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ity 133 - “信使”
IETS:2B+
IETS
:2
智能:B+
:root {
    --box-border: var(--gray-monochrome);
    --box-shadow: var(--swatch-tertiary-color);
    --box-color-0: 27, 122, 44;
    --box-color-1: 88, 248, 70;
    --box-color-2: 211, 186, 0;
    --box-color-3: 239, 149, 0;
    --box-color-4: 254, 110, 24;
    --box-color-5: 253, 69, 69;
}
.extrabox {
    float: right;
    position: relative;
}
.box {
    position: relative;
    width: max-content;
    min-width: 11rem;
    display: flex;
    flex-direction: column;
    height: 2.25rem;
    box-sizing: border-box;
    padding: 0 0.5rem;
    background: rgb(var(--pale-gray-monochrome));
    border-left: 0.5rem solid rgba(var(--box-border), 0.5);
    box-shadow: 
        inset 0 0 0 0.0625rem rgba(var(--box-shadow), 0.5),
        inset 0.0625rem 0 0 0 rgba(var(--box-shadow), 0.5),
        inset 0 -0.0625rem 0 0 rgba(var(--box-shadow), 0.75);
    transition: height 0.25s cubic-bezier(0.4, 0, 0.2, 1);
    font-family: Inter, "Noto Serif SC", sans-serif;
    cursor: default;
    overflow: hidden;
}
.box br {
    display: none;
}
.box .iets-before {
    position: relative;
    font-size: 1.5rem;
    display: flex;
    opacity: 1;
    right: 0;
    top: 0;
    transition: opacity 0.25s cubic-bezier(0.4, 0, 0.2, 1);
}
.box .iets-after {
    position: relative;
    right: 999rem;
    top: 0;
    opacity: 0;
    transition: 
        opacity 0.25s cubic-bezier(0.4, 0, 0.2, 1),
        top 0s 0.25s,
        right 0s 0.25s;
}
.box .iets-before .iets-link {
    opacity: 1;
}
.box:hover {
    height: 5.063rem;
}
.box:hover .iets-before {
    top: -2.25rem;
    right: 999rem;
    opacity: 0;
    transition: 
        opacity 0.25s cubic-bezier(0.4, 0, 0.2, 1),
        top 0s 0.25s,
        right 0s 0.25s;
}
.box:hover .iets-after {
    display: flex;
    flex-direction: column;
    top: -2.25rem;
    right: 0;
    opacity: 1;
    transition: opacity 0.25s cubic-bezier(0.4, 0, 0.2, 1);
}
.box .iets-after .iets-link {
    font-size: 1.5rem;
}
.extrabox[class*="{"] .lang-tr,
.lang-cn .lang-tr,
.lang-tr .lang-cn {
    display: none;
}
 
.box.class-0 {
    --box-border: var(--box-color-0);
    --box-shadow: var(--box-color-0);
}
.box.class-1 {
    --box-border: var(--box-color-1);
    --box-shadow: var(--box-color-1);
}
.box.class-2 {
    --box-border: var(--box-color-2);
    --box-shadow: var(--box-color-2);
}
.box.class-3 {
    --box-border: var(--box-color-3);
    --box-shadow: var(--box-color-3);
}
.box.class-4 {
    --box-border: var(--box-color-4);
    --box-shadow: var(--box-color-4);
}
.box.class-5 {
    --box-border: var(--box-color-5);
    --box-shadow: var(--box-color-5);
}

栖息地:多地


据说,如果有人在后室流浪时留下日记,在他们离世后那名为“信使”的神秘实体便会找回他们的生平志,将它送至前厅,送至他的家人身边。

mail.png

信使在前厅送完“信”后拍摄到的一张照片。


下文的一切信息均由信使于某时丢失的一本书内文字证实。该书由一位 M.E.G. 工作人员于 Level 11 内发现,包含了信使及 Entity 140 ——即 Blanche ——的对话。

描述:

信使会将“信件”送至位于前厅的人们。与前厅的各种邮递员不同,信使仅会运送一种“信件”,即是那些在后室中不幸丧生的人们所留下的日记或日志。信使目前正与 Blanche 合作工作。两人之间的联系详细记录于契约1之中。


行为:

信使的具体行为报告极少,但仅知道其性格腼腆,并不愿意向流浪者展现其面貌。

有一自称为“告密者”的团体报告称使用了一种非传统交流方式与信使进行了短暂的交流。

生物学特征:

信使在后室及前厅的外貌特征不尽相同。

在后室中:

在后室中对于信使外貌的所有报告均不相同。流浪者报告中有称其外形类似一人形,动物,或者甚至是物体。但尽管如此,所有流浪者对信使外貌的描述中均有相同特点——信使高而瘦,身高约为正常人类平均身高的1.5倍。

在前厅中:

信使在前厅的外貌与在后室中相似,但更加形似人类,而其身高及修长的腿之特点均得以保留。前厅中的信使穿着类似男管家,并且头戴高顶礼帽。信使携带一棕色皮革公文包,在前厅行路时总是对其加以保护。推测公文包内存在四维空间物体,从而使得公文包可以携带许多日记本。


发现记录:

信使最初于 Level 0 由一名为爱丽丝·曦星的流浪者发现,该流浪者在信使不慎掉落 Object 96.1 后将其捡起。爱丽丝并不了解该实体。而在她捡起书后实体已经遁入黑暗之中,爱丽丝未能成功与实体进行对话。

