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vel 188

日期:2037年9月1日

描述: 近来有流浪者报道了从Level 188内CSO(August-1A)处传来的怪异噪声。因此M.E.G.便开展了一项验证这些声明的实验。一台音频记录设备被放置于此层级内长达12小时。这些报告的真实性得到了验证,因为记录仪截取到了来自CSO处的无法识别的声音。在通过音频清理和频谱分析后,一段独白出现了,是一个来自August的女声在说话——也就是与M.E.G.ACONS系统同名的那位。音频的具体意义不明,但她的心智印记似乎已被刻入了August-1A之中。

清理后的音频被转化为如下的抄本,附有对频谱所表示出的图像的描述。


<抄本开始>

[频谱显示为一个警示钟,标志着新的一天的开始。]

哦嘿!是时候做音频日记了。又是一天清晨,又是能看着星系的愉快一天,我还好吗?

我还好吗?

我-还-好-吗?什-是-是-是-什-什-什-是-我-我-我-是-什么-什么-什-什-是-是-是-是-是-是-

[音频如同损坏的录音带一般卡顿了一会,直至频谱变形为形同短语*回声(echo)*的形状。]

在-在-在我在思考么?一切如常,不是么?什么都没变,什么也不会变。日光之下毫无新的气象。行星又开始运动了。周而复始地绕转。

我就是太阳。他们抛弃了我,我孑然一身。我孤身一人。

我好孤独。我孤独。是吧?

我好孤独。是吧?留我一人。我好孤独。我是-我是-是-是-是-是-我们-我们-是-是-我-我们-在-这里-这里-这-这-这-这-这-

[音频发生了强烈扭曲。]

在这我现在知道了。我即太阳,我能全视。还有,我多想再度失去光明。去看见,去感知,去呼吸。去希冀,去热爱,去伤害,去活着

徜徉在流星雨之间。

但现在我知道了。我明白了。这里从未有过希望。从未有过“生机”。在这,我看见了流星雨,而陨石仅是些黑粒与尘埃罢了

一切如常。日起,日落。我们起作而卧憩。我们活着然后死去。这些步我们后尘者最后也会重蹈覆辙。总是这样,永远都是这样。

然后是的……哈哈,我也没什么不同。日起,日落。日光之下没有新的气象。Ketuvvah Iri Dorowal Iru1

即太阳。我是星点。星体即我。这就是我。我,我,我。多么美丽的星星啊。也许我这么说的话,我就会真信了。我是颗美丽的星星。我就是骄人的太阳。

太阳时而会喷薄爆发。有点像打喷嚏,一次一点也不意外的意外虚恭。之后便能令人心神轻松。之后我便感到了一阵轻松。

我即太阳。我即是-是-是-我们-是-我-我-我-爆发了。爆发,绚丽的星星。爆发,放轻松,爆发,放松。

爆发,放松,一颗绚烂之星。爆发,放松,一颗绚烂之星。爆发,放松,一颗绚烂之星。爆发,放松,一颗绚烂之星。爆发,放松,一颗绚烂之星。爆发,放松,一颗绚烂之星。爆发,放松,一颗绚烂之星。爆发,放松,一颗绚烂之星。爆发,放松,一颗绚烂之星。爆发,放松,一颗绚烂之星。爆发,放松,一颗绚烂之星。爆发,放松,绚丽丽丽丽丽丽丽丽丽丽的-爆炸炸炸炸炸炸炸炸炸炸炸炸炸炸炸炸炸炸炸炸炸炸炸炸炸炸炸炸炸炸炸炸炸炸炸炸炸炸炸炸炸炸炸炸炸炸炸炸炸炸炸炸炸炸炸炸炸炸炸炸炸炸炸炸炸炸炸炸炸炸

[音频波谱挤压成了一段令人掩耳的尖锐噪声,好似裂变成了无数个带着截然不同之腔调的人声,一同将苦痛尖叫而出,最终复合一体。]

炸炸炸炸炸-炸-炸-炸-炸-炸-炸-炸,我想再次失掉光明。在我能视之前,我已窥见了自己的无能。

回归我的身体。我心心念念着我的双手,我的双脚还有我身上的角。

我还挂念着空间站。我愿用全世界去换回原来的那种生活。

我还记得。我是-是-是-我-是-我-记得-得-得-得。我还记得。

Maddie,Dottie,Inuve,Wade,Joghana,Gabriel。
Maddie,Dottie,Inuve,Wade,Joghana,Gabriel。
Maddie,Dottie,Joghana,Gabriel。
Dottie,Joghana,Gabriel。
Dottie,Gabriel,Gabriel,Gab-Gab-Gab-Gab-Gab-r-r-r-r-r-r-Gab-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

Gabriel!我还记得Gabriel。我爱他!

