,呃,不好意思,我不清楚这些层级在你们这儿的编号是多少,举这些例子你也没法懂。

专员:无妨。

林清芝:根据我目前采集到的情报,我发现影主的意志相当简单:祂只需要驱使影域的子民们去占有更多、去开拓更多,践行此种生物的本性即可。它们的主需要它们去撒下更广的阴影。

可惜它们的起点只是一群寄生虫。而M.E.G.作为后室中规模最大、活动最广的人类团体之一,理所当然地成为了被影域看中的首个目标。经过数十年的蛰伏与侵蚀,它们终于在2047年掀开了面具。影子就这样踩死了本体。

专员:那么这个影主,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呢?我指,祂的物理形式是什么?

林清芝:(叹气)这是最让我沮丧的部分之一。我想尽一切办法,用尽一切手段,试着向它们打听出关于影主的一切——但我失败了。我发现,似乎也不是每个影域人都说得上影主究竟是个什么玩意,就有点……那个成语是什么来着……噢对,不可名状。影主有点不可名状。我现阶段唯一能够确认的事情就是:影主是一只实实在在的实体。

(林清芝眼露凶光。)

林清芝:是个活物就好——那就说明,祂一定会

专员:(小心翼翼)您看上去很痛恨祂。

林清芝:对。我本来无所谓的。我本来对很多事情都无所谓,哪怕是被老一代——尤其是我爹那个顽固派——挂在嘴边的“一定要逃出后室”也是。就拿影署现在用来灌输我们年轻人的话来说,“这都上千层了”……“人类早就回不去啦”。还不如“脚踏实地,践行影主的意志”,将“影署的威名回荡在后室的每一方天地”。

(挠头)……不好意思,跑题了。我起初确实对影域人的夺权行为没有什么感觉,反正都差不多。甚至不如说,对我这个武痴而言,影署成立之后所带来的技术革新还让我欣喜过一段时间。

专员:(出神了片刻)……咳咳,那,后面是又发生了什么事情,才导致了您对影域的态度发生此种转变?

林清芝:……

(沉默良久。)

专员:是不想说么?没关系,我们不会强求。

林清芝:嗯。

专员:(回顾笔记)不得不说,您传达给我们的信息量真的很大。

林清芝:回到最开始的问题吧:我和我的小队为什么会来Level……C-469对吧?

专员:(一愣,随即尴尬地笑笑)噢,对!我都给忘了!

[记录结束]


备注:后续对话与本附录有意展示的重要内容不符;简洁起见,已将其整合至其他附录。


附录III:紧急排查

专员在与林清芝结束交流以后,后者强烈建议我署立刻开展针对层级“影域”的调查。

调查人员起初未在数据库里检索到“影域”。但数据管理部很快就在数据变动中发现端倪,并当即恢复了被异常删除的“影域”文档。链接在

C层群监督者团体“生肖”对这一系列事件高度重视,并迅速召开了一场紧急会议。会议记录见下。

会议记录节选 - 火速集结

Level C-1协调后室时2022-05-15 22:50左右


[记录开始]

酉鸡:时间到喽。人不齐呢。

亥猪:(环视会场)谁没到?

丑牛:(冷哼)还能是谁?当然是午马!另外,申猴又没来。

酉鸡:(看向毛岑)他头痛犯了?

毛岑:(起立)对,还请各位见谅,毕竟这也是申猴先生的老毛病了。就像从前那样,我将继续作为申猴先生的代理人出席这次会议。

酉鸡:(点头)知道了,坐下吧。

卯兔:那么,哪位可以先概括一下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何我刚刚入场之前还要我验血?我下午好不容易才把Beta基地处理妥帖,否则我也可能到不了场。

巳蛇:有群耗子混进蛇窝了而已。它们想当蛇。

卯兔:什么?

戌狗:(向卯兔递过一份文件)消息最不灵通的就属你……现在一时半会也说不明白,你最好先看看这些报告。

卯兔:谢谢。

(卯兔开始阅读文件。位居主席位的酉鸡继续发话。)

酉鸡:除去尚在了解事态的卯兔,想必各位都已经大致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了吧?

丑牛:稍等一下。在开始会议之前,我们是不是有必要确认一下在场的各位都是本人

寅虎:什么意思?我们在进来之前不都已经验过血了么?

丑牛:假如它们有手段藏起黑血呢?假如林清芝在欺骗我们呢?又或是隐瞒了什么呢?

酉鸡:丑牛,冷静点。我知道“午马”对你的欺骗让现在的你有些许敏感……但现在的种种迹象都在验证林清芝所言非虚。况且,你若是没有信任她所描述的大前提,你也不至于如此激动。

(丑牛用力压了压椅背,神色愤懑。)

子鼠:各位,我也是刚刚才得知这一系列事件。我现在说说我接收到的信息:Level C-469有个湖泊,而它会在下雨的时候变成链接两个时空的隧道。现在我们因此迎来了一个来自2055年的未来人类,而她声称我们的M.E.G.会在2047年被影域取代?是这样么?

