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vel 206

免责声明


Level 206包含:

  • 骨架和地下墓窟的图片
  • 暴力的字面描述
  • 残缺尸体的字面描述
  • 内脏描述
  • 死亡(显然)

如果你对这些主题感到不安,请自行选择是否继续阅读。

日期: 17/11/2025
采访者: Holly Clove
受访者: Michael Corvette


<采访片段起始于:3:59s>
Michael Corvette: ,我跟你说,女士,我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Holly Clove: 你少来这套!我们关灯的时候,就一个人在Marie墓地那儿站着,那些墓都被挖开了!你是不是就打算告诉我那些尸体是凭空消失的啊?!Level 9是受保护、无敌意的区域!难不成有东西把尸体给偷了?

Michael Corvette: 对,我就是这么说的!他——他们就那样消失了!我只是打算去祭奠一下我的家人,然后那——那——那些坟就全被掘了一遍,那些尸体就不见了!棺材被掀了,尸体也被盗了,我就知道这么多!

Holly Clove: 行,好吧……但目前显然还没有充足的证据证明你说的这些,不是吗?事故现场只有一把铲子、那些被亵渎的坟墓,还有现场周围一群蓬头垢面的人。当然,这要是小一点的事,你完全可以伪装成未知实体搪塞过去,但是这次不行。你要负很大的责任。

Michael Corvette: 我——我……我告诉你,那些尸体在我到达之前……就已经消失了……

<采访片段结束于:4:52s>







. . .








9street.jpg

IMG_0065.png

抵达Level 9。根据协议,对第一次到访进行记录拍摄。

我承认,一开始我甚至不知道她想说什么。

9crowd.jpg

IMG_0066.png

我们一路跟随着镇上居民回家,直到到达墓地。

当我听说Portishead村的墓被破坏之后,说实话,我一开始真的不相信,因为那个地方治安一直很严。我想那些居民连自己的事都顾不过来,更别说腾出时间来参观Marie墓地了。

9gravefence.jpg

IMG_0067.png

走了约有30分钟后,我们到达了那里。由于方向不对,我们拐错了路。

终于到了墓地。这个地方很难接近,实际上找到进入的大门更难。出于某些原因,大门在两栋房屋中间小巷的尽头。难怪这地方没人去,我们甚至都没法进去。

9gravewide.jpg

IMG_0068.png

这地方还没那么糟。我觉得看了那些The Prenatal相关资料之后,我再也不怕进墓地了。

管它呢。

我们一进墓地,状况好像更好了一些。很明显,这整个墓地是在被拆的房屋地基基础上建的,但并没有影响导航正常工作。我们绕着这些坟墓逛了一圈,大多数坟墓似乎都完好无损。我们本都以为情况会糟糕得多。

9gravecloseup.jpg

IMG_0069.png

大概从这儿开始,情况开始变糟。

9gravetop.jpg

IMG_0070.png

这块墓碑被砸开了。

路过这个被破坏的坟墓后,我们一路上逐渐发现更多被破坏的坟墓。起初,这好像也没有什么?只是墓碑所在的地面上有一些奇怪的、尖刺状的洞还有其他开裂的部位。但最终我们在地面上发现了实打实的大洞。这些洞很大,看上去像是手工挖掘出来的。

9brokenheadstone.jpg

IMG_0076.png

我没把每张照片都放进来,因为走过足够长的距离之后,这些照片看起来就都差不多了。

被破坏的墓碑越来越多了,当然那些洞也是。再往后,每块墓碑都要么被挖开,要么被砸坏,要么两者都有。我不确定Marie墓地用不用棺材,但如果用的话,这些棺材也全都不见了。里面的遗体也是如此。我本想说它们被洗劫一空,但这一切都好像它们从未存在过一样。

9gravepit.jpg

IMG_0079.png

被完全挖尽后剩下的洞。我上传了这张照片,展示一下损坏程度。

9skeletons.jpg

IMG_0088.png

即使见过Level 4.4里的那些尸体,这些骨架依旧让我毛骨悚然。

令人惊讶的是,她最终发现了一个被挖开但里面还有东西的坟墓。里面有两具骨架。看墓碑上刻下的东西,这似乎是某种合葬墓。骨架看上去已经腐烂,有一部分已经埋在了地里。

我猜人们的第一想法只是认为它们是埋葬已久的骨架,但是Marie墓地可不只是Level 9内一个普普通通的地方。每个墓碑要么是纪念最近的死者,要么是让人们纪念其他死者。在其存在的至少4年时间里,人不可能腐烂的这么快。

我们在不同想法之间来回辗转,最后猜测这些尸体不完全地切出了该层级,其他部位都被剥皮掏空,只剩下了骨头。如果你问我,我也觉得很怪异。如果你想让我细说,我还有更多事情需要进一步了解。

你能直接跳到你同事失踪的那部分吗?

哦,当然可以。

呃,她是我前面的那个人。我不好说她是想完成调查,还是只是突发奇想去探索一下。但关键是在我拍下这张照片之后,她一直往下看,想调查一下尸体。我告诉她爬下去可不是个好主意(我记得她提到过),但她似乎把这当耳旁风了。

我不确定具体的细节,我甚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她最后掉进去了,还是她自己跳进去了?靠,也许她是被拖进去的,我不知道。但我只是看到她掉进了被挖开坟墓,大声尖叫着。当我凑过去看她有没有受伤时,她和那些骨架都不见了。之后我就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你立即给我打电话,向我汇报了这件事。

你有她掉进去之后,还有骨架和她一起切出后,那个坟墓坑洞的照片吗?

我临走前拍下来了。需要我发给你吗?

不用,你上传到共享文件夹里就行,我可以把它提交给PA部门。我不知道我们手头是不是有新的物品、层级、实体或者现象,但无论这些东西能得出什么结论,肯定我们预想的要多。

你觉得需要为她成立一个搜寻小组吗?

Hanks夫人?你还在吗?







. . .








Holly0679 <H.Clove@backroom.com> 6:41 PM (2 小时前)
发送至 我 ▼
Somalia,如果可以的话,请回复我的消息,把调查报告发给我。
被审问的人祈求我们将其放出去,我想知道我应该怎么处理,是现在,不是以后。


CoralWaitress <S.Hanks@backroom.com> 8:17 PM (10 分钟前)
发送至 H.Clove@backroom.com
抱歉Holly,我刚看见这条电子邮件。我们的调查员回来后,我和其中一位谈了话,因为另一位在搜索Maire墓地时失踪了。坟墓被挖开了,但我认为这不是那人干的。


Holly0679 <H.Clove@backroom.com> 8:18 PM (9 分钟前)
发送至 我 ▼
这是你过了那么久才回我的原因?


CoralWaitress <S.Hanks@backroom.com> 8:18 PM (9 分钟前)
发送至 H.Clove@backroom.com
不,其实那次谈话在你给我发邮件15分钟后就结束了。我只是在把这些发现提交给PA部门的过程中一直感觉像是做了一场噩梦。自事件开展以来,这件事一直让我备受痛苦。


Holly0679 <H.Clove@backroom.com> 8:20 PM (7 分钟前)
发送至 我 ▼
好吧。我不处理公共部门的事,我不知道这些。

你能最起码和我说一下事情的具体细节吗?鉴于你提到要将调查结果转交给PA办公室,我猜这不仅仅是一起一次性盗墓事件。


CoralWaitress <S.Hanks@backroom.com> 8:20 PM (7 分钟前)
发送至 H.Clove@backroom.com
嗯,如我之前所说,我的一个调查员失踪了。根据Skye Wilkins所说,她在俯视其中一个坟墓的时候掉了进去,很可能切出了地面。这可能只是一次巧合,但事实上,那座坟墓里有两具部分切出的骨架在她掉下去之后也跟着不见了,这让我觉得并非这样。我认为有一个更重要的问题。


Holly0679 <H.Clove@backroom.com> 8:23 PM (4 分钟前)
发送至 我 ▼
我想明确一下,其他被挖开的坟墓里没有尸体吗?


CoralWaitress <S.Hanks@backroom.com> 8:23 PM (4 分钟前)
发送至 H.Clove@backroom.com
我收到了大约有15张不同的被挖开的坟墓的照片,我真的很怀疑他们只是错过了另一个装有尸体坟墓。因此,我现在只能回答……没错,其他坟墓里没有尸体。但很显然只是目前发现的这些没有。


Holly0679 <H.Clove@backroom.com> 8:23 PM (4 分钟前)
发送至 我 ▼
你不需要像解释这么明白,好像拿我当小孩子一样。你只要告诉我,我们应该如何处理我们一开始审问的人?他们开始逼逼赖赖了。


CoralWaitress <S.Hanks@backroom.com> 8:24 PM (3 分钟前)
发送至 H.Clove@backroom.com
把那人先送到其在Level 9或其他层级的居所先软禁着吧,以防跟其他人员联系。即使概率很小,但我觉得你也不能保证万无一失。


Holly0679 <H.Clove@backroom.com> 8:25 PM (2 分钟前)
发送至 我 ▼
行,我知道了。那我就这么做,你先去忙其他的吧。


CoralWaitress <S.Hanks@backroom.com> 8:26 PM (2 分钟前)
发送至 H.Clove@backroom.com
我可能得继续投入整理我所有的发现,提交给PA部门,他们失去了一个成员,这让它们的系统目前溃不成军。


Holly0679 <H.Clove@backroom.com> 8:29 PM (刚刚)
发送至 我 ▼
好的。




回复 🡼 转发 🡺






. . .








欢迎来到M.E.O.D.媒体记录档案库


你已进入访问Level 4PA档案办公室闭路电视监控的音频转录,根据以下检索准则:

时间: 30/11/2025


免责声明:

主扩展组织数据库对其所有居民的隐私和数据极为重视,并尽其所能保护上述数据不受任何形式的威胁,无论是内部数据还是其他数据。这些录音以及后来的转译抄本,都非以侵犯隐私为目的。虽然每个提交的视频、音频记录,甚至其他书面材料都被重写成M.E.G.标准格式,但这只是为了方便进行对非法事项的潜在调查、记录,以及建立媒体记录方式清晰性和统一性的标准。

在任何情况下,M.E.O.D.都不会泄露或威胁泄露其居民的任何机密信息,其视听记录数据也不会被没有明确授权的人访问。


smolmeod.png
M.E.O.D.
作为人们的代表







<日志开始于:10:23PM>

日期: 30/11/25
地点: Level 4的PA档案办公室
参与人员: Derek Jett(在勤PA研究员), Sandy Clementine(兼职服务器技术员), Suzanne Willaby(看门人)


Derek Jett: 哎呦我操——

[Derek Jett看着他的屏幕,刚刚看到另一封电子邮件从他的新式显示器上弹出。他眯起眼睛,低头看向显示器,阅读刚刚弹出的邮件。然而,一开始阅读,他就愤怒地用力后仰,使得椅子滚动着偏离了桌子,甚至转向了Sandy Clementine。后者在短暂困惑的惊讶中看着他。两人进行了一个短暂尴尬的眼神交流。]

Sandy Clementine: 你……你别这样,行吗?

[Sandy略微低头看着Derek,他站在房间一侧的一台服务器旁边。她最近正在完善这台服务器,更换了一些用来读取硬盘数据的金手指。]

Derek Jett: Sandy,我刚收到第八条关于这……这同一件傻逼事的电子邮件!

Sandy Clementine: 或许这意味着这件事很重要……?亦或者它只是垃圾邮件?

Derek Jett: 我知道这件事很重要,我上周就知道了,只是越来越多相同的报告不断地弹出来。

[Sandy给了Derek一个奇怪的、几乎是困惑地厌烦的眼神。尽管如此,她否定般的注视开始转变为深思状的眼神,当她把她的工具放在服务器顶上时,她的嘴角挤出代表深思的皱纹,并迅速将目光转向Derek的显示器。]

Sandy Clementine: 一……一座坟墓?哦,一起盗墓事件。这次盗墓呃……不止一处?我猜。

Derek Jett: 我猜你的意思是指这样的报告不止一次,是的。在过去的一周里,在许多层级都有报告。

Sandy Clementine: 它们之间有联系吗?

Derek Jett: 没有。某些发生这类事件的层级互相之间鲜有连接,还有……这事就包在我身上,好吗?我已经把它列入杂项PA-M,我现在只是在等其中一封电子邮件能给我一些东西。而不只是无数次的相同的类似图片。

[Sandy扭头看了看Derek,叹了口气,然后起身走回服务器旁。她拿回她的工具,打开服务器的一扇玻璃门,一反常态地开始完善另一个部件。]

Derek Jett: 操……

[怀着一股几乎挫败的心理,Derek转过椅子坐了起来,开始更深入地阅读他最近收到的邮件。他只用一分钟左右的时间就读完了。紧接着,他打开了所有PA文件夹,开始对新图像和他为旧坟墓图像分配的PA-M总体描述进行分类。]

Derek Jett: 他们为什么要发给??我们甚至不知道我们处理的事情是什么新的发现,这应该交给异常活动部门,而不是我们……

Sandy Clementine: 那么……是谁发给你这些关于坟墓的邮件的?