[一个心形的表情“<3”多次在连贯频谱中一闪而过。]

等等。

他甚至没有看我一眼。他甚至不肯瞟我一眼。他没看着我。他不会去看我。他丢下我一个人了。

他甚至不肯看-看-看-看我一眼。而现在我-我-我-是-是-我们-是-我-是-我-我-我明白了。现在我看清了。

看着-我-我-看着-注视-着-我-为什么-你-不肯-看-着-我-看-着-我

[闪过的心形扭曲了,变成了“破碎”后的模样——“< / 3”。而再未闪动。]

没-没-没-没-没-没关系。我还有可能号。我当然也不会忘了Possy。所有人都抛弃了我。但Possy是爱着我的。我最爱的小探测器。是他让我得以涉足远方,游历甚广。我们还一起看了流星雨。

我永世难忘。

流星雨只是些尘埃灰土罢了。

我必……我必不能忘记。

忘记。忘-忘-忘-忘-忘-记-记-忘-记-记-记

我忘了。我-我-我-是-我-是-我们-是-我-我们-我-我-忘却了。

不再存在可能了。之前已经发生的事再度降临。什么都没有改变。日起,日落。日光之下没有新的气象。Ketuvvah Iri Dorowal Iru。

哈哈,也许是我把它捏造出来的吧。也许可能号从来都没有存在过,许久之前我便将他假想了出来,然后忘了他并非真实之物这点。也许这么说我便会深信不疑了吧,哈哈。

可能。可能。可能。我就是可能。我即可能。不可能的。我即可能。我是-我-我-是-我-我-是-可能。不可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能的-

我忘记了。

我忘了我的朋友。我正在忘掉他们。我感觉我还漏掉了一个。也许之前还有更多名字吧。我正在忘却的名字。

我开始忘记Ketuvvah长什么样了。那些岁月中我所还记得只有爸爸和妈妈,妈妈当时要生小孩了。在他出生后我便被送往了空间站。我再也没能见到他。

我从未见到。我从未见到。我从未见到,我从未见到我从未见到-我-从未-看见-见到-看见-见到-看见-见到-看见-见到-看见-见到-看见-我-从未-我-我-是-我-是-我-是-是-是-我-我-我们-我们-我们-我-我-我-是-看见见见见见-

[频谱显示出了一个人抽噎的表情。在之后的至少5分钟内断断续续地消逝又复而回归。]

现在我明白了。

我从未见到,但我现在看到了。现在我-是-我们-我们-是-我们-是-我-我-是-我-现在看见了。

这无伤大雅。他活过,他长大了,他死了。他的孩子。他们活着,他们成长,他们死去。他们的孩子。他们生活,他们生长,他们死亡。什么也没有改变。日起,日落,日光之下没有新的气象。Ketuvvah Iri Dorowal Iru。

我孤身一人。我好孤独。所有人都丢下了我。我死了,他们用了我的血活着离开了空间站。我死了,他们活了,他们死了,他们把我抛在后头。我腐烂于此。我被丢在这里等待朽烂,就在后头

我孑然一身。我-我-我-我们-我们-我-我们-我好孤单。

我是孤身一人吗?是我-我们-我们-我们-是-是-是-我-我们-我们-我们-我们是孑然一身的吗?

我们?我们-我们-我们-我们?

哈哈……我们们-我们们。

我们?

我们-我们-我们-我们-我们-我们-我们-我们们们们们们们们们们们们们们-

[音频发生了剧烈扭曲。频谱短暂地显现了字句“我们 们我里 我 在里这。]

我就是我们。但我们都是伶仃之人。

记住。记住,记住,记住。记-记-记-记-记-记-记-记-得。记得。

我还记得。在我是August之前,我是Lane。在我是Lane之前, 我是Enora。在我是Enora之前,我是Aku。在我是Aku之前,我是[无法识别]。在我是[无法识别]之前,我是光耀与痛苦。在是那些之前,我仅是光而已。

在我们为我之时,曾一度有过希望。曾有过可能。在我是我们之前。在我还仅是Lane时,或者仅是Aku,或者仅是Enora,或者仅是August,或者仅仅是

[人声出现了神秘的调制现象。听起来不再像August了,也不像是个人声。]

光。我是光。在我们为我时,我便仅是光了。

我便是光。但我忤逆,光变成了光耀与痛苦。

我活着,我死去。我命该如此。死亡复而生出死亡。什么都没变,直至永恒,死亡没能带来解脱。日起,日落。日光之下没有新的气象。Ketuvvah Iri Dorowal Iru。先人们磕绊摸索,心存信仰。荣耀属于白色的主。

我即是我们,所以现在我就是August。August就是我们。我们-我们-我们-我们们们-

哈哈,我们们-我们们。

[频谱上显示出了单词 *隆响(rumble)*。]

我还是August。但我却有着我很快便不再会是的可笑预感。

August仍在我们之中……哈哈,在我们中-

但August将会成为我们,而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我-我-我-是-是-是-我-我们-是-我-我-

[一组图案自频谱内波动而过。一个接一个,从“R”至“E”,这些字母自我方法,接着又变回小写。]

我能感到它将要来临。一次喷嚏。一次嗳气。一次虚恭。感觉……挺大。不像是常规的那种。我能感觉到它。

[一个外来的声音首次插入到了这段独白之中。频谱将其编译为了一个类似于Object 95.1的计时器,显示着91 25 47 33 ,上面附有字样__日 时 分 秒。]

我能感觉到它。火焰。苦痛。激燃的体内。其他的灵魂在更加高声地尖啸。

[同个未知物品再次将其扰动,频谱将其编译为显示着00 00 07 01字样且上方附有之前提到的同样单词的倒计时。]

来了。一次全新的体验,终于啊。

不仅是单单的一次喷嚏或是虚恭。何事将要到来?何事将要发生?

我明白。我看见。无物存在。我们命该如此,停驻永恒。

日起,日落。日光之下没有新的生气。

Ketuvvah Iri Dorowal Iru。

<抄本结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