信使产生的影响:

信使对流浪者并不抱有敌意,但可能会使不幸与之相遇的流浪者产生不良反应。不良反应有如下等:

・因捡起信使落下的日记本而被其跟踪导致的妄想症。

・在前厅阅读信件(信使落下的日记本)后于前厅消失。

・阅读及读完信使递送的信件后突发诡异行为。


目击记录:

由于信使会到各处以收集遗落的日记,推测该实体具有在后室内一切层级间穿行的能力,但其穿行方法未知。

信使大部分时间徘徊于 Level 906 之内,也即天鹅座档案馆

有许多流浪者目睹信使出现于 Level 186 的 “恐慌”之内,推测信使将此层级作为一休息处。

信使永不会进入享乐层。该实体任何时候都会远离派对客,因此无法搜集落在享乐层之内的日记本。根据契约中的记录,其原因似与信使的主人相关。

信使经常于后室中寻找离世之人的日记。若流浪者无意间拿起一本离世之人的日记,该实体可能跟踪流浪者极长时间,导致身心俱疲的流浪者产生妄想症等多种病症。在这一情况下最终可能会发生如下三种结果。

信使最终将对流浪者手中的日记本失去找回之兴致。

・若流浪者将日记本放置于地上并就此离开,信使就会前来找回。

・一些情况下信使可能会在流浪者睡着时拿走日记本。流浪者醒来后会发现其随身物品被贴上了一张写有“抱歉。”的便签。

如果前厅的人们在信使送信时恰好经过附近便能看见其貌。若收件人送信时开门足够快,就能看见信使快步离开。


“信件”:

收到信使送来的日记本的人们都会将自己反锁在房间内打开日记本不停阅读,读完前不会做任何其他事。曾有人连续阅读了四天日记不停,最终导致严重睡眠不足及脱水。

如果有人尝试进入房间,房间内的人就会向其大喊,让其不要进入。若房间外之人不顾警告仍然闯入,其将会发现屋内的人消失。目前与如此失踪的人们联系并未获得成效。

读完日记后,他们会想尽一切办法抹除日记本的存在,通常是将其烧毁。由于门窗均紧锁,他们会吸入过多烟气而引发慢性阻塞性肺病及哮喘。若无法烧毁日记本,他们就会尝试用工具甚至是牙齿及双手等方法将其撕毁,随后将其碎片吞下。

在收件人走出房间后会忘记曾做过的这些举动。即使是在铁证面前他们也会否认,并声称仅记得阅读了收到的日记,并也不知其下落。

大部分阅读过日记的人都会在一周内失踪。但有方法可避免其发生。阅读过日记的人持续一周内一直被紧密监视便能避免失踪。信使本人也在契约中证实了这一点。


动机/目标:

目前尚不清楚信使的真正动机,但已有许多理论尝试解释其为何会收集离世之人的日志。

以下为一些大众普遍相信的解释。

信使曾经也是一位流浪者,这也能解释为何其(由 Blanche 赠送的)书内存在英语文字。其死后因想阻止更多人终堕入后室而做出如此举动。

・后室中离世之人大多惨死而再无人记起,而信使为之感到同情,因此便将运送离世之人的日记本至其至亲处作为自己的责任。

・该行为是由信使之主人致使,而其原因未知。这一解释应该不正确,否则信使并不会同意 Blanche 在契约之中提出的条件。

也有理论认为信使的行为不怀好意,而最出名的解释便是“环链理论”。


环链理论:

该理论认为,信使能理解朋友亲人间的关系链往往比陌生人间关系链更强。而将死于非命的流浪者的日记送至其至亲身边便能让他们不惜一切进入后室。这一解释也可经由前厅中人失踪的现象证实。并不清楚信使是否对日记做了手脚,但经由阅读日记时发生的不正常现象而推测可能如此。


可能是主人?

有很多对信使主人的猜测,前三位如下:

密钥师
胡布里斯2
普罗米修斯3

根据信使所做出的行动,推测其主人应为对流浪者的故事十分感兴趣而做出此举。同时也可由此推得信使之主人对流浪者不保有敌意(除非环链理论被证实。)由于信使可以穿行于后室中除一层级4外所有层级,统治后室将十分容易。同时,信使可能不完全受其主人控制。通过信使给予流浪者的便签即可知其仍拥有自我思想。










别再用甜言蜜语蒙骗他们了……



应当:

  • 无视它。信使只是执行自己的工作,平常比较害羞,但接近它也会发现它十分温柔礼貌。
  • 帮其从派对客手中搜集日记本。

啊,抱歉刚刚出了乱子。你只要关掉那讨人厌的折叠块就行了。别急着走,我也想给你说说……一些有趣的故事。


我想到能吸引你的故事了!那是个很独一无二的孩子的故事,就像你一样。


这孩子是个成功的幸存者!的的确确。无论是天赋还是运气,它们总在他遇到困难时帮得上忙。总是这样……直到他到达了掌权的层级。


就在这,我为你念出他的故事……

不应:

  • 信使跟踪你。除非必要不要拾起已故之人的日记本。
  • 尝试跟踪它。已经有很多流浪者因为跟踪信使而下落不明。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