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ity C-79 - “意识终端”
94.5%5.4%
评分: +33+x
lbG68TAsYQuP7BN.jpg

艺术家设想的星辰脱下所有外壳的样子

实体编号:C-79

栖息地:N/A

描述

意识终端为一种具有人类躯体的人类意识结合体,其具有极高的智力和未知强度的精神影响能力。该实体头部的金属透明外壳内拥有一种凝胶状物质,其中存有且能维持多至300个已死亡人类的意识1及其正常思考、记忆与维持躯体生命活动的能力。

虽然该实体中每个意识间都相互连接,完全共享对方的思维与记忆,且个体的正常运作需要每个意识均参与工作,但在平常情况下,仅"宿主意识"2拥有控制整个个体的最高行动权和"主导权",而其它意识均仅有思考与发言权和少部分行动权。

值得注意的是,在宿主意识允许的情况下,其它意识中的一个可以暂时拥有"主导权",即在一定时间内可对整个身体进行完全自主的操控。但这种控制可以被宿主意识随时打断或更换。

由于不明原因,虽然有时会出现其它意识反对"宿主意识"即将做出的某项决断或行动的情况,但不管反对决断/行动的意识生前性格如何,其仍只会提出意见,不会直接反对"宿主意识"

每个意识终端个体间似乎可以通过远程意识连接进行私下交流,且正常人类无法接收或理解该交流方式及其传输的信息意义。

意识终端的身体部分被有极高强度3的金属纤维外壳覆盖,其内部为生命体征正常的人类躯体。

目前已从与名为星辰意识终端个体的交谈中得知,躯体为其头部凝胶状物质正常储存和连接意识的基础,且躯体由于已被进行改造,可通过定期摄入杏仁水进行修复和保养的原因,在不受到任何巨大损伤的情况下其可以永远保持正常生命活动。

行为

目前对意识终端的行为知之甚少,仅从与部分个体的交谈得知其平时会在后室中四处探索,寻找杏仁水和刚刚死去不久的合适的流浪者,并通过未知方式将其意识与意识体连接,最终其意识与记忆会全部上传和储存入意识终端头部的凝胶状物质中。

意识终端个体星辰的说法,意识终端仅会让各领域专家、曾切入过特殊层级等对意识终端研究有帮助的人类意识加入意识体。

同样由于其大脑被凝胶状物质替换,且躯体经过改造,其不需要进行任何除通过针管摄入杏仁水外的任何维持生命体正常生命活动的行为。4

生物学特征

该实体的头部被金属透明外壳覆盖,头部被颜色多样的凝胶取代,其颜色一般多为纯色,可观测到其会在内部缓慢流动。

该实体的身体部分为人形,身高从1.6米至1.9米不等,被相对较为柔软但及其坚固的金属纤维外壳覆盖。

由于该实体仅在摄入杏仁水时才会露出小部分内部躯体的皮肤,所以目前尚不清楚其内部人类躯体是否与正常人类躯体相同。但推测其内部除大脑以外的器官仍然保留且经过特殊加强,而其血管中的血液则可能被替换为杏仁水。

发现

该实体于████年██月被首次发现于位于Level ██M.E.G.特殊科研基地外。三个个体星辰星尘沉星在上文提到区域同时出现,并在M.E.G.人员与其交谈采访后的第二天发生了[已编辑]事件。

    • _

    视频记录4-1.mp4 该文件已损坏!

    Dr.Troy Nancemir的研究报告.txt 该文件已损坏!

    事故记录E79-1.docx 该文件已损坏!

    视频记录2-1.mp4 该文件已损坏!

      • _

      采访记录-97-A

      lbG68TAsYQuP7BN.jpg

      采访者:Dr.Troy Nancemir、Dr.Nate Clay

      受访者:意识终端个体"星辰"

      记录者:Iris White

      采访地点:M.E.G.S003研究基地


      [记录开始]

      Dr.Nancemir:那么我们的采访就从现在开始,好吗?

      星辰:我对此没有异议。

      星辰坐了下来,动作幅度和速度与正常人类几乎一模一样。

      Dr.Clay:请问您的名字是?