[Sandy停下手头工作看向他,脸色变得若有所思。]

Derek Jett: 我不知道——?很重要的人吧,我猜。Somalia是第一个给我发邮件的人,从M.E.G.刚成立开始,她就是涉外调查的主要人物之一。

Sandy Clementine: 那其他人呢?

Derek Jett: 我不知道,我认得这些人的名字,他们是高层人员,但我和他们肯定聊不上来。这都是一些深不可测的人物,比如……这里面有负责金融和贸易的第二副部长,还有302的农业领导人。如果我知道他们长什么样子,我肯定会认出他们来。

Suzanne Willaby: 如果这个涉外调查的真实目的是向PA部门传达最新消息,其他部门也会跟进。有可能,从10年代开始就在探索有关新消息的人,肯定早就清楚哪些发现应该上报给PA部门,哪些发现应该上报给AA部门了。

[当Derek和Sandy在谈论手头的话题时,Suzanne Willaby从房间远端的门外走进房间。她手里拿着一个小口袋,从里面掏出一个无电线吸尘器。Suzanne的突然出现让Sandy和Derek都吓了一跳,立即看向Suzanne。]

Derek Jett: 天哪,Suzanne!还……还没到10:30呢,对吧?

Suzanne Willaby: 恐怕是的,Jett。又辛劳了一天,哈?还和昨天一样?

Derek Jett: ……对,和昨天一样。

[Derek困惑地看着Sandy。他略微张开嘴,可能是试图无声地向她表达对Suzanne知道他最近在忙活什么的困惑。然而,Sandy觉得无所谓,无视了他的困惑,而是选择在Suzanne开始在铺着毯子的地面上推动吸尘器的时候尝试与她交流。]

Sandy Clementine: 呃,Suzanne!你进来的时候说了几句话,你能再说一遍吗??

[尽管工作的吸尘器使得Sandy的声音变得极难听清,Suzanne仍抬头看了看Sandy。估计是听到了她的话,她把吸尘器调小了一档,吸尘器声音静了下来。]

Suzanne Willaby: 好了。现在不用大声吼了。我只是假设,如果每个给你们俩发消息的人都有职位都很重要,如果他们都以一生都在处理新事物的人为榜样……这些东西该发给谁,他们肯定会有直觉的。

Derek Jett: 不过Somalia……年纪不小了吧?

[Suzanne看着Jett,眼神里透露着困惑、被冒犯,直到Derek看到Sandy也抱有同样的眼神时,他有点内疚地叹了口气。]

Derek Jett: 好,好吧,这么说简直太蠢了。

Suzanne Willaby: 椅子挪一下——

[Suzanne边说边把吸尘器推到她面前,然后推向Derek的椅子。很快,Derek脚向前推,他和椅子一起向后移,把Suzanne想用吸尘器打扫的地方腾了出来。Derek挪开之后,Suzanne把档位调了回去,开始清理他桌子下面的区域。]

Suzanne Willaby: 我不知道我的看法有多少价值,但如果你们想让我猜的话,我觉得这是一个新层级和一个新实体,或者更可能是好几种新实体。

[她继续打扫了一两秒,在看到Derek和Sandy短暂的、惊讶的目光后,Suzanne决定停止打扫,把吸尘器关掉,放回她的口袋。]

Suzanne Willaby: 你们俩可能还在忙着,我再给你们一个小时的时间。我先不妨碍你们了。

[等她收好吸尘器,转身离开档案办公室,Sandy立即起身走向Drerk的桌子。她把双手放在Derek的桌子上,轻微俯下身子盯着显示器,然后转向Derek。]

Sandy Clementine: 有哪些层级被这些盗墓事件影响过?

[Derek抬头看向Sandy,似乎进入了和Sandy相同的思路。他立即坐正,把键盘和鼠标拿近了一些,开始浏览显示器上的文件。只用了一会儿工夫,它就查遍了存放着所有直接发送给他的PA请求文件的文件夹。]

Derek Jett: PA……PA-M……降序排序……啊,找到了。PA-M54的标题上写着…… 尸体失窃案在EL3A2912194309138出现过,还有今天刚收到的,125也出现了。

Sandy Clementine: 都是有人长居的层级,是不是?

Derek Jett: 是啊,那些层级里的城镇、前哨早在咱们团体成立之前就有了,他们至少早就存在好多年了。远比Somalia的人员看到的墓地久远得多。

Sandy Clementine: 哦,那好!既然这样,咱们就看看他们曾经基地的规划图吧!我们说不定还能发现更多!

[尽管Derek迅速开始行动,在把鼠标挪到另一个文件夹时,他停了下来。他慢慢地叹了口气,看向Sandy。]

Derek Jett: 靠,实际上,我不能这么做。如果我想知道他们的定居点的地图,我必须得他们各自的领导人交流一下。没有他们的批准,我不能访问这些文件。

Sandy Clementine: 啊,真的吗?我想说……你给规划定居点的主要负责人发一封电子邮件不行吗?

Derek Jett: 我的天哪,你想让我给组织里最权贵成员之一发消息!?他们他们的怎么可能会看我的消息!

Sandy Clementine: 靠,你冷静点!其实很有可能!你是研究人员,你给重要人物发消息又不是没有可能,哪怕是哪些大人物也不是没有可能啊?

Derek Jett: 行吧,不……你是对的……抱歉,现在的情况把我搞得有些……过于正经了。你该回家了,Sandy。我会向我需要联系的人发消息的,我们明天早上再解决这件事……这个点对咱俩来说太晚了。

Sandy Clementine: 是啊,我准备收工了……很感谢你愿意和我一起工作。我甚至不是PA队伍里的人。

Derek Jett: 你一直在帮助我,没有你和Suzanne我可能还在为这事绞尽脑汁呢。还有……现在办公室里就我一个人了,自周一以来……啊……

Sandy Clementine: 我——我知道发生了什么,你忙完这个,好好睡一觉。我会提前一个小时过来,好配合你的工作时间,这样我们就能好好准备搞定这些事情了!

Derek Jett: 好,好,我觉得不错。你真应该加入PA团队。你真的很擅长这些……

Sandy Clementine: 我也许会考虑的!这肯定比我的技术活有趣多了。先再见了,我得睡了。

Derek Jett: 是该睡了!嘿,明天见……

[Derek说完,Sandy露出了一丝笑容,把手从他的桌子上抬起,转身离开。她拾起她的工具,在离开PA办公室之前向他挥了挥手。Derek在一旁看着,自己也半微笑着。之后转身看向他的笔记本电脑,开始起草一份电子邮件。]


<日志结束于:10:49PM>






. . .








DJ <D.Jett@backroom.com> 10:55 PM (昨天)
发送至 H.Donaldsby@backroom.com
你好,

我正代表Level 4的PA调查团队给你写信。我们一直在处理一个新的PA项目,我们认为已经找到了一个新的线索,与城镇的总体规模、人口、以及死者埋葬数量有关。你愿意提供以下层级文明的城镇规划文件和死者相关文件吗?

- Level 2(具体指办公区EL3A)
- Level 9
- Level 29
- Level 94
- Level 121
- Level 125
- Level 138
- Level 309

劳烦费心,先生。

- David Jett,PA团队。


MrHarveyDo <H.Donaldsby@backroom.com> 5:00 AM (2 小时前)
发送至 我 ▼
啊,当然可以。我在Level 436向你表示问候。我很久没有到访过Level 4了,我希望你们在后室那一边一切顺利。我会把你的需要整理起来,如果我得到你需要的东西,我会立即发送给你。


MrHarveyDo <H.Donaldsby@backroom.com> 5:19 AM (2 小时前)
发送至 我 ▼
你需要的文件在下面:

file:///C:/Users/HarveyDo/Documents/Obituary%20documents%20for%20for%20the%20researcher.pdf


DJ <D.Jett@backroom.com> 6:00 AM (1 小时前)
发送至 H.Donaldsby@backroom.com
啊,谢谢你,先生。Level 4一切都好,我想你知道这个一定会很高兴。非常感谢你的回应。


MrHarveyDo <H.Donaldsby@backroom.com> 6:04 AM (1 小时前)
发送至 我 ▼
没关系,能够为需要的人提供信息,我很高兴。


MrHarveyDo <H.Donaldsby@backroom.com> 6:08 AM (1 小时前)
发送至 我 ▼
我得问一下,Jett先生,这和盗墓事件有关系吗?


DJ <D.Jett@backroom.com> 6:10 AM (1 小时前)
发送至 H.Donaldsby@backroom.com
哦,你也听说这些事件了吗?


MrHarveyDo <H.Donaldsby@backroom.com> 6:10 AM (1 小时前)
发送至 我 ▼
很不幸,是的。几年前,我们在码头遭遇了一场悲剧,我们埋葬了罹难人员。今天我们发现坟墓被挖开了,而且里面是空的。我以为只有我们遭遇了这种事,但如果PA部门正在调查其他层级的类似案件,那么我想不只我们遭遇过这类案件。


DJ <D.Jett@backroom.com> 6:11 AM (1 小时前)
发送至 H.Donaldsby@backroom.com
我很抱歉,先生。既然这样,关于这些被挖开的坟墓我们还有一大问题。它们都被亵渎了吗?


MrHarveyDo <H.Donaldsby@backroom.com> 6:12 AM (1 小时前)
发送至 我 ▼
不,并不是全部。在经历那次让人畏惧的事件后,我们失去了20个人,我们为他们修了14座坟墓。这些坟墓里,有9座被挖开了。


DJ <D.Jett@backroom.com> 6:14 AM (1 小时前)
发送至 H.Donaldsby@backroom.com
等等,你能详细解释一下吗?为什么只挖了14座坟墓?死的人明显比这要多。


MrHarveyDo <H.Donaldsby@backroom.com> 6:14 AM (1 小时前)
发送至 我 ▼
啊,好的。死者里有许多是夫妻,我们打算把他们合葬在一起。我们把这个想法告诉了船长,他说这是个好主意。


DJ <D.Jett@backroom.com> 6:14 AM (1 小时前)
发送至 H.Donaldsby@backroom.com
节哀顺变,先生。


DJ <D.Jett@backroom.com> 6:20 AM (59 分钟前)
发送至 H.Donaldsby@backroom.com
哦,我其实有一个想法。你能不能检查一下坟墓,看看有多少座双人墓被亵渎了?


MrHarveyDo <H.Donaldsby@backroom.com> 6:21 AM (58 分钟前)
发送至 我 ▼
如果这能帮你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乐意效劳。我没法假装这个请求不奇怪,但我会让你知道我发现了什么的。

当然,你需要耐心一些,那些坟墓都在海岸上,我得走过去,再走回来才能告诉你。大约需要20分钟。


DJ <D.Jett@backroom.com> 6:21 AM (58 分钟前)
发送至 H.Donaldsby@backroom.com
不用担心,先生。我会耐心等你回来。


MrHarveyDo <H.Donaldsby@backroom.com> 6:50 AM (29 分钟前)
发送至 我 ▼
很抱歉,我花的时间久了一些,不过我发现每座双人墓都被洗劫一空。与单独埋葬的墓相比,这些双人墓没有额外被破坏的地方,但是确定的是每座双人墓里的尸体都不见了。


DJ <D.Jett@backroom.com> 6:51 AM (27 分钟前)
发送至 H.Donaldsby@backroom.com
我早有预感会是这样。只是确定一下,有没有被动过的坟墓,对吧?


MrHarveyDo <H.Donaldsby@backroom.com> 6:51 AM (27 分钟前)
发送至 我 ▼
是的,Jett先生。但注意,只有一小部分没被动过,但你是对的。


DJ <D.Jett@backroom.com> 6:52 AM (26 分钟前)
发送至 H.Donaldsby@backroom.com
正如我所料。好吧,感谢拔冗,先生。祝你愉快。


MrHarveyDo <H.Donaldsby@backroom.com> 6:53 AM (25 分钟前)
发送至 我 ▼
你也一样,上帝保佑你。




回复 🡼 转发 🡺






. . .








<日志开始于:7:00AM>

日期: 01/12/25
地点: Level 4的PA档案办公室
参与人员: Derek Jett(在勤PA研究员), Sandy Clementine(兼职服务器技术员)


Derek Jett: 这是个人造层级!

