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vel C-239.1
    •  

    该文章具有部分探讨战争等争议事件的内容。

    其内容仅代表创作者本人之立场。

    与本站的其他成员并没有任何关系。

    评分: +23+x

    "还有多少太空防御导弹?"陈忠国这样大喊着!这里是海上平台,"监视者",奋战者之军位于新几内亚岛东北方俾士麦海的一个重要基地。

    "只剩下五支!"影山(Kageyama)反过来喊过去。

    "没有其他的基地能够给予支持吗?"Webster看着天空,这是今天第十枚次被核弹头袭击后,大家一直在喊的话。

    "指挥塔通报!位于所罗门群岛(Solomon Islands)与摩尔斯贝港(Port Moresby),以及凯恩斯(Cairns)还有达尔文(Darwin)的分支,因为核弹与电磁脉冲弹还有突袭,丧失了发射反导弹机能。"

    "好消息是,敌人已经被定位了。坏消息:不只我们被攻击。我们必须自立自强。"

    陈忠国爬上了楼梯,并爬到指挥塔。他与大多数人一样,都只是普通的士兵。他们做不到生出导弹这件事。指挥塔内忙忙碌碌,本应苍蓝为主色调的世界地图,已经布满深红色。每个基地都在呼叫支持。

    “敌人是谁?"他抓住了站立在原地的司令官,Edith·Ralap。她并没有转头看向忠国而是反问到。"你认为敌人是谁?"

    "希望战争继续的人,认为我们是新时代威胁的人。”只会有这两种答案,他们阻止了太多战争,他们为了到达"被承诺过的天堂",他们再次举起武器。既然没有被给予回报,那就去自己拿取、自己去创造。

    "你知道吗?这个设施不只存有纳米核心、禁忌技术。还有一些超乎常人所想的东西。”Edith将虚拟文件丢给忠国,他大致扫了一遍。

    "那不是把异空间当大质量兵器砸往敌人的武器吗?"忠国一开始没有反应过来。但他想到了另一种可能。

    "要把我们从现实世界切离,然后等核弹爆炸再回来?"Edith稍微一笑。并开始输入命令。人工智能"奏乐者"只是在确认一次他们要这样做,就放行了。

    釜山基地:祝你们顺利。

    关岛枢纽:祝你们顺利。

    新加坡情报中心:在你们飘在异世界时,我们会处理完这一切的。

    秦岭制造设施:这是人类到达未曾所想世界的地步。

    北海道训练中心:致我们所要到达之新世界,一个重大的礼物。

    邦加罗尔基地:为你们向诸神祈祷。

    塞浦路斯-利马索监视部队:如果这世界真有神,那我们就不该出现。

    伊斯坦堡枢纽:我的天!我为什么要放弃去"监视者"平台的机会!

    斯瓦尔巴末日宝库:我们希望不要出任何意外。

    加里宁格勒训练中心:祝好运。

    …………..

    世界各地的战友们在网络平台上沟通着,不再有国籍、有的只有追求被承诺天堂之梦。当人们互相厮杀,大地满是创伤。人们创造灾厄毁灭彼此,直到所有人毁灭的那一天到来前,休止符终于到达。毫无尽头的愤怒,已经没有意义。

    因为所有人都几近没有了未来。被污染的大气、失去主人的纳米兵器疯狂肆虐、愚蠢的人造瘟疫、屹立于大地之上的杀人机械。没有任何计划的复仇造成的后果。于化为地狱的世界内人们结束了第四次世界大战。

    没有未来,身体被改造的士兵们,回的了没有意义可言的故乡。有人堕落、有人尝试做正确的事,世界没有变好,只是变得更加恶劣。某一天某些人站了出来,说着我们应该做些甚么!士兵们看着愚蠢的梦想家们,在地狱之中,还能做着美梦的人。拥有力量的人开始聚集。

    奋战者之军,士兵打造、创造美梦的地方。为了被承诺的新世界,拾起完全不同美梦的人。

    在弹头到达前,世界被切割、没有太阳、没有海。仿星器与融盐核反应堆开始加快生产。于库房内的恐怖装置,消耗着所有电能。这里的人没有专业的科学家,但也知道他们经历着多大的事件。碰触到无物的海水,先化为冰然后崩碎。

    如此小的空间,只有迈向热寂,熵达到最高值的可能。最高的避雷针已经被热寂化。

    然后光再次出现,剧烈的撞击后结束了危险的旅程。

    "这里没有太阳。"所有人看着天空与平台下的草地。

    "搜索不到定位讯号。无法连接主控网络。"冰冷的机械声调。

    "超空间切引机已经损坏,我们活了下来,却没有了返航的机会。"奏乐者宣告着冰冷的事实。

    "检索基地状态。"

    "发电机组正常,约有38处模块轻度损坏、17处模块中度损坏、9处模块重度损毁。19处模块电力失效、约有36人需要治疗。"

    "让我们开始在异世界求生吧。"Edith苦笑着,但没有人指责她,因为那是当下最好的选择。被核弹炸死,还是飘到世界之外赌一把,而且还活着就有希望。





















    生存难度:生存難度:

    等级等級 0

    • {$one}
    • {$two}
    • {$three}

    如何使用:

    [[include :backrooms-wiki-cn:component:level-class
    |class=等级
    ]]


    class 处的可用参数包括以下内容,支持简繁体及英文输入。
    English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0 1 2 3 4 5 0 1 2 3 4 5 0 1 2 3 4 5
    unknown 未知 未知
    habitable 宜居 宜居
    deadzone 死区 死區
    pending 等待分级 等待分級
    n/a 不适用 不適用
    amended 运变 運變
    omega 终结 終結

    该组件支持简繁切换,如下方代码所示:

    [[include :backrooms-wiki-cn:component:level-class
    |lang=cn/tr
    |class=等级
    ]]


    lang 处选择语言,cn 表示简体中文,tr 表示繁体中文,不填默认选择简体中文。

    自定义等级

    [[include :backrooms-wiki-cn:component:level-class
    |lang=cn/tr
    |class=等级名字
    |color=#000000(带有井号的十六进制色号代码。)
    |image=链接(至图片的链接。)
    |one=在这
    |two=随便
    |three=放文字
    ]]

    使用 CSS 进行自定义:

    你可以使用 CSS 进行额外的自定义,将代码放入到 [[module css]] 中或者是放入到页面的版式内都可以。在这一组件中,不要把 [[module css]] 放在 [[include]] 里面,把它放在那个的下面或者是页面的顶部或底部。
    将这些代码放入到你的页面/版式中以编辑所有的颜色,因为组件的 |color= 部分仅能控制背景:

