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vel C-424

评分: +35+x

生存难度:生存難度:

等级等級 0

  • {$one}
  • {$two}
  • 无有害实体

Level C-424是后室C层群的第424层。

描述:

尽管诸位流浪者在进入Level C-424时所抵达的位置都不一致,但在经过后期的信息整合与具备地理学识的人员分析之后,发现当前已涉足的所有Level C-424区域基本都能与前厅的实际场景相对应。甚至已有多个流浪者在Level C-424内目击并进入了“纽约”、“开罗”、“重庆”等城市。

但是,上述所有场景都荒废已久,而且相当一部分区域都表现为战后的废墟、也有部分地区早已被海量的绿植所覆盖。虽然Level C-424当下的环境状态远非生灵涂炭、甚至留存有大量的人类灾后生活痕迹,但是直到如今依然没能在Level C-424内找到哪怕一位人类/人形实体。

虽然尚未完成全面性探索,但已可断定Level C-424的环境即为破败状态的前厅

不过正因如此,Level C-424内残存有数量可观的多种可回收物资,包括而不限于木材、石料以及金属1等等。鼓励各大流浪者个体/团体前往该层级拾荒。

值得注意的是,Level C-424内居然完全不存在任何形式的文本(包括文字、数字、字母等)。所有书本、报纸、或是招牌等本应出现文本的地方皆是一片空白。

photo-1589835509910-a7a9a03b76a9?ixlib=rb-1.2.1&ixid=MnwxMjA3fDB8MHxwaG90by1wYWdlfHx8fGVufDB8fHx8&auto=format&fit=crop&w=974&q=80

“巴别塔”外部。

附录-文件更新:

2022年5月6日,M.E.G.拾荒小队“越野车”在Level C-424内忽然远远地望见一座“高耸入云”的细长建筑。小队成员在靠近该建筑之后发现其为一座高塔。该塔仅在底部位置有着一扇颇为简陋的木门,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出入口;其余部分更是被大量成分未知、无法破坏的金属层严密遮挡,坚不可摧。

高塔的内部环境则极为混乱。整体而言,高塔内的设计貌似是一间朝着上方无限延伸的图书馆,因为其带有环环相绕的木质书架、螺旋楼梯、以及各楼层所统一配备的制式走廊与巨量桌椅;然而,书架上所摆放的不止书籍,还有报纸、纸箱、包装袋、乃至强行塞入的巨型广告牌等2多种杂乱物品。空中、地板、墙壁上也四下飞舞/散乱/张贴着海量写有文字的纸张,但语言不明。

在高塔的第八层,“越野车”小队发现了一只半人形实体。该实体当时正伏于一张木桌之上,攥着一支钢笔奋笔疾书;小队成员们在谨慎地走近木桌之后,它才意识到有人接近,并抬头与小队队长对视数秒。紧接着,它撕下一张白纸,以工整的字迹写下“你好”,递给队长。

随后的一段时间里,小队们逐步确认该实体不会说话,但不具备危险性,另性情温和,但非常偏执。根据后续与该实体展开的书面交流之结果,暂且将该塔命名为“巴别塔”。详见下文。

实体交涉记录

交涉对象:孔垩 - Level C-424独有实体

交涉地点:Level C-424 - “巴别塔”

交涉人员:程锐 - “越野车”小队队员

前言:“孔垩”为实体自称。其为一只半孔雀状人形实体:它的面部被羽绒覆盖、嘴为喙形、指尖为鸟爪、且尾椎部分生有一簇尾羽足有数十米长的孔雀之尾。

小队派出成员程锐与其试探性交涉,并由此发现孔垩口不能言,于是双方开始以书写的方式交流;以下交流原由书面记载,现整理如下。


[记录开始]


孔垩:你好。

程锐:你好。请问你是没法说话吗?

孔垩:是的。我不具备说话的能力。

程锐:噢,我明白了。那么,请问如何称呼?

孔垩:我有很多名字。但是它们不适用于你们的语言。就在我刚刚习得你们的语言时,我给自己取好了名字。用你们的语言。“孔垩”。

程锐:很高兴认识你,孔垩。不过,我很好奇你说的“刚刚习得”是指?

