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ity C-103 - “涅槃花盆”

评分: +18+x

Transformation or degradation?1

——《Transformation》 Suasion


实体编号:C-103

栖息地:全境

%E8%8A%B1%E7%9B%86%E8%80%8C%E5%B7%B2

一幅描绘处于涅槃中期涅槃花盆的艺术作品。有一定艺术化处理。

描述:

涅槃花盆外观与普通的花盆基本相同,花盆璧上没有任何装饰。其半径约为15cm,高20cm。涅槃花盆的材质、色泽、质感及密度类似红陶,但分析结果显示涅槃花盆的花盆部分的主要构成元素为氧与氢,没有任何硅酸盐成分,具体原理未知。


涅槃花盆装满了泥土,其类似前厅中国东北部的“黑土”2。大量报告提到,直接用身体接触涅槃花盆黑土会对接触者的精神与意识造成影响,表现为:

  • 逐渐失去所有欲望,包括求生欲
  • 逐渐失去感官,但在涅槃中期此特性消失

万幸的是,上述影响均可逆,并不会造成实质危害,只需停止接触黑土即可。然而当你接触它时,大概率已经没法逃走了。下文会具体讲解相关原因。


涅槃花盆进入涅槃期后,将无法被移动或被破坏,或者被观测其内部3。且在涅槃期涅槃花盆中取走任何事物也是不可能的——哪怕那是一粒尘土。换言之,整个花盆在涅槃期仿佛从原子层面上被牢固地锁定在了其所处的空间里,除非其自身生长,否则连一个原子都无法被移动。涅槃花盆涅槃期时,土壤中仿佛存在可发育的树种,会随着时间推移经历发芽破土到成熟结果等树木的生长阶段。尽管大多数情况涅槃花盆会生成在户外4,但当它们的生长被妨碍时,就会将障碍摧毁5。经过大量研究与报告,已知涅槃花盆中的树木不论品种,生长周期均为10天左右。长成的树木多为前厅中的橡树6,部分报告称见过长成的梧桐树,这一说法仍待证实。这些树木除了树干内有些奇特的空缺,就和前厅的橡木或梧桐木别无二致,是建议回收的资源。


长成的涅槃花盆的花盆部分最终会被其中的橡树撑碎,这意味着它的死亡。散落地上的黑土将和正常的黑土壤毫无差别,也是可收集资源。碎裂的“陶片”若在长成前未经任何人类或者实体接触,会自行融化并缓慢塑形、增生,在不定时间内7成长为新的涅槃花盆,这就是它的诞生。中断此过程的最佳方法就是:接触这些碎陶片。



行为:

涅槃花盆的行为经证实后,被确认为无害行为。然而这一实体的行为十分骇人:它们会将与其接触的人员“吃掉”——涅槃花盆柔韧性和延展性大幅增强,将其花盆部分伸展开,以极高的速度吞噬掉首个与之发生直接接触的人员。8吞噬后,涅槃花盆会恢复至原体积,恢复原有的性质,进入涅槃期

涅槃期分为3个阶段,依次为:涅槃初期涅槃中期涅槃末期


涅槃初期

此阶段下,涅槃花盆的种种性质及特征与正常状态毫无区别,除了“不可损坏或移动”和“无法探明”。在低分贝环境下,花盆中会传出疑似人类的均匀的呼吸声。


涅槃中期

此阶段是涅槃期最漫长的一个阶段,占涅槃期约70%。涅槃花盆中会逐渐生长出橡树苗(若梧桐树的说法被证实,还可能为梧桐树苗),再逐渐发育成熟。此阶段涅槃花盆的花盆和树木两部分仍“不可损坏或移动”和“无法探明”——唯一能“损坏”花盆部分的东西,只有其中的树木。因为花盆会逐渐出现裂痕,裂痕会随时间推移越来越大。在低分贝环境下传出的呼吸声比涅槃初期的呼吸声更为急促。


涅槃末期

这是涅槃期的最后阶段。之所以称涅槃花盆的行为是无害的,正是因为涅槃末期

此阶段中,成熟的树木会撑碎花盆,其根脉会瞬间舒展开来,然后树干裂开,先前被吞噬的人员将赤身裸体地蜷缩9在树木完美贴身的空缺中。人员意识和行动能力将逐渐恢复。

涅槃后的人员均能清晰地记起自己涅槃初期涅槃中期的经历:他们称,自己在涅槃初期被埋在上文所述的黑土中;在涅槃中期意识突然清醒,但全身动弹不得,还称自己的身体经历了巨大的折磨。例如被无数的木刺扎穿、身体的养分被抽离又被输入、肺泡仿佛被烈火焚烧等,均为极度痛苦的经历。由于过于痛苦的折磨,目前所有经历过涅槃的人员均未注意自己的衣物如何消失。这种折磨直到涅槃末期才会结束,因为经历涅槃的人员会于此阶段昏死过去,醒来时树干已经开裂,自己赤身裸体,毫发无伤。

