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arus Procidens

ab04d62c6aac8b6a11c69749f5503929.png

日志 0193


日期: 未记录。
时间: 未记录。
地点: Base Gamma
采访者: 首席实地研究员Eden G██████████.
受访者: 监督者A,“Stretch.”。


<开始日志>

Eden: Ok,我们已经开始录制了,谢谢你愿意让采访保持低调,并且没有把这件事牵扯到其他的监督者头上,我暂且需要将这件事保密一段时间。

监督者A: 没问题的,你想和我讨论什么?

Eden: 作为首席实地研究员,我的主要工作是记录并研究后室中的所有实体,在Gamma基地的这段时间里,我注意到一些异常的怪事在我身边发生,我一直在研究它,并且我想我已经发现了一些有分量的成果。

监督者A: 真的吗?我和你的发现有所联系吗?

Eden: 你、Kat和Andrew是第一批详细记录Level 3的人员,就目前所知,Gamma基地也是这里建立的第一个居住点,综上所述,你是最可能拥有对我研究有所帮助信息的人。

监督者A: 哦好吧,那时候我们还是在以线性理论(1)记录层级的来着,我对在Level 3的初次调查已经有些记忆模糊了,但我会尽力帮你回忆的。

Eden: 好,首先,你能先和我说说最初进入该层级时的一些细节吗,我希望细节尽可能多一些。

监督者A: 嗯,你难道不觉得其他两个人更合适吗?他们也许会记得更清晰的细节。

Eden: 我理解你为什么会这么说,但我不能把所有细节混在一起,尤其是当他…当我没说,你快开始就好。

监督者A: 好吧,嗯,怎么说呢,其实Andrew是意外发现那个全是门的长廊的,他有些生气地把我们喊过来,跟我们说这里的门全部打不开,然后在那里用力晃门来证明给我们看,结果他却把门晃开了,我们天真地走了进去,以为我们还身处在Level 2中。当我们转过身来,那扇门已经消失了。

Eden: 有趣。

监督者A: 我们发现了许多监狱围栏,环境的差异让我们发觉自己已处于不同的层级,轰鸣的机械噪音与周围管道数量的显著减少也佐证着我们的观点,Kat拍下了它们的相片,这也是Level 3档案如今陈列的那几张图片。

Eden: 打开的门,好的。你在发现这些监狱围栏时还有看到什么古怪的情况吗?

监督者A: [Stretch笑起来] 我不知道你指的是什么,后室本身就是一本记录异常的百科全书,你得说得具体一点儿。

Eden: 也许这会唤醒你的记忆:几周前,通过B.N.T.G.那张Gamma基地周围一百米的地图,我找到了你们最初拍摄那张相片的地方,我在那儿发现了一些怪东西,有觉得这很眼熟吗?

[Eden拿出了一叠文件夹,给监督者A展示出一张被打印的图片,位列于下。]

监督者A: 我天——我怎么能忘记这玩意?这可不是什么你会拉下的小事。没错,我们在一扇被锁住的围栏前看到了它,这玩意真的很诡异,但是我们没办法破坏锁住它的围栏,所以我们没能够对它进行调查。

Eden: 很好,我们有所进展了,那就继续讲你的故事吧。

监督者A: 在Kat拍下那张图片后,我们决定再往前探索一段距离,我们不断前进,直到长廊开始变得十分狭窄,窄到我们几乎无法并列前行。于是我们决定回头,突然一声巨响发出,那是实体们的声音。我们试着逃离它们,接着这帮怪兽——

Eden: 它们才不是怪兽,它们是领地意识过强的自然动物,并且它们的智力普遍高于平均水准。

监督者A: 啊对对对,我就是这个意思。总之,它们全部对我们穷追不舍。‘好吧,这下完蛋了。’我当时想。然后呢,我们绕进了一个死胡同里,Andrew试着用他的身体撑开围栏,但那并不起作用,然后,额…我…

Eden: 嗯,你们几个显而易见地活下来了,然后呢?你切出到了Level 4?还是找到了一扇门?