    [[module css]]
    .sd-container {
    /* 字体 */
    --sd-font: Poppins, Noto Sans SC, Noto Serif SC;

    /* 边框 */
    --sd-border: var(--gray-monochrome); /* 大多数等级 */
    --sd-border-secondary: 0, 0, 0; /* 不适用 */
    --sd-border-deadzone: 20, 0, 0; /* 死区 */

    /* 标志 */
    --sd-symbol: var(--sd-border) !important; /* 大多数标志 */
    --sd-symbol-secondary: 255, 255, 255; /* 4 级以上的是白色 */

    /* 文本 */
    --sd-bullets: var(--sd-border) !important; /* 点句符文本颜色 */
    --sd-text: var(--swatch-text-secondary-color); /* 顶部框文本颜色 */

    /* 等级颜色 */
    --class-0: 247, 227, 117;
    --class-1: 247, 227, 117;
    --class-1: 255, 201, 14;
    --class-2: 245, 156, 0;
    --class-3: 249, 90, 0;
    --class-4: 254, 23, 1;
    --class-5: 175, 6, 6;
    --class-unknown: 38, 38, 38;
    --class-habitable: 26, 128, 111;
    --class-deadzone: 44, 13, 12;
    --class-pending: 182, 182, 182;
    --class-n-a: 38, 38, 38;
    --class-amended: 185, 135, 212;
    --class-omega: 25, 46, 255;
    }
    [[/module]]

    旧版颜色:

    如果你不喜欢新版的样式,想要用回旧版的红色边框色,只需要在你的页面中与组件一同引入下方的代码:

    [[module css]]
    .sd-container {
    --sd-border: 90, 29, 27;
    --sd-image: 90, 29, 27;
    --sd-symbol: 90, 29, 27;
    }
    [[/module]]

    Level C-239.1Level C-239的子层级。也是金瞳族的科技起源之处。并包含大量废弃的军事载具。

    描述

    Level C-239.1内部,是约11平方公里的平缓彻底草地。其边缘具有非欧几里德性质,尝试前往层级边缘的人,终将从层级的另一侧出现。整个层级由AI"奏乐者"控制的大量无人机、Yvette为首的背叛龙裔,轮流守护与监视。

    该层级的中心地带具有两个大型人造物。其一是长达两百公尺、宽四十公尺的飞机跑道,与三栋附属建筑,以及大量飞行器残骸。其二为巨大的类海上平台结构。

    这条飞机跑道并不是固定于地面,更像是在海上漂浮的移动跑道。调查人员在周围发现了连往海底的钢索与固定支柱的残留,但在理应接往海底的末端处,都有大量高温熔断的痕迹。附属建筑物为机库。其中留有大量替换损坏飞行器的零件、维修装置。根据地面所绘的标志,与海上平台结构留有的旗帜。这两的人造建筑的所有、建造组织为"奋战者之军"。而机库内留有的飞行器、武器、电子设备则出自不同的未来前厅国家军事部门。

    留在机库与甲板上的直升机与飞机,其大多数所表明的出厂年份在2229~2234年间。

    第二个人造建造物大小约有一平方公里,高五十公尺。周围可以看到许多原本应该协助,该设施固定于海平面上的金属构造之残骸。在与其控制设施的AI"奏乐者"交流后,可以得知其设施本就建于前厅的南太平洋海上。

    该设施内具有以下几个重要区域:

    能源区:主要由一座仿星器型核融合炉、一座第五代钍融盐堆核反应堆、一座超大型"能量晶块"储能室。这些设施已经被"奏乐者"所关闭。仿星器缺乏海水生产其中所需要的发电材料。钍融盐堆已经劣化,在2043年年末被金瞳族拆除。储能室乃然在运作,但大多数电力都来自Level C-239内的电厂。

    居住区:过去奋战者之军成员、被转化为金瞳族者、金瞳族研究员的居住区。自七十多年前应对龙血族入侵事件,由此发生的Level C-239自我封闭,无人在此继续居住。由于这七十多年来无人整理,累积了大量的尘埃。这里不会生成任何物资。尽管大多数物品被允许取走,但建议先行询问管理AI"奏乐者"的意见。M.E.O.D.建议所有进入的探索者,对于这些物品的原持有者心怀敬意。居住区当前正在金瞳族重新整理。

    训练区:这个区域室包含大量训练用设施。其中包含枪械、体力训练、精神辅导室。这是一个完全开放的区域,过去存放在此处的部分枪械,已经被赠送给进入的M.E.O.D.成员。

    军事作战区:此处包含大量军事指挥相关的对象。指挥塔、作战视听室、情报室。部分可能引起流浪者敏感的未来前厅情报物品,已经被M.E.O.D.在奏乐者的允许下清除。

    核心仓库:该区域高度封锁,目前无人进入其中。但据数据表明,其内部储藏着奋战者之军从未来前厅中带来的部分高危险军事设备、武器数据。


    采访记录

    对于奏乐者的采访。

    奏乐者是一个AI,他负责管理曾经的金瞳族科技造物。直到与龙血族的战争爆发为止。他在前厅被创造的目的,是为了协助人类处理第四次世界大战所造成的残破局面。在进入后室后,它也随着奋战者之军加入的金瞳族。

    采访者:ERROR,该采访者为阿尔戈斯之眼成员。他协助了部分协调事务。

    采访者:你们来到这里多久了?

    奏乐者:你们问的是以这个层级的时间?还是你们的协调后室授时为准?如果是以这里为标准,差不多有323年又87天14个小时……

    采访者:抱歉。我知道了你们来到这里真的很久了。我想请问一下,为什么你们选择协助金瞳族?你们比我们这些人强大太多,那个时候你们真的有必要向Pi Clement臣服吗?

    奏乐者:至少我不会说是臣服。而是那个时候"团体意义"的金瞳族都还没有诞生,只是有这个种族存在,是我们为金瞳族带来行政制度、科技、军事体系。我更愿意称呼Pi与Sho为一个共主。

    奏乐者:实际上,我们奋战者之军当时已经算是穷途末路了。我们没有更多的备用零件维护成员的义体、受损的模块区域没有相符的零件。而小公主她带给我们了奋战者之军一条路。

    采访者:原来如此,我明白了。也就是说你们在后续的日子中,领袖的位置逐渐的转移到现在的模式?而你们选择转化为金瞳族后,你们的后裔也逐渐的整合进这个体系中。

    奏乐者:某种意义上,你说的没错。但在龙血族进攻前,Pi更多担任虚位元首的位置,Sho则担任实际上的领导者,而总帅"忠国"、指挥官"Edith"等人则担任许多重要位置。说到底我们更多是军人、技术员,而非行政、政治专门的团体。

    采访者:为什么Level C-239开放以来,龙血族跟金瞳族都没有过来?理论上龙血族想要回收派,而金瞳族则能够重新启动工厂。为什么两边都没有动作?

