茫茫白水渡
评分: +37+x

生存难度:生存難度:

等级等級 荒服

  • {$one}
  • {$two}
  • {$three}

描述

白水渡是后室C层群的一个隐秘层级,位于广阔的白色水岸旁。水面远望无际,一轮新月永恒地悬于彼方苍穹上,不曾徘徊,不曾圆满。茫茫夜色之中,若久久凝望,则可从剥落稀薄之处看见“南山”。南山搅拌在琉璃质感的粘稠云雾之中,不时浸没而隐于其间。

虽然水面十分平静,但观察之人皆下意识认为这是一条“河”而非“湖”,人们也难以判断其流向,不知始终。而微漠的涟漪偶尔能从云雾下压的黑暗处荡出,由远及近,大小起伏未曾变动。流浪者仅能从涟漪荡碎时瞥见自己的倒影,平静的水面虽清澈而空无,不可承载其任何事物,除了渡口旁的一艘小船。由于该船样子很像白水客乡中出现的疍船,故人们推断客乡可能就在渡口的下游。

渡口

小船拴在露出水面的木桩上,木桩后则是个简陋栈台,一排板从其台面横断处往陆地回倒,到一块大碑石为止。醉酒后切入此地的流浪者在恢复些意识时,最先会发现自己的手臂不知何时扶着这块温热的石头。石头上题有“白水渡”这三个墨染大字,大字下方似乎有抓刻出来的几个黑红色的小字,其中可辨认出“勿逐蜃渊影”、“莫揽骊珠月”、“公无渡此河”等字样。

因白水河不能浮起除了小船以外的物体,是故流浪者仅能拾取横放在栈台上的长条船桨,来滑动船只。船上的流浪者无法触及水面,一伸手好像水面就会下降,自身犹如浮在虚空中一般,唯有通过船桨才能感知到水的阻力。而船桨不能浮在水上,所以必须确保不会脱手。流浪者在划船时,通常向着南山与霜月方向前进。但若频繁观测,则会失去对时间的敏感性,总觉得两次间隔只是一刹那。目前尚无通过渡河方式切出的报告。而如果在渡河途中掉头回去,则会感觉用了很大力气和耗费更多时间,才能回到渡口。

站在渡口的木台上,将船桨放入船并把船对着正对面的云雾推去,目送船只消失后,转过身来便会发现,石碑旁侧原本应该铺尽的木板,会往后延伸出一条路来,探入后方原本一片模糊之地。若不沿着木路走,则无论走哪个方向都会回到石碑旁,只有木路会在恍惚中通向“北林”。

PHO_dark-lake-trees.jpg

隐秘层级镜湖青崖的某张照片被认为很接近北林之景

北林

北林十分茂密,似乎都是由流浪者曾经见过的树种交错组成,无论是否符合其生长条件。该地寂静非常,除了低沉的寒风从四面袭来。稀疏游光从摇摆的浓叶中渗下,勉强缀画出其下诸多事物的形色。树木粗壮的根系和丛生的杂草与灌木,充溢了大多空隙,也阻塞了流浪者的前路。流浪者在走出木路后,需从尽头空地的篝火处,拿起一根似乎烧不完的火把,继续前往北林深处,重新找一条或自己走出一条路,并一直走下去。因为此时已经不能回头了。

判断是否走对路的方法很简单,即是流浪者是否在走上坡路。通常情况下,流浪者会越走越高,或者说走上山丘。此时若在高地回顾过去,则会看到原本在白水河对岸的南山似乎平移了过来,浓雾也逐渐滚了过来吞没森林。而浓雾前有些树木在某一高度下的那部分,会被白色的光线勾勒出其轮廓,但会慢慢地从底部变淡变暗,从顶部向上延伸光线。推测该现象应是河水在涨潮,逐渐淹没一切。

当流浪者停止前进,或者走下坡路时,会陷入类似高原反应的不良状态。若自身因此或其他缘由而停止前进,一股莫名的惶恐与烦躁便会涌现,迫使流浪者不管不顾地奔跑前进,伴随着强烈的饥渴和疲惫感。此时流浪者可能会在树林中发现有些地方,会有建筑或人造物品堆放,诸如一座摆着石桌棋盘的小亭子、颓圮的茅草屋、生锈的汽车等等事物,以及所有不是长在林木上的食物,切勿尝试触摸、食用和带走1