巳蛇:大体没错,但有一点不对:林清芝原本的世界并非就是我们的未来,而是一个性质类似于我们、但是时间超前于我们的……平行空间一类的地方。

酉鸡:巳蛇说的对。比方说,他们那边对于C层群的编号一直就是以S开头。我们派去与林清芝交流的专员还记录有多个细节,它们在多个角度都反复印证了那一边虽然确实与我们很像,但并非就是我们现在的未来。

亥猪:但是他们那边所遭遇的事情,的确也有可能逐一发生在我们身上。

酉鸡:这正是问题所在。

丑牛:是已经开始发生了!之前在Level C-67那边就已经出现过一次案例,你们还记得“午马”之后是怎么在会议上糊弄我们的吗?他甚至还事后建议说让我们全部去影域考察一次……现在他居心何在,已经很明显了吧!那次事件之后又过了多久?一个月?两个月?这段时间里影域又暗中搞掉了我们多少人?要不是我们事务繁忙而没有接受亲自前往影域的提议,现在的总署早就是影域的囊中之物了!

巳蛇:亡羊补牢,为时不晚。我们已经对外全力隐瞒了这次事件,现在除去我们以及相关人士,没有人知情。那些尚且隐藏在我们之中的老鼠还没有被打草惊蛇——我已经调用了我手头上的所有兵力,封锁了每一处要地。它们插翅难飞。

毛岑:除去“黑色的黏稠血液”这个特征,还有别的验证方法吗?

(卯兔放下文件。)

卯兔:我没读漏的话,目前没有。呼,事情比我想象的,还要严重点。

酉鸡:嗯。

巳蛇:我刚刚说的话里还没提到“午马”。显而易见,是看到东窗事发,逃之夭夭了。从它开始刻意阻挠我们派人去和林清芝交流开始,我就感觉它有猫腻。尽管当时还不清楚究竟会发生什么事,但我立刻迅速联合多个同事联名冻结了午马的权限。又让我高兴又让我悲哀的是,我猜中了——但我宁愿没猜中。

子鼠:你的直觉真是一如既往的准啊。

未羊:它会不会已经抢着在权限消失之前火速联络了它的同族?

巳蛇:谁知道呢?此外,我现在已经对午马那张脸下达了最高通缉令……希望能逮着活的。

卯兔:我认为,我们现在只能寄希望于能够快影域一步了。巳蛇在报告里提到她发起的封锁行为很隐蔽,有望打它们一个措手不及;就算它们真被惊得当场暴露而奋力反击——

巳蛇:(发笑)那不正好?我马上就可以一网打尽。

戌狗:虽然我不敢妄下定论说现在就撕破脸皮开始围剿是不是最好的处理方法……但我知道这事绝对不能拖。

丑牛:负责编写这份“影域”假文档用来当做陷阱的113号档案员也跑路了。“他”之前就和午马来往密切,我就说午马为什么要对一个普通的、甚至不在他层级就事的档案员那么上心,果然有鬼!我已经派出兵团沿着午马的人际交流线一路拘留了所有还能找到的人——希望有收获。

巳蛇:(笑)咱俩出手都挺快呢。

酉鸡:总而言之,我们的首要任务是立刻严格排查所有M.E.G.的据点,把所有已经悄然入侵的影域人全部清除!其次,通缉所有已经确认的可疑人士,若有可能,务必从它们身上得到更多战略性情报!最后……影域究竟是什么模样、它又能办到什么、而我们接下来又该如何应对……还是之后再从长计议吧。

卯兔:那我想,我们得控制人员流动了。这事儿不现实啊,这意味着很多事情都得停转,限制住很多实际项目的运作也不容易……

丑牛:没时间了!影域可不会束手就擒!更别说我们直到现在还不知道影域到底换掉了我们多少人、换掉了什么人

酉鸡:这正是我要说的。所以我提议立刻连夜执行极端控制手段,并马上展开针对这帮实体的围剿。诸位可有意见?

(会场沉默。)

酉鸡:那么,大家表——

毛岑:稍等一下,我有一个问题。

酉鸡:你说就是。

毛岑:已经到达“吞噬”阶段的受害者……能救回来吗?

酉鸡:根据林清芝的回答,不能。那已经不是他了。

毛岑:好吧。我没问题了。

酉鸡:那么,大家表决吧。

[记录结束]


表决概要:

赞成 否决 弃权
10 0 0

结果
通过

根据C层群监督者团体“生肖”以最高优先度与最高紧急度发布的一系列执行令,大量M.E.G.兵团当即对所有总署控制区域进行了连夜封锁与全人口排查。经强制性血样查验,我署成功发现并逮捕了数百名影域实体,其中不乏身居高位之人。同时,包括假午马在内的多名可疑人员依然在逃、以及突然涌现了大量失踪人口。完整通缉列表与失踪记录可自行查阅了解。

