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ity 73

相关信息及内容警告

评分: +10+x
统合实体分类系统
实体编号:73
栖息地:全境
IETS
3BXX
分级:
类人
性质:
HVM
VRL-A
VRL-B
NCR
MCH
CBR
SYN
DMN
SSV
CVL
RLA
UNQ
AGR
BNV
{$custom-tag-name}
{$custom2-tag-name}
{$custom3-tag-name}
RAD
NRO
TXC
PYR

简要

根据目前M.E.G.所掌握的信息来看,Entity 73似乎具有两个部分来相互协运作。其被观察为一种无意识的液体——深异浓液,以及一个有自我意识的人形个体,被称为“Kirai”。目前还未知晓治愈深异浓液的模因影响与转化特性的方式,研究仍在进行中。通过滋水枪和现实清新剂,能够较为轻松的击退“Kirai”个体,如果其长时间处于人员附近,其将恢复至液态。

vial.png

一瓶深异浓液。

液态描述

Entity 73的液态,通常被称为“深异浓液”,是一种罕见的物质,可以在后室的各个地方找到。所提到的“浓液”是黑色的,其被描述为近乎糖浆般的粘稠。

就针对其本身而言,该物质不具有特殊性质。然而,若该物质被饮用或被大量涂抹在身体上,将导致三个阶段的感染过程。
感染阶段
阶段1 暴露约15分钟后,受影响者的静脉将开始变黑,逐渐变成皮肤下方可见的黑色阴影。在该阶段下,人员将完全感知并意识到该过程。虽然并未引起疼痛,但受影响者可能感到痛苦。
阶段2 在阶段2中,黑色物质逐渐扩散到受影响者的整个体内。在此期间,受影响者的反应时间,感觉官能与心率将大幅提升。该阶段通常在阶段1的2小时后开始,持续约30分钟。
阶段3 作为转化过程的最终阶段,一旦物质彻底扩散,阶段3就将开始。此阶段下,受影响者的心智将被Entity 73的心智覆写。

实体描述

一旦转化过程完成,Entity 73将进入人形状态,并成为身体的唯一主人,直至其被驱逐或死亡——通常致使不稳定。Entity 73似乎与宿主进行某种共生行为,增强了宿主的许多身体特点,如力量,敏捷度与自愈能力。通过某种未知的方式,Entity 73将宿主的大部分有机组织转化为了深异浓液。

Entity 73倾向于将受影响者以其自身所代表的外形来操控。其看起来似乎为一身高5英尺8英寸的瘦高人形个体。眼眶发出暗淡的白光,为身体中唯一不由黑色物质所组成的部分。实体有着黑色短发,其刘海垂于面前。Entity 73所穿着的衣装会随着受影响者的改变而改变,通常其身着一件深色的腰带大衣以及黑色T恤与牛仔裤。其身躯由黑色物质构成,并表现为一种无定型固体。实体能够随意地改变质量和外形,自表现简单的附肢到现实中存在的非机械的武器或工具。

行为

Entity 73个体自身会认为其为“Kirai”,其给人的印象为语言得体且富有魅力,并总是希望与路人交谈。一个无法控制自身行为的谈话者的最坏情况就是,任何与“Kirai”的交谈与互动都是令人烦恼的。由于所有个体之间的行为与记忆都是相同的,所有很大程度上Entity 73具有某种蜂巢思维。也就是说,在各个层级中,一次只能观测到一个Entity 73个体。

一旦拥有了宿主,“Kirai”就会游走于不同的层级之中,并拜访特定的实体和人员。该实体有时会为某些寻求帮助的人员提供帮助。由于动机仍未知,“Kirai”与其他人员——特别是相关组织以及实体——的所有形式的互动都将受到监控。

生物学特征

Entity 73的主体主要由深异浓液组成,可以制成任何形状。虽然这种物质有着很强的灵活性,但缺乏耐久性,若有需要,其很容易被摧毁。

该物质的一个显著特点为其数量与兼容性因宿主而异,一些“Kirai”个体可能与它的主体高度兼容,因而能够在长时间内保存对外形的控制。与宿主的兼容性越差,其生物质就将越快的进入不稳定状态并液化,这意味着宿主与“Kirai”寿命的结束。截止目前,其原因仍未知,对于该物质的研究仍在进行中。

