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特勒斯

评分: +21+x

简介: 弗特勒斯 状态: 活跃


d301dc0bc69be0cb.jpg

【姓名】:弗特勒斯(footless)

已知位置:M.E.G.各基地后厨(具体位置不定)

已知关系:M.E.G.后厨人员、自由厨师


弗特勒斯是一名优秀的厨师。他在M.E.G.各基地后厨皆有活动。

弗特勒斯于2019年首次出现在M.E.G.阿尔法基地附近,他在品尝该基地的菜品后表示后厨人员烹饪技术欠缺。随后弗特勒斯证实了自己高超的烹饪水平并加入了后厨。

他拥有一辆移动餐车,流浪者们可以在几乎任何有人类聚集的地区遇见他和他的餐车。

描述:

弗特勒斯是一位高挑的男性,他的声音多被听过的人评价为“温柔”。他总是穿着黑色燕尾服和白色衬衣,上衣口袋上挂着一个银质十字架,面带黑色笑脸面具。迄今为止,无人见过他面具下的真实面部特征。

在闲暇时间,他有时会掏出一本圣经并小声诵读部分章节,包括但不限于3章11节10章26节5章3节至4节1。有时他会拿出另一本老旧的书反复阅读,该书的封皮已经严重破损,只能勉强看出红色的封面上有一把斧头图案2

与其神秘的面部特征一致,他的行踪也总是飘忽不定。根据两位以上流浪者的口头描述,可推测他曾经用了五分钟时间从Level-C-267消失后出现在了Level-C-435。暂不确定其是否为弗特勒斯的特殊能力。

风度翩翩的举止、平易近人的性格、无可挑剔的烹饪技术……种种因素使得他在食客口中拥有极高的评价。以下是部分食客对弗特勒斯的评价:

Lxtx:“这家伙到底是怎么做到把窃皮者做成和我妈做的爆炒鱿鱼一样的?”

ZL_Danice:“好想再吃一次他烤的无足鸟。”

安妮 文森特博士:“甜品我爱了!他人也超棒!”

AButtonOnACat:“不行了,吃不下了。”

hotcat8518:“他做的特制番茄酱搭配热狗真的很好吃。”

Geoffrey Parker:“他做的饺子我能吃1000个!”

Vallerback:“这家伙的行为举止是很有风度啦,但是真的没有人觉得他那张面具有点慎人吗?”













注意事项:

1.弗特勒斯待人友善,不会伤害人类。无论在什么情况下。
2.弗特勒斯非常珍惜自己的食材和厨具,请不要轻易触碰它们。
3.他不会摘下自己的面具,别人也无法摘下他的面具,不建议以任何理由触碰他的面具。
4.如果你和弗特勒斯独处在黑暗中,以上条目全部作废。请尽快远离他,不要看他的
?.纯洁的白色会照亮黑暗,黑暗对黑色的人来说是致命的。
5.他的全名就叫弗特勒斯,没有别的字。他的名字里没有“犹大”。
6.改变弗特勒斯的面具有且仅有笑脸,面具的表情不会因为任何原因改变。如果你发现他的面具不是笑脸,请马上远离并寻找人群和亮光处。
7.别拿枪指着他,别拿刀对着他,别让他靠近电椅、绞刑架、断头台等刑具。他不会再容忍,绝不
8.如果你夺走了他人的生命,请不要在夜里接触黑暗。你逃不掉

以上条目在弗特勒斯的强烈要求下追加



________
原创 相关人士

页面版本: 2, 最后编辑于: 01 Jan 1970 00:00










































    • _



      • _




      一个穿着白色西装的男人在一条昏暗的走廊上狂奔,他猛地回过头拿起手上的西格绍尔P238手枪朝着身后连开数枪。他在慌乱中差点一个踉跄摔倒在地,稳住身形后继续全力朝着走廊灯拐角冲刺。待男人冲入拐角后,他朝着前方的被灯光照亮的道路左顾右盼,随后他看了一眼背后,在确认无物后迅速藏进了一堆杂物中。

      [啪嗒 啪嗒 啪嗒]

      一声声缓慢的脚步声在走廊上响起,那男人害怕得双目紧逼屏住呼吸……

      [啪嗒 啪嗒 啪嗒……]

      脚步声渐行渐远,直到它消失在了走廊灯光的尽头。片刻后,那个男人缓缓从杂物堆中爬了出来,他喘着大气抹了抹自己惨白面部的汗珠。

      男人转过身子,抬腿便要往回跑。

      “奥托克先生,你要去哪啊?”