我署已将关于影域的情报分享至所有合作团体。团体自查或在进行。


附录IV:维度差异

经林清芝请求,有关部门批准了其想要亲自探视与审问多个影域实体的申请。在审问过程中,前者意外发现本宇宙的影域与其原生宇宙的影域存在诸多相异之处;档案部现已整合相关资料以编写实体文档“影域人”、同时等待可靠情报以重新编写层级文档“影域”

在排查行动广泛进行的同一时期,我署经林清芝提醒而开始围绕着Level C-469的水域建起要塞,以积极防备“影署可能发起的攻击”。由于排查行动持续占用着海量人力资源,但是要塞又急需填入充足的防御力量,所以我署特派了三支兵团、前龙血族成员德尔塔、以及另一前龙血族成员克西前往Level C-469驻扎,以应对任何可能出现的敌人。上述人员已全部完成血样查验。

在此期间,林清芝曾与德尔塔有过数次交流。由于其内容对某些重要信息有所涉及,故选取部分记录附于下方。

交流记录节选

Level C-469,协调后室时2022-05-17 15:40左右


[记录开始]

林清芝:你弟弟怎么没来?

德尔塔:哦,他啊……他说他没时间来听两个女人吹水。

(*笑声)

林清芝:虽然不知道“吹水”是什么意思,但是结合语境不难猜出是“闲聊”。对吧?

德尔塔:哈哈,对。我从我的几个学员那里听来的。

林清芝:他们管你叫“龙姐”来着?因为你的……出身?

德尔塔:嗯,是啊。

林清芝:欧米伽是个什么样的人?我很好奇。

德尔塔:嗯?你可是来自2055年啊,难道那个老东西在你们那边就一点动作都没有?

林清芝:我们那边没有龙血族

德尔塔:(震惊)什么?

林清芝:呃不,准确点说,是名存实亡。根据影署收集到的历史,欧米伽在很早很早的时候就在一片安乐藤中自尽了——秉承了他一直以来的“来去自然”理念。好像是这四个字吧。我记不清了,具体是什么意思我也不明白。

德尔塔:(低声)他也是吗……

林清芝:欧米伽死后,他的后代就完全沦为挂着龙血族旗号的强盗了。影署灭掉了一些、拉拢了一些。不过明眼人全都看得出他们依然在各打着各的算盘,唯一能说到一起的只有欧米伽在他们的描述中从来都是“羸弱的老废物”。我起初以为是什么贬称,后来才慢慢得知那其实就是客观描述。欧米伽不知何故地放弃了力量与权柄,自愿走进了藤蔓编织而成的坟墓,归于虚无。

德尔塔:听上去和我们这边这位完全不同。即便是在族内对他颇有微词的过去与现在,我和我的兄弟姐妹们对他的印象也一直都是……好吧,我不能代表别人,但我对他的印象是“狂奔在火里的困兽”。他一直坚信自己能够跑出这座巨大的囚笼,通过撕碎所有拦路之徒而登上权力的山顶。整个过程中他一直都在恣意地挥洒烈焰,焚烧他人,但其实也在焚烧自己。不到彻底燃尽的那天,他绝对不会罢手,绝对。不死……不休。

林清芝:(点头)嗯。在我度过的这几天里,我也多多少少打听到了一些关于他的……呃,“事迹”。在那之后,我又刻意了解了很多关于这边的事情。现在我越发觉得,影署能够安然成立简直是走了八辈子的运。

德尔塔:这话是什么意思?

林清芝:经过我这几天的整理,我发现你们这儿的组织多样性远远超过S层群。无论什么阿尔戈斯U.E.C.、还是家居生产厂一类,在我们那边统统没有。更别说龙血族这种战争狂人——某只鹦鹉信徒倒是有,但你应该也知道,那群家伙无非就是一群满脑鸟毛的疯子罢了。

德尔塔:原来是这样?

林清芝:影域的秘密侵入几乎没有遭遇任何外部干扰,内部进程也顺利的离谱。仿佛冥冥之中真的有谁希望它们得逞一样。……唉。

德尔塔:(望天)……说不定呢?

林清芝:得逞之后的事情就很简单也很无聊了。影署一路猛进,并凭着赋影能力开发出了很多……诡异的技术、设备,乃至武装。加上与你们相比多出的二三十年发展时间、还有后续发现的某些“宝山类”层级,影署如今的科技水平与福利水准远远超过你们。(拍拍佩刀)包括先前的一些看上去好像很厉害的玩意儿也早就不稀奇了。

德尔塔:诶对,我对你那把刀挺好奇的。听之前那支兵团说,这刀能毫不费力地切开人体?

林清芝:它?哦,它可不单能轻松切开人体,而是能轻松切开一切,切什么都像热刀切奶酪……老一辈管这效果叫纳米切割来着。但它也就十几年前初次发现的那把还比较稀罕,当时它还有个老名字叫做“断世刀”。现在这东西的原理在被解明之后就开始量产,什么款式都冒出来了,总之烂大街。另外,从前的那个什么“没法久握”的禁咒,也早给清了。

德尔塔:居然……是量产货?