除此之外,“Kirai”个体在现实扭曲能力方面十分娴熟,并且能够在特定的层级轻易的大规模的改变现实。到目前为止,对其能力的极限仍未知,但根据目前已有的遭遇报告来看,其似乎还不能同时影响多个层级。

Entity 73除了控制其宿主外通常是被动的。在不太可能发生肢体冲突的情况下,其被观察到更喜欢“战斗”而并非“逃跑”。

虽然“Kirai”在实际的争斗中展现出十分熟练的技巧,但其首选的自卫方式是利用上述提到的附肢,这些附肢可以刺穿和攻击人员。在某些场合,可能会看到“Kirai”露出卷须四处游荡,这些附肢很可能是其基本状态的一部分,通常折叠在其衣服下。

发现

虽然“深异浓液”与向“Kirai”转变的进程的文献记载极少,但失落一族的记载与艺术品中的人物形象与“Kirai”类似。在艺术描绘中,一个有着白色眼睛与四条黑色触手的人站在另外两人旁边。其中一人手持长矛,眼部被蒙起,身穿黑色长袍。另一人身着中世纪的全板盔甲,手持一把大型阔剑。

对这些图像与文本的研究仍在进行中,但开展十分困难。当被问及时,失落一族的人员似乎以一种“带有厌恶的尊重”来看待其。除了确认文本与艺术品来自该团体外,没有得知更多信息。假定对该实体的讨论可能是某种禁忌或其社区能不在具有与其相关的信息。


行为准则

应当

  • 尽可能的处理“深异浓液”,并向M.E.G.基地报告大量发现其的情况。
  • 利用现实清洗剂与滋水枪来躲避实体。

不应

  • 使用或沉浸在深异浓液中。

跌回椅子上,你匆忙的看着刚刚撰写好的文件。过去的两小时中,你一直不断疯狂的向M.E.G.数据库输入信息,尽你最大的能力去阻止更多的无辜生命被Entity 73夺走。

你低头看着你的手臂。螺旋状的黑色液体开始在你的血管中流动,使它们变为黑色。操蛋

要是我不是如此的笨拙就好了, 你想着。开玩笑能够分散你对那即将到来的事情的注意力。当涉及到M.E.G.的实体研究时,一个微小玻璃瓶的滑落便能昭告你的终局。但你不能被自身的处境所影响,你有义务去保护那些接任自己的人。当你再次尝试服用杏仁水与亚格鲁格亚果的混合物,希望能够阻止或减缓感染时,你感到了一种压抑的平静。你知道这是无用的。过去的那一个小时里,你已经试遍了M.E.G.已知的任何治疗实体疾病的方法,但都收效甚微。你来到电脑桌前,输入了一封电子邮件……

entity 73 <bmcginnity@majorexplorergroup.com>

to <fchandra@majorexplorergroup.com>

嗨,Chandra博士,

我不想一下子把这些东西都丢在你已经很满的事务里,我知晓你已经在处理失去其他一些研究助理的事情了。我一直在尝试我所能想到的所有治疗方法,但似乎都没有成效。我已经在现场更新了文件,包括我所感受到和尝试的一切。希望你能利用这些来防止更多像我这样的事件发生。

~ B. McGinnity博士
M.E.G.Beta基地



entity 73 <fchandra@majorexplorergroup.com>

to <bmcginnity@majorexplorergroup.com>

~ 亲爱的McGinnity博士

我向你表示哀悼。在看到我们的另一位研究人员将以如此可怕的方式离开后,我痛心不已,更何况是你。请放心,在你离开后,你的项目将转给其他研究人员。

如果你还没去尝试的话,你有没有去试试静脉注射杏仁水?我们没有什么可以帮助你的,但你可能去想试试。

还有……有人告诉我,建议你不要让自己……活着……成为Entity 73的实例。这可能会给大家带来麻烦,尽管我很不愿意这样去提议。

~ F. Chandra博士
M.E.G.Alpha基地


entity 73 <bmcginnity@majorexplorergroup.com>

to <fchandra@majorexplorergroup.com>

嘿,又是我。

十分抱歉,我放弃了手续,我正忙着整理我自己的东西。感谢你替我安排了后勤,这样我就可以专注于我最后几个小时的感知。你知道我还能……在“Kirai”替代我前保持意识清醒吗?