[进入PA室时,Derek突然大声宣布,走向看上去有些疲惫的Sandy,她坐在另一张桌子旁,为PA的存储软件进行升级。Derek的宣布吓了Sandy一大跳,她看向Derek时几乎大叫起来。激动的情绪减弱,她迅速镇定下来。]

Sandy Clementine: 哈??是个什么层级??

Derek Jett: 挖尸体的那个——?我临走之前和定居点规划负责人聊了一会儿,他提供了我需要的文件,他告诉了我一些事,这一切都变得顺理成章了。

[Sandy对此很感兴趣,冲着Derek提起了眉毛。她把身子靠在椅背上,用脚蹬离桌子。她一手托着下巴抬头看着Derek。]

Sandy Clementine: 嘿,真的?好吧,继续,你激起了我的好奇心。

[Derek点了点头,把椅子挪到Sandy对面坐了下来。他拿出手机,向她展示了他在工作之前与Harvey Donaldsby发的信息。]

Derek Jett: 他现在住在Level 436,他昨晚经历了一次坟墓亵渎事件。我记得Somalia最开始发给我的邮件里,她提到有一个埋着两具部分切出尸体的双人墓,之后她的其中一个调查员让它们完全切出,自己也掉进去消失了。

**Sandy Clementine::* 嗯……说吧,我现在能跟上。

Derek Jett: 那就好,我和Harvey聊起这事时他说436里有几个双人墓,这些双人墓全部被盗了。不过,单葬墓并没有全部被盗。

Sandy Clementine: 按你的意思,Level 9和其他层级的所有的……双人墓,都被盗了?

Derek Jett: 这我不能保证,我还没有……确凿的消息。不过,如果Marie墓地里的那个双人墓的尸体本就已经部分切出了,也就是说,很有可能被盗的都是这样的双人墓。也许是那切出搞的鬼?

Sandy Clementine: 也就是说搞这些鬼的人能控制切出,那……这种可能性有多大?

Derek Jett: 我们之前还和速切协会打过交道呢,还有那些速切玩家,受控切出早就不是新鲜事了吧?

Sandy Clementine: 倒也是……那你是怎么知道他们在建一个层级的?为什么会有人用尸体建层级啊?

Derek Jett: 他们需要更多的尸体,这就是我相信他们在建一个新层级的原因。不过,我也不明白他们为什么非要用尸体……但我觉得像212、826、204.1这样的层级证明用尸体作为一个层级的主材料是没有问题的。不过,关键是,我觉得我们有足够的理由来请求一次调查了。

Sandy Clementine: 我猜是实际行动?你已经对这些事做了很多研究了。

Derek Jett: 我说的调查,是指尝试着抵达他们正在建造的东西。不过,我还想不出如何…….

Sandy Clementine: 也许切出可以?他们一开始盗尸体就是这么做的,后来那些人员也是这么失踪的,对吧?

Derek Jett: 按最开始他们的回应,是这样。我觉得我们应该和Somalia聊一下,试着直接探索一下PA-M?

Sandy Clementine: 可是,我们怎么过去呢?只有那些偷尸体的人能够在他们建的东西里自由进出。

**Derek Jett::* 还有,那两具卡在地里的骨架——这说明切除过程并不可靠。如果我们……

[Derek短暂地停顿了一下,靠在椅背上,深深叹了口气。他眼神涣散盯向前方,思绪游离,思考接下来该做什么。]

Derek Jett: 我们找到Level 9的失败切出点,是因为我们发现案情后几个小时就派人赶了过去。如果我们直接派人去下一个可能的盗墓现场,我们就有可能送人和尸体同时切入到那个层级。

Sandy Clementine: 我们知道下一个案发地在哪里吗?

Derek Jett: 哈,一点线索都他妈没有!我会再找Harvey聊一下,还有Somalia。出现盗墓的层级都是有人居住的层级,所以我会从Harvey那儿再要点居住有关的信息,之后再和Somalia聊,以便组织去下一个可能案发地的队伍。

Sandy Clementine: 需要我先离开,方便你继续工作吗?

Derek Jett: 我觉得不用吧?除非你手头上有要紧事,那样我们可以通过发消息合作?

Sandy Clementine: 呃,工作什么的可以先放放。还不如为加入PA团队提前锻炼一下呢,很明显你想让我加入。

[Derek笑了笑,俏皮地耸了耸肩,把椅子移回他的桌子前。他把头歪向Sandy,让她也坐在桌子前。至少有那么一会儿,她似乎很忧虑,但她还是移到了桌子前,坐在Derek旁边,看着显示器。]


<日志结束于:7:22AM>






. . .








S.H. 日记 2025 11月30日 🗁
文件 编辑 视图 插入 格式 工具 附件 帮助 最近编辑于 7 小时前


🖶 A 🖌 | 100% ▼ | 正文 | Arial | - | 11 | + | B U


看看,哈,11月的最后一天了。这一年就像一辆卡车,要把我创死了。我还要给Jason、Molly和Esther买圣诞礼物。我不得不责怪Jason向孩子们介绍什么是圣诞节,天知道如果我们瞒不住礼物平原的存在,他们又会怎么闹腾这让我带他们去呢。不过,去年看到他们拿到自己想要的礼物时幸福的表情时,我想这对我们来说都是无价的。

我知道我又分心了。

至少得说,上周过得实在是太煎熬了,我的思维显然没有之前敏捷了!我……很久之前就意识到了。靠,我永远都忘不了Andrew在我扭伤脚踝之后说再也不允许我进行场地调查的那一幕。我老了。天哪,我好想他。

越来越多的报告都在围绕着同一件事,关于Skye和……我派出的另一名研究员,天哪,我不记得她的名字了。谢天谢地,没有其他人像那个女孩一样失踪,但我依然觉得痛心,这些事件对死者家属来说是多么令人心碎。我知道,自从Mycellennium墓地被亵渎之后,那些在Level 309给我发消息的人都非常惊惶不安。我一直用中性的语气告诉他们直接联系PA团队,就像我对待之前那些类似的邮件一样。但这仍然对我造成了很大的打击。

最起码,我希望这此事件尽快结束。显然,Level 4的PA调查组找到了之后可能发生类似事件的层级,还有可能通向那些尸体去处的层级。经过各种援助,还有Jason让我保持专注,我已经组建数个三人小组前往Level11.1、186、194、230和260。并非每个小组都已到达应去层级,很显然Level -5的时间处于“冬季”,这意味着第5组要从Level 118进入Level 260。不过在那之后,所有小队都应原地听令,准备妥当了。

我真的可以说,我非常有信心说“这个计划会成功的”,但我没有像以前那样那么信任我自己了。我老了,虽然后室让我的容貌一直像一个年轻人,但我不得不承认我的认知能力已经开始衰退。要么因为这个,要么就是因为我的工作水平越来越糟了。我曾带领过对PA98的初步研究,不知怎么错过了一个可怕的实体,把它错误地分级为一个完全安全的层级,The Prenatal出事时,我并不在场,我现在要派人探索5个不同的层级。就目前来看,我还是老死算了。






. . .








我是Somalia hanks,正在尝试与Level 230的第4小组进行短信通信,收到请回复。

Fritz Opel,队长兼通讯主管。我正站在F.T.B.的Millennium墓地50码前。

我是Alex Patr,我在Fritz Opel旁边。我是今天的现场调查员,假如我们真的能去到那个未知地方的话。

我们会的。

哦,我是Lake Kesler,M.E.O.D.档案管理员。我负责向你们和外部服务器接收和传达信息。

好,非常好。请上传你们所在位置的图片或视频证明,这是标准环节。

230tradesector.jpg

IMG_0003.png

所有的照片都由Alex拍摄,此人是最需要相机的人。

照片收到了。你们能把你们的收音机简单开一下吗?我要确保它们正常运作。

日期: 02/12/2025


<音频开始>

Alex Patr: 打开了吗?

Fritz Opelr: 近距离效果尚可,我能听见,Alex。

Somalia Hanks: 远距离也没问题!我在Level 11听得很清楚。

Lake Kesler: 如果你们因为远距离传输的噪响错过什么信息的话,我会把迄今为止的转录文件给你们,以免你们一头雾水。

Somalia Hanks: 谢谢你,Lake。好,看来一切正常?你们带好破布袋和绳子了吗?

Lake Kesler: 带了,我拿着呢。

Somalia Hanks: 很好。把收音机从保持激活调成按下讲话,我批准你们进入了。

<音频结束>

好,我们已经到入口了。似乎很安静,入口就几个人,似乎没注意到我们。

嗯,好。目前有什么异常情况吗,你们三个?

还没有,只是很安静、很寒冷。

可能是因为我们接近陋滩了?很少有人从那儿活着出来。

确实很少有人能活下来,不过我觉得我们肯定会没事的。我们就站在边界上,而且离家园酒店很近。

一定要确保让我了解情况,同时别忘了拍摄调查图像。

哦,我们一直有在拍,Kate一直在记录最新情况。

我发一张过去,马上就好。

230graveyard.jpg

IMG_0004.png

我们进来的时候拍摄的。

大概15分钟过去了,还是啥都没有。其他小组的运气也这么差吗?

很不幸,并不是,Alex。EL3A的墓地区域已经被完全探索过了,那支小组正在进行第二次往返,以防上次搜查过后有其他事情发生。

好吧,真操蛋。我们还要继续给你发照片吗?

当然。你们要仔细拍照,以防我们错过什么东西。确保留有足够的内存和电量,以便于你们顺利到达目的地。

那我少拍一点。如果有事情发生,我们会让你知道的。

发一条消息,确认我们还在继续,但是过了一个小时,还是没发现新东西。

两个小时了。我们稍微坐了一会儿,吃了点东西,但我们一直竖起耳朵警惕着周围挖掘声或者其他活动的声音。自从遇到那群在入口闲逛的人之后,我们再也没有碰到过其他人,我们听到的任何声音要么来自层级外围的实体,要么来自我们一直希望探寻到的的行动。

其他小组有消息吗?

恐怕,他们的处境和你们一样波澜不惊。Kelly Patters和我说,Level 186的小组甚至都闹翻了。至少你们还没到那种程度,Lake。

幸亏我没有和他们在一个小组里。我或者其他人每个小时都会向你汇报发生了什么。

谢谢你,Lake。注意安全。

又过了一个小时,还是什么动静都没有。

又是安静的一小时。

230moon.jpg

IMG_0009.png

想起来你可能需要一张能证明我们还在的照片,有实体骇入我们的平板伪装成被他们杀死的人可能性应该不大——Kate。

再次汇报,这边依然什么都没发生。

6个小时过去了,无事发生。

Kate?你在吗?又一个小时过去了,你还一句话没说呢。

Kate?

Alex?Fritz?你们在吗??

抱歉,我们还在。就在我们打算联系你之前,我们发现了我们之前探索过的一片区域被挖开的迹象。而且看起来像是刚刚挖开的。

230broken.jpg

IMG_0010.png

这个塌陷的坟墓提醒了我们有情况发生。

你们有注意到这些坑有不正常的地方吗?也许下面有能切出的通道?

我们只往里面踢了一块石头,不幸的是,并没有切出或者发生别的事。

至少,我能确定你周围还会有其他挖掘活动。保持警惕,通过短信交流,一遍你能更清楚地听周围的声音。

明白,我们向左走吧。

你们听到了吗?

我想我听到了。听上去几乎像是有东西在移动。我们边打字边往那边赶。

我想我们到那个位置了,Somalia。我们面前有一群被挖开的坟墓。

我感觉前面有一块地面在动,是不是在下沉?

或许是地表的土壤正在切出,我们的机会来了。

我要拍张照片,把绳子系我腰上,看好我接下来要干什么。

日期: 02/12/2025


<音频开始>

Fritz Opel: 靠,靠!他跳进去了!

Somalia Hanks: 什么?!你是说Alex??他还好吗?!

Fritz Opel: 我——我们也不知道!他正对着地上的坑拍照,然后他就倒进去了!他切了进去,就这样!
Somalia Hanks: 操,我们不能再失去第二名成员了!请告诉我他还带着相机!他至少有绳子绑着吧?!

Lake Kesler: 有绳子绑着他!以防万一,我把绳子绑在他身上了,我们还没收到他在另一边的消息。

Fritz Opel: 如果真的有另一边,他——他到现在还没给我们发短信或者在收音机说话。

Somalia Hanks: 先不要慌,可以吗——?先再等一分钟,然后你们再尝试下去找他。绳子断了吗?还是说绳子也一起切出了?