孔垩:这很明显。我刚刚才见到你们。不过学习一门语言五秒就够了。只需要看着它的眼睛。

程锐:我想我知道你的意思了。你刚刚看着我们的队长,是在“学习我们的语言”?而你真就这么学会了?

孔垩:正是。我可以通过纯粹的目光接触而抵达你们的心灵,从而学到你们的语言。还不熟练。我会慢慢熟练。

程锐:那可真是种了不起的能力。

孔垩:谢谢你的褒奖。我也很为它自豪。

程锐:那么,请问我可以提些问题么?如你所见,我们在执行任务。

孔垩:知无不言。

程锐:这里是什么地方?

(孔垩在誊写回答的开头时思量了许久,且数次涂改。)

孔垩: 祂为我打造的工作室。

(孔垩似乎还想写什么。但是在漫长的沉思之后,它依然没有写下任何文字。)

程锐:“祂”?祂是谁?

孔垩:对不起。这是我搜肠刮肚之后,从你们的语言中搜索出的唯一正确人称代词。我已经尝试进一步的描述“祂”。但是我失败了,可能是因为我还不够熟练。你们或许可以问问别的事情。

程锐:好吧。那么,你是什么人?你为什么在这里写东西?这座塔是做什么的?你刚刚的描述是“工作室”,那么你的“工作”又是指?你又对外面的世界了解多少?

(孔垩看了看纸,飞快地写下一句回复。)

孔垩:由于你的问题太多,所以我的回答会很慢。请给我足够的写作时间。

(程锐点头,并开始等待。大约十分钟之后,孔垩写完了回答。在此过程中,孔垩多次意义不明的发颤,似乎在压制某种情绪。)

孔垩:我是幸存者。我是世界的遗孤。

他们曾在打架,成群的打架。他们彼此伤害。他们恶语伤人。他们不肯好好说话。他们自己杀死了自己。

他们和你们很像,但你们不一样。你们的眼,你们的皮,你们的身,都和他们不一样。你们愿意和我好好说话,谢谢你们。

我痛苦地思索,想要想出他们为何自尽的答案。漫长的思考之后,我终于找到了答案:他们语言不通。所以他们不能好好说话。所以他们开始打架。

就在我想通的一瞬间,祂来了。祂为我造起这座高塔、为我取来了世上全部的文字、还给了我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笔与纸。刹那,我明白了我应该做什么。我本就掌握着这世上所有的语言,那我现在更应负起被我抛下的义务。我要转述翻译他们的每一段文字,彻底消除语言的隔阂。

这就是我的工作,这就是我的生命。我在翻译。

顺带一提,我很喜欢你们的语言。写起来很舒服。它很美,像画。

(程锐阅毕,立刻向小队传阅,并引起讨论。后续的程锐发言多为全队共同安排。)

程锐:你说的“打架”,是不是“战争”?“他们”指的是这个世界的原住民?而且和我们长的很像?

孔垩:噢,对不起。“战争”这个词汇的确更为贴切。我还在熟悉。

是的。

程锐:我们理解到的意思是这样的,你先看看对不对:外面本来一切都好,一直持续到有人发动战争。最终世界因此毁灭,无人幸免,除了你。然后你就住在“祂”造起的这座塔里,立志要把世界上的每一段文字翻译成世上的每一种语言?仅仅因为你觉得他们之所以打仗是因为他们语言不通?

(孔垩神情仔细,似乎在努力理解每一个词语。)

孔垩:(重重写下)对。

(队员们面面相觑。)

程锐:这里有多少种语言?

孔垩:10462种。包括实体语言。

程锐:冒昧地问一句,您忙活多久了?

孔垩:时间没有意义。我明白我的余生都将花费在这项事业里。与其分心去计算那种毫无意义的数值,我还不如操心这一段应该如何在[无法录入的字符]语言中信达雅地呈现。

(孔垩指了指它身旁的一个墨水瓶。瓶身标签覆盖有成堆的未知文字。)

程锐:使用说明?

孔垩:是的。还有广告词。

程锐:这也有翻译的必要?

孔垩:我说过了,我要翻译世上的每一段文字。每一段。

(结合孔垩方才提及的“实体语言”以及所有事项,队长当即判断孔垩将在语言与实体交流方面展现无与伦比的价值。队长立刻命令程锐尝试说服孔垩离开Level C-424,并后续加以利用。)

程锐:恕我直言,你真的觉得你的行为存在实际意义吗?

