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vel C-457
评分: +19+x

生存难度:

等级0

  • 安全
  • 稳定
  • 无害实体

描述

Level C-457是后室C层群的第457层,于2016年4月30日被发现。

我什么都不记得了,我只记得当时我在Level C-8睡觉,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一棵树下。

p9cJLi4.png

Level C-457内的景象。

Level C-457是一座连绵的山岭。山脉跨度约为275千米,海拔高度约为150~600m。最高海拔698m。层级内有正常昼夜循环,温度保持在适宜范围内波动,Wi-Fi信号较差且不稳定,天气永远为大雾状态,能见度极低,仅有5m左右。层级内大部分地区均有植被覆盖,且绝大多数都为前厅物种。层级内常见植被为针叶林,部分山脚处分布有落叶阔叶林,部分山坡上分布有草地或灌木林。层级内有一定水域空间,多为湖泊,少有河流。

我坐起来四下看看,周围只有大雾萦绕,目光所及之处只能看到树干上粗糙的纹路和头上簇簇的松针,稍远点的地方什么也看不见。

“这应该是另一个层级。”我心里想着。浓重的烟雾并没有给我多好的预感,我告诉自己要保持警惕。我拍了拍腰间,手枪还在,60岁的老骨头随身带着防身工具还是很明智的。我的心里有了点着落,然后我就这么靠着松树坐了十几分钟,心情逐渐放松,不知道哪来的勇气断定这里不存在任何危险。

然后我就站了起来,我的脚告诉我我正站在一个斜坡上。这地方应该是座山,我索性沿着山坡向下走,希望低一点的地方烟雾可以散一些。走了一会发现我身处一片森林中,大雾天在森林里行走确实不是一种好选择,我祈祷自己不会迷路。

p9cJXW9.png

湖边的一簇火焰,目测其将要熄灭。

特殊现象

值得注意的是,Level C-457内有一种特殊现象:地面上时常可以看到青蓝色的火焰。目前这种火焰的产生条件还未得知。火焰蔓延范围约为1㎡,中心温度略高于人体温度,所以触碰时不会有任何灼烧感,火焰也几乎不会造成负面影响。火焰在燃烧时,火光明亮,同时释放出大量青色烟雾,流浪者吸入这些烟雾后会产生宁静,放松等积极心理。M.E.G.推测,这种烟雾可能是此层级内大雾天气的成因。火焰燃烧介质不明。火焰持续时间极长,绝大部分约为5~20年,且在燃烧期间无法被扑灭。火焰自然熄灭后,其蔓延过的地域在视觉上会呈现出0饱和度的黑白状态,这种状态会持续约24小时后消失,M.E.G.尚未探明此现象的成因。

我看到前面有什么东西透着雾发出光亮,我不漏声响地靠近它,发现那其实是一团火,青蓝色的火。顶部在不断产生青烟,颜色鲜艳得诡异,但看到它会有种莫名的安心。那种青蓝是介于冷色和暖色之间的、存在于世界之外的颜色。我描述不好,但那种颜色你看过一眼就永远忘不了,它给人的感觉就像保持着高傲,却又迫切的想和你亲近,像阔别了半个世纪的老友。

我看着这团火出了神,我总感觉火中映着一个人的身影,当我回过来神时,看到手不知道什么时候伸到了火里。我急忙把手缩回来,惊奇的发现手没有丝毫烧伤的迹象。我看了看手,又看了看火,那团青绿色的光芒仍在快活地跃动。我斗胆再次把手伸进火里,手掌被温暖包裹,令人舒适的温度舔舐着手上的每一根神经。这团火没有一丝暴烈,它更像是一个奇怪但讨喜的玩物。

实体

p9cJOJJ.png

守火人。

Level C-457内有且只有一个实体,即守火人
守火人是一只人形实体,其外貌及身体特征表现为一名年轻,健康的亚洲男性。守火人通常身着粗布衣裳,头戴斗笠遮住其面部,有时可见其身背竹筐。守火人会无停歇地在Level C-457内游荡,按其本人说法为“巡视火情”。守火人有视力穿透烟雾的特殊能力。守火人对流浪者持友善态度,且精通前厅内的各种语言,任何流浪者都可以无语言障碍地于其流利沟通。守火人也十分愿意向流浪者提供帮助,他通常会带领流浪者前往此层级的安全出口。

脚步声打断了我的惬意时刻,脚步声在我身后停住,随后是一声“你好”。

我回头,十分诧异,不能理解如此苍老沧桑的声音怎么会由这样一句年轻壮硕的身体发出。我又仔细看了看,分明是一位健康的青年,浑身上下找不到半点与他声音相符的气质。简朴的衣物勾勒出他粗犷的身形,面容却十分和善,尤其斗笠下的眼睛和面前的这团火一样,温和亲切又坚定有神。我感到有些眩晕,但还是回应了他的问候。

很显然他看出了我的不解,他微笑着说:“你不用害怕,我的声音就是这样的。你就是所谓的流浪者吧?”

我木然地点点头,相貌和声音带给我的冲击尚未缓解。然后我猛然反应过来,反问他是不是流浪者。

“不是。我从记事起就已经穿着粗布衣裳戴着斗笠游荡在这山野中了。更准确地说,我其实不是人类,你们中有谁能一百多年来不进食不睡觉,样貌还毫无变化?”

