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vel 555




在时间之初,一片光明之海倾泻在我们的天空之上。当最初的人类出生之时,他们目睹了这美不胜收的景观,便将其命名为“星星”。这些星星令人类繁荣,如同天空中的灯笼,为凡人们指明他们应走的道路。然而在这些星星诞生几十万年后,它们开始死去。起初,进程缓慢,它们的亮度以常人无法察觉的速率下降。然而,它们隐匿的速度呈指数级增长,最终已经完全暗了。

诚然,这并未影响人类:在星星消失之时,他们早已不再利用星星,而是偏爱他们人造的火炬。他们并未意识到他们会消失——如果在黑暗中没有那些东西的话。那些隐居之人,未曾拥抱人类在科技领域的进步及他们对星星的忽视。他们依赖天体在陌生的地方寻找道路:然而现在,他们被抛下了,漂浮在深渊中。

你是这些个体中的一个,你离开了文明。你并非唯一一个背叛自己亲人的人,即便他们的缺陷让你并不想和他们有联系。于是,你独自离开,跟随星星。

hqdefault.jpg

隐去

应许它们将你引领至未知。

应许它们将你引领至虚无。

应许它们将你引领至无尽的黑暗。

但当你随它们而行的时候,它们已然将你抛弃。奔赴虚无。你也并不确定如何做。你确定要继续长途跋涉吗,亦或回到你来时的地方?在你的犹疑之中,你选择了停在你所处的地方。你思考着为何星星会离去。或许它们已对人类感到无趣?它们这样做是为了考验人类吗?你又在这里待了多久?于是你在最初几日便迷失了方向。而你还要在这里停留多久?你孑然一身,任凭偶尔出现的流浪者和寥寥几个烁化为形体的抽象存在将你围绕?

在此处,你再也不在你周围的事物上投入精力——即使它们已经在你身上生长。它最初是小而微弱的藤,艰难地于你手臂上攀缘;它们肆无忌惮的缠绕你的手腕,就好像你只是大自然的一部分。但时光流逝,你的模样已被植被完全遮蔽,小昆虫开始在你的身体中寻求庇护,像家一样对待。虫儿们与你交谈,低语着那些关于与你所渴求的无比相似的星星们的故事。

Crotalus_cerastes_mesquite_springs_CA-2.jpge

那条蛇

“噫,堕落的凡人,我可否致辞于汝?吾乃Ixtal,首名裂(‽)头之子。星星抛弃了你,不是吗?我想知道你停留在这里已有多少时日,去重温星星从你身上拿走的一切…然而也有向星星索取的方法。若你有意,我也可以去裂(?)头把它们偷回来并赠返给你。可这样做我会失去生命,你的希冀是否强烈到可以将我的存在置之不理?”

你粗糙的双唇翕动,发出刺耳的低语:“是…”

“当然,我不该低估你的决心。这样想来,我亲爱的尸骸…”

这条蛇缓缓从你身上离开,爬回黑暗里。片刻后你看到了它——星星。

stars.jpeg

星星

它们降落了,划过天空,直奔地球。那些早已忘记了那些发光天体的人们张开双臂,欢迎星星的到来。悬挂于空中的美丽有如梦幻;它允许我们忘记了我们的困扰,捐弃我们的恐惧,让我们成为自己。距离我们在这个世界上初次辨认出星座已过了多久呢?几个小时?几天?几年?

当流星向地球坠落,并在大气层中燃烧殆尽,仅留下一道炫目的光明时,人们会轻易向其许愿。不久后,其它星星也随之坠落,一会儿,一道道完整的条纹在天空中出现,就像空白画布上的笔触。

夜光,因交相辉映的对比色与树冠而显得更强,这真是个迷人的景观。光阴流转,这景色展示着如梦似幻的景观和完美无缺的地平线,愈发壮丽、愈发荣光万里。正是如此一片高挂空中的,由闪烁星星构成的缥缈之海。然而这仅是昙花一现。自然中最美的风景往往只存在一瞬。它们坠落在地球上,以相当于千百个太阳的力重击地面。

为群星令人欣喜的力量所痴迷,你就能永远被丢弃于此。

永远。


“飞升”进程,顾名思义,为一个人迅速升到高空,患上高空肺水肿——致使其死亡的过程。在这之后,他们的身体就会以极快的速度落至地面,并对靠近坠落点的任何人员造成伤害。然而,人们相信,这个人的灵魂在这样的进程之后仍然存活,并飘到称为“失落之城”的Level 555。这,将作为他的“来世”……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