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姆斯·亚伯拉姆·加菲尔德
24347238604_cdc0eeb6f5_b.jpg]

詹姆斯·艾伯拉姆·加菲尔德摆出正在讨论问题的样子的照片。

姓名:自称为詹姆斯·艾伯拉姆·加菲尔德
已知关系:美利坚合众国
已知位置:未知,曾处于Level 1

描述:

几个星期以来,Level 1的流浪者报告称,一位“令人厌恶并迷惑”的身着19世纪服装的男人在走廊里像睡着了一样跌跌撞撞地走路。这些报告起初不被注意,直到流浪者们报告称此人自称为已故总统詹姆斯·艾伯拉姆·拉菲尔德

不同的人对他有不同的描述。有人形容他“彬彬有礼”,也有人形容他“粗鲁莽撞”。一名男子称“他就像真人一样,你不用去搜,我早就知道了。”1

“当时我正在店里易货,然后进来了一个全身穿着西装的老东西,然后他就问我“能不能给美国总统折扣”。我让他滚蛋——如果他再这么说,就不会有任何折扣了——然后那家伙就像看着疯子一样看着我。这是我最奇怪的客户。”

-Level 1的一名店主的描述。

“有个人在凌晨5点闯进我的屋子,问我对贸易保护主义与自由贸易的政治立场还有对南北战争2时期最高法院廉正的看法。我直接踢了他一脚,而他咕哝着说他是奥奈达3的支持者。”

-一名不知名的流浪者的经历。

在这些报道广为流传后不久,一名志愿者在Level 1内的一个区域发现了这个人。随后,他被押送到商人之家接受询问,但并没有取得任何结果。

采访者: Bierre博士。
受访者: 自称为詹姆斯·亚伯拉姆·加菲尔德的人。


詹姆斯·亚伯拉姆·加菲尔德:“我真糊涂了……你们是谁?你们到底在干什么?”

Bierre博士:“先生,我们和您一样困惑,您能再说一遍你的名字吗?”

詹姆斯·亚伯拉姆·加菲尔德:“我是美国总统詹姆斯·亚伯拉姆·加菲尔德。我早就说过了!你们是什么人,竟敢这样逮捕我?你是谁的代理人?不是那个傻逼汉考克吧?还是吉特奥4?”

Bierre博士:“不,我们不是——你知道自己在哪吗?今年是哪年?

詹姆斯·亚伯拉姆·加菲尔德:“2021年,别把我当傻子,小子。”

Bierre博士:“我…等等,难道不是…”

Bierre博士飞快的翻阅笔记。

Bierre博士:“嗯,你没…搞错吧?詹姆斯·亚伯拉姆·加菲尔德1881年就去世了。你不可能——”

詹姆斯·亚伯拉姆·加菲尔德:“我是被吉特奥枪杀的,对吗?”

Bierre博士:“呃…对的。”

詹姆斯·亚伯拉姆·加菲尔德:“和我想的一样。那个人丝毫不尊重宪法。永远不要相信那些宗教派别的人……要我说,他们——”

Bierre博士:“不是…如果你是加菲尔德,那你他妈为什么——”

詹姆斯·亚伯拉姆·加菲尔德:“在这儿活着吗?我早就知道那个疯狂的跟踪狂了,所以我只是设计了一个简单的局来暗杀我自己。如果没有特勤的保护我为什么要去火车站?”

Bierre博士:“等等……是谁——”

詹姆斯·亚伯拉姆·加菲尔德:“我雇了一个忠诚的人来代替我被暗杀。他的表演很精彩,而遗憾的是他去世了。然而,当吉特奥先生正向他射击时,我也正忙着赶到这儿!”

Bierre博士:“好,那“这儿”指的是哪?

詹姆斯·亚伯拉姆·加菲尔德:“当然是完美的度假胜地了!”

Bierre博士:“…”

Bierre博士:“啊?”

詹姆斯·亚伯拉姆·加菲尔德:“你们这些问题真烦人,我现在要走了——”

Bierre博士:“你妈的——就算要了我的命我也要从你嘴里套出更多他妈的话!你对后室了解多少?谁告诉你怎么进来的?你为什么——”

詹姆斯·亚伯拉姆·加菲尔德:“顺其自然。”

Bierre还没来得及回答,詹姆斯·亚伯拉姆·加菲尔德就从外套里掏出一支无法分辨的南北战争时代的手枪,朝Bierre博士开了一枪,他当场毙命,随后詹姆斯·亚伯拉姆·加菲尔德离开了房间。

自该事件发生以来,此人一直下落不明,任何可获得的信息都是我们急切需要的。如果你见过此人或任何自称南北战争后美国官员的人,请尽快与M.E.G.联系。这不是我们第一次和他们打交道了。

历史概要:

(待补充)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