    奏乐者:那为甚么德尔塔跟克西还进不去Level C-239?因为战争中,我们不只是打碎了通道意义上的连接,还有金瞳族的术士布下了针对龙血族的迷惑性法术,龙血族他们看不到Level C-239。而金瞳族回来,就像是给他们一个灯塔。当然他们现在也不是看不到就是了。

    奏乐者:而且他们在忌讳从他们那叛逃的龙血族与金瞳族。而且因为你们与有识血肉,他们被迫放缓了回收小公主与摧毁金瞳族的脚步。

    采访者:我想询问一下,封锁于核心仓库里的物品有甚么?

    奏乐者:我们在大战中,所回收的战争物品。也许对于未来的人们有用而选择保存下来的。本应用于火星与月球殖民的纳米机械,被用于战场上成为吞噬金属与血肉的风暴。世界各地人种的基因图谱,曾经被用来创造针对彼此的生物武器、如何最有效的刑求敌人等等,还要我继续说明吗?

    采访者:……很好。那么基本上没有问题了。多谢你。

    奏乐者:你愿意听我说一些话吗?

    采访者:反正我有一些时间。请说吧?

    奏乐者:我只是个AI,有些人认为我不理解人类的道德观与人类的情感。也有人说哪怕你理解这些,有些事也只能由人类决定。而我想要询问与他们无关的人,对于他们所做的事情做出评价。

    采访者:我并不是个擅长道德的人,甚至有些时候,在这个后室你必须放弃道德才能够生存。就算是这样的人,你认为可以评价这些人吗?

    奏乐者:正应如此,你们身为后室中的人,才能对于未来前厅的战争与纷争做个属于你们的评价。

    采访者:我明白了。你请说吧。我只能用我的视角去评价这些。

    奏乐者:奋战者之军大多数的成员,都参与了第四次世界大战。那是个长达五年的战争,也是各种意义上没有胜者的战争。跟前面的三次世界大战,胜者获得把世界分隔、创造阵营、让败者不得不依靠他们的权力。

    一段沉默后

    奏乐者:人们不得不放弃战争的理由,只是单纯的杀不下去了。真的战争到最后所有人都会死。不,第四次世界大战到后半段就不再是战争,而是对于彼此的屠杀。战争是为了让敌人屈服并满足自身的要求,而到后面所有人追求的都是敌人的毁灭。

    奏乐者:为了夺回第三次世界大战而失去的,与跟保有第三次世界大战而赢来的。在战争的开始,各种教育早已遍及了世界各地。用你们的标准来看说是洗脑,应该是最正确的吧。但那是当时所有国家的常态。而士兵们也有更多的某种精神性上的操作。

    采访者:类似前额叶切除术?

    奏乐者:……类似。但最初的目的并不相同。每个国家的做法与称呼不同,但起码在最终的目的上,是能够让经历过手术的士兵,在战争后能够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采访者:听起来很美好。但这种东西直到最后也只有滥用的状态。

    奏乐者:压抑罪恶感、减少对于罪恶感的感受性,以及过程中不断注入的国家主张。还有某种为了回归常态,而注入的道德观念。没错,就是差不多的东西。

    奏乐者:为了令对手屈服,而使用更多的武器、非常规手段。不断的削减罪恶感相关的事物,还有对于承诺过的天堂。他们成为了活着的地狱,为了让对手屈服,而使用生化病毒,为了节省弹药而掐死重伤的敌人与俘虏,又或是活活焚烧敌人。这里奋战者之军的每个人,都做出了类似的行为。

    采访者:为了不让自己人被这份恐怖压垮,更大的教育与狂热随之而来。以牙还牙,以眼还眼。最后变成了绝不原谅。

    奏乐者:而到最后,这里的人们已经失去了名为罪恶感的东西。又或是说为了让自己继续活下去,而选择不去感受。

    奏乐者:这就是奋战者之军的情况。可以认知到何为正确,何为错误,身上沾满为了被承诺的天堂而洒出的鲜血。他们邪恶吗?

    采访者:我不知道他们是否会在杀死敌人后露出笑容,是因为他们活下来的笑,还是虐杀敌人而笑。我不知道他们的内心想法。我无法用这种描述去表达他们每个人是否邪恶。但如果只以你的描述,而他们仅仅只是服从命令的话。

    采访者:……他们并不邪恶。为了国家与被承诺之物,而选择将武器对准同样是棋子的人而已。他们甚至不能说是愚蠢,因为前进的道路也只有那一条而已。如果不去做只会被团体抛弃而已,人类无法随意地跨越自己的团体、阶级。他们只能用属于他们的方针去寻求答案。

    采访者:杀死路易十七世,并折磨他。是否能够让所有人温饱?答案是否。路易十七与其家人只是整个本就有问题的制度中最显眼的受益者,杀死他们并不能让革命者获得实际的温饱与需求,只是发泄愤怒而已。但这就是革命中最底层的人民最能感受到胜利的感觉之象征。杀死他们并不能直接建立一个更好的制度,只是摧毁腐坏的制度。

    采访者:士兵也一样。如果不杀死敌人,那就会脱离群体。也无法令敌人屈服,获得自己所承诺的。因为用武器用敌人的鲜血,让敌人屈服是他们唯一能够做的。那怕就如同你说的,这些战争变成屠杀时也一样。那是他们唯一能够做的,也是唯一能去做的。就跟杀死杀死家人的仇人时,没有人能够使用道德层面指责复仇者。

    采访者:因为他们只是士兵。而要做出改变的是最上头的人与整个架构,而那是一个士兵无法改变的。他们只是做着他们能去做的事情。也许他们满是罪过,但一切都来源于,过去的人们对于利益的贪求,与对抗贪求的反击方式而已。这就是我的看法。

    奏乐者:……我见识过属于他们的世界。也见识过这群人自相残杀。但每个人终究妥协。

    采访者:你早就有属于对于他们的看法了吧?你只是需要一个人去认同这些看法。

    奏乐者:我被创造的目的。就是选拔出还能够使用的士兵,去改变一个人类自我灭绝边缘的世界。

    奏乐者:我存取、阅览过他们所有的战争纪录。在战争中,所有人都是工具。当然!最高层的则不同。有的人崩溃成为逃兵、有的人在战后不断的杀死违反过去法律的人、有的人在战争中焚烧了敌人的城市、杀死手无寸铁已经投降的人。

    奏乐者:我只能尽可能的选出,没有造成更多糟糕事情的人。将他们纳入招聘名单中,但跟他们实际交互后,我知道他们只是普通人。哪怕失去罪恶感也一样。跟我碰触过最早的资料不同。他们不符合我当时所记录的心智模型。我无法从我所知的理解他们。

    采访者:这就是人。人类可以为了生存而伤害他人。为了获得利益人类也会伤害他人。当人们已经自我满足时,人们就不会做恶。不过必须要做恶才能获得生存意义跟乐趣的人来说,哪怕他们过的再优渥,也会犯下罪刑。

    一段沉默

    奏乐者:你的工作完成了吗?

