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vel C-299
评分: +32+x

生存难度:生存難度:

等级等級 2

  • 因人而异
  • 稳定
  • 安全

Level C-299是后室C层群的第299层。同时仅有一名流浪者能进入和留在该层级。

描述

Level C-299的初始环境为一个黑暗的舞台。幕布为关闭状态,无法人为拉开或破坏;通往后台的门无法打开;地板为木质,同样无法被破坏。在触发Level C-299的效应前,流浪者无法离开舞台前往别处,也无法由本层级切出至别的层级。

如果流浪者在舞台中演唱任意时长超过1分钟的歌曲1,将触发Level C-299的效应。歌曲的种类没有要求,哼唱无歌词的纯音乐同样会触发效应。

流浪者开始演唱后将无法停止演唱,同时层级中将会响起同一首乐曲的交响乐版本作为流浪者的伴奏。2幕布将立刻拉开,8盏舞台灯将以令人舒适的白炽灯光点亮整个舞台。幕布外为一处剧院,座椅上坐满了神态与行为各异的、形似普通人类的实体,这些实体似乎无法听见或看见流浪者除了演唱歌曲以外的任何行为。在流浪者演唱的过程中,后台的门会打开3,若干实体会从中跑出来到舞台上,这些实体不会对流浪者造成伤害。

通常来说,舞台实体的行为、数量和外观与流浪者演唱的歌曲的“剧情”有关。如,哼唱有关人类男女爱情破裂的歌曲时,舞台实体的外貌为2名人类4,其中一名实体会在与另外一名实体“吵架”后拂袖而去回到后台,留在舞台上的实体会开始“伤心欲绝”地“哭泣”。若流浪者演唱的歌曲没有具体的“剧情”,则舞台实体的行为会根据歌曲的风格、歌词、歌名和节奏变化。目前推测。这些实体是在进行一种“表演”,但无法得知这些实体是如何了解流浪者所演唱歌曲的内容并以此进行“表演”的。

演员实体的表演和音乐伴奏总是会在流浪者唱完歌曲的同时结束。表演结束后,观众席上的实体将会报以热烈的掌声,同时灯光将会关闭,幕布也将落下。之后,流浪者将会被传送至Level C-144的一处餐厅。在Level C-144转变为死区层级后,Level C-299传送的目的地也由Level C-144变为Level 11的一处歌剧院的大门口。这扇大门同时也是Level C-299的入口之一,但流浪者在离开Level C-299后的3天内无法再次进入该层级。

基地、前哨站与社区

Level C-299因其特性,同一时间仅能容纳一位流浪者,故无法形成任何社区。

入口与出口

入口

由Level 11的一处剧院大门可以进入该层级。

Level 1、Level 6.1和Level C-1445中均有一张破损的、无法识别具体内容的歌剧海报,切入这张海报可以来到该层级。

出口

完整唱完一首歌曲将会被传送至Level 11。

层级资料更新,本文档即将归档。

    • _

    Level C-299


    生存难度:生存難度:

    等级等級 0

    • {$one}
    • {$two}
    • {$three}

    Level C-299是后室C层群的第299层。

    描述

    Level C-299是一个类似于剧院的层级。原先的Level C-299带有一系列特性,但在2021年2月22日,一名流浪者报告该层级的特性已经全部消失。在经过一系列调查后,M.E.G.确认了这一报告属实,并将该层级的生存难度重新划分为0级。

    现在的Level C-299已经不含有任何特性。流浪者可以在来到该层级后跳下舞台自由活动。除了作为目前唯一出入口的剧院大门外,剧院内的所有门窗均无法打开或破坏。该层级限制流浪者数量的特性也已经消失,剧院的空间可以容纳大量流浪者。剧院的座椅也无法破坏。

    尽管Level C-299内部不会生成物资,但仍有流浪者来此活动。目前,Level 11的流浪者社区已将Level C-299作为正常剧院和社交场所使用,一个表演爱好者小组和一个业余交响乐团定期在此表演节目。

    M.E.G.仍在调查引起Level C-299转变的原因。

    基地、前哨站与社区

    如上文所述,一个表演爱好者小组和一个业余交响乐团会定期在Level C-299表演节目。由于来往于该层级和Level 11十分便捷,许多流浪者也经常来到该层级进行社交活动。

    入口与出口

    入口

    由Level 11的一处剧院大门可以来到该层级。

    出口

    由入口中提到的同一大门即可回到Level 11。

    切入观众席墙上的一幅褪色的、疑似商场迎新广告的海报可以来到Level C-800


      • _

      近日,在舞台附近的一个座位底下找到了数块摄像机碎片。经过M.E.G.修复,已确认该摄像机原主人为罗森堡·史密斯少尉,于2020年2月23日后失踪。摄像机内存储的唯一视频也已修复,内容确信为罗森堡少尉在进入Level C-299后所摄。该视频带有精神影响,若在观看中感到脑内出现攻击他人等危险想法请立刻停止观看。