林清芝:嗯哼,军用民用的都有。在广泛使用之后,影署也就慢慢把这刀从前的那份物品文档给归档了。说起来,军用的还一般会赋影……我这把以前也是

德尔塔:(思索)嗯……

林清芝:(苦笑)另外,我发现你们这边的这个影域,原来比我那边的那个要菜啊……

德尔塔:菜?

林清芝:我还拷……审了好几个刚被你们揪出来的影域人。我意外地发现,它们竟然只能夺舍人类。就……可供腾挪的空间根本就比不上影署。更别说玩赋影,光是最初期的暗中换人就磨得够呛。在你们尚未解决交通问题的现在,影士之间的秘密传信甚至还要靠人力进行

德尔塔:我接到任务时,有短暂接触到“影士”这个词汇。它具体是指什么?

林清芝:这个没什么好说的。七个影士,“影一”到“影七”,影域里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而在我那边,它们现在是影者总署的七名监督者。

德尔塔:影士是由影主决定的吗?还是说要靠实力上位?

林清芝:不知道。我总是会在有人问我这方面的问题时而备感无力……即使已经在影署的黑暗统治下生活了这么久,我却依然对影域几乎一无所知。哪怕是我那个王八蛋老哥,我看也未必知道多少。

德尔塔:你哥?

林清芝:对,我的孪生哥哥,林清诸。影士的哈巴狗。

德尔塔:zhu?哪个“zhu”?

林清芝:(语塞)就是诸……诸……

德尔塔:“诸葛”的诸?

林清芝:(疑惑)猪……哥?是我想的那个“猪”吗?

德尔塔:(摆手)哎算啦,不重要,你继续说吧。我只是莫名觉得这名字读起来略有些别致,哈哈。

林清芝:(嘟囔)要怪我爹,他非得凑词。

(林清芝望了望窗外的天空。万里无云。)

林清芝:我哥哥他……靠着溜须拍马,巧言令色的手段,一点一点地获得了影士们的赏识,在影署内所担任的职位与持有的权限也日渐增大。现在的他已经是影士的心腹级人物了……不止一次有人类同胞以各种方式痛斥他是影域的走狗,包括我。你猜这些消息传到他耳朵里后他是怎么跟我说的?“有奶便是娘”。

(最后一字咬的极重。)

林清芝:(微微发抖)混账……

德尔塔:巧啊,我也有个同胎的哥哥。但他还挺照顾我的。

林清芝:林清诸也挺照顾我的。但我觉得恶心。

德尔塔:我说,有没有可能……他是在忍辱负重?不惜放弃尊严地也要靠近影士,一点点地拿到更多关乎影域的重要情报?

林清芝:没有。你知道我和他、以及和更多的一些人类为什么没有被影署赶尽杀绝吗?又或者说,为什么没有被夺舍?

德尔塔:不知。

林清芝:自然是还有利用价值。这涉及夺舍行为自身就存在的一个较为严重的缺陷——打个比方,哪怕你拥有照相机式记忆,并以此记下了一整本数学教材,你就能当数学家了么?

德尔塔:数学?若只考我背诵那还好说,可是数学领域的学识都重在理解啊。

林清芝:对喽。无法理解与运用,就算占为己有了也是白搭。这正是它们在完成吞噬之后遭遇的现实问题。

德尔塔:噢!我大概明白你的意思了。

林清芝:嗯。影署发现,人类的储备还是得人类自己玩转。有些人类的宝贵知识、智商、理解能力、还有各种底蕴等等,全都不是能被影域人夺舍即用的。为此,影士们在夺权成功后特意甄选出了一大批还能利用的人类,吩咐留下他们的性命。然后……以共体手段栓住他们。

德尔塔:夺舍的第二阶段?

林清芝:对,我上次有向专员说过。你看过记录了么?

德尔塔:我看的那份没有提及共体是什么。不过单看它的字面含义,我想也足够理解了。

林清芝:同身共栖。处于此阶段的受害者依然保有自己的意识,甚至可以驱动影体。但是,影域人的意识同样已经苏醒,并随时都可以接管身体,乃至完全接管身体——也就是吞噬阶段。吞噬阶段是无法回头的。在走到那一步之前,对方还能一直“直接看见”宿主意识的所思所想。

德尔塔:好像比我想象的还要略微复杂一些……

林清芝:简单概括就是,宿主在身体里养了个监工。这个监工不仅与你24小时同在、还一直知道你在想什么、甚至还能随时取你项上人头。

德尔塔:天哪。

林清芝:影署就以这种方式钳制了我刚刚提及的那批人类。影士对外宣称只要我们好好干活、对影域忠心不二,就会一直保证我们的生命。但也仅此而已了。

我有说过影署的福利水准很高什么的吧?我现在补充一下:那只是针对影域自己人而言。我们这群被叫做半影者的异类在它们心中仅仅只是体系里最为低等的奴隶,一群被它们征服之后踩在脚下的垃圾。影署的对外扫荡方针和针对半影者的压迫政策是同等级的恐怖和高压。但是后者呢?我们甚至连思维自由都没有……尽管自己体内的那个“监工”碍于命令而多半不会直接动手,但是你能想象自己的身体自己的思绪一直在被别人全天24小时无死角监视吗?

