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ity C-430 - “待宰肥猪”
评分: +24+x

实体编号:C-430

栖息地:多地

尽管数次清剿行动成功将待宰肥猪感染体主要据点破坏并击杀大部分感染体,但由于待宰肥猪具有强传染性以及感染体仍具有切出能力,推测在其他层级仍然有落单感染者甚至是感染者集群。

描述

待宰肥猪为数种由音节和动作组成的特定动作组。这些声音和动作极易模仿,根据少数目击者描述有一种“喜感”或“怪异”的感觉1
一旦周围有人开始做这些动作很有可能让观察者感受到某种意义不明的趣味性,进而开始思考动作背后的含义并开始模仿。
这些思考会迅速占据大脑导致正常思维无法进行,最终造成精神疾病、智力减退和生理变化等身心问题。

备注:考虑到M.E.G数据库安全性存疑且待宰肥猪的强传染性导致不得不防止部分极端流浪者私自使用或释放待宰肥猪,因此所有涉及层级均以某层级替代。

感染者行为

和普通病症一样,待宰肥猪的感染被人划分成初中后末四段,阶段间行为会产生一定变化,恶化到下一阶段时间根据个人体质、周围环境等因素影响有很大差异。

初期

在与中期后感染者接触一段时间或观看待宰肥猪感染者的影像等时,很快就会开始思考这些影像的相关问题,包括:是如何做到的、这些动作和音节的含义等。
很快会产生模仿冲动,一旦开始产生模仿便正式进入初期感染,感染者会不自觉在脑内循环这些片段。虽然可以主观抗拒想这些东西但很多人并不熟悉此技巧2
该阶段对日常生活会产生一定影响,有时候甚至会不由自主的跟着哼唱或是做出相应动作。不过这些动作由于不完整,因些并不会产生次级传播效果。

中期

待宰肥猪感染者能在无意识情况下重复动作和声音2~3组时标志进入中级阶段,此阶段下感染者因脑中持续循环的音调和动作导致思考能力和长时间重复性工作能力严重下降,精力不集中时就会不由自主的开始想像音乐和动作并将其付诸实践,而这极有可能造成潜在危险。

此阶段下的感染者看上去总是严重分心,无意识动作构成的完整待宰肥猪将具有传染性,任何进行完整视听的流浪者都有被传染的风险。由于他人动作更有可能勾起思考,当大量感染者聚集在一起时待宰肥猪感染体的恶化速度和感染概率都会显著提升。

后期

后期待宰肥猪感染者因思维完全被无意义重复行动占据而彻底失去思考空间,其精神几乎一直处于恍惚状态无法正常进行。此时对感染者展开的任何社交都会只能得到缺少实际意义的应付性答复。持续追问会导致感染者脑中思路被打断,这对于感染者似乎非常痛苦,导致通常不会得到任何有意义信息,反而会导致感染者态度严重恶化并迅速升级成肢体冲突。如果该过程中周围还有其他感染者存在,这些感染者也会被扰乱思绪,被激怒的团体会将这次冲突升级成一场严重的暴力事件。

末期

末期肥猪感染者已经很难再被定义成人类,尽管有和人类相似的生理结构,但待宰肥猪影响让大脑中运动相关部分神经极其发达乃至占用其他神经生长的养分和空间,大量堆叠的无用音节段落和动作做法也占用了记忆空间。
这导致感染者的智能显著下降且大量记忆遗失,近似于患上严重的痴呆症状,性格变得更加冲动且富有破坏性,此时待宰肥猪似乎也起到对同族进行标识的作用,感染者会本能靠近做出待宰肥猪动作的其他个体最终形成一个庞大的集群。
相比起普通人类群体,感染者集群并没有表现出社会阶层和明确分工,其状态更接近于群居动物,会试图通过暴力手段驱逐和杀死未感染待宰肥猪3

感染者生物学结构

前三个阶段的感染者生理结构仍然与人类相似,但末段的感染者会表现出明显与正常人类差异的特性:解剖显示其脑部大量神经萎缩,感染时间较长的个体大脑皮质数量明显减少,大脑干重至少下降20%。
内分泌系统显著改变,生长激素、睾酮素、雄性激素等激素分泌量一还高于正常水平,4导致肌肉量显著增加,未成年个体会长得更加高大,而成年个体会患上严重肢端肥大症,肌肉量显著增加且外貌明显变得丑陋5
这一现象在这些个体的后代身上更加明显,有相当数量的新生儿在出生时存在大脑部分缺失,绝大多数新生儿缺少正常人类进行社交的智力基础。
但与之相对,身体明显要发育的快和强壮的多,骨龄显示这些个体的性成熟时间为10岁,平均身高190厘米左右。无论性别都展现出男性第二体征,基本无法通过观察生殖器以外的方式从外观上区分性别。
同时畸形概率要远比普通人类新生儿高,40%以上的新生个体患有多指症,20%左右的个体有明显额外生长的肢体和器官等,而对尸体的解剖显示至少70%的个体。存在严重的内分泌失调,推测这些个体的寿命最多20岁。

防治

初期和中期感染者仍有治愈可能,初期若是及时找到分散注意力的强刺激使大脑对该段信息产生遗忘和忽视就有很大概率挽救。
但因其脑内循环声音的感染性极强,中期治疗过程往往涉及到大量成瘾性药物使用、惩戒性疗法等,需要大量时间和资源成本,大多数幸存者营地并不具有相关资源和设备以及专业的心理治疗医师。且最重要的是在这一过程中中期以上的感染者可能无意识的将感染传播开。
因此建议直接毙杀中级以上的感染者,后期和末期的感染者已经彻底失去治愈可能且有极大可能造成严重的传染后果,因此见到这些感染者应立即将其击毙或者至少攻击至其失能。
但是考虑到大多数流浪者不具备能对感染者产生有效伤害的热武器,而徒手与感染者搏斗则过于危险6因此建议普通流浪者遇见正在聚众进行简单重复无意义动作并且哼唱有特定频率音乐的大批人群时应尽快避开,记录下人群位置并上报给附近的M.E.G.基地。
对于普通流浪者来说,适度减少从众心理。以及尽量不接触无意义的动作、音节,专心做自己的事是一个有效的预防方法,通过任何媒介传播的无意义的动作视频都不应该随意尝试:最好的结果会被浪费掉时间,更坏的结果是会感染待宰肥猪

发现记录

待宰肥猪最早发现于某层级的一大型幸存者营地,如今该营地已经彻底毁灭。据收集到信息进行复盘显示当时营地的幸存者只认为这是一种特殊疾病,但是检查后并没有结果转而认为这是层级的心理效应影响,直到最后才确认待宰肥猪性质,这使得在确定性质时所有人都已经被感染,失去挽回机会。

变体

根据观测,不同频率的调节似乎会让最终的感染者变得有所差异,在传递过程中也确实有观察到错误传递待宰肥猪的情况,这通常会导致部分感染者的行为模式和感染过程发生变化,具体情况仍在研究中。

行为准则:

应当:

  • 保持自己的主见不要盲从。
  • 发现疑似待宰肥猪感染者时立即离开并上报位置和症状。
  • 即将进入后期或失去救助可能时让自己作为人死去。

不应:

  • 主动靠近正在聚众进行怪异行为的人群。
  • 确定感染后靠近聚集地。
  • 放任自己变成怪物。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