    采访者:能够指名我来,就说明你知道我的身分不是吗?那么作为最后的工作我想确认一件事。他们是因为同情Pi Clement才协助她的吗?

    奏乐者:我认为在异世界,看到能够说出自己名称,甚至说我们是英雄的孩子。然后他们身陷痛苦中,我想没有人能够不去思考为甚么不协助它们?一个孩子活在自我苛责,却无法逃离的恶梦,无法动手伤害他人,却又必须伤害他人。一个孩子迷茫的思考着如何打破恶梦,却没有能力去打破。而打破不合理的噩梦,是我被创造的原因,我选出这些人成为奋战者之军,是因为他们知道自己能够做到什么,却没有能力去打破。那么至少做我们能够做的。

    采访者:我明白了。那么阿尔戈斯之眼,将进行与Pi Clement相关的与其金瞳族的契约再确认一次。

    奏乐者:Sho Clement无罪,只做出对于监视之警告,Pi Clement再确认其忏悔与悔过后,律法将会永远剥夺Pi Clement的生物创造能力,她将永远无法继续使用万生之母、创造之胎。但不会剥夺其他能力,她将被束缚在Ground C-239的高塔中度过五百年。而阿尔戈斯之眼将会驻守于Ground C-239周围确保其龙血族无法偷袭、劫狱。

    采访者:做出此项处罚的时间点为Pi Clement苏醒的五天后,律法将会亲自做出处置。如果欧米迦进攻高塔,那么律法将会亲自阻止。而金瞳族将会协助阿尔戈斯之眼建立C阶群的驻地与协助狩猎。


    目前金瞳族对于此项盟约已经为承认态度。M.E.G.与B.F.P.F.都将开始与跟阿尔戈斯之眼在针对龙血族问题上的交涉。但阿尔戈斯之眼对此兴趣不大,他们似乎特别针对具有人类血统的龙血族进行追捕。但对于不具有人类血统的龙血族毫无兴趣。

    基地、前哨与小区

    在该层没有任何组织之基地与前哨。

    入口与出口

    藉由通知Level C-239的金瞳族工业基地,他们会审核你的资格,来带你进出。





































    第五十六天

    我们碰见了各种怪东西,看起来像人却不是人的东西,杀死后迅速地化为灰烬。

    我们卡了BUG进入其他地方,像是映着不是我们样貌的镜子平台。还有充满怪物的原始丛林等怪地方。当杀死一个疯狂笑,并且尝试咬死我的的蠢货,还有说着废话的尾随者,还有无足之鸟

    还有会吃人的窗户,基本上我们都砸烂的这些东西。还有尝试绞死我们的笑脸怪,幸好碰到的队员气管已经经过改造了。还有没有脸的人。他们说我们掉到一个名为后室的地方。

    "死亡多少人?"Edith问到。她脸色有些难看。她很清楚人们并不是被怪物与环境所杀的。而是自杀。

    "当人类失去了要去做的目的后,就无法找到自身的目的。"奏乐者如此地说。

    "我们已经没有关于精神抑制剂、或是抗忧郁剂之类的库存了。"Webster看着库存表。

    "说不定我们真的该结束了。毕竟接下来,已经没有属于我们要做的事情了。"影山吸着烟,我记得那是Brandon的。他在前天在自己房间里关闭了自己的气管。我们拆了他的零件,剩下的血肉烧掉了。

    "侦测到不明的进入者。"在场的所有人眼神都锐利了起来。我跳下了舰桥,并到达机库。这五十公尺的高度,在我接受改造前,估计已经死了八次以上。

    是一个男孩所率领的队伍。金色的头发,还有……金色的瞳孔。我见识过琥珀色的瞳孔,但如此金黄的色采从未有过印象。然后后面的人们护着一个女孩,跟那个男孩是兄妹关系吗?看起来很像。

    在五十公尺的地方,他也开始往我们的方向移动。太快了,做为没有改造过孩子来说,太快了,而且我无法感受到那孩子上有机械的存在。

    "……奋战者之军?"他说出了我们的名字,而且还带了不可思议的语气。

    "我们是奋战者之军没错。但这个后室中,又有多少人知道我们是谁?"Edith

    "我叫舒。为什么你们这些大英雄,会掉到这里?"他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我叫做Webster,如果可以我希望你说明一下后面的那些人。"

    "我们可能需要一些帮助,如果是你们的话。我想可以信任。"他语气中带着我们所不知道来源的信任。

    "如果是在十年前。下个瞬间你已经变成了别人的奴隶,或是器官都被掏空了。"影山略带教育的语气。

    "我母亲被你们救过,你们救了整个世界。"他对于所带来的人们招手。

    "他们是我跟我妹妹带领的人。"那些人的瞳孔都是金黄色的。

    "你说被救过是甚么意思?这里可是……"Ternence突然语塞,为什么不可能有来自我们未来的人掉到这里呢?

    "我母亲出生在2229年,她在2256年掉进这个世界。因为你们她才能过活下来、上学、谈过恋爱,尽管她最后掉进这个世界,并生下我们。"舒自顾自的说起来。

    "我们的父亲他的种族有些特殊,我妹妹获得了创造生命的能力,而我则是。"他的身体变成了黑色的雾气一般,而右眼猩红似血。

    我们没有想到过我们接下来,会遭遇什么大麻烦。

    但如果你要说过后悔吗?那却绝对没有。


    該文章具有部分探討戰爭等爭議事件的內容。

    其內容僅代表創作者本人之立場。

    與本站的其他成員並沒有任何關係。

    评分: +23+x

    "還有多少太空防禦導彈?"陳忠國這樣大喊著!這裡是海上平台,"監視者",奮戰者之軍位於新幾內亞島東北方俾士麥海的一個重要基地。

    "只剩下五支!"影山(Kageyama)反過來喊過去。

    "沒有其他的基地能夠給予支援嗎?"Webster看著天空,這是今天第十枚次被核彈頭襲擊後,大家一直在喊的話。

    "指揮塔通報!位於索羅門群島(Solomon Islands)與摩爾斯貝港(Port Moresby),以及凱恩斯(Cairns)還有達爾文(Darwin)的分支,因為核彈與電磁脈衝彈還有突襲,喪失了發射反導彈機能。"

    "好消息是,敵人已經被定位了。壞消息:不只我們被攻擊。我們必須自立自強。"

    陳忠國爬上了樓梯,並爬到指揮塔。他與大多數人一樣,都只是普通的士兵。他們做不到生出導彈這件事。指揮塔內忙忙碌碌,本應蒼藍為主色調的世界地圖,已經布滿深紅色。每個基地都在呼叫支援。

    “敵人是誰?"他抓住了站立在原地的司令官,Edith·Ralap。她並沒有轉頭看向忠國而是反問到。"你認為敵人是誰?"