德尔塔:这未免也……太难受了吧……

林清芝:甚至无法一死了之。一来监工不会让你空出这么做的手、二来就是死了也会被送回来。我很纳闷欧米伽怎么没被送回来,可能是因为他死的连渣都不剩了吧……哈哈。

德尔塔:稍等一下,那你的体内岂不也?

林清芝:(苦涩的笑)既然你读的那份记录没有说到共体是什么,那多半也没有说到我描述的“第四种情况”吧?

德尔塔:确实没有。

林清芝: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唯一一个实例,但我希望不是。我曾说过我原本对影署的统治挺无感的,甚至为它们带来的新技术与新能力高兴。当时我还是一个满脑子只有刀枪棍棒的愣头青……直到……

(林清芝抬头,又低头,注视着自己反复开合的手掌。沉默良久。)

林清芝:……直到发生了一些事情。我的世界在那天坍塌了。

德尔塔:……

林清芝:(紧咬牙关)我,要,祂,偿,命。

德尔塔:影主,是吧。

林清芝:是。我体内的那个影域人兴许是被我当时那强烈的欲望吓到了,竟然越过处决命令而尝试当场吞噬我——它的决策倒是没错,但我怎么肯?我至今都记得那天那种炸裂般的头痛,那是很有实感的、有两个灵魂在大脑里横冲直撞的感觉。我和它在思维的海洋中缠斗、绞杀、咆哮,都想把对方彻底撕碎。

德尔塔:然后呢?

林清芝:我忘了过程有多久,但在某种古怪的宁静感猛地荡涤全身之后……我发现,它死了

德尔塔:死了?

林清芝:对,死了。我自己把这种超出夺舍过程的第四状态命名为“反噬”。我居然反过来杀死了它的灵魂,重新掌管了身躯。而且,因为它死去而无主的力量也因此残存在了我的体内,致使我现在仍可发动影体。我还发现,我开始能与和影域相关的一切物件出现一种类似于“共鸣”的状态,使得我在动用影体与使用赋影物品时都可以更加得心应手。

(林清芝示意了一下自己的佩刀。)

林清芝:但是,最让我惊喜的不是这些,而是我发现我开始能够抽离赋影物品中的“影域人尸体”,纳入自己的身躯而去增强我的那具。自然,这也导致了它就此失去赋影状态。

德尔塔:你刚刚说到它从前是赋影物品,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林清芝:嗯。这种能力姑且算是净化吧。……其实,被下令处决的半影者不在少数,可是我至今都没有见到过一个同类。我无从弄清反噬究竟需要什么条件。

德尔塔:在那之后呢?

林清芝:在那之后,为了不至于打草惊蛇以触发某些不必要的变数,我当然是先选择按兵不动,继续假扮还在被钳制着的半影者。但我为自己发现了反噬的存在,还有净化外物的可行性而感到十足的兴奋。我感觉自己一直被迷雾笼罩着的复仇之路终于透出了一丝光亮——我需要扩大势力。而第一步,就是拿我哥哥开刀。

德尔塔:林清诸?

林清芝:对。我找好了时间和地点,接着把他单独约了出来。我想着痛打他一顿,一直打得他爬不起来,最后尝试能不能把他给净化掉,就像净化我的刀。在那之后,我就可以肆无忌惮地让他交出影署高层的情报了。

德尔塔:(浅笑)多少带点私人感情。

林清芝:但是……我输了。

德尔塔:啊。

林清芝:我用尽了毕生所学,但我依然感到我在他的面前浑身破绽。与这相反的是他坚不可摧的防御与势如破竹但又点到为止的攻击。看样子,我严重低估了他体内的那个影域人。

德尔塔:那你这不是……暴露了?

林清芝:没有。……战斗结束以后,林清诸的表情就在诧异、淡漠、惊怒、哀求等多个状态里快速切换,那是他正在和自己体内的那位求情。林清诸哀求着对方饶我一命,对方则怒斥着要揭发我现在的情况。

而我沉浸在战败与败露的震颤里,没有听的太仔细……我只知道,他居然说服它了。最后的结论是,“反正这死丫头也翻不起大浪”。

(林清芝抿抿发干的嘴唇。)

林清芝:最后的最后,他和它一起喊我。还“好心”奉劝说最好离这事远点,不然最后怕是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咳咳!

德尔塔:(握住林清芝的手)你还好吧?