经历过涅槃期的人员称自己的身体“从未有过地充满生命”,表示自己此前“只是一滩拥有意识的烂肉”。这种影响被认为是无害的,因为这些人员的身体素质的确比未经历涅槃的人员更加强大。

对于经历过涅槃的人,不处于涅槃期涅槃花盆与普通的红陶花盆无异——涅槃花盆无法吞噬已涅槃的人员,所以他们可以放心搬运涅槃花盆。但黑土依旧能对经历过涅槃的人造成影响。

发现:

藏寺院灰烬均被知晓的1年后于Level C-192的森林中被怀特·布雷德博士和他的两位助手发现(并初步了解了涅槃花盆的性质)。

行为准则:

应当:

  • 尽管被证明无害,但M.E.G,仍建议避开那些装着黑土的红陶花盆
  • 若你的同伴被吞噬,记得多关注这个花盆,给他备好一套衣服、食物和杏仁水以接待涅槃后的他
  • 如果你被吞噬,无需惊慌,熬过涅槃的痛苦吧

不应:

  • 被吞噬后费力挣扎,试图逃出涅槃花盆
  • 鉴于C层群的命名由来M.E.G.强烈反对“嘲笑涅槃之后赤身裸体的人员”的行为。

<音频记录>

时间: 2024年10月5日7:00
记录者: 怀特·布雷德博士,M.E.G.探员白任,临时助手佩欧·沙普
地点: Level C-192


已转成文字:

怀特·布雷德:好的。老白,设备打开了吗?每次回去敲键盘打那么多字还是很麻烦的,这次直接录下来回去转文本吧。

白任:嗯,打开了。不过,(提高了一个八度的声音)我年纪不大,别带“老”字,伙计!

佩欧·沙普:嘿,你小子总是在这种小事上磨叽,别太在意好吗?

白任:哼!好吧,我注意些。

怀特·布雷德:不管怎么样,你们俩能来陪我在这里搞研究我还是很感谢的。特别是你,白任,我记得M.E.G.探员的任务也很多吧?今天你是的休息日,你却来陪我做研究,是想提升素养转行吗?

白任:(苦笑一声)唉,老兄,我怎么能搞明白那些乱七八糟的研究?你之前和我们大谈特谈E.P.B.的光栅衍射那些玩意时我好像还睡着了。我来帮你完全是因为M.E.G.上层那些人得知你要来这里做研究人手却不够,就把我派来帮你,美其名曰亲近自然放松身心的假日

怀特布雷德:那你得怼回去啊?

白任:(无奈地)嗨,伙计,我和沙普可不像你做过那么多重大贡献。你怼监督者们基本也不会受罚,可我俩算什么呢?我俩可不想进英伦小镇去搞什么生存试炼。

佩欧·沙普:额,然而……我是真心感兴趣所以主动来当“志愿者”了。尽管我年纪是咱仨当中最大的,但我还想多学习一些东西。再就是那次经历令我对这里有了些别样的感情。

怀特·布雷德:啊,好吧,看来我还是不太会说话啊。“

(博士尴尬且意义不明地笑了两声,随后只有长达十分钟的沉默,夹杂着脚踏在落叶上的声音)

怀特·布雷德:嗯,这些样本,以前可没见过。他们所说的原生生态保留较好的这片地方果然有些东西的。难以想象这一带能在和宙斯念了同一本育儿经的家伙的“大军”的攻伐下留存。你们俩,接下来听我指挥!尽管这片原生带能从欧米伽它的子嗣们的迫害中生还,但咱们若是处理不当,也可能造成不可逆的损害。哦,我可不想拉着你俩当什么“种族灭绝”的大罪人。现在,换上这套闷人的隔离服,再带好武器——尽管我认为这东西也很容易造成严重后果,但真遇上什么难对付的东西咱们可全指望它了。

白任:你咋不带几把高频割刀?我记得你之前说这玩意儿可以解剖用,还有制成武器的潜质。我还看你拿过那把大的劈烂了钨制银骨。真的,从那会儿起我就想拿一把玩玩了。你怎么不带来……(被弹了脑门)哎呦!(锤了博士一下)弹我干嘛?