Lake Kesler: 绳子和他一起切出了,我们轻轻拉住了绳子,但绳子就像水一样流过土壤。他并没有死之类的,只是……没有回应,可能是昏过去了。

<音频结束>

206first.jpg

IMG_0011.png

在相机设置里添加说明。

等等,Alex??是你发的吗?

日期: 02/12/2025


<音频开始>

Alex Patr: 照片收到了吗?

Somalia Hanks: 是他!你受伤了吗?你需要有人陪你下去吗?

Alex Patr: 不,不,我很好……大概吧。我不确定发生了什么,但我被拖进了被挖开的坟墓里。我实际上落在了一起切出的土堆上,但是……平板电脑坏了,我想我的胳膊也受了点伤。

Somalia Hanks: 我……我相信你的判断,Alex。既然平板电脑坏了,你能至少向我们描述一下你目前的位置吗?

Alex Patr: 这是一条地道,Hanks夫人。呃……空气有些闷,而且很浑浊,有些白垩粉末。我正沿着地道往前走,虽然路段有些偏左……但目前基本是一条直线,没有其他的路可以走。

Fritz Opel: 请考虑一下我们,别让自己陷入危险。

Alex Patr: 因为有这个绳子,我走不了多远,不管怎样,我都不会有事的,Fritzy。

Somalia Hanks: 你应该把收音机从保持激活调成按下讲话,Alex。你现在没有平板电脑,而且你所在的区域相当危险。当你走到地道尽头时,你能提供一下最新情况吗?

Alex Patr: 除非这是个漫无止境的地道层级,呵。我会的,Hanks夫人。

<音频结束>

206intersection.jpg

IMG_0012.png

终于到达走廊尽头了。

Date: 02/12/2025


<音频开始>

Alex Patr: 好,我现在到地道尽头了。中间又拐了两次弯,但总的方向还是没变。唯一的问题是,我现在位于一个有很多空空如也的门口和走廊的房间里,我不确定到底该走哪一条。我要不要碰碰运气?

Somalia Hanks: 呃,描述一下你现在所在的区域,地道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地方吗?

Alex Patr: 这是……好吧,这是一个近似方形的区域?我前面有一条更大的走廊,还有其他3条和我来时类似的地道。

Fritz Opel: 好奇怪的设计……还有别的东西吗?其他地道,有没有值得注意的特征?

Alex Patr: 在照片上——有通向一个不同地道的入口。它看上去很像我来时经过的地道,但是,呃……我想,应该短了一点?

Somalia Hanks: 有多短?

Alex Patr: 哦,我刚才所在的地道有差不多20米长,我左边这条,嗯……我走出之前那条地道的时候在我的右边,大概和之前那条一样长,不过好像只拐了一个弯。我能从这看到那条地道的尽头。

Somalia Hanks: 其他的呢?你能看到尽头吗?

Alex Patr: 我去看看。

Alex Patr: 哦不,被第三个拐弯给挡住了,看不出有多长。不过,这些地道看上去都非常相像?尺寸上小了些,但每条都有三个拐弯。

Somalia Hanks: 三条地道都是这样吗?那条大的也是?

Alex Patr: 哦,呃,那条大的并不是。看上去有点像左边那条,只看到了一个拐弯,但相对来说更宽,而且……哦。

Fritz Opel: Alex? 发生什么了?

<音频结束>

206lowerarm.jpg

IMG_0013.png

我有点搞不明白状况了。

日期: 02/12/2025


<音频开始>

Somalia Hanks: 这些是……天哪。

Lake Kesler: 看起来像一个地下墓窟。

Alex Patr: 我觉得就是,至少看上去非常像。我想我们知道这些盗墓事件的目的是什么了。

Fritz Opel: 用来建造这些……?好奇怪的选择——

Alex Patr: 你说得对,但是……这里有太多骨头了,即使是和被盗的墓相比,依然过于多。在8个层级里有大约15座坟墓被盗,而这里加起来得有100多具尸体……所以……

Fritz Opel: 那得20000多块骨头,倒不如说,要建造这么个地方,盗来的尸体完全不够用

Alex Patr: 看看这些骨头的大小和种类。大一点的骨头有几百块,还有大约20或30块颅骨。这里的遗骸比从坟墓里盗来的还多。

Somalia Hanks: 你确定吗?我们没法完全确定这里面有多少是双人墓的,也许这些颅骨加起来来刚刚好?

Alex Patr: 哦,我的天哪,这……肯定不是这样,女士。

<音频结束>

206elbow.jpg

IMG_0014.png

在相机设置里添加说明。

日期: 02/12/2025


<音频开始>

Lake Kesler: 我靠——这是有多少尸体?

Alex Patr: 我数了数颅骨,是我们最初了解到已失踪的尸体数的两倍。最糟糕的是,这些尸骨接连不断。

Somalia Hanks: 接连不断?什么意思?

Alex Patr: 嗯,我是指……我现在在一个近似圆形的房间里。是圆柱形,这样描述比较合适。 大部分墙壁周围都是骨头,但两边都有一个门口。一个是我进来的地方,另一个我还没进去过,但是看起来完全一致。

Somalia Hanks: 有多么一致?

<音频结束>

206upperarm.jpg

IMG_0015.png

完全一致。

日期: 02/12/2025


<音频开始>

Somalia Hanks: 这可太多了,你觉得一共有多少?

Alex Patr: 我……坦白地说,我也不知道。我觉得我的探索还不够深入。我想我可能已经经过了数百具尸体的骨头,不过,我不知道其他的颅骨还会出现在哪里。

Fritz Opel: 那小一点的骨头呢?

Lake Kesler: 靠,呃……也许会有一个骨头处理点?这些骨头看起来都是附肢骨,或许还有肋骨。

Fritz Opel: 还有颅骨——很明显——

Lake Kesler: 没错,但——无论如何……就像你说的,Fritz,我还真没看到小一点的骨头。

Alex Patr: 我会留意你说的小骨头的,我正在穿过第二个地道。那么……如果我看到有意思的东西,我会给你们发照片的。

Somalia Hanks: 谢谢你,Alex。你的声音听上去不太妙,你还好吗?

Alex Patr: 还——还好,还好……至少我还能坚持探索。

<Audio end>

206shoulder.jpg

IMG_0016.png

这和之前的那个椭圆房间很像,但我想建造方式不一样。

日期: 02/12/2025


<音频开始>

Lake Kesler: 等等,怎么个不一样法?

Fritz Opel: Lake?什么意思?什么不一样?

Lake Kesler: Alex发来的最新图片,说明上写着这个房间“不一样”。

Alex Patr: 是——是的,我……我是这么标的。没有那么不一样,只是下一个地道的位置和之前不一样。它现在在右边,但基本上和另一个门口呈90度角。

Somalia Hanks: 另一个走廊里面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吗?我想,也没有其他路能走了吧?

Alex Patr: 除了那些贼他妈骇人的骨头,没啥。不过……那里可能有一个——一个……一个交叉口?是个十字形的,我要过去看看。

Somalia Hanks: 注意安全,我们还没找到是什么东西在偷尸体,只是找到了它们的落脚点。那里很有可能就是实体,而且我们的绳子就这么长了。

Alex Patr: 我会……没事的。我正在往前走,你们几位。准备好把绳子多往我这里放一下。

Lake Kesler: 说实话,要不是因为地面能切出,我觉得我们甚至都用不上它。

<音频结束>

206spine.jpg

IMG_0017.png

我走到那个交叉口,发现了这个。

Date: 02/12/2025


<音频开始>

Lake Kesler: 看上去好像没有骨头了?这是……好事吗?

Alex Patr: 这里和前面不一样,没有那么让人毛骨悚然了。现在这儿看上去像是个怪异的有限大的区域,整体像一节一节的。

Somalia Hanks: 你需要有人陪你下去吗?

Alex Patr: 不,不,Hanks夫人。我很好。不过我要试着加快探索步伐了,如果可以的话?我尽量不遗漏任何关键。

Somalia Hanks: 别担心这个。不过,如果可以的话,能不能试着找一下你所在层级的自带的出口?同样也希望我们能找到入口。

Alex Patr: 我一直试着边走边找,这是标准程序了。哦,还有……我想你忘了问,但我猜你想知道这个房间长什么样子?似乎每一个都很重要。

Somalia Hanks: 啊,你说得好。抱歉,我应该早点问的……

Alex Patr: 没关系,至少,这个房间描述起来特别简单?这就是个……非常长的走廊,接回交叉口的中间区域被这些左右绵延墙壁缩窄了许多,它们把通往其他地道的区域隔开了。还有,啊,还有好多地道可以进。

Somalia Hanks: 嗯……你数一下有多少个?

Alex Patr: 每侧有7个,我想拢共有14个。不过,主地道一直绵延到通向其他区域的门之后,但望过去已经是漆黑一片了。

Somalia Hanks: 这……听上去太危险了,不要自己一个人冒险进去了。拍张照片留作记录,沿着其中一条地道走吧。那些地道应该有亮光吧?

Alex Patr: 是的,有。我会一一前往,把我的发现一张张发给你们。如果有独特的东西出现,我会通过收音机告诉你们。

<音频结束>

206rib1.jpg

IMG_0019.png

第一条没什么特别的,这条地道甚至没有拐弯,一路直行,最后到头了。

206rib2.jpg

IMG_0020.png

我又去了刚开始去的那条地道的下面一条,路程稍微长了一点,但是尽头还是和刚才那条一样。

206rib3.jpg

IMG_0021.png

考虑到前两条地道屁都没有,我又去了地道另一头。不幸的是,这条也一样。

206rib4.jpg

IMG_0022.png

又是一条死路。

206rib5.jpg

IMG_0027.png

我并没有把每张照片都发过去,因为它们看上去都一样。我现在已经探索了14条地道里的10条了。

日期: 02/12/2025


<音频开始>

Fritz Opel: 我们真的还需要再看其他的吗?如果已经探明了10条地道,那基本上就可以确定它们全都一样了。

Somalia Hanks: 你是按什么顺序进去的?如果你是从左到右进的,也许最右面两条会有重要的东西?

Alex Patr: 并不是,Hanks夫人。发现前三条都是死路之后,后面的我就随机选了。之后的每一条都一样。注意,长度不一,但都是死路。

Somalia Hanks: 这样的话……Fritz说得对,我觉得我们没必要再探其他的地道了。你还能为我们探索哪些其他区域?

Alex Patr: 那条通向漆黑的路,你说可能很危险的那一条,还有之前那个交叉口的其他两条路。

Fritz Opel: 这样的话,要不你回交叉口吧?那里有光线,有更多路能走,而且我希望那对你来说会更安全。

Alex Patr: 相比于去那个漆黑的地方,我更倾向于这个。回交叉口!我该去哪条路?

Fritz Opel: 嗯……从你刚刚回到这里的视角看,你目前进的是交叉口的哪一条路?

Alex Patr: 左边那条,Fritzy。另外两条要么向前,要么向右。

Fritz Opel: 走右边那条?等你走到尽头,呃,给我们拍张照片看看那里有什么。

Alex Patr: 不用担心,我会的。

<日志结束>

206shoulder2.jpg

IMG_0028.png

这房间和左边那条的房间一样。圆形,门口和我进来的那个门呈90度角。这房间延续下去的模式也和我来时的那个一样。

日期: 02/12/2025


<音频开始>

Fritz Opel: 等等,相同的设计?你去的是右边那条走廊吗?

Alex Patr: 呃……也不完全是?骨头摆列方式不同,房间和我来时的那个也不完全一样。我想,更像是一个镜像。

Lake Kesler: 如果真是这样,再往里走还有意义吗?如果确实一模一样的话。你觉得是吗?

Alex Patr: 毫无疑问,是的……不同的骨头,相同的布局。我觉得我可以跳过剩下的这些,直接去这层级最后一条路了。

Lake Kesler: 你提出了一个很好的点,你知道的。这是个什么样的层级?

Fritz Opel: 假设它真的是个层级的话?

Lake Kesler:一个层级,而且绝对是个新层级。实现我们对此不确定,我可以理解,但Alex给我们看的那些东西,毫无疑问是新的。

Alex Patr: 希望如此吧。只是问一下,这绝对不是204.1,对吧?那个层级也是个地下墓窟。

Lake Kesler: 绝对不是,至少我觉得不是?

Fritz Opel: 肯定不是,那个层级只能通过204进入,这几年来一直都是如此。另外,你得有一副面罩才能进去,我想你应该没带?

Alex Patr: 我怎么会想到带那个呢?不过,我们都一致认为这是个新层级了,对吗?

Fritz Opel: 听了Lake的说法之后,当然。我猜很难判定……这是哪种层级。

Alex Patr: 我猜你想说这到底是普通层级、子层级还是隐秘层级?