切入者把走上坡路叫做登高丘,因如同爬山一样。高丘是平顶的,其顶部开阔平坦,不生长有任何植物。只有一个巨大的黑色方槽竖直立在中央,那便是出口。

危险实体

北林中存在至少两类危险实体,都是以黑色剪影的外表出现。前者会从流浪者前方袭来,可用火炬击退;后者则会从背后靠近流浪者,流浪者需要时刻警惕,遭遇时捡起地上石头或树枝不断抛向它们,并对其高喊“滚开”,如此才能击退对方。两类实体详情如下:

伪兽:其剪影形态多变,全部近似其他层级的实体。击杀后,其身体会融化为胶质粘液,并流淌出其外貌所对应的实体的部分残骸。流浪者受攻击处将会无法完全治愈,愈合的伤口总会在一定时间后开始腐烂,哪怕切出亦是如此。

匪人:其形态近似正常的人类,但全身上下都密铺有流浪者或熟悉或生疏的面孔。击杀后会崩解为一滩水,近似杏仁水的气味,但不应尝试饮用。流浪者只能远程攻击对方,不能与之对话,不能与之进行肢体接触。它们会带走自己的一部分记忆,会让自己的旧梦出现空洞。

基地、前哨和社区

未知,但很可能是无。目前尚不能确定切入者是否在同一段时空内切入,亦不可知晓该层是否会分别给每个切入者显示单独的时空。

入口与出口

入口:在大量饮用千年觥生成的酒时,有极小概率饮用者的意识会切入该层。已知切入该层的流浪者都来自前厅。

出口:一直在北林中往高处走,直到走到高丘顶部,将火炬抛下高丘再进入方槽凹处,即可令意识回归旧身体。

PHO_mountain-peak.jpg

镜湖青崖的某张照片被认为极似南山将倾之景

简述

切入者会在该层中重新获得形体,但不自知原身体还未切入。而其原身在他人看来,像是陷入了醉酒后的无意识状态,伴随生理机能全部停滞,但身体不会衰竭也无需供养维生。这一状态会持续相当长的时间,甚至可能是永久。只有少数人能清醒过来,据其说法,他们在该层“醒来”但还微醺时,会发现自己新身体上穿着刚切入后室或者在前厅最常穿着的服饰。

随着切入者在北林中往渡口反方向越走越远,回头便能看见,南山在慢慢变低,逐渐沉入白水之中。当流浪者汗流浃背地跑到高丘顶部,刚要进入方槽凹口的时候,会突然感到一阵背寒,所有此前积累的负面状态会一扫而空,只留下冷静的思维。

同时也会听见隆隆的响声,那是南山崩塌的声音。南山崩塌所解离的乱石坠入如洪水般高涨的白水河,白水河从平静变得波涛汹涌。大作的狂风吹不散浓雾,反而令浓雾像是胡乱涂抹在天幕上的凝结的丙烯块。那轮新月旁边出现了更多的新月,它们团团地堆叠在一起,状如破碎的满月。环境光线逐渐从散射光变成点状光,直至收拢成一个被黑暗围绕的光柱。光柱从那团月亮中射出,就像手电筒般孤零零地照在流浪者和方槽上。

当流浪者进入方槽后,方槽立刻向后倾倒,变为水平放置。流浪者在方槽里也随之仰面倾倒,看见槽口从边缘向中心收拢黑色的方框,月光受其切割和在空间的震动中被扯断。而后也是轰的一声,宛如盖棺下葬,流浪者感到自身就像被抛入黑暗深渊一般,或者说,体验到电梯快速坠落那种失重感。同时流浪者还会从周围空间看见一些当时未曾见过的景象,景象被抽拉而扭曲成类似速度线的一条条光丝。光丝可绕在指上,但无法减缓流浪者下坠的速度。

直到坠入一片幽光之中。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