监督者A: 老实说,我忘记了。我唯一有印象的就是一只猎犬在我们尖叫时朝我们扑了过来,到这里就断片了——我只记得在那之后,我们又在Level 3探索了一周左右,这才前往了Level 4。

Eden: 又一道研究路上的障碍。仔细看这张图片,你能想起来任何在那只猎犬扑过来之后的记忆吗?哪怕是最无关紧要的细节也好。

监督者A: 我很抱歉,Eden,我就是…想不起来,就好像这段记忆从我的脑子里被拔除了一样,我只记得我们当时生命濒危、持续地进行着逃窜…下一段我能回忆起的记忆,就是对该层级的继续探索了。你想要的信息到底是什么?

Eden: 那段你记不起来的记忆,我猜我应该和你解释一下其中的缘由:我在研究中只能发现一些支离破碎的残片,我知道这些线索都属于一个完整建立的拼图,但我却一直没能找到把它们限定起来的框。因此,我建立了一个理论,假设了一个未知实体的存在,我把它叫做“黑袍死神”。挺傻的名字,是吧?但这只是个我根据现有信息取的一个暂时的名字。

监督者A: 这就是那副壁画上出现的那个实体吗?

Eden: 按我的推论来说,就是这样。众所周知在M.E.G.的报告中记录着,有许多东西被关在这些围栏之后。理论上,这片数十万平方英尺的土地藏着无数的东西,其之广袤甚至人类根本无法将每一寸空间涉足,这里可能藏着物品、新的层级入口、实体,也许,黑袍死神也位列其中。

监督者A: 所以你是在希望我的故事能启发你,让你查明它究竟——

Eden: 谁?

监督者A: …这个你说的‘黑袍死神’?

Eden: 这并不是支持他存在的唯一证据,我还前往了B.N.T.G.的几个存储设施基地,试图寻找Object 56的原版真迹,你知道这本书的原件大部分都被毁掉了吗?它里面的很多页都被人撕去了。

监督者A: 是吗?

Eden: 嘛,这本书的发现就谜团重重,它是在Level 3的围栏后被找到的,刚好就在手能伸进去的距离,这是我们在围栏后找到的其中一个、也可能是唯一一个物品,这意味着它是现存的唯一线索,关于围栏后面所存何物…亦或是何人。所以我翻遍了这些残页,发现了另一个线索碎片,看:

监督者A: 这就是张白纸吧。

Eden: 你很难看清上面写的东西,因为它已经随时间褪色了不知道有多久了,这也是为什么我冒昧地对这张图片进行了一些增强和修改,现在能看清了吗?I

监督者A: 牛啊,这么清楚!它上面说了什么?我忘记怎么读草书了。

Eden: Icarus,这本书的作者是Icarus。

监督者A: 所以…这和你研究的那个实体有什么关系?

Eden: 我相信Icarus就是那个实体。

监督者A: 恕我直言,我觉得你的理论还需要些更有力的证据——而不只是壁画和牢笼后找到的书。

Eden: 所以我才需要听你的故事,你们再次回到Level 3是什么时候?

监督者A: 几个月之后吧,我们在Level 5找到了一间电梯,我们那时候还没有发现Entity 81这种实体,所以我们在进去的时候没有想很多。

Eden: 实体电梯,好的。

监督者A: 我们很惊讶地发现自己回到了Level 3,这次我们比上次有备而来得多,积累的经验让我们面对实体时不再那样手足无措了,并且这次我们还拥有了更多的盟友和同伴,我们踏入了这片迷宫,发现它比我们上次来到这里时更加嘈杂和炎热。哦,还有那些窄得根本走不过去的走廊!它们变得更多了,每一个角落里都能遇到,就跟我们今天对它的认知一样。

Eden: 这次你有发现什么怪事吗?

监督者A: 我们再次听到了实体的声音,但这次状况不同,不再是那种我们熟知的嗜血咆哮,我们听到了一些十分诡异的声音。有什么在哭泣、有什么在痛苦地哭嚎着,Kat甚至说她好像在当时的叫声中听到了“为何”这个单词,我们把这归类为是Level 3的高智能实体被赋予的某种情感。

Eden: Kat听到了“为何”这个单词,这令我很感兴趣,那声音听起来是什么样的?

监督者A: 因为只有她能听到所以我也不是很清楚,她说,那声音就像是处于极度痛苦中的某人发出的哀嚎,就好像…被活活烧死时发出的那种声音。

Eden: 就这些吗?