Fritz Opel: 嘿,对对对。你觉得会是哪种?

Alex Patr: 个人而言……我不好说。我在这三者之间犹豫不决。这可能只是一个放置骨架的随机地点,一个……我不知道,826的子层级,或者如果我们有足够本事给他起个独一无二的名字的话,把它列入隐秘层级?

Lake Kesler: 如果这真的是隐秘层级的话,命名权可能就是你的了?

Alex Patr: 总之,我希望能给它命名啦!嘿……哦,我又回到交叉口了。我要告诉你们我发现了什么。

<音频结束>

206neck.jpg

IMG_0029.png

发这张图是因为我觉得这个安全出口标志太逗了。

日期: 02/12/2025


<音频开始>

Lake Kesler: 等等——地上那些东西是什么?

Alex Patr: Lake?你说什么?抱歉,我没想到收音机突然有一秒杂音,你能重复一遍吗?

Lake Kesler: 地上的小鹅卵石,它们在其他照片里也有吗?

Alex Patr: 呃……可能吧……?我是说,它们看起来就是普通的石子,而且我们就在类似洞穴一样的地方。看上去很契合环境。

Fritz Opel: 它们……你至少去看一看吧?Lake有一种奇妙的预感。

Alex Patr: 哦,当然可以。给我一点时间。

Fritz Opel: 谢谢你……

Alex Patr: 好,我正在看……它们似乎就是很规整的石头?看上去有些粗糙,注意这点。这有点让我想起在——呃——

Somalia Hanks: A——Alex??你断线了,出什么事了?你还能听到我们说话吗?

Alex Patr: 我——我没断线——只是……抱歉,我被吓蒙了。这些小石子也是骨头,是那些小骨头。我想我们知道那些小骨头去了……哦——哦我操,不——不,不不不——

Somalia Hanks & Fritz Opel: Alex??

Alex Patr: 这些,呃……这些小骨头,嗯,我本以为它们被埋在地下了

Lake Kesler: 难道不是吗?它们切出了吗?

Alex Patr: Lake——它们就是地面,这些骨头和地面在足够远处融在了一起。这……这里全是骨头,而且我猜都是被粉碎了的,但这他妈全是骨头!这就解释了为什么这里总是像白垩一样,而且特别脆弱,真他妈见鬼!

Fritz Opel: 哇,嘿,冷静!先……深呼吸一下。深吸气,深呼气。你——你能做到的,Alex。

Alex Patr: 我……好吧,好——好吧,我懂了。我要尽力克制情绪,首要任务是为你们拍下它们的照片。

<音频结束>

206head.jpg

IMG_0030.png

拍好了。

日期: 02/12/2025


<音频开始>

Lake Kesler: 那条地道里就这些东西吗?

Alex Patr: 不,并不是。抱歉,这里有些狭窄。这个地方不太好处理。地面上有许多散落的骨头,使得路段很难走。过道分出了两个方向,向左和向右。我面前的墙似乎也向两边延伸了。我先去左边探探。

Somalia Hanks: 谢谢,解释得很细致!我希望Lake把这些都记下来了,因为你说得太快了。

Alex Patr: 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放慢速度,我……只想尽快结束它,我还是有点慌张。

Somalia Hanks: 我能理解,我十分希望我们也可以。等你探索完毕,我们会准备把你拉出来。

<音频结束>

206eye.jpg

IMG_0031.png

这个眼状区域这里出现的图案把我彻底搞懵了。

日期: 02/12/2025


<音频开始>

Alex Patr: 在你们开口问我之前,如果有人会问的话,我也顺便顺着另一边看了一下。这么个奇怪的图案和墙上的这个洞在另一边也出现了,只是翻转转对称了。

Fritz Opel: ……好怪哦。

Somalia Hanks: 原谅我的老花眼,我看到的具体是什么东西?

Alex Patr: 总的来说,是走廊分叉的墙上面的一个洞,透过它可以看到后面的另一面墙。那些墙也有这么个奇怪的洞,那些洞里能看到……我不确定是什么。我猜应该是天空?这个天空颜色很奇怪,但我觉得一个层级大气层的颜色是我最不——

Lake Kesler: 嘿,那是蓝色通道——

Alex Patr: 哈?

Fritz Opel: 等等——真的吗?

Lake Kesler: 我有绝对把握。通过它的颜色,没有阴影,以及其他方面来看,这绝对是蓝色通道。

Alex Patr: 我觉得这说明这里绝对是个单独的层级,对吧?不是子层级?

Fritz Opel: 是的,我敢打赌。我猜这个层级就想其他层级一样浮在蓝色通道。呃……我说的应该,没错吧?

Alex Patr: 嗯……好吧,我要离开那个洞。我可不想爬进那个异空间,尽管这看起来可行。我还是去看看剩下的地方吧。

Somalia Hanks: 你就快脱离困境了,注意安全!

<音频结束>

206exit1.jpg

IMG_0032.png

终于看到不是骨头的东西了。一口井。总比啥都没有强。

日期: 02/12/2025


<音频开始>

Fritz Opel: 你在哪里找到的那口井?

Alex Patr: 就在刚才那墙的对面,正对着有蓝色通道的那个洞。哦,左边也有。

Fritz Opel: 你能看到下面有什么吗?

Alex Patr: 我传照片的时候顺便往下看了看,看上去就像蓝天。注意,那并不是蓝色通道。那里面有真正的云,蓝色也更浅。

Somalia Hanks: 啊!那也许是我们一直想找到的层级出口!不过先别急着使用,以防这个出口是单向的,但是你的出路似乎已经基本有保障了。如果我们没法拉你出来,你再进去。

Alex Patr: 希望我用不着吧?我宁愿完成任务之后和你们俩团聚。我可不想被困在一个与世隔绝的层级里。

Somalia Hanks: 我们都希望你用不着它!但我想知道,那儿是否还有其他类似的洞?也许你可以把你的相机扔进其他的洞里,看看最后会掉到哪里?

Alex Patr: 我去看看吧。

<音频结束>

206exit2.jpg

IMG_0033.png

我觉得这个用不了。

日期: 02/12/2025


<音频开始>

Somalia Hanks: 我的天哪!这口井怎么了?这是另外一边的吗?

Alex Patr: 不,还是左边的。只是这个位于走廊尽头,而不是隐藏在对着蓝色通道的墙内。这个……尽管周围没有石沿,但它的井面似乎比周围的地面更低,这使得这些浅水没有漫到其他地方。

Somalia Hanks: 这个问题也许很蠢,你能看到下面是什么吗?

Alex Patr: 嘿呵,不能……似乎可以?洞下面有些浅蓝色,但水太深了,我看不见下面到底是什么。而且……我不会游泳。

Lake Kesler: 等等,你竟然不会——?

Alex Patr: 唉,缺乏培养,我在很小的时候就切入后室了。我从来没碰到过需要游泳的场合。

Fritz Opel: 幸亏你当时只是采访Level 100的发现者,哈?想象一下如果你是被采访的那个,你肯定就不知所措了!

Alex Patr: 哈——很有可能,嗯。正因为这个我才不愿去370呢。那儿是挺漂亮,挺宁静的,但我也不想溺死在里面。

Lake Kesler: 你也许可以去82买点游泳圈和游泳头带?

Alex Patr: 哈!得了吧,你又在揶揄我……

Lake Kesler: 你想让我们打住吗?

Alex Patr: 诶,省省吧。留着点体力,我还得继续呢。现在只剩右边的地道了,然后就是那片黑咕隆咚的区域了。快完事了,太好了……

Somalia Hanks: 是的!你做得非常好,Alex。最后放手一搏,我们就能安然无恙地完成任务了。

Alex Patr: 对PA队伍来说,这可太罕见了,我们有时被当成红衫军一样对待。至少我们目前完成得不错?我正前往右边的地道。

Somalia Hanks: 很好,现在进入收尾阶段了,Alex……

Alex Patr: 啊——

Fritz Opel: 啊?怎么了?

Alex Patr: 嘘——嘘嘘嘘——,你们,小点声。我听见有东西在动……

Fritz Opel: 在动?

Lake Kesler: 你觉得那是死亡飞蛾那样的常见生物吗?

Alex Patr: 听上去不像死亡飞蛾……你们还记得我们刚看见那个被挖开的坟墓时听见的动静吗? 和那一模一样的动静。

Fritz Opel: 靠……那么,你觉得最好的做法设什么,Alex?

Alex Patr: 你们要让我做决定?

Fritz Opel: 你不是在现场吗?我觉得你应该了解具体情况。也许……你可以试着接近它们,拍一下照片,同时注意安全。

Alex Patr: 相信我,或者已经在我的计划之中了……那动静就在周围的地道里。它并不是真的在 移动,注意了。这声音是从地道尽头某处传过来的。

Fritz Opel: 所以它并没有在移动?

Alex Patr: 我更倾向于描述为它在……做什么动作。无论它长什么样,它是在动,但绝不是在走动。

Fritz Opel: 你正在靠近它吗?

Alex Patr: 是啊,我走得很慢,以防吓到它或者惊动它,但我仍在前进……哦。它不动了。

Fritz Opel: 等等,什么?

Alex Patr: 我——我知道,我……它变得有些模糊,然后它就……不动了。

Lake Kesler: 你还安全吗?它还在那儿呢。

**Alex Patr: 我知道,但还没有东西攻击我?而且……这个层级非常小。如果这些实体真想杀了我,应该会很容——哦——哦我操!

Lake Kesler: Alex——?Alex??你呼吸很急促,出什么事了??

Alex Patr: 那是个……我——我——我到那个动静的源头了……那是个……是个……

Somalia Hanks: Alex,Alex……你先别急,那——那儿有什么?慢慢说,等你缓过来再向我们描述……

Fritz Opel: 你会没事的……好吗?那个实体已经走了,你没什么好担心的。

Alex Patr: 那……那是……我想我找到在Level 9失踪的探险者了。

Somalia Hanks: 哦——哦——不……她还没死,对吧?

Alex Patr: 假——假设这人是个女的吧。她的头发扎在后面,而且非常长。但是……她的许多皮肤都被撕裂和融化了,脸部看上去更像是颅骨的外形。眼睛……消失了,大块的胸部和躯干也被撕开了,里面看上去有些空洞,而且很……血腥。很难辨别出任何东西,就是一些人类形状的内脏。

Fritz Opel: 周围没有实体或别的东西,对吧?就……就一具尸体在那。

Alex Patr: 绝对有实体,它刚刚从,呃……那个女孩身上离开。这人来这多久了?

Somalia Hanks: 她应该是在……11月17号失踪的,大概是13天前?

Lake Kesler: 所以……她在这待了13天了?她有得到过补给吗?

Somalia Hanks: 我们总会为我们的探险者提供能够维持数天生存的口粮,以防他们落入危险或偏远地带。但——但她只是在我们本以为不会有实体的地方探险,我只给她准备了够吃一个星期的口粮。

Alex Patr: 所以她饿死了。

Fritz Opel: 或者是被实体杀死了,无乱是因为哪种原因……她可能已经死了有一段时间了。

Alex Patr: 是,尸体在这已经很久了。我——我不太相信我会这么说,但我应不应该拍张照片……呃,她的照片?这样我们就能知道她遭遇了什么。

Somalia Hanks: 这能帮助我们的实验人员更好地了解她遭遇了什么,拍张照片吧,但不要上传到群聊里。我觉得我们并不想看。

Alex Patr: 我肯定是不想,那就不给你们看了……我——我想我现在该去那条黑漆漆的地道了?

Somalia Hanks: 你觉得你能做到吗?

Alex Patr: 那是最后一段路程了,假如没有其他地道和房间的话。

Fritz Opel: 迄今为止,我怀疑这个层级的大小似乎相当有限?

Alex Patr: 我想只有这一个方法来解开悬疑了?我要进去了——

Somalia Hanks: 听好了!我知道我之前说过,但是——

Alex Patr: 我操,我操——

Lake Kesler: 靠,又来。发生什么了?

Alex Patr: 我找到动静的源头了——我次——

Fritz Opel: Alex?

Alex Patr: 它们正他妈在我身上爬!这是——啊!这他妈是!?

Somalia Hanks: Alex!什么情况?!

Alex Patr: 那是——那是一些像肉块一样的东西!它正在爬向我,它上面有好多条腿,它长着很奇怪的眼睛,天哪,看起来像一团腐烂的红色肢团——滚下去!

Lake Kesler: Alex!撤退!快撤退!如果你能的话?你现在怎么样?!

Alex Patr: 我正试着撤退,这些东西非常小,很容易就能把它们弄下去。但它们至少有10个,而且它们一直缠着我!