谢谢你的建议……我还没有尝试过那个。我并不想意外加速我自己死亡的进程。

你知道那个老笑话,“如果蔬菜真的对我们那么好,为什么我把他们注射进血液里面会死?”

这也是同样的,但我会尝试一下。我没有别的办法了。

~ B. McGinnity博士
M.E.G.Beta基地



entity 73 <fchandra@majorexplorergroup.com>

to <bmcginnity@majorexplorergroup.com>

~ 亲爱的McGinnity博士

不需要手续——那我该咋办,解雇你?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了解一下你最近几次的治疗进度。

~ F. Chandra博士
M.E.G.Alpha基地


entity 73 <bmcginnity@majorexplorergroup.com>

to <fchandra@majorexplorergroup.com>

LOL——要我说你是对的。你知道的,知道自己死在这里真的很奇怪……不过我地球的亲人们早已认为我已如此了。这或许是种消沉的慰藉。

我试了你的建议。有了一些暂时的缓解,黑色暂时消退了一些。

不幸的是,之后,感染复发得更快,我最终变得比开始时更糟糕。我觉得如果有时间,我们可以做些什么,但我不想冒险再打一次针,或改变一次,以免我在钟声响起之前被带走。

我害怕我只剩下一个选择……自杀。

我等待你的回复。

~ B. McGinnity博士
M.E.G.Beta基地



entity 73 <fchandra@majorexplorergroup.com>

to <bmcginnity@majorexplorergroup.com>

~ 亲爱的McGinnity博士

这是你最后的抉择,但我必须建议你不要使自己的身体变成容器。这可能弊大于利。

~ F. Chandra博士
M.E.G.Alpha基地


entity 73 <bmcginnity@majorexplorergroup.com>

to <fchandra@majorexplorergroup.com>

fiona,他妈的你最好现在就来到beta基地

我按照指令去做了,我试图结束这一切

我把你送我的生日匕首拿出来了,但没用

当我试着做这件事时,那种材料在我的脖子上凝固了,刀片折断了

它不会让我离开

我能在脑海里听到它,fiona

把我关起来

它尖叫着,我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

液体进入了我的喉咙,就像胃酸倒流一样

fiona快点

帮我

~ B. McGinnity博士
M.E.G.Beta基地



entity 73 <fchandra@majorexplorergroup.com>

to <bmcginnity@majorexplorergroup.com>

操蛋,我现在就在路上。
哦天,最高指挥官想知道——他在说什么?

~ F. Chandra博士
M.E.G.Alpha基地


entity 73 <bmcginnity@majorexplorergroup.com>

to <fchandra@majorexplorergroup.com>

我他妈的不清楚
他告诉了一些我不该听到的事,我知道
感觉似乎是撕碎我灵魂的信息
也许是咒语
我不知道

他用我从未听过的语言说话,但我仍知晓他的意思

我可以在镜子或水中看到他
他只是站在那里盯着我,以一种茫然的表情
操蛋的转变
我只想结束这一切

~ B. McGinnity博士
M.E.G.Beta基地



entity 73 <fchandra@majorexplorergroup.com>

to <bmcginnity@majorexplorergroup.com>

听起来真他妈的吓人
请坚持住,我们需要你拖延他

~ F. Chandra博士
M.E.G.Alpha基地


entity 73 <bmcginnity@majorexplorergroup.com>

to <fchandra@majorexplorergroup.com>

为什么
我已经死了

~ B. McGinnity博士
M.E.G.Beta基地



entity 73 <fchandra@majorexplorergroup.com>

to <bmcginnity@majorexplorergroup.com>

不是为了你,而是为了所有人。我们需要时间来搞明白如何把你关起来或者彻底的杀死你。

~ F. Chandra博士
M.E.G.Alpha基地


entity 73 <bmcginnity@majorexplorergroup.com>

to <fchandra@majorexplorergroup.com>

哦我亲爱的Chandra博士,我想你不会认为……这么快就赶走我符合你的利益吧。这才一个小时!

我个人认为,你会发现我的同事对我们组织的工作很有帮助,不是吗?想想所有可能带来的美好事物吧。

我们能够获取这样的知识,这样的力量

在你联系上级前,先考虑考虑

~ B. McGinnity博士
M.E.G.Beta基地



回复

发送

保存

删除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