      星辰:作为意识体,我的名字是星辰,但如果你是在问我这个意识自己的名字,那么,我便是Addrin Frankson。

      Dr.Nancemir快速查询了数据库。

      Dr.Nancemir:不可能,Frankson在一个月前死了,数据库里还有他的埋葬地点。

      星辰/Frankson:我确实在那个时间就死透了,但在我的意识离开之前,星辰及时找到了我。

      Dr.Clay:您可以提供证据证明吗?

      星辰/Frankson:我离世前正在进行对净土入口的探索任务,我出生在前厅悉尼市,今年32岁。我第一个切入的层级是Level 1,并且由于我仅用了两分钟时间就成功找到了M.E.G.Alpha基地,我直接加入了M.E.G.的探索队。由于工作需要,我没有妻子,且家人都在前厅,我已经12年没有见过我的父母了。

      一阵沉默,Dr.Nancemir在查询数据库。

      Dr.Nancemir:我想您说的和数据库中写的完全相同,但我对您的身份真实性仍持怀疑态度,因为这些东西在数据库就能查到,并且您的声音似乎有些异常。

      星辰/Frankson:这是一个很旧的声带,和这个躯体一样旧。既然你仍然无法相信,那我就可以让你看几样东西。

      Dr.Nancemir突然站了起来,似乎受到了惊吓。接着他缓过神来,把头转向左边看着洁白的墙壁。

      Dr.Clay(茫然地):Troy?你还好吗?

      Dr.Nancemir(依然盯着墙壁):我…我没事,只是稍微有点…你是怎么做到的?

      星辰/Frankson:这些东西现在只有你能看到,如果我把这位Clay博士的意识也连接起来的话他也可以看到。我只是给你传输了一些信息,就像一部手机向另一部手机发送视频一样。

      Dr.Nancemir(痴迷地):但是这个更加有代入感…不只是视频那样…它更像记忆,就像是……天呐!

      Dr.Nancemir似乎又一次被吓到了,他退后两步,险些摔倒。

      Dr.Clay(严肃地):我想你需要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Troy,因为照你的反应来看,我确实不想再用自己的眼睛——或者意识——也感受一遍这些东西。

      Dr.Nancemir(害怕地):是的,我会!但是请先停下吧,我不想再看这些了。

      Dr.Nancemir似乎突然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在面朝着一面墙看了许久。他尴尬地清了下嗓子,坐回椅子上。

      Dr.Nancemir(仍然在颤抖着):呃…这些是您的记忆?星辰的所有意识都可以看到这些吗?

      星辰/Frankson(像正常人类般耸了耸肩):对,这就是我受伤前的那段记忆。意识体中的所有意识都可以访问这段记忆,并且在任何一位访问时,其它意识也可以同时看到。这是一个完美且复杂的线路,也就是我们的思考效率极高的原因。

      Dr.Nancemir:所以您的头部内的凝胶状物质既是意识和记忆的载体,也是连接意识的线路?

      星辰/Frankson:可以这么说。

      短暂的沉默

      Dr.Nancemir:采访开始前您曾经说过,整个意识体的运作要靠躯体的生命维持,那么请问这个躯体的意识在哪里?

      星辰/Frankson:他是我们的领导者,或者也可以说是"第一发言者""宿主意识"。平常都由他来支配身体运转,并且由他来进行决策。

      Dr.Nancemir:那么能否请问为何今天他没有来与我们交谈?

      星辰(说话语气突然变得严肃,就像是换了一个人在讲话):因为我觉得我们需要先让Addrin来活跃下气氛,然后再聊正事。他比较擅长这个。

      Dr.Nancemir(小声嘀咕):他确实很擅长这个。

      Dr.Clay(瞥了一眼Dr.Nancemir):您是?

      星辰:我是第一发言者,也是星辰宿主意识。我的名字是Hayward Ortiz,来到这个被称作后室的空间已有近200年。

      Dr.Clay:那能否请问是谁将您改造成星辰,又为何这么做呢?

