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ity C-39 - “超现实主义者”
评分: +20+x

实体编号 :C-39

栖息地:一些特殊的城市层级,以及怪异的室内层级

描述:

man-6609820_960_720.jpg

一名头部被黑色纺织物包裹站在桥栏上的Entity C-39,进行了一小时的无目的伫立

超现实主义者是一种游荡在后室中,尤其是结构怪异的城市层级和室内层级的人形实体,他们通常穿戴整洁的黑色西服,戴着圆顶或高顶礼帽和白色或黑色手套,超现实主义者没有头部,礼帽漂浮在衣领的上空,或是头部被黑色或白色的纺织物包裹,他们曾经被认为是无面灵的亚种,但经更进一步观测实体的身躯似乎同样为虚无,由此实体被列为单独的档案,有人因此认为实体只是一套能够自我行动的西服和礼帽,但也有人认为西服并非实体本身,实体的身躯只是不可见。超现实主义者由于太多的无意义行为曾被认为是没有智力的,但是经过更长时间的行为观察,Entity C-39的多种技巧和复杂行为被认为拥有实际的优异智能。实体被如此命名的原因不仅因为其形象十分符合20世纪的超现实主义大师,勒内·马格里特的经典绘画创作,而且Entity C-39的行为也与20世纪的超现实主义流派有着深刻关联。

行为:

超现实主义者经常在后室中无目的游荡,在各个城市层级中徘徊,在他们缓慢游走的时候是无害的,但他们也是极其危险的,流浪者们在外出搜集资源的旅程中,如果在室内层级或建筑怪异的城市层级可能会受到实体攻击,敌对状态下的超现实主义者会以15-50的数量结队攻击流浪者,但他们此行为的目的并非是狩猎,因为实体在杀死流浪者后会自动徘徊离开,不会夺取流浪者身上的任何东西。因此其目的可能是一种纯粹的攻击行为。

所有的超现实主义者都持有一种50cm长的直刃砍刀,同时还会持有多种不同的20世纪古朴枪械、爆炸物和其他武器,每个实体都会拥有一种或几种

  • 匕首、警棍、瓶子(砸晕敌人)、带刺的铁丝圈套(用于远距离把被攻击者拖拽到近前)
  • 自动手枪、连发手枪、重型左轮手枪
  • MP18冲锋枪、Mk.II斯登冲锋枪
  • 短管霰弹枪、双筒霰弹枪
  • 近似20世纪手工打造的狙击步枪,有很强的穿透能力
  • 轻型机枪,火力持续性和稳定性优良
  • 木柄手榴弹、烟雾弹、引线炸药
  • 苦痛之弩(使用多种功能箭头,包括普通,火焰,电击,爆炸,冷冻,烟雾)
  • RPG火箭推进榴弹

除此之外,实体所穿的西服虽然在视觉和触感中与普通西服别无二致,但实体的西服有良好的防弹能力,需要自动武器在同一位置多次射击才能穿透,Entity C-39拥有精湛的射击技能,格斗技能和很高的战术思维,实体的生命力也超过一般人类,但枪械武器还是能够对实体造成有效伤害。杀死实体需要攻击其西服覆盖的躯体部分,攻击实体头部被证明是无意义的。

invisible-3843385_960_720.png

近距离拍摄一名非敌对状态下的Entity C-39

经长期观察发现,实体偏好出现在一些诡谲的城市层级,尤其是类似超现实主义画作的区域,建筑的布局诡异,层级的视野异样,那些最令人心动又最令人不安的梦幻城市景象:广场、拱门、楼宇、寒月,仿佛舞台布景般凝固在死寂的光线中的一切。那些偶然而荒诞的内容令人不安的城市区域,几乎必然能够找到超现实主义者的踪迹,也很容易遭到袭击。在战斗中超现实主义者高声赞美19世纪的精神病理学家西格蒙德·弗洛伊德,20世纪的超现实主义大师萨尔瓦多·达利,勒内·马格利特,安德烈·布勒东,在黑暗的暴雨中向流浪者扑来,足以使经验丰富的流浪者感到彻骨恐惧。关于艺术的层级也同样容易找到实体的身影,包括Level 57的画廊里观赏油画、Level C-166的边缘,在此环境下,实体大多是无敌意的。