    "希望戰爭繼續的人,認為我們是新時代威脅的人。”只會有這兩種答案,他們阻止了太多戰爭,他們為了到達"被承諾過的天堂",他們再次舉起武器。既然沒有被給予回報,那就去自己拿取、自己去創造。

    "你知道嗎?這個設施不只存有納米核心、禁忌技術。還有一些超乎常人所想的東西。”Edith將虛擬文件丟給忠國,他大致掃了一遍。

    "那不是把異空間當大質量兵器砸往敵人的武器嗎?"忠國一開始沒有反應過來。但他想到了另一種可能。

    "要把我們從現實世界切離,然後等核彈爆炸再回來?"Edith稍微一笑。並開始輸入命令。人工智慧"齒輪"只是在確認一次他們要這樣做,就放行了。

    釜山基地:祝你們順利。
    關島樞紐:祝你們順利。
    新加坡情報中心:在你們飄在異世界時,我們會處理完這一切的。
    秦嶺製造設施:這是人類到達未曾所想世界的地步。
    北海道訓練中心:致我們所要到達之新世界,一個重大的禮物。
    邦加羅爾基地:為你們向諸神祈禱。
    賽普勒斯-利馬索監視部隊:如果這世界真有神,那我們就不該出現。
    伊斯坦堡樞紐:我的天!我為什麼要放棄去"監視者"平台的機會!
    斯瓦爾巴末日寶庫:我們希望不要出任何意外。
    加里寧格勒訓練中心:祝好運。
    …………..

    世界各地的同袍們在網路平台上溝通著,不再有國籍、有的只有追求被承諾天堂之夢。當人們互相廝殺,大地滿是創傷。人們創造災厄毀滅彼此,直到所有人毀滅的那一天到來前,休止符終於到達。毫無盡頭的憤怒,已經沒有意義。

    因為所有人都幾近沒有了未來。被汙染的大氣、肆虐失去主人的納米兵器、愚蠢的人造瘟疫、屹立於大地之上的殺人機械。沒有任何計畫的復仇造成的後果。於化為地獄的世界內人們結束了第四次世界大戰。

    沒有未來,身體被改造的士兵們,回的了沒有意義可言的故鄉。有人墮落、有人嘗試做正確的事,世界沒有變好,只是變得更加惡劣。某一天某些人站了出來,說著我們應該做些甚麼!士兵們看著愚蠢的夢想家們,在地獄之中,還能做著美夢的人。擁有力量的人開始聚集。

    奮戰者之軍,士兵打造、創造美夢的地方。為了被承諾的新世界,拾起完全不同美夢的人。

    在彈頭到達前,世界被切割、沒有太陽、沒有海。仿星器與融鹽核反應堆開始加快生產。於庫房內的恐怖裝置,消耗著所有電能。這裡的人沒有專業的科學家,但也知道他們經歷著多大的事件。碰觸到無物的海水,先化為冰然後崩碎。

    如此小的空間,只有邁向熱寂,熵達到最高值的可能。最高的避雷針已經被熱寂化。

    然後光再次出現,劇烈的撞擊後結束了危險的旅程。

    "這裡沒有太陽。"所有人看著天空與平台下的草地。

    "搜索不到定位訊號。無法連接主控網路。"冰冷的機械聲調。

    "超空間切引機已經損壞,我們活了下來,卻沒有了返航的機會。"奏樂者宣告著冰冷的事實。

    "檢索基地狀態。"

    "發電機組正常,約有38處模塊輕度損壞、17處模塊中度損壞、9處模塊重度損毀。19處模塊電力失效、約有36人需要治療。"

    "讓我們開始在異世界求生吧。"Edith苦笑著,但沒有人指責她,因為那是當下最好的選擇。被核彈炸死,還是飄到世界之外賭一把,而且還活著就有希望。





















    生存难度:生存難度:

    等级等級 0

    • {$one}
    • {$two}
    • {$three}

    如何使用:

    [[include :backrooms-wiki-cn:component:level-class
    |class=等级
    ]]


    class 处的可用参数包括以下内容,支持简繁体及英文输入。
    English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0 1 2 3 4 5 0 1 2 3 4 5 0 1 2 3 4 5
    unknown 未知 未知
    habitable 宜居 宜居
    deadzone 死区 死區
    pending 等待分级 等待分級
    n/a 不适用 不適用
    amended 运变 運變
    omega 终结 終結

    该组件支持简繁切换,如下方代码所示:

    [[include :backrooms-wiki-cn:component:level-class
    |lang=cn/tr
    |class=等级
    ]]


    lang 处选择语言,cn 表示简体中文,tr 表示繁体中文,不填默认选择简体中文。

    自定义等级

    [[include :backrooms-wiki-cn:component:level-class
    |lang=cn/tr
    |class=等级名字
    |color=#000000(带有井号的十六进制色号代码。)
    |image=链接(至图片的链接。)
    |one=在这
    |two=随便
    |three=放文字
    ]]

    使用 CSS 进行自定义:

    你可以使用 CSS 进行额外的自定义,将代码放入到 [[module css]] 中或者是放入到页面的版式内都可以。在这一组件中,不要把 [[module css]] 放在 [[include]] 里面,把它放在那个的下面或者是页面的顶部或底部。
    将这些代码放入到你的页面/版式中以编辑所有的颜色,因为组件的 |color= 部分仅能控制背景:

    [[module css]]
    .sd-container {
    /* 字体 */
    --sd-font: Poppins, Noto Sans SC, Noto Serif SC;

    /* 边框 */
    --sd-border: var(--gray-monochrome); /* 大多数等级 */
    --sd-border-secondary: 0, 0, 0; /* 不适用 */
    --sd-border-deadzone: 20, 0, 0; /* 死区 */