孔垩:对不起,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程锐:退一万步讲,他们已经是过眼云烟了。你翻译完给谁看呢?

孔垩:这是赎罪。我有着能让他们语言共通的能力,却没有去做,最终导致了他们的自尽。我在修行自己,也在惩罚自己。

程锐:不好意思,刚刚忘了问这个:他们是“自尽”?

孔垩:我们都是世界的孩子。我们都是世界的宠儿。我们本就是兄弟姐妹。难道他们不是在同室操戈?不是自己杀死了自己?不是自尽?

程锐:我们明白你的意思了。但,你真的以为他们的冲突根源是“语言不通”吗?

孔垩:难道不是吗?

程锐:当然不是。

孔垩:恕难认同。正因“语言不通”,所以“无法沟通”;正因“无法沟通”,所以“不能好好说话”;正因“不能好好说话”,所以矛盾迭起、彼此仇视,最终导致自尽。

程锐:恕我直言,您的逻辑有问题。我现在大概弄懂您的意思了,但您有些……以偏概全。或许您话中的“不能好好说话”的的确确算是至关重要的一环;是的,我也认为很多矛盾与分歧都可以归罪于所谓的“不好好说话”。但它的根源绝非“语言不通”。就算语言一致,“不好好说话”的也大有人在啊!别说国家,哪怕是自家人,阴阳怪气、恶语相向的人也遍地都是啊!

(孔垩读完之后,表情木然,久久没有动笔。程锐重新取过一张白纸,继续发话。)

程锐:私认为,问题的根源从来就不在于什么“语言不通”。它到底在于什么,我想您应该清楚。

孔垩:(缓慢写下)我不清楚。

程锐:真的么?或许是一种固有的劣根性。只要“我们”存在,争端就是无穷无尽的。我还是想这样说:语言一致都尚且能吵起来乃至打起来,所以关语言什么事?只要愿意,人们从来就可以友好沟通。但有人不愿意。

争端的根源从来就不在语言。巴别塔的废弃亦然。

孔垩:巴别塔?

程锐:噢,是我们那边的一个神话。简单来说就是人类尝试建起一座通天的高塔,也就是巴别塔。而此等神迹惊动了神明,祂为了扰乱人类,就创造出了多种语言。人们因为无法沟通,巴别塔最终废弃。在我个人的感想里,巴别塔从来就不是因为语言而前功尽弃。

孔垩:不,就是!

程锐:啊?

孔垩:(发颤)你们休想动摇我的信念!我愿意和你们坦诚相待,但是前提是你们没有侮辱我的事业!你们若是继续质疑我的工作,休要怪我不留情面!

你们并非第一个见我的,也并非第一个惹我的。(字迹极重)我 不 想 再 动 手。

程锐:抱歉,无意冒犯。我只是想说,您或许可以在更有意义的地方发挥更多的优势!

孔垩:这里就是最、有、意、义的!停止你的煽动!最后警告。

程锐:对不起,我道歉。请不要发怒。

孔垩:我也提前道歉。但我需要时间冷静。你们可以先去四处看看。别踩脏了我的纸。

[记录结束]


后记:“越野车”小队没敢继续贸然惊动孔垩,而是在塔内四处勘探了数小时,没有其他发现。返回基地之后,有关部门针对此次交涉记录而将该塔暂时命名为“巴别塔”。

基地、前哨和社区

M.E.G. - C424号前哨

  • 正在逐渐扩建。有望发展为基地。
  • 主要负责采集Level C-424内的可回收资源。
  • 持续战略性驱赶或是联合其他团体。具体方针需视后者立场而定。

入口与出口:

入口:

  • 穿越Level C-439内的一扇旧门、旧窗、旧水管、或是任何通俗意义上的“通道”。只要后者处于破败、陈旧状态即有几率抵达本层级。
  • 更多入口尚待探查。

出口:

  • 与入口恰好相反:只要在Level C-424内发现某种与周遭环境格格不入的“崭新通道”,那么穿越后者即可原路返回。
  • 更多出口尚待探查。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