监督者A: 我记忆中别的唯一可能有用的事情就是,我们发现了一只血肉模糊、不成原型的猎犬尸体,它完完全全地被嵌进了墙里,可是,那墙却没有被砸坏的痕迹,当时的情况就像是那只猎犬对墙壁进行了切入,但失败了。这有点把我们吓到了——想到失败的切出可能会沦落为那样的下场,但那种情况我们只见过这一次,仅此而已。

Eden: 那真可怕。

监督者A: 哦!说到不成原型,它的身上还有被焚烧的痕迹,好像被火焰点燃了一样,它脸部覆盖的皮毛都被烤焦烤脆了,它周围的墙体也充斥着微焦的烧痕,变成了类似紫黑的颜色。也许在Gamma基地档案库的某处还存在着当时情况的照片,不过你要想找到它估计就得费些力气了。

Eden: 你还回去过那里吗?

监督者A: 对,大概是2-3年后吧,我们带着一支B.N.T.G.小队回到了那里,想试试看还能不能找到那东西,然后我们——[Stretch笑起来]我们发现了Object 56

Eden: 那么让我们来重新审视一下现有的拼图碎片吧。首先,我们在Level 3的牢笼后发现了一张夹杂着紫色条纹的神秘实体壁画;然后,是你在临死前发生的一次记忆断片;接着,一只死因未知——很可能是由紫色火焰造成的——实体横尸墙内,一本作者未知的神秘之书在之后出现在了它原本的位置,也就是铁窗之后,这位神秘作者名叫Icarus。而这些,就是Level 3在成为一个人来人往的热闹地方前所发生的一切。

监督者A: 我感觉你要有进展了,我只希望它没有Isle发现的404里的实体那么危险。

Eden: 我有预感事情不会那么顺利,现在你能想起来什么有关黑袍死神的事情了吗?

监督者A: 等等,等一下,我好像想起什么了。

Eden: 你想到什么了吗?

监督者A: 紫色。你知道Kat头发上的紫色条纹吗?

Eden: 知道呀,我认识她的时候她的头发就是那样了。

监督者A: 那些条纹不是自她出生时就有的特征,我们是在高中时切入的Level 0,我在小时候就认识她了,而她以前的头发上从来就没有紫色的条纹,这条纹是自我们切入后室后,突然出现在她的头发上的,我直到现在才注意到这一点。我可以发誓,在我们进入Level 3之前,她的头发从来都不是现在这个样子的。这会不会与我们记忆缺失的部分有什么牵连?

Eden: 这正是我在寻找着的线索,我们有了另一块拼图:紫色,还有什么想说的吗?不只是关于Level 3,所有有关紫色的诡异细节?

监督者A: 嗯…那就是全部了,Eden。

Eden: 没关系,Stretch,不积跬步嘛,我觉得我们现在的进展已经不错了,如果你发现任何、哪怕是再小不过的细节,请不要犹豫,直接发信息告诉我,谢谢你能来,我会继续研究直到攻破它的。只有死亡能让我停下发现所有实体的脚步,而黑袍死神也在待被揭晓的名单上。

<日志结束>

后续: 在这次采访后,Eden G在Gamma基地花了6周时间,将她的研究成果编撰成了一篇文档,该实体与这则采访均不会透露给任何监督者与暗查者。Eden接着回到了Level 11去查看Beta基地中记录的档案,随后便被宣布为MIA(2),最终在不久后转变为KIA状态。她撰写的不完整档案里位列于下,以作备份。



⚠️ 警告 ⚠️


该文档并不完整,且未经校对小组的审查,因此,这篇文章中的一些信息也许已经过时且/或不正确,这是首席研究员Eden G██████████失踪并被假定死亡前最后的已知文档,出于这个原因,切勿轻信、并谨慎对待其中撰写的内容,以保证自己的安全。