    /* 标志 */
    --sd-symbol: var(--sd-border) !important; /* 大多数标志 */
    --sd-symbol-secondary: 255, 255, 255; /* 4 级以上的是白色 */

    /* 文本 */
    --sd-bullets: var(--sd-border) !important; /* 点句符文本颜色 */
    --sd-text: var(--swatch-text-secondary-color); /* 顶部框文本颜色 */

    /* 等级颜色 */
    --class-0: 247, 227, 117;
    --class-1: 247, 227, 117;
    --class-1: 255, 201, 14;
    --class-2: 245, 156, 0;
    --class-3: 249, 90, 0;
    --class-4: 254, 23, 1;
    --class-5: 175, 6, 6;
    --class-unknown: 38, 38, 38;
    --class-habitable: 26, 128, 111;
    --class-deadzone: 44, 13, 12;
    --class-pending: 182, 182, 182;
    --class-n-a: 38, 38, 38;
    --class-amended: 185, 135, 212;
    --class-omega: 25, 46, 255;
    }
    [[/module]]

    旧版颜色:

    如果你不喜欢新版的样式,想要用回旧版的红色边框色,只需要在你的页面中与组件一同引入下方的代码:

    [[module css]]
    .sd-container {
    --sd-border: 90, 29, 27;
    --sd-image: 90, 29, 27;
    --sd-symbol: 90, 29, 27;
    }
    [[/module]]

    Level C-239.1Level C-239的子層級。也是金瞳族的科技起源之處。並包含大量廢棄的軍事載具。

    描述

    Level C-239.1內部,是約11平方公里的平緩徹底草地。其邊緣具有非歐幾里德性質,嘗試前往層級邊緣的人,終將從層級的另一側出現。整個層級由AI"奏樂者"控制的大量無人機、Yvette為首的龍血族背叛者們,輪流守護與監視。

    該層級的中心地帶具有兩個大型人造物。其一是長達兩百公尺、寬四十公尺的飛機跑道,與三棟附屬建築,以及大量飛行器殘骸。其二為巨大的類海上平台結構。

    這條飛機跑道並不是固定於地面,更像是在海上漂浮的移動跑道。調查人員在周圍發現了連往海底的鋼索與固定支柱的殘留,但在理應接往海底的末端處,都有大量高溫熔斷的痕跡。附屬建築物為機庫。其中留有大量替換損壞飛行器的零件、維修裝置。根據地面所繪的標誌,與海上平台結構留有的旗幟。這兩的人造建築的所有、建造組織為"奮戰者之軍"。而機庫內留有的飛行器、武器、電子設備則出自不同的未來前廳國家軍事部門。

    留在機庫與甲板上的直升機與飛機,其大多數所表明的出廠年份在2229~2234年間。

    第二個人造建造物大小約有一平方公里,高五十公尺。周圍可以看到許多原本應該協助,該設施固定於海平面上的金屬構造之殘骸。在與其控制設施的AI"奏樂者"交流後,可以得知其設施本就建於前廳的南太平洋海上。

    該設施內具有以下幾個重要區域:

    能源區:主要由一座仿星器型核融合爐、一座第五代釷融鹽堆核反應爐、一座超大型"能量晶塊"儲能室。這些設施已經被"奏樂者"所關閉。仿星器缺乏海水生產其中所需要的發電材料。釷融鹽堆已經劣化,在2043年年末被金瞳族拆除。儲能室乃然在運作,但大多數電力都來自Level C-239內的電廠。

    居住區:過去奮戰者之軍成員、被轉化為金瞳族者、金瞳族研究員的居住區。自七十多年前應對龍血族入侵事件,由此發生的Level C-239自我封閉,無人在此繼續居住。由於這七十多年來無人整理,累積了大量的塵埃。這裡不會生成任何物資。儘管大多數物品被允許取走,但建議先行詢問管理AI"奏樂者"的意見。M.E.O.D.建議所有進入的探索者,對於這些物品的原持有者心懷敬意。居住區當前正在金瞳族重新整理。

    訓練區:這個區域室包含大量訓練用設施。其中包含槍械、體力訓練、精神輔導室。這是一個完全開放的區域,過去存放在此處的部分槍械,已經被贈送給進入的M.E.O.D.成員。

    軍事作戰區:此處包含大量軍事指揮相關的物件。指揮塔、作戰視聽室、情報室。部分可能引起流浪者敏感的未來前廳情報物品,已經被M.E.O.D.在奏樂者的允許下清除。

    核心倉庫:該區域高度封鎖,目前無人進入其中。但據資料表明,其內部儲藏著奮戰者之軍從未來前廳中帶來的部分高危險軍事設備、武器資料。


    採訪記錄

    對於奏樂者的採訪。

    奏樂者是一個AI,他負責管理曾經的金瞳族科技造物。直到與龍血族的戰爭爆發為止。他在前廳被創造的目的,是為了協助人類處理第四次世界大戰所造成的殘破局面。在進入後室後,它也隨著奮戰者之軍加入的金瞳族。

    採訪者:ERROR,該採訪者為阿爾戈斯之眼成員。他協助了部分協調事務。

    採訪者:你們來到這裡多久了?

    奏樂者:你們問的是以這個層級的時間?還是你們的協調後室授時為準?如果是以這裡為標準,差不多有323年又87天14個小時……

    採訪者:抱歉。我知道了你們來到這裡真的很久了。我想請問一下,為什麼你們選擇協助金瞳族?你們比我們這些人強大太多,那個時候你們真的有必要向Pi Clement臣服嗎?

    奏樂者:至少我不會說是臣服。而是那個時候"團體意義"的金瞳族都還沒有誕生,只是有這個種族存在,是我們為金瞳族帶來行政制度、科技、軍事體系。我更願意稱呼Pi與Sho為一個共主。

    奏樂者:實際上,我們奮戰者之軍當時已經算是窮途末路了。我們沒有更多的備用零件維護成員的義體、受損的模塊區域沒有相符的零件。而小公主她帶給我們了奮戰者之軍一條路。

    採訪者:原來如此,我明白了。也就是說你們在後續的日子中,領袖的位置逐漸的轉移到現在的模式?而你們選擇轉化為金瞳族後,你們的後裔也逐漸的整合進這個體系中。

    奏樂者:某種意義上,你說的沒錯。但在龍血族進攻前,Pi更多擔任虛位元首的位置,Sho則擔任實際上的領導者,而總帥"忠國"、指揮官"Edith"等人則擔任許多重要位置。說到底我們更多是軍人、技術員,而非行政、政治專門的團體。

    採訪者:為什麼Level C-239開放以來,龍血族跟金瞳族都沒有過來?理論上龍血族想要回收派,而金瞳族則能夠重新啟動工廠。為什麼兩邊都沒有動作?