      一团带着红光的黑雾出现在了奥托克的身后,一个黑色人影闪现出来,随后他瞬间死死抓住了奥托克的后脑。

      奥托克把手伸向身后想要挣扎,那黑影直接转身猛地将奥托克的头砸在了墙上。“啊!”随着奥托克痛苦的惨叫和头部撞击墙壁的闷响,黑影将他的头扯回……

      再砸

      [咚]

      再砸

      [咚]

      再砸

      [咚 啪]

      墙壁被硬生生砸凹进去,鲜血四散在了黑影身上。黑影将奄奄一息的奥托克随手一丢,将人砸在了被灯光照亮的地上。他走到奥托克一旁,随后一脚踩在了正在地上挣扎的奥托克背上。

      灯光下,黑影的外貌显现出来——那是一位穿着黑色燕尾服的高挑男性,他带着一双红色手套,腰间别着一把柯尔特M1873左轮手枪3,背上背了一把带血的斧子。他的脸上带着一个漆黑的面具,面具上没有五官的形状,取而代之的是覆盖整个面部的杂乱红色线条,那些线条竟然正在悦动着,蠕动着,仿佛那是一张狰狞着的脸。

      面具男拿出一本《圣经》和一个银质十字架,随后打开圣经并反握着十字军,他对着地上的奥托克缓缓开口:“那么,该开始了,奥托克先生。”

      奥托克拼尽全力想要挣脱,但面具男夸张的力量让他完全无法动弹。

      “我们若认自己的罪……”

      “求求你了!我也是受害者!我不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的!放过我吧!”奥托克打断了面具男的喃呢,他不断挣扎着想要逃脱。

      只见面具男拿起了背后的斧子……

      [咔]

      “呃啊啊啊啊啊!!!……呜……”只听一声惨叫,奥托克的无名指被残忍地剁下,嘴又被面具男捂上。

      面具男俯下身子,他在面前举起食指说道:“嘘……安静,奥托克,我非常不喜欢有人打断我的祷告。”奥托克彻底老实了,他的眼睛里只有绝望和无助的眼泪在外溢。

      “我们若认自己的罪,神是信实的,是公义的,必要赦免我们的罪,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

      “告诉我,奥托克先生,点头或摇头,你认罪吗?”

      奥托克迟疑了一会儿,他缓缓点了点头

      “你是否愿意接受惩罚?”

      他咬着牙思考片刻后再次点了点头。

      “你后悔吗?”

      他哽咽了一下后猛地点头

      “这样啊,好。”

      奥托克感觉他背上的重量消失了,他眼神中的绝望瞬间消失了,竟然不由自主地笑了出来。他双手撑地抬起头正要起身……

      只见那黑洞洞的枪口

      “你早就该想到会有这一天的。”

      [砰]

      面具男不慌不忙地收回手枪和圣经,他掏出一块红色的手帕,他仔细地擦拭干净斧子和身上的血液。待整理干净后,他转身向着黑暗离去……

      “嘿,你不打算招待新来的客人了吗?弗特勒斯先生”。

      面具男停下脚步,他转过身看去——安妮·文森特博士坐着轮椅出现在明亮的灯光下。

      弗特勒斯显得有些惊讶,但他还是礼貌地鞠了个躬:“贵安,安妮小姐,不过这可不是什么招待客人的地方。”

      安妮看了看倒在地上的尸体皱了皱眉:“是吗?我还以为这位是你的‘贵客’呢。”