林清芝:我没事,谢谢。在那之后我沉沦了很久,一直徘徊在绝望与无助的困境里。……从没有高层找我的麻烦来看,它居然还真的没有告发我。

德尔塔: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林清芝:再往后的事情,你们都知道了。影署在Level S-1449——就是这个Level C-469的另一端,建起了前哨。一直到很晚才有工人在工地宿舍里发现它会在下雨时出现的水中异象,也就是“不一样的倒影”。至于为什么这么迟才有人发现,可能是因为先前的大家都在躲雨吧。

德尔塔:……合理。

林清芝:根据影署的丰富经验,它们当即判断这有可能是通向另一层级的入口。如今的事实也确实证明了这点。而我,一名还算有点知名度与履历的特种士兵,被任命为了前线小队的队长。这是往好听了说,说难听点就是炮灰,每时每刻有可能在未知的环境里横遭不测。

德尔塔:与你同行的那几个也是半影者?还是已经被吞噬的人类?

林清芝:后者。我能当队长其实还是被它们哄抬上去的,我随时都可能被它们以“身先士卒”之名推出去受死。

德尔塔:啧。

林清芝:没记错的话,那天的雨飘了五分钟就停了。这意味着暂时和那边断连;当我从驻站人员那儿得知这里竟然是2022年的M.E.G.后……我仿佛看到了一条全新的道路。尽管这儿才刚刚起步,和影署比起来简直是一种“百废待兴”,但是这也说明了它尚未坠入黑影,尚处在纯净的过去,尚有着拥有更多可能性的将来。当我从兵团那儿再次确认这里真的是2022年后,我立刻做出判断,反手杀死了我的队友,想着或许可以……融入这片全新的天地,以谋全新的希望与未来。

(林清芝指指窗外。)

林清芝:那场毛毛雨落完之后就开始放晴,直到今天。我当时也是算准短期内不会再下雨、也就是影署通向这边的通道将被短期隔断,才敢走的那一步险棋。我虽然无法预测下次落雨时,湖里会冒出什么……但根据我这几天对你们的了解——不,对我们的了解,我越来越怀揣有坚定的信心。想把影署的手伸到这边来,它们还不配!我可以把我在2055年学到的一切都分享到这边,以助M.E.G.一臂之力。说不定有朝一日……我们,也能够“反噬”它们。

德尔塔:(笑)那可真是场漫长的斗争了。而且,我们这边的烂摊子可也不少啊。

林清芝:但天终归是要亮的。不是么?

[记录结束]


附录V:影署试攻

2022年5月18日,随着Level C-469的层级性质得到确认,其“水中异象”已经得到正式命名,即翌日之影。在后续几月内的数次降雨里,翌日之影再度屡次显现。

恰如预料,身处Level C-469另一端的影者总署一直等待着这一时刻,并已经抓住机会向我方维度先后发动了多次攻势。在此期间,我方要塞一直坚守阵地,未有退缩。

以下是部分登记在册的御敌档案。

1C_220521


敌人概述:一支装备精良的兵团,人数共计31人。

战果总结:全歼。针对最后两名敌人的俘虏行动未能成功,因为对方在被逼入绝境后选择了自爆。

2B-_220521


敌人概述:一支装备精良的兵团,但成员更多;人数不低于100。

战果总结:胜利。此时恰逢大雨将停,溃散的敌军选择了跳回湖中撤退。

5A-_220605


敌人概述:三艘潜艇。敌方发射数枚成分未知的艇载导弹对要塞造成严重破坏。

战果总结:意外胜利。停雨时,半露出水的潜艇被水面当场截断,并立刻爆炸。

8D_220608


敌人概述:趁着深夜小雨悄然登陆的五个影域人。对方成功潜入要塞内部。

战果总结:仅发现并逮捕其中四名。第五名的存在由它们口供供出。

备注:要塞负责人开始严管血样查验与机密保护工作。

11A_220615


敌人概述:一支由海量的不同实体所组成的巨型兵团。未知影者总署以何种手段促成了它们的团结与定向行动。

战果总结:整体惨胜。

备注:要塞负责人申请增加防御物资与人力资源。现已批准。

15A+_220629


敌人概述:一只高达10米、浑身长满腔体与触手的异种,但其面部颇似人类。它的“歌声”导致在场的所有人类失去意识;同时,还有一支数百人的影署部队陆续登岸。

战果总结:唯二未受精神影响的德尔塔与克西联合击退了所有敌人。

备注:德尔塔曾试探性的把异种称做“”。但对方自称“斯狄克玛”,并把德尔塔认作“西格玛”。

20S_220702


敌人概述:敌人未能完全出水。对方仅在湖心区域缓缓地伸出了数根巨大、粗硕、遍布鳞片的肢体,大体外观包括人臂、肉须、鸟翅、兽蹄等多种形态。

战果总结:德尔塔和克西以一种未知的语言直接“命令”对方退回了湖水。

备注:克西作出解释:对方为“涛沃”,且根据肢体数量与外观种类能够判断至少有6只。此类实体被龙血族用于建筑工程以及必要时期的兵力,且仅根据龙血号召做出行动。


附录VI:谈判和变数

要塞采取守势,并持续根据地形、天气、敌方进攻规律等多方面因素而完善自身部署与开创对敌战术,稳扎稳打,效果显著。这段时期内,要塞也在监督者团体的重视下不断得到修缮,规模、配置、与持有资源等全部日渐完备。