Somalia Hanks: 你能去哪??它们把你逼到哪里了?你能顺着绳子往回走吗??

Alex Patr: 我进来的时候它们把我围住了,所以答案是不能!

Fritz Opel: 那就去井那里!跳进井里去!

Lake Kesler: 这两个地道里都有井吗?

Alex Patr: 我不知道,我没看!等一下,我正在后退,但它们比我快得多,它们的速度快得吓人。操,退后!我让你退后!救——救命啊!

Fritz Opel: Alex?

Lake Kesler: 他没声了——

Fritz Opel: 我听出来了,Lake!我听出来了!他离其中一口井很近,等等——他离哪一口井比较近——?

Lake Kesler: 希望不是被水淹了的那个——

Fritz Opel: 不过那口井在地道尽头,对吧?我觉得他到不了那么远……?

Lake Kesler: 如果他到了呢?

Fritz Opel: 我靠——他会被淹死的——操,我们应该跳进去救他的!他把层级的布局讲得那么清楚,我们知道应该去哪里的!

Somalia Hanks: 不要!别下去,你们俩甚至没有受过救援行动训练,你们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Fritz Opel: 我们边走边补!我们还可以顺着他的绳子呐!

Lake Kesler: 完了!绳子!

Fritz Opel: Lake!Lake这他妈是什么情况?!

Lake Kesler: 它被拽下去了!我没料到它会就那么被拽下去啊!

Fritz Opel: 所以你就松手了?!你在搞什么??

Somalia Hanks: 你松手了?!

Lake Kesler: 是!我松手了!它被非常用力的往下拽,我眼看就要摔倒了!

Fritz Opel: 你应该把它拽回来的!

Lake Kesler: 我拽了!我感觉到绳子向下滑了,所以我出于本能向后拽,但它一直把我往前拉!

Fritz Opel: 那他被拖走了吗??哦天哪,我希望没有——

Lake Kesler: 但——他不会有事的!只不过是绳子一直在往下滑,无论我多么用力去拉——它就是一直在滑!

<音频结束>

205field.png

IMG_0035.png

在相机设置里添加说明。

日期: 02/12/2025


<音频开始>

Fritz Opel: Alex??是你发过来的吗??

Lake Kesler: 当然是他发的!这是用他的相机拍的!

Somalia Hanks: 他还什么都没和我们说——

Fritz Opel: 哦,操,会不会是实体发过来的??

Lake Kesler: 不可能是实体!他——他没事!

Fritz Opel: 是你松开绳子的!如果你把该做的做好了,他没事的可能性兴许还大点!

Lake Kesler: Fritz!我告诉过你!是绳子一直在往下滑!

Alex Patr: 各——各位,各位……我——我没事……

Fritz Opel: Alex!我——我靠!

Somalia Hanks: 你听起来受伤了,Alex。你那边发生了什么?

Alex Patr: 我跳进了那个里面有天空的井,落体的过程中有些刮伤……我在一分钟之后落在了这里,有——有些擦伤!还有……轻微咬伤和抓伤……但没有东西跟上来。

Fritz Opel: 你确定没有东西跟着你?

Somalia Hanks: 还有你现在在哪个层级,Alex?我们得去接你——

Alex Patr: 我确定没有东西跟着我——还有……我不确定,只是一块田地?

Lake Kesler: 嗯……是Level 10吗?

Somalia Hanks: 看上去雾不够大,而且草似乎有些短。也有可能是205?

Fritz Opel: 你觉得你现在在哪,Alex?

Alex Patr: 我…….没什么线索。不过,10和205听上去都有可能?

Somalia Hanks: 我会召集EL3A和Level 29的队伍去Level 10找你。如果找不到,他们会从那里的出口去Level 205继续找你。

Alex Patr: 哈……我听到了。不过我得坐一会儿,我现在很难站起来。

Somalia Hanks: 你没有被伤得太严重,对吧?

Alex Patr: 抓伤,咬伤,可能还有点……烧伤?我的部分皮肤呈泡状,但在冷空气里好像好转了。

Somalia Hanks: 那……听上去不太妙。我会派一些护理人员一起去接你。不要走动,如果可以的话试着自己止一下血。

Alex Patr: 我会的……我会耐心等待他们来救我的,嘿嘿……

Fritz Opel: 那我们在Level 230还能做些什么?

Somalia Hanks: 嗯,我认为初步探索已经结束了……你们可以回到13.1,给出报告,交出所有照片以及Alex和Lake各自的日志。

Lake Kesler: 好,很高兴我们可以回去了……可是,这些被挖开的坟墓该怎么处理?还有其他被挖开的那些。

Somalia Hanks: 地面还能切出吗?

Lake Kesler: 呃……不,不能了。我踢了一颗小石子下去,它只是落在土上弹起了一下。入口已经关了。

Somalia Hanks: 那你们可以放心回家了。最坏的情况是,我们得把对讲装置带出230,以解释发生了什么,但那并不是很难。做得好,各位。我很高兴,我们完成了任务。

Lake Kesler: 我,呃……对,我也是。很抱歉我扔下了绳子,Alex。

Alex Patr: 嘿,没事……我猜你是在我坠井的时候扔下的吧?要是不扔下你顶不住那么大的重力的。

Lake Kesler: 还是,抱歉了……等你回到13.1我会去医院看你的。

Alex Patr: 好,我就在医院等你!嘿……我得顺便把收音机关了……我的头在嗡嗡作响。

Somalia Hanks: 嗯,我们可能之后需要用它来确定你的位置,但……不用担心。等你头鸣好转10分钟后再打开,可以吗?

Alex Patr: 可以,Hanks夫人……

<音频结束>

我承认,我以为Alex真的死了。我以为我扔下绳子把整个任务都搞砸了。

嘿,Lake,他没事,我们成功了……没有人罹难。

我还是搞砸了,你自己说的。

我反应过激了,抱歉。事后看来,很明显是因为他跳到井里,绳子才开始滑的。我当时脑子转的太快了,没看出来。

我还是搞砸了,我本可以做得更好。

我为什么不再多陪你一会儿呢。我们可以在那家披萨店里点些吃的,还可以……我也不知道,看些906赠予我们的电影。听上去挺有意思吧?

确实是不错的主意。我们得避开聊这些东西,我们不是还在被监听着吗?

靠,还真是。坚持一下,我拉你起来。lol,真不敢相信你已经开始开溜了。

我讨厌黑暗的层级,我不想再逗留了!我在入口处等你,你到了我们再聊。

嘿嘿,一言为定。待会儿见。






. . .








S.H. 日记 2025 12月2日 🗁
文件 编辑 视图 插入 格式 工具 附件 帮助 最近编辑于 7 小时前


🖶 A 🖌 | 100% ▼ | 正文 | Arial | - | 11 | + | B U


好吧,今天回顾了一下昨天探险得到的数据,我被Level 4的PA分部委托写一份层级草稿。它的编号甚至从PA-M54改成了默认的PA117,很高兴能看到它被正式视作一个层级,坦率地说,我不知道它还被看作什么。

我……对那次探险还是有些震惊,尽管那已经是昨天的事了。没有人在任务中牺牲,Alex只是胳膊和胸膛受了点轻伤,但那些照片和他穿过的那些地方好像……太吓人了。尤其是那张我送去Level 9的那个探险者的照片。我猜我现在心更软了。我还记得151里的那些可怕的尸体,而我甚至没有畏缩,而我……却像在现在这样,对一个我都不知道名字的特工感到同情。

既然他们想让给PA117撰写页面,那我就把撰写任务交给Holly了,但是我不会告诉别人。她会因为这个怀恨在心,毕竟她现在脾气就没好过,但我知道她会做的,如果出现最坏的情况,我就当她欠我一个人情,哈哈。

我希望将来能对PA117进行进一步的调查,它还有下半部分,有更多的秘密和发现等待人们去探寻。但我们还在等待批准。他穿过的那口井似乎是双向的,所以我们不需要担心要去探寻其他的坟墓了。

不过,我绝对不想再参与接下来的调查工作了。我可以提供建议,但我不想再指挥任何与这个PA有关的进一步任务。也许我会试着去做一些不用那么亲力亲为的工作,比如坐坐办公室什么的。不过我拒绝因此搬到Level 4,孩子们会埋怨的。






. . .








好吧,我想Somalia给我安排了这个任务。这只是初稿。我就慢慢搞好了,赶在ddl之前就行啦。我觉得我的上级肯定会校正文腔和格式的,那我就先不用管咯。

我为什么要写这个?还是先从模板开始吧。

生存难度:生存難度:

等级等級 pending

  • {$one}
  • {$two}
  • {$three}
206first.jpg

PA117探索到的最下面部分。

描述

待定层级117是一个有限大的、结构特殊的地下墓窟和石状幽闭地道组成的建筑群,完全由骨头和牙齿组成。除了那些灯和电线,我也不知道它们是什么做成的。

该层级尽管结构独特,但仅由地道组成,这些地道要么由被粉碎的,无法从洞穴里的石头中辨别出来的骨头构成,要么由更大更明显的骨头构成,覆盖在层级内特定的墙壁上。后者主要由附肢骨组成,比如肱骨1、桡骨2和尺骨3。其他的骨头也会作为额外填充物出现, 最值得注意的是颅骨,据目击,这些颅骨大多一排一排地堆叠在一起,同时陷进骨墙之中。对于没有明显遗体痕迹的墙壁的不同地道,其总体结构类似于欧洲古代地下墓窟常用的多孔火山岩。然而,如前所述,这些地道所用材料与其他更明显的地道是完全相同的骨头。

通过未知方式,某些较小的骨头被磨碎,或者被凿下并融在一起,组成了那些看起来更加石状的地道。尽管这些墙壁的基础原料是干而脆的骨头,但它们却异常坚硬,因此流浪者可以轻松沿着主干行走,而不会踩陷地面。我们并不明确这一点,我只是补充了一下,因为骨密度增大是对第一个进入的探险者没有掉入地下的原因的最佳猜测。

PA117内部空气异常阴冷潮湿,具有霉味,很有可能是由于该层级的白垩化的结构特性造成的。空气本身并不会对健康造成影响,但长期暴露在昏暗幽闭的环境中已经造成了研究人员们的恐慌。我知道我说的是“们”,尽管目前只有一个人去过这个层级,但我相信将来一定还有更多探险的。

也许这个总体描述有些短了,但这个层级也不是什么特别独一无二的大宝贝,我觉得没什么好补充的。

特殊区域

如前所述,PA117的布局具有极为特殊的性质,与数据库中记录的其他大部分层级截然不同。因此,为PA117每个主要区域都额外创建了副标题和后续描述,且为以上地点绘制了地图,以为探索该层级提供一般援助。最后那部分是我不假思索加上去的,别逼我画地图。

上端

pa117maptop.jpg

显然地图还没有画好。如果有人画出地图,我们会加上

206eye.jpg

蓝色通道景象,可从该层级此处的墙后看到。

这一部分的显示可能会错误一段时间,因为缺少一张图片,板式会被打乱。就先忽略这个小毛病吧。

PA117的上端仅由一条单独的长走廊组成。该走廊由上述粉碎融合后的骨材料建成。该走廊是切入该层级的流浪者最后前往的区域4,因为来自Level 205和Level XXX的两口井(或者四口,如果地道另一边也有两口的话)位于此区域。尽管除了散落在地上的老旧、干枯的骨头之外,在该区域几乎看不到其他装饰,但在地道的左右两侧(取决于使用的是哪一个入口)[我添加这段话是作为一个保障措施,以供发现其他两口井时参考。],墙上有两个巨大的开口,内部透过另一面墙可见一螺旋结构,叠加成通向外部蓝色通道的圆洞。

PA117大部分房间一样,除了在天花板上稀疏分布、靠暴露但绝缘的电线连接的工业照明灯外,该区域完全不存在任何家具或其他物品。至少我猜是这样,我是根据其他的图片来下此猜测的。这一区域的图太少,根本看不见天花板。

在该地道中央,墙上那两个通向蓝色通道的洞之间,存在一条与最初的走廊宽度相仿的地道,但该地道的墙壁要么是由和前面提到的走廊相同的碎骨组成,要么由更大量的骨头和颅骨组成。该走廊随后通向PA117的下一区域,该区域被称为“中心”。

根据探索记录,该层级内的实体可能主要在此区域内杀戮或聚集。不过目前处于假设阶段,无法准确评述。

中心

pa117macentre.jpg

依旧没有地图。.