      “呵呵,这位可不是什么客人……不过,您是怎么发现在下的?”弗特勒斯端轻笑了两声,他端正地站着,语气显得得有些疑惑。

      “很简单。”安妮用严肃地眼光看着黑暗中的弗特勒斯:“我最开始怀疑你,是因为你在厨房切菜的力度——那可怕的力道不像是在做菜,每一刀都像奔着人类的要害来的。你的厨艺简直无可挑剔,但是在我和你的交谈中,你甚至无法说出一道前厅里你喜欢的菜品……这么多疑点让我没办法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看你,莫名其妙地跟踪你这么久我很抱歉……而且这次我来迟了。”安妮又瞟了一眼地上的尸体,她冷冷地瞪着弗特勒斯:“以及,你刚刚把十字架拿反了。”

      弗特勒斯缓缓地鼓掌:“嗯~多么完美的分析,安妮小姐。您不止是像郁金香一样甜美可人,您也和金盏花一样谨慎严肃。”

      “不必在此处称赞我,告诉我,为什么?”

      “您没有见到在下所见的‘恶’,您不清楚,他犯了,在下只是给了他应有的。”

      “我不清楚?我告诉你,我见过人类心底最可怕的恶兽,即便如此,那也不能成为你以自己的意愿践踏生命的理由。你更没有权力用自己的标准去定义罪罚。”安妮的话语里充满了之前没有的尖锐怒气。

      弗特勒斯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他不紧不慢地开口:“不嫌弃的话,请听在下讲一个故事。”

      “很久以前,有一群后室的‘原住民’,他们诞生于一个特殊的层级,他们由那个层级的一个全知全能的神明创造,没有人见过神,只知道祂是他们至高无上的信仰。神明创造的最早的十一名信徒拥有美丽的翅膀,在那群最忠信的信徒中,有一个幸福的男人。那个男人爱着自己的十一位兄弟,爱着自己的故乡,爱着这里的所有人。他信奉着神明留下的教义——善待他人,热爱生活,向往光明,一切罪孽皆可原谅……”

      “有一天,这个层级来了一群特殊的‘客人’,一开始,原住民们都很善待他们……直到那群该死的畜牲露出了可怕的獠牙!”

      “他们在这个层级烧杀抢掠,男人的家乡被摧毁,他的十一个兄弟被残忍杀害。被囚禁的男人无助地跪下,他祷告着,上百次……上千次……无人回应……”

      男人绝望了,他疯狂地敲打着铁窗,他发出骇人的嘶吼,他撕下了自己的翅膀,他发誓要让所有有罪者付出代价!

      “男人背叛了自己的神明,他拿起了斧头,拿起了枪,那一夜,罪人的血染红了整片森林……

      弗特勒斯的面具中不知什么有东西滴落下来,掉到了地上:“我,弗勒斯特·犹大,永远不会忘记他们……”

      “层级意识……”安妮自言自语着,她闭上了眼睛,叹了口气,语气悲伤起来:“抱歉让你想起这些……但是,当你拿起屠刀时,你自己就和罪人没有区别了。”

      弗特勒斯伸出手看着自己的手掌,随后摸着自己的面具:“我从来没有想过要给自己脱罪,自从那天后,罪恶的烙印就永远印在了我的脸上,我的双脚再也无法踏足故土,我的灵魂中最重要的一块变得分崩离析……那种感觉,就像一只没有脚的鸟,只能漫无目的地扑扇着翅膀,等待着自己落地的那一天……这还远远不够……总有一天,我会得到自己应得的

      安妮和弗特勒斯对视着,神情宁静:“这就是你用虚假的信仰填补自己的原因吧。”弗特勒斯轻轻点了点头。“我……抱歉,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我不认同你的行为,但这份罪孽似乎必然如此……”安妮无奈地摇了摇头:“那么,晚安,罪人。”

      弗特勒斯再次鞠躬:“晚安,安妮小姐。”

      伴随着一阵带着红光的黑雾,弗特勒斯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