怀特·布雷德:我只带了把小的解剖用。首先,那玩意儿还在实验阶段,很不稳定。其次,近战武器有时还是得吃瘪的,你刚才就能对我的“脑瓜蹦”做出迅速反应,敌对实体肯定能比你更快做出反馈。你怎么想用那东西对付实体的?亏你还是探员!算了,先套上衣服,再拿东西。额,等会儿,我有说过拿红陶花盆吗?你咋把它带来了?怎可能用这东西运输样本?你还把它扔那么远,我去捡回来……我的老天!(急速膨胀的声音)这什么玩意?你俩退后……

(划破空气的声音传来,然后一阵类似揉纸团的声音响起,期间隐约传来高频割刀运行的轰鸣,但最后归于平静,只是还能听到一阵尖叫)

白任:(惊恐地)啊啊啊啊啊!

佩欧·沙普:小子,你先别叫了!你真的是合格的探员吗?处事不惊不好吗?

白任:(深呼吸)所以……博士,牺牲了?我以为这个层级很安全的。

佩欧·沙普:恐怕是的……(掏出武器)这个该死花盆竟然缩回原本大小了!这玩意保不齐和那沙发一样危险!(开火声与红陶花盆受到碰撞的声音交杂)这玩意貌似不怕我们的武器。

白任:且不说你刚才会不会伤到怀特,貌似那玩意也不怕割刀。现在这不是故事,是事故啊!撤!咱得活着把这消息带回去!

(脚重踏在树叶上的声音,两人一路狂奔,时长五分钟)

白任:这玩意还没关闭?
<记录结束>

备注:两人后来回到了M.E.G.Level C-192的研究所,交代了工程学、生物学和信息技术博士怀特·布雷德“牺牲”的全过程。进行默哀仪式并将怀特·布雷德博士于档案库标记为“未知”状态后,M.E.G.档案库初步建立红陶花盆的实体档案。在此期间他们M.E.G.的研究人员被告知不要贸然前往森林的原生带,以及留意本层级可能出现的红陶花盆



<M.E.G.Level C-192的研究所的音像记录系统>

时间: 2024年10月15日16:00
记录者: 怀特·布雷德博士,一名研究员
地点: Level C-192


已转成文字:

(推门声,随之而来的是重物落地的闷响,夹杂着陶片相碰的脆响。一个穿着黄色隔离服并佩戴好黑色面罩的人推开门,走进研究所并放下了怀中的器材,走向了负责接待来客的研究员)

研究员:好家伙,老哥,你一个人带着这么多乱七八糟的设备是去哪里了啊?最近这风头挺紧的,怀特博士因为什么”花盆“丧命了,我们都不敢往远跑。因为此事,监督者们据说在考虑给这里重新评估生存难度。你是在附近采集样本吗?

全副武装的人:(闷声闷气地)不,我从原生带回来。讲真的,穿过那些封锁线还是有些麻烦的。

研究员:什么!你怎么敢跑那么远!等等,你这些设备……是怀特博士的?只有他的研究器材全都是白色的,肯定错不了!你原来是去取回他的遗物了嘛?这真是……(啜泣)谢谢!

全副武装的人:嗯……我想你们可能搞错了什么,但又没做错任何事。不管怎么样,出于安全,我希望你先做好心理准备。

(那个穿着全套隔离服的家伙摘下了面罩,正是怀特·布雷德博士)

研究员:噫……(向后倒下)

(博士拉住了他的手)

怀特·布雷德:伙计,我认为你们觉得我死了,这很正常。我一开始也以为我真要没命了。

研究员:(战战兢兢地)哦,你……不是实体?或者什么别的东西?

怀特·布雷德:如假包换。现在,你先调整下心态。我从那么远把这些器材和那花盆的样本回收到这里,觉得有些累了——尽管我的体质在过去10天里貌似得到过强化。你帮我把它们搬到我的实验室去。然后,我得回宿舍冲个澡,换件衣服。因为我的贴身衣物没了——所以我现在是全身赤裸地穿着隔离服,这衣服刮着那个部位的感觉真不妙。之后的事情我慢慢解释吧。

(两人搬走了东西,然后博士独自前往了宿舍)

<记录截至于此>

备注:后来M.E.G.档案库将怀特·布雷德博士的状态修改回“活跃”,解除了Level C-192的封锁并取消了对Level C-192重新评级的计划。怀特·布雷德博士接手了红陶花盆的档案撰写,并将其重命名为涅槃花盆。他对带回的瓷片和木材样本也进行了成分分析。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