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万杰琳·福尔摩斯

“善加伪饰,即为披露。”

我已经意识到了,若是要使那掩藏着的东西接受披露,那做这事的人必要为自己先加伪饰。使自己从记叙之中跳脱出;蜕变为读者,而非主角。蜕变为……崭新的人。

一张面具掩盖着另一张,而在那之下又是另一张。我人性的变化早已超出了平凡面具所能做的;我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皆以使我再度质疑自己的初心的形式熔化凝合在一起。

而现在……我似乎无法理解我究竟是谁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发现我自己越来越索居了;我甚至会从我最亲密的密友处躲藏。这并非疑心,也非恶意——而是为了更伟大的利益我必须要牺牲的事。尽管,有些时候我会对我一点不错地领导他人的能力感到质疑;能洞察他们的欲望,那么熟练地阅读人的性格,而同时却对自己一无所知。 想要的是什么。很多时候,这种事都在困扰着我,就如同我不配领导女郎们。

但是现在,真诚地说……我不管这些事了。我现在只关心着我的朋友们:我的父亲、我的姐妹、和所有构成了完整的我自己的人。任何人都不准动他们的一根毫毛——无论我为此将付出什么。只要这还是必要的,没有任何人会知道我的真实身份——甚至是女郎们,我最亲切的伴侣们。我知道我这样做是为了他们的人身安全,这是一种……必要的恶行。我一遍又一遍地抹除又重绘我自己,直到血液都不再是原先的颜色——直到,因此我可以拔除所有的杂草。

叠叠层层的面具,密密匝匝的阴影。在那里,光芒才会闪耀。在那里,真相才会从最深的深渊中茁壮生长,把我们送还到阳光之下。那时,我将悄无声息地消逝,而其它人仍然可以依照他们的意愿生活,彻底摆脱那些腐败的魔爪——我们将阻止它们;我将阻止它们。

因为……善加伪饰,即为披露。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