      星辰/Ortiz:我是在健康存活时自愿接受改造的,我存在的目的即为拯救更多的有学之士——这里的"学"不只是专业知识——加入星辰来研究后室,并通过研究来推动人类发展。当然,我自一百多年前就已是星辰,其他意识也已是星辰的一部分。所以你也可以直接称呼我和其他意识这个名字。

      Dr.Nancemir:对不起,但是您似乎没有回答一个问题,是谁——

      星辰/Ortiz(打断Dr.Nancemir的提问):这不重要,并且我们仍然没有开始今天的正题。

      Dr.Nancemir:好的,那么这个正题是什么?

      星辰/Ortiz:也许你已经注意到了我们是与星尘沉星两位一起来到这里的。我们是目前最后的三个含有超过五个以上的意识的意识终端了。

      Dr.Clay:发生了什么?

      星辰/Ortiz:没有发生什么,我们将另外的十几位都合并在一起了。这样可以更好地节省资源,也对思考更有帮助——星辰现在含有超过一百二十个意识,以及数不胜数的记忆与研究成果——其实它们几乎算是一回事。但是不管怎么说,我们现在的效率依然很低。

      Dr.Nancemir:所以你们是来找新的意识加入的?

      星辰/Ortiz:不,我们需要讨论出一种方法摆脱人类躯体,这样我们才有机会进行更多研究,去到更远的地方。甚至有可能回到我们大家都梦寐以求的前厅。所以为了更好地进行交流,我们选择在你们的基地进行讨论。而我是来正式请求你们是否可以给予我们住的空间和杏仁水

      Dr.Clay:是否有回报呢?

      星辰/Ortiz:几十年来的研究总是有一些与众不同的成果。比如对一些实体和物品的研究。我们愿意提供一部分——但不是全部,因为你们也需要自己探索。

      Dr.Clay:我们会和基地主管谈这件事。是否可以再提供一些有关意识终端的信息?我们需要撰写一份文档来描述你们。

      星辰/Ortiz:乐意提供,但今晚我们就需要住在这里。

      Dr.Clay:好的……Iris!先别记录了!去找Danny说有急事!
      [记录结束]


      采访记录-79-B

      VMN6TJjhLv42g7s.jpg

      采访者:Dr.Troy Nancemir、Dr.Nate Clay

      受访者:意识终端个体"星尘"

      记录者:Iris White

      采访地点:M.E.G.S003研究基地


      [记录开始]

      Dr.Nancemir:那么我们的采访就从现在开始好吗?

      星尘(笑吟吟地):嗯…好的。

      星尘的语气既轻快又高兴,声音虽然像星辰一样带有奇怪的嘶哑和混响,但星尘的声音听起来要年轻得多,并且更重要的是,这个声音的频率更高——是女性的声音

      Dr.Nancemir(放松下来):我们已经从星辰那里了解了很多关于你们的事情…但我坚持还是要采访你和沉星。关于这点我很抱歉,因为可能打扰了你们的研究…

      星尘(语气依然轻松愉快):没有关系。

      Dr.Clay(严肃地):客套话就省省吧,我们需要开始采访了。

      Dr.Nancemir:只是活跃下气氛而已……嘿,Nate,别这么严肃,她又不是一个随随便便就可以杀死你的玩意。

      短暂且尴尬的沉默

      Dr.Nancemir(清嗓子):咳,咳。请问你的名字是?

      星尘:作为意识体的一部分,我即是星尘。但我个人的姓名是Encarna Thompson。

      Dr.Nancemir:能否请问你的年龄?

      星尘/Thompson:接受改造时我刚满23岁。但作为星尘宿主意识已有约90年。

      Dr.Clay:躯体在接受改造后就不会衰老了?这件事星辰没有提到。

      星尘/Thompson:只要每周补充一次杏仁水就不会。

      Dr.Clay:请问您与其他意识终端的关系是?

      星尘/Thompson:朋友。但我和星尘的其他意识一般独自活动。

      Dr.Nancemir:我还是有一个疑问,你和另外两位的宿主意识的职业曾经是什么?为什么一定要放弃生命,做一个半生半死的人呢?