- 暗查者Jana Cotyledon


统合实体分类系统
实体编号: 无#待
栖息地: Level 3?
IETS:
??
分级:
隐秘(Enigmatic)
性质:
HVM
VRL-A
VRL-B
NCR
MCH
CBR
SYN
DMN
SSV
CVL
RAD
NRO
TXC
PYR
RLA
UNQ
AGR
BNV
{$custom-name}

c2f9fb41c8a34157d20b40a8ad53c2e3.jpg

监督者A以数字手段生成的Icarus形态。

74171feeac8ee3818b733f7fcf12f35e.jpg

对Icarus推测外观的艺术呈现,由Eden G绘画。

ab872c82bd778620b60b28a6b204e36e.jpg

Level 3铁笼之后的壁画。

描述

Entity XXX,非正式暂名为“黑袍死神”或/及“Icarus”,为一只可能存在的假设性实体,位于Level 3坚不可摧的铁笼后。Icarus从未有被观测的记录,但首席实地研究员Eden G已收集数条能够支持该实体存在的证据。

Icarus的推定外貌源自Level 3的一幅壁画,壁画似乎拥有能让观测者忘记它存在的反常特性,只有类似相片的物理证据能证明它的存在。据目前已知的推测来看,Icarus是一具被烧成焦炭的黑色骷髅,周身环绕着一片紫色的火焰或是雾气,该环绕物的具体成分还不得而知,此外,该实体身披一件破烂的黑色斗篷,这件斗篷盖住了他的胸腔与头部。

截至目前为止,仍没有一则有关Icarus的观测记录被上交;然而,Icarus或许是Level 3铁笼后种种异常状况的始作俑者。[也许Icarus掌管着这里的高智能实体?不论如何,我会在之后继续记录的。]

Icarus的名字被发现在一本Object 56原版手抄的褪色签名上,据推测Icarus与黑袍死神为同一个人,该推测源自它们共通的异常事件:他们疑似都拥有着全能或半全能的强大力量,供他们在Level 3畅通无阻地穿行,并且他们全部(根据推测)能够在牢笼后被人发现。“黑袍死神”是为该实体的暂名,鉴于上述两者间未被证实的潜在联系,该名称可以与Icarus互换使用。然而,在证明其确实存在前,该实体只是Eden G尚未完善的建设理论,其他来自个人(如监督者B),提供的、有关Level 3的异常现象与智能生物的存在迹象,只是对该理论提供的进一步论证。

该实体危险等级未知,据推测他至少,仅仅是至少,都要比后室中的大多数实体更加强大,他在铁笼间畅通无阻穿行的能力证明了这一点,同时,他还可能拥有根据自身意愿穿过其他固体物质的能力,这点可以通过一只被卡在墙上、严重烧伤与撞伤的猎犬尸体证明,目前已没有该尸体的照片被保存在案。[提醒:等我回到Level 11的时候要记得找Kat,问问她在Beta基地有没有关于那只猎犬的照片]

表现

Eden G笃定该实体拥有使人失忆的能力,在一则与监督者A的采访中,Eden发现之前提到的壁画已从他与其他监督者的记忆中被删除,直到壁画的照片展示在他面前才使其唤起记忆。除此之外,在第一次于Level 3的探索中,三位监督者的记忆均被抹去了一部分,且试图回忆缺失记忆的尝试均以失败告终。没有任何有关Icarus的目击报告被上报给M.E.G.,这同样佐证着他拥有篡取他人记忆的力量。

Icarus和Level 3之间的联系与他为何在此出没的理由尚待发掘,不知道该实体是自愿出没此处,还是被囚禁在了这个层级。根据他撰写的Object 56与墙上的神秘壁画推测,该实体或许拥有人性柔软的一面,尽管如此,目前仍不建议与Icarus产生任何形式上的接触。

生物学特征

[我会在有更多发现后再填写这栏]

发现

有关Icarus的第一条证据由Eden G在Gamma基地、一次与该实体无关的研究中被发现,她的生命因发电机近距离发生的爆炸岌岌可危,Eden震惊地发现,发电机爆炸发出的烟雾并非一般状况下的灰色,而是一种怪异的深紫色,由于当时情况危急,她未能进一步调查当时的异常情况。她如今已将该状况与Icarus相关联,在发现Level 3的神秘壁画后,她决定开始寻找这个已被遗忘的实体失落各地的破碎证据。

行为准则

应当

  • 远离Icarus。
  • 将在Level 3发现的所有异常状况上报给M.E.G.。

不应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