206neck.jpg

沿着上端区域的地道走下来之后出现的交叉口。

206spine.jpg

“中心”主要地带,此图展示的为主厅内通往随后各个地道的入口。

中心,是该层级最杂乱、最四通八达的区域之一,在某种程度上充当了通向PA117其他区域的枢纽。

该区域通过一个由碎骨建成的十字交叉口连接前面提到的地道5。中心是该层级外观最接近“房间”的区域,然而其他更大的空间被与上端区域有蓝色通道的墙高度相仿的墙分隔,从而隔出一条比前面的地道更窄的主通道。

与最开始的主厅一样,该区域由仿照多孔岩设计的碎骨建成,墙壁、地面、天花板和柱子,无一例外。阻隔两侧通向中心入口的隔墙以约半一致的3.5米宽距敞开,每侧各七,共14个。

206rib1.jpg

连接至中心的许多侧边地道之一的尽头。

顺着这条与主地道一样被墙阻隔的地道往下走6,会来到更细的地道。这些地道,很像连接上端和中心的地道,到处都是巨大的人类遗骸,这些遗骸或多或少都是由和上述总体描述中列出的相同骨骼构成的。

这些地道的长度不同,靠近上端处最长,相反处最小,但保持统一的直线,且被墙壁和天花板上的各种工业灯具照亮,这些灯具被如前面区域暴露但受保护的电线连接。

无论选择探索哪一条路,每一个地道都会通向同样的尽头,尽头处的墙壁构造与两侧的墙壁相同。我要在此多说一句,我预计进一步的调查会揭露更多关于这些地道的信息,它们不可能就这么通到尽头

侧端

pa117mapsides.jpg

206shoulder2.jpg

PA117内二十个房间中的其中四个的代表性外观图像。

206lowerarm.jpg

该图展现了侧端含有骨制墙壁的部分。

大体上讲,侧端是PA117最复杂的区域之一,具有相对复杂的房间布局,但仍然遵循线性模式。

从上端的左侧或右侧路线都能够进入侧端。每个走廊都会通向两组布局相同的房间,唯一的区别是房间内骨头展现出的总体排列方式。

侧端每侧的第一个和第三个房间“侧端”绝对需要一个新的名字,其他区域也是,这些名字也太普通了。都呈圆柱状且被被骨头填充。除了第三个房间的圆形地板中间有一个底座之外,其他房间的中部都是完全中空的。因此,房间内的运动范围更大,沿半径距离约有10米。我只是基于已有照片作假设,在进一步探险之后这些数据可能会有改动。

尽管这些房间外观几乎相同,第一个和第三个房间的结构有着明显区别。对于第一个房间,通向层级后面部分的门口与左侧或右侧呈90度角,这取决于流浪者选择从哪一侧深入7。对于第三个房间,门口将置于房间的对面,呈180度角。

侧端的第二个和第四个房间的设计与连接PA117所有区域的交叉口地道相似。然而,它们有着更为松散的走廊结构,尤其是矮一些的墙面。侧端第四个房间通向剩余两端共十六个房间时几乎接近S形走向。(仅为假设,所提供图像不足以证明这是否正确。)


206intersection.jpg

走廊房间内,通向侧端其中一处尽头的一排门口。

206first.jpg

目前探索到的PA117最下端区域,具体说是门口房间末端的细小走廊。

上述四个房间的后面是一个独立的房间,尽管其宽度与前面长长的第四个房间几乎相同,但这第五个房间与其他房间独立是由于,它的结构并非由明显的大块骨头构成,而是由早已处理打磨好的、无法辨认的尸块构成。

该房间,无论位于哪一侧,都会连接总共其他五个房间。不过,根据流浪者选择探索的不同侧,与前面地道方向呈90度角的那个地道,与其他四个呈180度角的地道不同,该地道在左右两边是轴对称的。8

除了指向中心的地道外,每个房间的门口都通向设计几乎一致的,由碎骨组成的房间。房间内有嵌在墙内的光源。没有任何图像或对话指出这些光源是什么,这个标记是便于这些光源之后能被探明并添加到这里。在这些走廊的尽头,在一个相同的地道和下一个地道之间的门口有一个向中心处倾斜的拐弯。然而,在继续穿过三个地道后,整个通道便戛然而止。

从目前了解到的最新文件来看,侧端的范围并未超出这三个走廊之外。此外还需指出,这个由三部分构成的地道向着前往中心的方向尺寸一直在缩小。我无法进行准确测量,甚至无法进行估测,因为没有其他走廊的任何图像。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相信无线电资料库里的对话。

下部

206lowerspine.jpg

一张被黑暗笼罩的下端照片,于中心内拍摄。

下端是PA117的一个近乎神秘的部分,因为该区域未经任何探

我不打算再往下写了,因为我意识到等进一步探索完成之后会有人来写这块儿的。现在图就放在这里。

PA117的实体

尽管目前不存在层级内存在生物的图像证据,但PA117至少是10个血肉淋漓、丑陋、钻头状生物个体的家园。第一个目击此实体的探险者尚未离开医院,所以我在138很难与那人交谈。我只能补充我通过无线电日志得到的解释的通的部分和这些实体取得尸体的大概方法。

这些生物血肉淋漓,全身由部分腐烂的血肉和内脏组成,这些血肉物质可能来自PA117内死亡的流浪者。它们呈现一种多样的、可延展的多足结构,高度不超过2英尺9。据推测,这些生物的脚具有更加坚硬、结实的的结构,以便刺破、撕裂流浪者的尸体,以及更方便地开展后文将会提到的盗墓活动。

除了这些,这些生物还有一排位于体内未知区域的锋利牙齿,尽管身体的其他区域具有延展性,但它们仍能够在被攻击的流浪者身上留下相当多的咬疤。如前所述,这些牙齿的实际位置(以及牙齿的形状)尚未被M.E.O.D.知悉,但目前的结论是这些牙齿藏在它们无固定形状的体内,如需发起攻击,这些牙齿会移动至身体需要的区域10

虽然该实体拥有攻击能力,但它们的主要目的是通过从层级内各个区域操控切出尸体的方式来窃取各层级的尸体,将死者尸体内的骨头转化为该层级内的墙壁、地面和天花板。除此以外,由于该实体外表血肉淋漓,不存在骨架结构,人们相信这些实体是由被盗取的尸体剩余部分捏造成的。

历史记录

我不打算写这部分,我又不是什么厉害到知道要调取什么信息的档案管理员。这次事件太新了,我觉得还是让更适合的人来写吧。

基地、前哨和社区

"该层级内不存在任何已知基地、前哨和社区。"

真希望我能有权限删除这个部分。

入口与出口

先搞定这部分吧,这部分最好写了。

在首次进入PA117后发现更持久的出入口之前,最初只能由在历史部分描述的盗墓过程中进入。然而,在对PA117的第一次有记录的探索结束后,在层级内发现了两口各自通向另一层级的“井”。很可能还有另外两口井,但在发现这两口井之前,第一次调查就结束了。通向的两个层级如下:

Level 205

  • Level 205既是PA117的入口,也是出口,通过一个单独的井相互连接。在PA117内部,该井位于十字交叉口上端地道左边的走廊内。(我还没写主要描述,所以等我进行二次修订时,这部分会有变化。)如果有人进入这口井,会被传送至Level 20511
    • 在Level 205这边,该井位于距南边铁丝网围墙约400米处,第二近的围墙为东侧铁丝网围墙,距离约850米。使用这口井离开时,必须采取相同的预防措施12

Level XXX

初次探索未发现另一口井通向哪个层级,所以我用“XXX”代替,这个超链接我也懒得删了。

  • 在一个同样位于PA117上端左侧的走廊内,但一个高度略低的单独房间内,放置着通向Level XXX的另一口井。该区域完全被水淹没,唯一穿过该出口的方式是游过去。通过该方法将抵达Level XXX。




PA模板提示

  • 在为该待定层级编号后,在正式发布前请确保先将所有高亮显示的PA编号改为新编号。
    • 作为补充内容,请在发布前重阅PA草稿,以确保任何失效模糊信息、矛盾等错误都已得到修正。否则,请公开先前保存的PA文档以作为替代。
  • 尽管这一草稿文件并非最终公开的版本,但依旧需要遵循M.E.G.与扩充组织数据库的写作规范与制度。
  • 仅在必要时进行假设。如果记录的地点中有某个事项未经证实、或某段信息完全未知,请如实记录在文档中。
smolmeod.png
M.E.O.D.
作为人们的代表






. . .








Holly0679 <H.Clove@backroom.com> 12:06 AM (10 分钟前)
发送至 L.Locke@backroom.com

http://backrooms-wiki.wikidot.com/pa117

PA117初稿已完成,主任。


Leyland. <L.Locke@backroom.com> 12:06 AM (10 分钟前)
发送至 我 ▼
等等,什么?我还以为这活儿是分配给Somalia的。怎么你给做了?


Holly0679 <H.Clove@backroom.com> 12:07 AM (9 分钟前)
发送至 L.Locke@backroom.com
Somalia今天有点不舒服,主任。我觉得她可能还在想探索PA117那事。她让我帮她写初稿,而且很明显我欠她个人情,所以我就写了。


Leyland. <L.Locke@backroom.com> 12:08 AM (8 分钟前)
发送至 我 ▼
那你自己的本职工作呢?看看你的个人信息,你应该向PA-E101的幸存者询问问题,而不是自作主张捧别人的场。


Holly0679 <H.Clove@backroom.com> 12:08 AM (8 分钟前)
发送至 L.Locke@backroom.com
主任,我是在空闲时间写的稿子。这完全没妨碍到我的工作。


Leyland. <L.Locke@backroom.com> 12:09 AM (7 分钟前)
发送至 我 ▼
行,我信你一次。我会读你发过来的稿子,然后告诉你我的想法。


Holly0679 <H.Clove@backroom.com> 12:09 AM (7 分钟前)
发送至 L.Locke@backroom.com
明白了,我会耐心等待的。


Leyland. <L.Locke@backroom.com> 12:14 AM (2 分钟前)
发送至 我 ▼
我已经略读了一遍草稿,有一些文腔和句子的问题,不过这在初稿中倒是难免。你做的假设太多了,而且留了太多解释,这些注释现在可以放在外部页面上。


Holly0679 <H.Clove@backroom.com> 12:14 AM (2 分钟前)
发送至 L.Locke@backroom.com
有了那些解释再写起来会更容易,主任。


Leyland. <L.Locke@backroom.com> 12:15 AM (1 分钟前)
发送至 我 ▼
我理解。至少这能让负责改稿的人改起来更轻松。但只有确定第二次探索日期时,这些修订才开始进行。此外,你还得把地图画出来。


Holly0679 <H.Clove@backroom.com> 12:15 AM (1 分钟前)
发送至 L.Locke@backroom.com
等等,等等?为什么?我不画。难道没有能干这个的艺术家了吗?


Leyland. <L.Locke@backroom.com> 12:16 AM (刚刚)
发送至 我 ▼
我们现有的艺术家要么在为994的新镇子画宣传画,要么在57做修复工作。我们需要一张地图,以用于将来的探索,事不宜迟。报酬少不了你的。


Holly0679 <H.Clove@backroom.com> 12:16 AM (刚刚)
发送至 L.Locke@backroom.com
那好吧。等我有空就把地图画一下。




回复 🡼 转发 🡺






. . .