即使在非敌对状态下,超现实主义者也难以进行有意义的对话,他们主要使用的语言是法语和西班牙语,也会有少量的英语和汉语,实体经常发出男性的中低音,诉说无法理解的语句,在无目的游荡中轻声低语,多数是无意义的杂乱拼凑词句,也有一些超现实主义艺术家的文学作品和荒诞派作品被识别,以下被记录的部分语句

  • 最后一只倦鸟归巢的时候,将躁动与喧闹压在翅膀下
  • 戈多会来吗?戈多明天准来。戈多会来吗?
  • 娜嘉,娜嘉,娜嘉,娜嘉,娜嘉
  • 博比·沃森死了,博比·沃森还活着,他们都叫博比·沃森
  • 它已穿过群星之网到来,已穿过草丛的薄纱到来

超现实主义者在城市街道上有时会驾驶着20世纪初的自行车和汽车,怪异的是,无论是实体所使用的武器还是驾驶的车辆在前厅都可以找到相同的原型,但实体的武器的威力和汽车的性能似乎都超过了原本设计的技术规格。需要额外说明的是超现实主义者可能会攻击流浪者,对于除无面灵外的其他实体都会毫不犹豫的发起攻击。

处于非敌对状态下的Entity C-39经常被观察到从事一些难以理解的文学艺术活动,例如在室内层级的房间内,或是在城市层级的建筑物内,在充满艺术风格的房间进行油画绘制,通常都是怪异离奇的超现实主义风格,其中一些是对于前厅超现实主义名画的临摹,充满偶然、荒诞,不可理喻,未知和恐慌。但是形象之间奇怪的冲突,互不相关的物品拼凑在清澈的光线下,又让人感到一种特别的魅力。或是进行文学写作,大多都是一些语句晦涩的诗歌和短文,充斥着颠倒和矛盾的无意义文字,以及对梦境和想象的描写,但其中几乎无法解析任何信息。实体也十分擅长乐器,尤其是钢琴,长笛,提琴,时常在艺术风格的创作房间内听到实体演奏的众多优美乐曲,但是至今从未有一首音乐被分辨为前厅音乐。在此状态下的Entity C-39不具有敌意,除非遭到很严重的主动敌对行为。



超现实主义者的行动是较为随机的,是否处于敌对状态也没有明显的界限,有时会攻击流浪者,有时又会对流浪者做出很友好的举动。实体对于没有亲人在后室中,没有朋友或朋友很少的流浪者较少做出攻击行为,甚至做出十分友善的举动。

2021.1.19 一名流浪者的生日,由于该名流浪者的家人都没有在后室,他也没有很多朋友,所以他的生日没有被庆祝。但他偶然打开房门,发现一名超现实主义者正拿着一个物品向他缓慢走来,他惊恐地想要关门,但是等实体走到近前,带着手套的手中拿着一个黑色,蓝色丝带的,带着硬纸卡的礼物盒,将它交给流浪者后随即离开,礼物盒中放着一小块蛋糕和几本书,是和超现实主义有关的前厅书籍和20世纪超现实、荒诞派艺术家的剧本、画集和诗篇,卡片上写着正常祝福的话语。

一个没有面孔的男子游荡在空旷的人世间,他熟悉而陌生,他就好像是住在每个人内心深处的一个孤独的幽灵,不论你想或不想,这个幽灵总会突如其来地拜访你一下,偶尔有他陪伴,其实也不错,这时候,你,只属于你自己。

————不知名流浪者刻在Entity C-39徘徊的城市墙壁上


行为准则:

应当:

  • 谨慎的靠近一名游走状态的Entity C-39,因为很难分别实体是否具有敌意
  • 如果没有充分准备,远离那些结构怪异的建筑区域,尤其是发现其中有Entity C-39徘徊时
  • 不要打扰进行文学艺术活动的Entity C-39
  • 如果你有兴趣与一名Entity C-39交谈,请友善对待

不应:

  • 主动攻击Entity C-39
  • 故意干扰Entity C-39的艺术活动
  • Entity C-39对话时语气嘲讽而不友善
  • 在没有保护的前提下贸然进入有Entity C-39徘徊的结构怪异的建筑区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