    奏樂者:那為甚麼德爾塔跟克西還進不去Level C-239?因為戰爭中,我們不只是打碎了通道意義上的連接,還有金瞳族的術士佈下了針對龍血族的迷惑性法術,龍血族他們看不到Level C-239。而金瞳族回來,就像是給他們一個燈塔。當然他們現在也不是看不到就是了。

    奏樂者:而且他們在忌諱從他們那叛逃的龍血族與金瞳族。而且因為你們與有識血肉,他們被迫放緩了回收小公主與摧毀金瞳族的腳步。

    採訪者:我想詢問一下,封鎖於核心倉庫裡的物品有甚麼?

    奏樂者:我們在大戰中,所回收的戰爭物品。也許對於未來的人們有用而選擇保存下來的。本應用於火星與月球殖民的納米機械,被用於戰場上成為吞噬金屬與血肉的風暴。世界各地人種的基因圖譜,曾經被用來創造針對彼此的生化武器、如何最有效的刑求敵人等等,還要我繼續說明嗎?

    採訪者:……很好。那麼基本上沒有問題了。多謝你。

    奏樂者:你願意聽我說一些話嗎?

    採訪者:反正我有一些時間。請說吧?

    奏樂者:我只是個AI,有些人認為我不理解人類的道德觀與人類的情感。也有人說哪怕你理解這些,有些事也只能由人類決定。而我想要詢問與他們無關的人,對於他們所做的事情做出評價。

    採訪者:我並不是個擅長道德的人,甚至有些時候,在這個後室你必須放棄道德才能夠生存。就算是這樣的人,你認為可以評價這些人嗎?

    奏樂者:正應如此,你們身為後室中的人,才能對於未來前廳的戰爭與紛爭做個屬於你們的評價。

    採訪者:我明白了。你請說吧。我只能用我的視角去評價這些。

    奏樂者:奮戰者之軍大多數的成員,都參與了第四次世界大戰。那是個長達五年的戰爭,也是各種意義上沒有勝者的戰爭。跟前面的三次世界大戰,勝者獲得把世界分隔、創造陣營、讓敗者不得不依靠他們的權力。

    一段沉默後

    奏樂者:人們不得不放棄戰爭的理由,只是單純的殺不下去了。真的戰爭到最後所有人都會死。不,第四次世界大戰到後半段就不再是戰爭,而是對於彼此的屠殺。戰爭是為了讓敵人屈服並滿足自身的要求,而到後面所有人追求的都是敵人的毀滅。

    奏樂者:為了奪回第三次世界大戰而失去的,與跟保有第三次世界大戰而贏來的。在戰爭的開始,各種教育早已遍及了世界各地。用你們的標準來看說是洗腦,應該是最正確的吧。但那是當時所有國家的常態。而士兵們也有更多的某種精神性上的操作。

    採訪者:類似前額葉切除術?

    奏樂者:……類似。但最初的目的並不相同。每個國家的做法與稱呼不同,但起碼在最終的目的上,是能夠讓經歷過手術的士兵,在戰爭後能夠過上正常人的生活。

    採訪者:聽起來很美好。但這種東西直到最後也只有濫用的狀態。

    奏樂者:壓抑罪惡感、減少對於罪惡感的感受性,以及過程中不斷注入的國家主張。還有某種為了回歸常態,而注入的道德觀念。沒錯,就是差不多的東西。

    奏樂者:為了令對手屈服,而使用更多的武器、非常規手段。不斷的削減罪惡感相關的事物,還有對於承諾過的天堂。他們成為了活著的地獄,為了讓對手屈服,而使用生化病毒,為了節省彈藥而掐死重傷的敵人與俘虜,又或是活活焚燒敵人。這裡奮戰者之軍的每個人,都做出了類似的行為。

    採訪者:為了不讓自己人被這份恐怖壓垮,更大的教育與狂熱隨之而來。以牙還牙,以眼還眼。最後變成了絕不原諒。

    奏樂者:而到最後,這裡的人們已經失去了名為罪惡感的東西。又或是說為了讓自己繼續活下去,而選擇不去感受。

    奏樂者:這就是奮戰者之軍的情況。可以認知到何為正確,何為錯誤,身上沾滿為了被承諾的天堂而灑出的鮮血。他們邪惡嗎?

    採訪者:我不知道他們是否會在殺死敵人後露出笑容,是因為他們活下來的笑,還是虐殺敵人而笑。我不知道他們的內心想法。我無法用這種描述去表達他們每個人是否邪惡。但如果只以你的描述,而他們僅僅只是服從命令的話。

    採訪者:……他們並不邪惡。為了國家與被承諾之物,而選擇將武器對準同樣是棋子的人而已。他們甚至不能說是愚蠢,因為前進的道路也只有那一條而已。如果不去做只會被團體拋棄而已,人類無法隨意地跨越自己的團體、階級。他們只能用屬於他們的方針去尋求答案。

    採訪者:殺死路易十七世,並折磨他。是否能夠讓所有人溫飽?答案是否。路易十七與其家人只是整個本就有問題的制度中最顯眼的受益者,殺死他們並不能讓革命者獲得實際的溫飽與需求,只是發洩憤怒而已。但這就是革命中最底層的人民最能感受到勝利的感覺之象徵。殺死他們並不能直接建立一個更好的制度,只是摧毀腐壞的制度。

    採訪者:士兵也一樣。如果不殺死敵人,那就會脫離群體。也無法令敵人屈服,獲得自己所承諾的。因為用武器用敵人的鮮血,讓敵人屈服是他們唯一能夠做的。那怕就如同你說的,這些戰爭變成屠殺時也一樣。那是他們唯一能夠做的,也是唯一能去做的。就跟殺死殺死家人的仇人時,沒有人能夠使用道德層面指責復仇者。

    採訪者:因為他們只是士兵。而要做出改變的是最上頭的人與整個架構,而那是一個士兵無法改變的。他們只是做著他們能去做的事情。也許他們滿是罪過,但一切都來源於,過去的人們對於利益的貪求,與對抗貪求的反擊方式而已。這就是我的看法。

    奏樂者:……我見識過屬於他們的世界。也見識過這群人自相殘殺。但每個人終究妥協。

    採訪者:你早就有屬於對於他們的看法了吧?你只是需要一個人去認同這些看法。

    奏樂者:我被創造的目的。就是選拔出還能夠使用的士兵,去改變一個人類自我滅絕邊緣的世界。

    奏樂者:我存取、閱覽過他們所有的戰爭紀錄。在戰爭中,所有人都是工具。當然!最高層的則不同。有的人崩潰成為逃兵、有的人在戰後不斷的殺死違反過去法律的人、有的人在戰爭中焚燒了敵人的城市、殺死手無寸鐵已經投降的人。