2022年7月13日,Level C-469再度下起大雨,翌日之影随之显现。可不同以往的是,这次仅有一名人类穿过湖面攀爬到了小道上——此人先是高举双手以示无害,然后便向包围自己的驻站人员们表示自己是“代表影者总署前来谈判”,并指定林清芝作为我方代表人。

林清芝到达现场后,意外发现此人即其亲生兄长,林清诸。在一名记录官的陪同下,双方就地展开并完成了交流。记录如下。

交流记录

Level C-469,协调后室时2022-07-13 20:20左右


[记录开始]

(大雨滂沱。)

林清芝:……

(林清诸温和地微笑着,上下打量林清芝。)

林清芝:……你怎么不打伞?甚至连防水服都不穿?影署不会连把伞都不给你配吧?再不济我们可以进屋谈啊?

(林清诸揩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尤其是双眼部位。)

林清诸:(笑)犯不着,反正马上就能说完。至于这湿漉漉的衣服嘛……反正我都要跳着湖来跳着湖走的,都一样啦。

林清芝:(咬牙)你的声音还是这么娘。

林清诸:啊哈哈哈,所以老爹才老是念叨说咱俩的性别应该换一换才对——

林清芝:够了!你不是来谈判的吗?有屁快放!

林清诸:咳,也对,那么就跳过叙旧环节吧。

(林清诸指了指二人身后的要塞。后者在黑夜中灯火通明。)

林清诸:你在这儿过得怎样?要说实话哦。

林清芝:你问我的事情做什么?

林清诸:我哪是问你的事情?我明明是在问M.E.G.……好吧,我承认有问你的成分。

林清芝:……

林清诸:影署上次派来了五个探子。虽然就回去了一个,但我也对这边的情况有了些基本的认识。2022年、尚未被影域取代的总署、身躯与灵魂都尚且自由的人们。对吧?

林清芝:所以呢?

林清诸:所以在我看来,你宁愿选择一个倒退三十年的团体、背叛整个影署,也要把自己交付在这儿。甚至,就这样抛下孤苦伶仃的老爹……

林清芝:(面红耳赤)我,我——老爹不是还有你在照顾吗?而且我哪里是抛下!我总有一天会杀回去的!总——

林清诸:(大笑)哈哈哈哈我知道,逗你玩呢。

(林清诸又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

林清芝:*欲言又止

林清诸:但我刚刚那句的前半段还是有几分认真的。实话说,我对这边的这个M.E.G.呢,最开始的态度是相当质疑。我就想不明白它究竟是哪里吸引了你,居然让你当场反戈。

林清芝:反正绝对能比影署好。

林清诸:它已经用实力证明了。这两个月下来,影署针对你们的试探性进攻屡屡受挫……不瞒你说,影士们现在恼怒的很。所以我就来啦,因为它们派我来告诉你们——要是你们再不乖乖投降、束手就擒,甚至是当场格杀或是拘留我这个信使,影者总署就将采取强硬措施。只要你们愿意臣服,影域可以让你们立刻加入成为半影者的光荣进化。

林清芝:我——

林清诸:“我[脏话删除]”!

林清芝:——咳咳!你干嘛?

林清诸:(笑)我还不了解你?你想说啥我一清二楚。而且别说你了,哪个M.E.G.人会答应啊?(看向记录官)你说对吧?

(记录官推推眼镜,没有说话。)

林清诸:当你默认了。(移回视线)我这次的来意其实分三点。第一点就是刚刚那段影署要我对M.E.G.说的话,那个已经说完了,接下来是……我个人想了解的一点情况。你不会拒绝哥哥的,对吧?

林清芝:(恶寒)少废话!要问就问!我——算了。快点问!

林清诸:这边也有一个影域,对吧?

林清芝:……对。怎么了?

林清诸:你亲自审问过这边的影域人,并发现了它们不能夺舍除人类以外的东西,能力局限性远远大于影署成员……那除此之外,你有发现过别的什么区别吗?比如,你有无尝试过和它们共鸣

林清芝:共——这个的话……我试过。

林清诸:结果呢?

林清芝:我不是很能描述。但那是一种……令人作呕让我反胃,甚至相当愤怒的感觉。就像是有人在大庭广众之下当面侮辱我的主一样。尽管我没有过信仰……等等你笑什么?

林清诸:(想敛起笑容,但是收不住)哈哈哈……没事,没什么,我就是想起高兴的事……太好了,太好了!居然真的和理论一样!

林清芝:你在说什么莫名其妙的东西?什么什么理论?

林清诸:你刚刚打的那个比方,其实沾点边。诚然,它们的确是两个不同的影域,信仰着两个不同的主。当把这强行两者糅合在一起时,会发生什么有趣的事情呢?我想,反叛军在得知你们存在后的这两个月里所提出的那个新方向,确实值得一试。

林清芝:再等等!反叛军又是什么?你怎么净说些我听不懂的话?