“所以你是……”

“我是你们所谓的实体,我没有名字,有人叫我守火人,我觉得无可厚非,也就接受了。”

“守火?是指这个吗?”我指着面前的这簇火光。

“对。”

“我从来没见过这种火焰,这是什么火焰?”

“这是记忆,燃烧的记忆。”

他的脱口而出和坚决语气,显得回答有些像随意的杜撰,勾起了我的笑意。但理智提醒我这里是后室,我对这篇山野的了解并不比他多,到嘴边的笑声又憋了回去。

“我要继续工作了。我没什么恶意,你要是信得过我的话就跟着我走吧。”

有个向导总不是件坏事,于是我紧跟在他身后在迷雾中穿行。路上随处都能遇见一团青蓝色的火。每遇到一团火,他都会从竹筐里拿出一段松树的枝条放进火里。枝条在火里没有燃烧,也并未产生其他变化,只是静静地躺在火中,在火光的映射下颜色看起来略微鲜艳了一点而已。

“这就是你的工作?”我边说边从他竹筐里偷偷拿了一段枝条,仔细端详。真的只是普通的松树枝,没有任何端倪。我试探性地放进嘴里咬了一下,松木的干涩充斥了我的口腔。

“是的。”

“有什么意义吗?”

"做标记。我走遍这里恰好需要一年。"

“你不会觉得枯燥吗?”

“也许会吧。但这件事早就成为我的本能了,至少这一百多年来我从未停歇过。”

短暂的沉默。然后我又问道:“这有多少火?”

“很多,上亿个。”

数字令我咂舌,“为什么有这么多?”

“因为有很多的人,一个人就对应了一团火。”

“人?什么人?普通的人类吗?”

“不完全对,绝大部分都是老年人。每当这里燃起新的一团火时,就意味着后室里有一个人的记忆开始消退,所以我说这是燃烧的记忆。”

他说着,又从竹筐里拿出一段树枝,放到脚边的一簇火中。那簇火非常小,用火苗来形容会更加贴切。
火光很微弱,随风摇曳,还想下一秒就会熄灭。守火人抬起头看着我,脸上多了一层忧郁。

“他快灭了,这个人的记忆马上就要燃烧殆尽了,他现在正在燃烧自己的名字。”

我有些惘然,在暗淡的青蓝色中我仿佛看到了一串字符在融化,在分解,最终化为青烟飘散在空中。

“走吧,”他催促我,“你这样不太礼貌,火焰的熄灭通常代表着一个人的逝去……”

“那能不能灭掉它?我是说,能不能让它停止燃烧?”

“这不是你我能掌控的事。”他摇摇头,继续往前走。

我叹了口气,跟上他的步伐:“你能看到火里面烧着什么?”

“不仅能看到,还能闻到,“他指着前面的一团火说,“现在那里面燃烧的记忆是一座房屋,屋里肯定养着鲜花,我能闻到花香。”他看了看我,又说:“其实如果要有和你年龄相仿的人,你也可以看到或者闻到他的一部分记忆。人们总是会有相互重叠的记忆的。”

我试了试,但没有闻到所谓的花香。我们继续在林间穿梭,在火前驻足,一路无言。刚开始我没见到一团火,我还总有一丝探索和发现的兴奋,但现在一看到青蓝色的光亮,我的心就会下沉一点。这些在树下、湖边、山坡上随处可见的跃动着的火焰,美丽但残酷。他们是一个人存在过的证明,也是一个人与世界告别的倒计时。青蓝色的火舌卷走了记忆,给那些人的脑海中留下了青蓝色的空白。漫天的青烟遮蔽了天空和阳光,想必他们也同样在阴影下挣扎着生活。我回望来路,那些记忆烧得正旺,透过烟雾宣告着生命的消逝。

基地、前哨和社区

Level C-457内暂时没有任何基地、前哨和社区

入口与出口

入口

目前没有发现Level C-457的稳定入口

出口

  • 沉入Level C-457的水域内会来到Level C-33
  • 向守火人寻求帮助。

“你打算跟着我一直走下去?”守火人突然转过头来问。

我愣了半晌。想到他是怎么度过这一百多年的,我把自己逗笑了,他也笑了。

“确实是时候离开了。”我说。

他递给我一根松树枝,说前面刚好有一团新燃起的火焰,很适合作为安全出口。他让我把松树枝衔在嘴里,闭着眼睛走到火焰当中去,我照做了。

浑身被火焰包裹的感觉十分美妙,像在洗一次舒服的温水澡。我还闻到了一种微妙的气味。很难描述,熟悉但陌生,沉静且质朴,像来自旧时代的温存。我感觉双脚已经离地,身体化作烟尘被抛洒在空中自由翻飞,同时心中油然而生一种愧疚感,这种舒适其实是在受用他人的生命。

正当我要失去意识时,我听到了我永生难忘的一句话:

“这团火是你的。”

然后我在Level C-72里醒来,嘴里的松树枝告诉我这不是梦。我坐起来,面前是我这一生见过无数次的大海,海水青蓝,像无边蔓延的火。

6月7月三十1日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