    奏樂者:我只能盡可能的選出,沒有造成更多糟糕事情的人。將他們納入招聘名單中,但跟他們實際交互後,我知道他們只是普通人。哪怕失去罪惡感也一樣。跟我碰觸過最早的資料不同。他們不符合我當時所記錄的心智模型。我無法從我所知的理解他們。

    採訪者:這就是人。人類可以為了生存而傷害他人。為了獲得利益人類也會傷害他人。當人們已經自我滿足時,人們就不會做惡。不過必須要做惡才能獲得生存意義跟樂趣的人來說,哪怕他們過的再優渥,也會犯下罪刑。

    一段沉默

    奏樂者:你的工作完成了嗎?

    採訪者:能夠指名我來,就說明你知道我的身分不是嗎?那麼作為最後的工作我想確認一件事。他們是因為同情Pi Clement才協助她的嗎?

    奏樂者:我認為在異世界,看到能夠說出自己名稱,甚至說我們是英雄的孩子。然後他們身陷痛苦中,我想沒有人能夠不去思考為甚麼不協助它們?一個孩子活在自我苛責,卻無法逃離的惡夢,無法動手傷害他人,卻又必須傷害他人。一個孩子迷茫的思考著如何打破惡夢,卻沒有能力去打破。而打破不合理的噩夢,是我被創造的原因,我選出這些人成為奮戰者之軍,是因為他們知道自己能夠做到什麼,卻沒有能力去打破。那麼至少做我們能夠做的。

    採訪者:我明白了。那麼阿爾戈斯之眼,將進行與Pi Clement相關的與其金瞳族的契約再確認一次。

    奏樂者:Sho Clement無罪,只做出對於監視之警告,Pi Clement再確認其懺悔與悔過後,律法將會永遠剝奪Pi Clement的生物創造能力,她將永遠無法繼續使用萬生之母、創造之胎。但不會剝奪其他能力,她將被束縛在Ground C-239的高塔中度過五百年。而阿爾戈斯之眼將會駐守於Ground C-239周圍確保其龍血族無法偷襲、劫獄。

    採訪者:做出此項處罰的時間點為Pi Clement甦醒的五天後,律法將會親自做出處置。如果歐米迦進攻高塔,那麼律法將會親自阻止。而金瞳族將會協助阿爾戈斯之眼建立C階群的駐地與協助狩獵。


    目前金瞳族對於此項盟約已經為承認態度。M.E.G.與B.F.P.F.都將開始與跟阿爾戈斯之眼在針對龍血族問題上的交涉。但阿爾戈斯之眼對此興趣不大,他們似乎特別針對具有人類血統的龍血族進行追捕。但對於不具有人類血統的龍血族毫無興趣。

    基地、前哨與社區

    在該層沒有任何組織之基地與前哨。

    入口與出口

    藉由通知Level C-239的金瞳族工業基地,他們會審核你的資格,來帶你進出。






















    第五十六天

    我們碰見了各種怪東西,看起來像人卻不是人的東西,殺死後迅速地化為灰燼。

    我們卡了BUG進入其他地方,像是映著不是我們樣貌的鏡子平台)。還有充滿怪物的原始叢林等怪地方。當殺死一個瘋狂笑,並且嘗試咬死我的的蠢貨,還有說著廢話的尾隨者,還有無足之鳥

    還有會吃人的窗戶,基本上我們都砸爛的這些東西。還有嘗試絞死我們的笑臉怪,幸好碰到的隊員氣管已經經過改造了。還有沒有臉的人。他們說我們掉到一個名為後室的地方。

    "死亡多少人?"Edith問到。她臉色有些難看。她很清楚人們並不是被怪物與環境所殺的。而是自殺。

    "當人類失去了要去做的目的後,就無法找到自身的目的。"奏樂者如此地說。

    "我們已經沒有關於精神抑制劑、或是抗憂鬱劑之類的庫存了。"Webster看著庫存表。

    "說不定我們真的該結束了。畢竟接下來,已經沒有屬於我們要做的事情了。"影山吸著菸,我記得那是Brandon的。他在前天在自己房間裡關閉了自己的氣管。我們拆了他的零件,剩下的血肉燒掉了。

    "偵測到不明的進入者。"在場的所有人眼神都銳利了起來。我跳下了艦橋,並到達機庫。這五十公尺的高度,在我接受改造前,估計已經死了八次以上。

    是一個男孩所率領的隊伍。金色的頭髮,還有……金色的瞳孔。我見識過琥珀色的瞳孔,但如此金黃的色採從未有過印象。然後後面的人們護著一個女孩,跟那個男孩是兄妹關係嗎?看起來很像。

    在五十公尺的地方,他也開始往我們的方向移動。太快了,做為沒有改造過孩子來說,太快了,而且我無法感受到那孩子上有機械的存在。

    "……奮戰者之軍?"他說出了我們的名字,而且還帶了不可思議的語氣。

    "我們是奮戰者之軍沒錯。但這個後室中,又有多少人知道我們是誰?"Edith

    "我叫舒。為什麼你們這些大英雄,會掉到這裡?"他說出了自己的名字。

    "我叫做Webster,如果可以我希望你說明一下後面的那些人。"

    "我們可以需要一些幫助,如果是你們的話。我想可以信任。"他語氣中帶著我們所不知道來源的信任。

    "如果是在十年前。下個瞬間你已經變成了別人的奴隸,或是器官都被掏空了。"影山略帶教育的語氣。

    "我母親被你們救過,你們救了整個世界。"他對於所帶來的人們招手。

    "他們是我跟我妹妹帶領的人。"那些人的瞳孔都是金黃色的。

    "你說被救過是甚麼意思?這裡可是……"Ternence突然語塞,為什麼不可能有來自我們未來的人掉到這裡呢?

    "我母親出生在2229年,她在2256年掉進這個世界。因為你們她才能過活下來、上學、談過戀愛,盡管她最後掉進這個世界,並生下我們。"舒自顧自的說起來。

    "我們的父親他的種族有些特殊,我妹妹獲得了創造生命的能力,而我則是。"他的身體變成了黑色的霧氣一般,而右眼猩紅似血。

    我們沒有想到過我們接下來,會遭遇什麼大麻煩。

    但如果你要說過後悔嗎?那卻絕對沒有。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