林清诸:顾名思义呗……最后,就是我要对你说的第三点了。

(林清诸用力揩掉脸上的雨水。他的表情开始变得严肃,但眼神却柔和而哀伤。)

林清诸:呼……喏,你看,这边有M.E.G.,那边有反叛军,两边都有不屈从于影署的中坚力量。呃,也不缺你一个对不对?你大可离开这里、离开这个要塞、离开这场纷争。别卷进来。

(林清芝闻言,哑然失笑。)

林清芝:我还以为你要说什么呢。你明明就清楚,我做不到。不看到影主灰飞烟灭的那一天,我就算是死,也不会瞑目!

林清诸:我相信会有那一天!但是我不想看到你因为这个进程而受到伤害!你难道还要我和老爹失去你吗?你和我都清楚,我们两个之所以能被“幸运地”选作半影者从来就不是因为我们两个有多厉害,那群高高在上的魔鬼只是看中了我们俩的特殊血统罢了!

林清芝:(愕然)等会等会,你你、你在发表什么“反动”言论?你体内那个……

林清诸:(惨然的笑)事到如今,你还以为只有你反噬了吗?你又以为,是谁率先在暗中扬起了反叛军的旗帜?

林清芝:什……什么?什么??你说什么?!

林清诸:你那天偷偷把我约出去,我还以为你想做甚,原来你也反噬了……算是情理之中意料之外吧。但是我用脚想都想得到你才打不出算盘,只知道走一步看一步,反正想着先把我净化了再说。结果呢?你看看你!连我都打不过,还谈什么杀入影域、还谈什么消灭影主!

(林清芝处在震惊的情绪中。她多次张嘴,但没能发出声音。)

林清诸:影署的水很深,比你想象的深得多。我忍辱负重地爬上高位,在监督者身边混了这么久,却至今还是连影域长什么样都没能打听到……尽管希望渺茫,但是总会有人站着把这场仗打完。而你……这确实是我的私心,但我真的真的不愿意让你来承担这份压力。所以我凭我的演技暂且把你瞒了过去,并直接喊你滚,希望你能就此罢手。结果可好?Level S-1449居然让你找到了这么个地方。

唉……我们所有人都本可过着更加平凡、但是更加幸福的人生,而不是背负着这么多沉重的东西一往无前,不知归期。可惜后室就是这样的地方,可惜就是有人想看着我们在后室里披荆斩棘。

(林清诸拍拍林清芝的脸,示意她看着自己。)

林清诸:那便披,那便斩。就算前路漫漫,但我一直相信老爹说的那样,天终归是要亮的。在黎明到来之前,你只需要睡个好觉就行了。好吗?

林清芝:……

林清诸:嗯?

林清芝:拿伞,走!

林清诸:诶诶?

林清芝:(试图强行把自己的伞柄塞到林清诸手里)你三点不是都说完了吗?快点回去传话!

林清诸:(手足无措)说是说完了,但是你还没回答——哎哎!

(林清芝把伞成功塞进了林清诸手里,并开始把他往湖里推。雨水淋湿了她的脸。)

林清芝:答应了答应了!快滚!

林清诸:你这样子我没法信啊——别推了!我自己跳!

林清芝:(用力抹掉脸上的雨水,尤其是双眼位置)嗯。跳吧。

(林清诸看了看湖水,又回头看了看林清芝。他的脸上浮现出一个疲惫但温柔的微笑。)

林清诸:不许骗我啊。

林清芝:没骗。

林清诸:好!那么……再见。

(林清诸不再回头,而是紧握着收起的雨伞跃入翌日之影。他的身影浮动着消失在湖水的波涛里,不再可见。)

林清芝:(吐舌)才怪。

[记录结束]


附录VII:现况

2022年7月13日至今,Level C-469的M.E.G.要塞一直坚守在对抗影者总署的最前线。与此同时,针对我方影域的调查与刺探也在持续进行。更多信息请见其他相关文件。

2022年5月24日,新一代午马就任。假午马与众多可疑人员依旧下落不明。在这一系列事件发生之后,M.E.G.针对人员身份的查验力度重重加强。

相关人士林清芝依旧驻扎于Level C-469,并逐渐担任多项工作。由于她担心自己“未来之人”的身份有可能会对本时间线的其他某些人员乃至进程造成不必要的干扰,林清芝暂时回避着一切外出活动,并全力对无关人士隐瞒着自己的真实身份。

要塞的真实作用与本层级的真正性质将对外界隐藏。虚假文件已安插完毕。


基地、前哨和社区

M.E.G. - Baldr要塞

  • 围绕着湖泊而建立的大型军事封锁区
  • 负责在翌日之影出现时击退所有敌人
  • 集结了大量武装与防御力量
  • 对外驱散所有无关人员

入口与出口:

入口:

出口:

  • 在切入时到达的原点切出即可原路返回。
  • 翌日之影出现时跳入湖中即可到达Level S-1449。
  • 更多出口尚待探查。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