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ity C-52 - “前厅信使”
评分: +97+x

实体编号:C-52

栖息地:全境

描述:

前厅信使为一种友善的有益人形实体。它们均拥有较高的智力与语言能力。

前厅信使因其行为与生物学特征而得名。

XOaMdg.md.jpg

一个矗立于原地的前厅信使实体

行为:

大多数时间,前厅信使均固定站立于一处,在其遇到一个流浪者之前,它不会采取包括移动在内的任何行动。当一个流浪者距离一个前厅信使实体垂直距离500米时,前厅信使将主动靠近该流浪者并与之交谈。一般情况下,前厅信使会与流浪者进行5至10分钟的语言交流。交谈结束,在确保流浪者无敌意后,前厅信使会询问目标流浪者是否想念前厅的人/事/物。若目标流浪者否定或不回答,前厅信使会从其身上取出一些物资(例如杏仁水)送与流浪者后迅速离开。物资来源尚不知晓。

若目标流浪者为肯定回答。前厅信使会取出一块与成年智人男性手掌等大的玻璃镜。将镜子送予目标流浪者后迅速离开。据一些遭遇过前厅信使的流浪者称,在他们将该镜子携带于身约5分钟后,其脑中会突然回忆起自己在前厅美好的记忆。记忆回溯结束后,其眼前将浮现出其在内心深处最为挂念的人/物的现状。在这两种现象1消失后,流浪者的心情会得到极大好转。

为了证实该说法真实性,M.E.G.派遣一名特工做了如下实验:


实验目的:证实关于前厅信使的传言

实验地点:Level C-199

参与实验人员:M.E.G.调查组成员Brown




如果目标流浪者拥有例如抑郁症等积郁过多而导致的心理疾病,前厅信使会在首次离开后3—5小时重新返回至目标身边。并带给目标流浪者一封纸质信件。据目前现存数据表明,每封信件的作者均为目标流浪者在前厅最为挂念的人。值得一提的是,在目标流浪者阅读过该信件后,其心理疾病会立刻获得极大程度的好转,其残存的心理疾病也会在1到3日后逐渐好转直至完全治愈。

pexels-photo-4226775.jpeg?auto=compress&cs=tinysrgb&w=1260&h=750&dpr=1

一个未拆开的信封,为接收到信封的流浪者情人所写。

一名M.E.G.探员遭遇了一个前厅信使实体。前厅信使在离开3小时后返回至该探员身边,将一封信件给予该探员后离开,信件内容似乎是其15岁的儿子所写。

信件内容如下:



生物学特征:

前厅信使的大体外观与正常智人无太大差异。差异点主要如下:

其瞳孔呈绿色,身体上的毛发也均呈绿色。所有前厅信使的身高均在3到5米之间。其全身拥有发达的肌肉。其双腿肌肉尤为发达。

前厅信使衣着总为绿色,其腰间挂有大号斜挂包一只,其背部长有一个中号信箱。若前厅信使面部性状呈雄性,信箱为蓝色。若呈雌性,信箱为紫/粉色。

发现记录:

在目前的记录中,前厅信使最早被发现于Level C-178。但当时的记载仅仅是对其进行了简略描写。并未记录其异常性质。

以下为最早的记录:

时间:2013/5/21

内容:疑似发现新实体

记录者:M.E.G.调查组 成员Willan

具体记录如下:

今日,我在Level C-178巡逻时,发现远处的山上有一个很高大的身影立在那里。绝对不是人,那身影看起来有4米多高。它背上有一个凸出的东西。用望远镜观察后,我发现那个怪物的外表和人类很像。它浑身都是绿色的,除了那个凸出的东西,那是个信箱,蓝色的,好像是长在它背上的。

它太高大了,我们也并不清楚它的威胁性。所以没有前去仔细调查。我推测那是一种新实体。日后,我会和组内跟进调查。同时,我已经公布了该实体的大略画像和照片。不久后估计就会有消息。

在Willan的记载过了约20天后,M.E.G.收到了一封匿名来信,信上大概写出了前厅信使的外貌及其异常性质。

信的内容如下:

在昨天,我也在Level C-178遇到了你们公布的照片上的那个怪物。我遇到它时,它朝我走了过来,它的速度很快,我知道我逃不掉了,准备反击。但就在我准备攻击它的时候,它却开口说话了。并开始与我对话。

这时,它已经到我面前了,我才抬头打量它。我惊奇的发现,除了它那非人的身高外。它的长相和体态和人类几乎一样。它的脸是一张看起来二十多岁的小伙子的脸。但它的瞳孔和头发,甚至汗毛,都是绿色的。它穿了一身绿衣服。腰间别着一个包,背上有一个邮箱。

我没敢和它对话。它见我不说话后,沉默了两秒,又开口道:

“先生,你不要怕,我想问你,你想念前厅生活吗。”

我听见这话,不知出于什么思想,下意识的回答了一个“是”。那怪物见我这样说,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一面镜子,塞到我手里,说了一句:“不要扔掉”后就跑走了。

我看了看那镜子,无论是手感,质量还是其他因素,它就和一个普通的玻璃镜没什么两样。我想看看保留了它会发生什么事,我将它别在腰间,忐忑的走了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我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些画面。这些画面清晰后,我发现:它们都是我在前厅时的记忆。有我第一次去海边游玩的场景,有和家人一起看夕阳的场景,也有结婚时的场景…..这些记忆,有些我都快忘得一干二净了,但不知为何,突然就全部记起来了,而且记忆犹新。

这些画面消失之后,出现了更让我震惊的一幕:

我的眼前出现了我的母亲,她在家翻阅报纸。我很清楚这就是我的母亲,同时,我的脑海中不断传来一个声音说,这正是我现在位于前厅的母亲的实时录像。不知为何,我对这个声音说的话深信不疑。

天哪!写到这里都能让我无比激动。自我进入这里以来,我就无比牵挂我的母亲。她身体不好,我一直怕她没了我过不下去。现在看见她好好的,我甭提有多高兴了。

我认为,这是那个怪物给我的镜子造成了这一切。所以,我认为那个怪物是友善的。

日后,诸如此类的信件与投稿越来越多,前厅信使也在2014年正式入档。

行为准则:

应当:

  • 接受前厅信使的镜子与信件。在“回溯与现实”结束之前保证镜子完好无损。
  • 接受信件后立马通篇阅读。

不应:

  • 攻击前厅信使

(文档更新于2022/6/17)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