      星尘/Thompson:我曾经是一位探险者,后来遇到了星辰星辰宿主意识以前似乎是失落一族的成员,沉星的我就不太了解了。我自愿接受改造有两个原因,一是为科学献身,二是想拥有像星辰那样的精神影响能力。

      Dr.Nancemir:那种精神影响能力确实很厉害。

      星尘/Thompson:不仅仅是将记忆呈现给生命体,还可以做到利用意识交流,影响生命体心智等等…

      Dr.Clay:我想还包括远程监听吧。利用意识连接做到的?

      星尘/Thompson(怀有歉意):对不起。我们一致认为需要提前了解一下你们要问我们些什么。

      Dr.Clay:没有关系。最后一个问题,是谁将你改造成意识终端的?

      星尘/Thompson(突然变得严肃,但能听出来依然是Thompson在说话):这件事我无可奉告。对不起。

      短暂的沉默

      Dr.Nancemir:好吧,感谢你可以接受我们的采访,给你准备的房间在楼下。

      星尘/Thompson(语气再次变得愉快):好的。

      [记录结束]


      采访记录-79-C

      DnPVlsh3j49U1RH.jpg

      采访者:Dr.Troy Nancemir、Dr.Nate Clay

      受访者:意识终端个体"沉星"

      记录者:Iris White

      采访地点:M.E.G.S003研究基地


      [记录开始]

      Dr.Nancemir:那么采访现在就开始了,好吗?

      沉星:我没有异议。但是请快一些,因为我们还有一些事要忙。

      沉星的声音比星尘沉稳和低沉一些,但听起来比星辰的声音要年轻和清晰。

      Dr.Nancemir:能否请问您的姓名和年龄是?

      沉星:作为意识体我就是沉星,这你们已经知道了。我个人的姓名是Lester Hill,我在接受改造时是38岁,已经作为沉星宿主意识53年了。

      Dr.Clay:那么您是最年轻的一个?我指的是沉星的存在时间。

      沉星/Hill:可以这么说。但我绝不是后室中最年轻的意识终端,现在后室里还有一些存有约四五个意识的意识终端

      Dr.Nancemir:星辰说,您们会兼并其它意识终端

      沉星/Hill:对,我们把他们的意识连接上自己的意识体,然后他们的躯体就不用继续使用了。这一般是为了节省资源,有时也是为了牵制一些过于激进的宿主意识

      Dr.Clay:那么您和其他二位的关系如何?

      沉星/Hill:我们自成为意识终端之初开始就一直自己活动,但星辰在前天留了信息,让我们来到这里。说实话,加上星辰星尘,我们只见过四位意识终端。我对他们也并不很熟悉,只是可以用意识连接进行交流罢了。

      Dr.Nancemir:我们一直有一个疑问。您和另外两位都称自己为意识终端,那么意识主机在哪里?

      沉星/Hill:很有趣的问题。意识主机实际上就是意识终端中的意识体,它可以与其它意识体连接,储存有意识与记忆。而意识终端这个词其实主要是指你们现在用肉眼看到的我,这个穿着外壳,被改造的人形实体。它是维持和帮助"主机"工作的根本。至于如果非要问为什么是"终端",问制造者吧。

      Dr.Clay:那请问制造者又是谁?

      沉星/Hill:将我改造成意识终端的是星辰。我想星尘也一样,所以我可以很明确地告诉你我并不清楚。

      Dr.Clay:好的采访到此就可以结束了,Iris可以带您去您的房间。

      Dr.Clay站起身,与沉星握手。

      Dr.Clay:Iris,带他去二楼207房间。

      [记录结束]

      部分采访笔记已被折叠,点击打开 该文件已损坏


行为准则:

应当:

  • 对其的出现持友好态度
  • 在物资宽松的情况下赠予其杏仁水
  • 在其邀请加入意识体时视情况同意或拒绝其邀请

不应:

  • 试图伤害意识终端(即使基本无法真正伤害到意识终端,但仍不建议这样做)
  • 对其的出现大惊小怪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