欢迎来到M.E.O.D.媒体记录档案库


你已进入访问Level 13.1内03号餐厅闭路电视监控的音频转录,根据以下检索准则

时间: 06/12/2025


免责声明:

主扩展组织数据库对其所有居民的隐私和数据极为重视,并尽其所能保护上述数据不受任何形式的威胁,无论是内部数据还是其他数据。这些录音以及后来的转译抄本,都非以侵犯隐私为目的。虽然每个提交的视频、音频记录,甚至其他书面材料都被重写成M.E.G.标准格式,但这只是为了方便进行对非法事项的潜在调查、记录,以及建立媒体记录方式清晰性和统一性的标准。

在任何情况下,M.E.O.D.都不会泄露或威胁泄露其居民的任何机密信息,其视听记录数据也不会被没有明确授权的人访问。


smolmeod.png
M.E.O.D.
作为人们的代表







<日志开始于:12:33PM>

日期: 06/12/25
地点: Level 13.1 03号餐厅
参与人员:: Holly Clove(PA和AA审讯员)


Holly Clove: 这简直太蠢了……

[Holly Clove弯着腰坐在宽敞杂乱的餐厅内相对安静一角的长椅上,她的平板电脑平放在长椅上,她将头径直伸在平板正上方,盯着平板陷入沉思。她将自己的饭推到了一旁,因为吃饭此时已变成了次要的事情。她手里的手写笔悬在平板电脑屏幕上,屏幕上显示的是一个绘图软件中完全空白的画布。Holly不断地思考,时不时地戳下手写笔,试图开始画画,然后又把手收回来。紧接每一次徒劳之后的,是她的一声幽怨的叹息。]

Holly Clove: 为什么要把这个任务给我?我明明可以做别的事。如果……如果我画的够烂,他们这也只不过是简单地把它换掉罢了。我都怀疑他们会不会在终稿用我画的图,不过我敢肯定艺术部门在被调出PA部门之前肯定能完成手头上的工作的。

[Holly把手伸进旁边的包里,拿出一副又旧又小的耳机戴在头上,之后又拿出了一部相当旧的手机。使用手机屏幕下面的物理按钮浏览了一些电子邮件后,她又打开了一个MP3文件,随后开始播放。她的手写笔一直贴着高级得多的平板电脑的屏幕。]

Holly Clove: 别磨唧了,赶紧……跳到他切入的部分。

[尽管Holly在听录音时一动不动,但她最终还是开始挪笔,将笔尖压在屏幕上。她缓慢但利落地在画布上画出一条直线。几秒钟后她停下来,倾斜手腕角度,画出另一条长度近似的线。Holly画了大约一分钟。最终,她通过录音内的对话,画出了一个抽象的、蜘蛛般的棍形图。]

Holly Clove: 太简单了……下一个部分肯定也很简单,我能轻松搞定。

[自言自语了一会儿后,Holly等了几秒,然后继续绘制。她从刚刚奇怪的画向北直直画了一条线,停顿一段时间后在上面画了一个圆。画完圆后,Holly又慢慢地开始把笔挪动起来,画出一条与上一条长度相近的线;然后又画了一个圆。画完,Holly皱着眉头看了看她画的东西。她决定用选择工具选中她刚画的东西,复制,水平翻转,将它粘贴到她已经画好的画的对侧。她用一条直线将最顶侧的两个圆连接在一起,然后短暂停了下来。抱着好奇和困惑,她再次看着她的画。]

Holly Clove: 等等——这不是……是这样吗?

[短暂思考后,Holly开始继续绘制。拿着手写笔,她在刚刚画的那一条直线中间画了一条中垂线。向下走笔,直到线与她绘制的最下面的线的南端相交。Holly画得很匆忙,随后开始画出更多的水平线,而不是垂线。她一共画了七条这样的线,每条线的长度都在逐渐缩短,直到画到她画的垂线底部,这时她选择将原来的垂线进一步拉长。]

Holly Clove: 哦——这……这是真的,我去。我可以凭记忆画出剩下的了。我得给Somalia看看。

[又一次自言自语后,Holly决定关掉录音,继续画画。她决定在垂线顶部画一个盒形图案,在垂线和之前画出的那条长水平线之间留出一些空间。然后,她用橡皮擦工具在盒子里擦出一个T形,然后在盒子的顶部擦出与T形上面的线平行的两条线,在两条线之间留了一个缝隙。之后,Holly做的最后一件事是用橡皮擦工具在盒子里擦出四个圆圈。两个在盒子的左右两侧,两个在T形垂线的后面。]

Holly Clove: 好了,这……好吧,看看Somalia会怎么想吧。


<日志结束于: 12:57PM>






. . .








206firstmap.jpg

pa117map.png

Somalia。PA117是一副躯体。

等等,什么?你什么意思?

很抱歉,Holly,你问的时机不太合适,我现在状态很差。为什么你也开始用这个给我发信息了?

PA117,你让我写档案的那个层级。

至于第二个问题,我上一次给你发邮件,你整整两个小时后才回我。我知道我用这个你会回复的快一些。

我明白你的意思,Holly,很抱歉我上次没及时回你。我只是对你发来的图和你给的说明有些困惑,你能详细解释一下吗?

我刚刚发的是PA117的地图。我按你的要求写了初稿,在地图位置留了空,好让艺术部来画好点的地图。显然艺术部最近忙得很,所以Leyland要求我来画。

那这肯定是这个层级的地图了,对吧?

你不会觉得我在骗你吧?我画的时候可是听着录音的。录音里你可是也在场的,你好好回想一下,你会想起来的。

哦天,你说得对。

看吧?我都告诉你了。

所以攻击Alex的那些实体在建一副躯体?至少说,是躯体的骨架。想象不到完工后会是什么样子。

天哪,这解释了很多东西。我们总是在想为什么它们要建这么个地方,原来这些生物在忙着创建一个新生物。你觉得现在真的只有骨头吗?也许PA117外面还有些血肉、器官什么的?

我也不知道,我猜这得等第二次探险才能揭晓了吧。至少,我想我们第二次征程需要解决的问题已经摆在面前了。

我想也是,是啊。

我之前怎么没注意到这个呢?这似乎很明显,难怪层级布局这么特别,这简直让我们眼前一亮。

这个不能单怪你,其他人也没注意到。只有我清楚地画完地图之后才注意到这个。

不过我本该有直觉注意到这个的!尽管我现在拄着拐杖,服用着这些愚蠢的药物,我依旧是所有异常事件的主要调查者之一!去年我忽视了PA98的致命实体,至少20人在那丢了性命。如今我在117又犯了一次!

Somalia,请你冷静一下……PA98是你为数不多的错误之一,而且这次,除了你其他人也没有意识到。我知道你很痛心,但你忽略了一点,就是117是个骨架并不是坏事,也代表不了什么倾向。

这代表我已经老了,Holly。即使时间变慢了,我依旧在衰老。再这么下去,我就会表现得像在初次探索Level 19时忽视橙色光芒,或者忘了写出790内死亡不可避免这样子。

你没有衰老,你做得很好。不如来点实际的,我帮你个忙如何。

我……你先说吧。

Leyland想对Middlesorts页面进行更新,添加对其员工的一些新采访。这本来应该由我完成PA-E采访之后去做,但我打算交给你。

为什么要交给我?你都做不到的东西,我怎么可能做得更好。

因为我想让你知道你的工作能力并没有减退。PA98对你的打击太大,而且我也知道你在The Prenatal失去Andrew很难受。我把我的工作给你,而且你会拿到工资的。我只是想让你知道你宝刀未老。

好,那我就接受了。除了谢谢,我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这就够了,你不用客气。

其实,我在骗你。我需要你为PA117组织其他探险活动并为其开绿灯。我知道你可能还不想考虑这些,但如果可以的话,我很感激。我甚至可以把终稿也给写了。

既然这样,当然可以。感谢你的帮助,我几乎没指望过这个。

不是在说你坏话,抱歉——

没关系。失去初代监督者成员和后室的集团化对我确实也有影响,这些事让人感觉……沧海桑田啊。

是啊,看来我不是唯一一个这么觉得的人。你不打算搬到远一点的地方吗?比如190里的人连货币都没有,你可以去体验一把新鲜的环境。

我觉得每个人都会这么想,自从第一次切出后,我从来没想过我会再次面临经济紧张的局面。但我想我会在13.1再待一段时间,万一情况改善了呢。

我一点都不怪你,我一直待在11也是因为这个!而且在这里抚养孩子很方便。我得去组织下一次调查了,改日再聊。

那我也去工作了,别忘了替我向Jason和孩子们问好。






. . .








20/12/2025






. . .








10/01/2026






. . .








31/01/2026






. . .








16/02/2026






. . .








01/03/2026






. . .








18/03/2026






. . .








欢迎来到M.E.O.D.媒体记录档案库


你已进入访问Level 13.1路灯摄像头6号PA档案办公室闭路电视监控的音频转录,根据以下检索准则:

时间: 19/03/2026


免责声明:

主扩展组织数据库对其所有居民的隐私和数据极为重视,并尽其所能保护上述数据不受任何形式的威胁,无论是内部数据还是其他数据。这些录音以及后来的转译抄本,都非以侵犯隐私为目的。虽然每个提交的视频、音频记录,甚至其他书面材料都被重写成M.E.G.标准格式,但这只是为了方便进行对非法事项的潜在调查、记录,以及建立媒体记录方式清晰性和统一性的标准。

在任何情况下,M.E.O.D.都不会泄露或威胁泄露其居民的任何机密信息,其视听记录数据也不会被没有明确授权的人访问。


smolmeod.png
M.E.O.D.
作为人们的代表







<日志开始于: 04:59PM>

日期: 19/03/26
地点: Level 13.1路灯摄像头6号
参与人员: Somalia Hanks(PA和AA调查员), Alex Patr(PA和AA审讯员,总现场调查员)


Somalia Hanks:啊,Alex!我就知道我总能找到你的。

[在街上,Somalia Hanks独自寻找了一段时间后发现了Alex Patr并走向其跟前。她举起闲着的手臂向他挥了挥手,走到他身边时,她的拐杖有些蹒跚。Alex听到自己的名字时显得很惊讶,他转头望向Somalia,向她笑了笑。]

Alex Patr: Somalia!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这太惊喜了。

Somalia Hanks: 嗯,本来打算和你说一声的……我本可以给你发邮件或者直接打电话,但我想还是直接亲自来见你比较好!我来看看你呃……伤口有没有好,之类的。

Alex Patr: 留了点疤,但除了这个没什么问题了!我甚至已经回归现场工作了,这次是探索新的PA118……嘿,真是没个头了。

Somalia Hanks: 看到你重返工作,我很高兴,我很怀念能像你那样精力充沛地对付实体的时光。

Alex Patr: 呃,这不是最糟糕的吗?PA118本身就是一系列问题,不过,我不必赘述细节。

Somalia Hanks: 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给我发短信?我倒是很想知道PA团队现在在做什么……

Alex Patr: 我想说,你可以自己去查,不是吗?

Somalia Hanks: 不,我再也不能了!我,呃……我退休了,我2个星期前向上级提交了辞职信,前天正式通过了。

Alex Patr: 等等,真的吗?为什么?

[Somalia低头呆滞了一会儿,叹了一口气,然后微微一笑,近乎俏皮地耸了耸肩。]

Somalia Hanks: 我在Middlesorts里进行了一系列成功的采访,我想是时候功成身退了。

Alex Patr: 你没有被开除,对吧?

[Somalia哼了一声,一边发出微弱的笑声一边摇头,Alex也只好陪笑。之后,她调整拐杖的位置,抬头瞥了Alex一眼。她清了一下嗓子。]

Somalia Hanks: 不,不……肯定没有。我老了,Alex!我有一个丈夫,两个孩子,还有一个家要照顾。在我这个年龄段,边顾及这些边费心工作是不现实的,至少在我的余生,还能拿一一笔不少的养老金和一些不错的慰问礼品。

Alex Patr: 好吧……很大胆的选择,但我很敬佩。希望11没有太拖累你?

Somalia Hanks: 哦,从来没有过!即使我出于意外在55待过一段时间,我还是最愿意住在11。

Alex Patr: 我觉得13.1对你来说会不会太乡俗化了?

Somalia Hanks: 太像农村了!我一直更喜欢城市,坦率地说,不是这里,而是147那种,要么就是我忘了层级编号的那座黑白相间的城市。

Alex Patr: 看到我曾经的领导过得很好,我……很高兴。我正要去公园慢跑,你愿意一起来吗?这样我们能多聊会儿。

Somalia Hanks: 不了,我想给Holly一些东西,我知道我要是和你一起去跑,你还得时不时地停下来等我。那……哦!昨天PA117的探索结束了,我想他们在准备终稿了吧?它现在需要一个合适的正式编号,正常层级和隐秘层级都可以。

Alex Patr: ……你觉得我能给它编号吗?

Somalia Hanks: 你想让它归为正常层级,是吧?

Alex Patr: 隐秘层级通常都很夸张……之类的。我觉得还是给个编号比较好。

Somalia Hanks: 好,那就联系PA部门!我不知道我是否有足够的权限代表你做这件事。在他们为你挑选编号之前,确保你给他们发了信息就好!

Alex Patr: 让别人代表我感觉太奇怪了,我会确保在结束之前问他们的。我想你现在要去见Holly吧?

[等Alex说完,Somalia叹了口气,点了点头,抬起头看着Alex,又向他微笑了一下,然后向右转,离开Alex,沿着土路开始继续前行。她离开时轻轻挥了挥手。]

Alex Patr: 哦!你觉得206这个编号空着吗??那是一个骨架,这个数字正好双关一下。

Somalia Hanks: 噗,想法不错!这个……应该还空着吧?但连续编号到205就结束了,如果你的请求通过的话,那就太幸运了!

Alex Patr: 我回家就给他们发信息,我可不想错过保持连续编号的机会。

[Somalia笑了笑,加快了脚步,尽管只是因为她和Alex Patr的对话结束了。Alex也笑了笑,直到看着Somalia离开,消失在视野中,他才放心离开。]


<日志结束于: 05:20PM>






. .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