      录像开始播放。画面中出现了Level C-299的舞台,反常的是拍摄位置是在观众席,而非舞台。

      罗森堡:好,在录了。

      罗森堡将镜头转向自己。

      罗森堡:如果有人能看到的话……(罗森堡叹了口气。)现在是2020年2月23日,我刚刚进入Level C-299。按照文档所述,我应当在舞台上,可是我现在却坐在观众席上。这不对劲。

      周围有无数的的人类外貌的实体。它们什么都不做,呆呆地坐在那。

      罗森堡:嗯……原来没开始演唱的时候外面是这样。

      一声巨响。幕布拉开,灯光照射在一个白色的人影上。刚才还呆若木鸡的观众们猛烈地鼓起掌来,脸上带着美梦成真般的表情。

      ?:各位好!你们期待已久的指挥家回来了!

      有几个观众欢呼起来。鼓掌持续了十几秒钟。

      罗森堡:看起来这个家伙很受这些实体的欢迎……但这个“指挥家”却从来没有人类见过,怪了。

      指挥家:相信你们中有的人想知道我离开这么久的原因。好吧,我就老实说吧,我给自己放了个假。指挥演奏不是一件轻松的活,所以我选择让人类暂时代替我的位置。现在看来我真是蠢到不行,那种连词都背不下来的人类所领导的演奏怎么可能好听?所以我回来了!(观众又鼓起掌来。)我将再一次让绝伦的旋律响彻这座剧院!

      罗森堡:用着人类的语言和乐器还骂人类不会音乐……(可以听到他烦躁地叹了一口气。)

      指挥家从衣摆中拿出一根纯黑色的指挥棒来,然后转过身去开始演奏。从舞台上传来了悠扬而祥和的曲调。观众们专心地听着,享受般地轻轻左右晃动。罗森堡掏出一副用寂静汁液改造过的降噪耳机并戴上)

      罗森堡:这阵音乐让我心里产生一股平静的感觉,但……很怪异,好像它是刻意被什么人植入心里的一样,而不是我自己的感觉,这么看来,那个人——不,应该是实体——它指挥的演奏恐怕能影响生物的心智。

      大约5分钟后,悠扬的曲调逐渐转为了一种鼓舞人心的、轻快而欢乐的风格,台下观众的动静也一点一点大起来。不少观众开始随着节奏摇头晃脑,有的举起手随着头部一并摇晃起来,极少数观众跳下座位跳起了各种舞蹈。

      罗森堡:瞧瞧,我说什么来着?幸好我带了副耳机来,不然我也要像那几个实体一样跳斯拉夫舞了。(明显的笑声。)抱歉,这画面实在是有点好笑。

      曲声逐渐小了下去,观众们的表现也平静下来。突然,随着一声响亮的号声,歌曲再次响了起来,节奏变得紧迫而令人振奋,同时让人感到一种危机感。

      罗森堡:我嘞个天……

      此时,观众席上混乱起来,观众们开始互相殴打、攻击,并发出一阵阵嚎叫,但都没有盖过乐团的演奏声。罗森堡为了避免遭到攻击而躲到了座位底下。

      罗森堡:刚刚看到了吗?这个乐团的控制能力可真是吓人。如果让它们跑到人类聚集地演奏那可就糟了……整个社区都得给搅个天翻地覆的。(罗森堡掏出了手枪,解除了保险。)但愿这家伙怕子弹。

      罗森堡深吸一口气,然后带着摄像机冲了出去,跑到舞台一侧对指挥家连开三枪,全部命中。指挥家示意暂停了演奏,缓缓转身,像没有被打中似的。

      指挥家:你觉得这很好玩吗?嗯?

      罗森堡:难听死了,退票!(以一种针锋相对、毫不客气的语调说。)

      指挥家:我从来不收票费,蠢货。

      录像毫无征兆地中断了。


      后记:这份录像表明,Level C-299内部本存在一个具有精神影响能力的自称“指挥家”的实体。这个实体为何消失,以及其与Level C-299本身的其他特性的关系都是未知的。

        • _

        一名流浪者在逃出Level C-144后报告,他在逃离过程中曾遭遇了数个正在“演奏会让人感到狂暴的音乐”的实体,其对这些实体的描述与上述视频记录中“交响乐团”和“指挥家”的外貌非常相似。M.E.G.尚不确定这些实体是不是“交响乐团”,但仍然建议流浪者在逃生过程中万分小心。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