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域

影域

评分: +20+x

薛霖怀着忐忑的心情推开了门。

现在还不到19点,不过天已经早早的黑下去了。可是,这间办公室却没有开灯,使得整个空间都笼罩在模糊的黑暗里。但凭着门外透进的光线,薛霖还是能看见那个身型瘦弱的男人就坐在办公桌后。

他颤巍巍地抬手示意:“午马先生?”

午马没有先回答,而是点亮了一旁的油灯。借着油灯的光亮,薛霖看清了对方的表情——没有表情。

这让薛霖的内心愈加七上八下。他并非第一次与对方见面、也比谁都明白这位大人在没有表情时才是真正的“阴天”。午马现在很气愤,毋庸置疑。

“坐。”午马说。

“是……是。”薛霖虽然打着哆嗦,但是手脚动作却是不敢有一丝的拖拉。他麻利地走上前去拉开椅子坐下,正襟危坐。

“那么,午马先——”

“我已经把附近的人全支开了。”午马忽地打断薛霖,“不用装。”

薛霖一愣,下意识地转往大门的方向瞥了一眼,又转回来。此刻他的表情已经从紧张变成了——非常紧张。

“不用装”意味着自己不必再把他们的真实身份藏着掖着地说话了,但也意味着“午马”可以无所顾忌地动手揍他……这位大人的施虐倾向哪怕是放在整个影域,都让人闻之色变。

“那……影七大人?”

“午马”微微颔首,回应了这个古怪的名字:“我为什么要叫你来,你应该很清楚吧?”

“清、清楚。”

“我还可以告诉你,丑牛已经注意到那件事了,而且看上去相当重视。就在不久前他已经联系了‘生肖’的所有成员,要在一会儿的会议里专门讨论这事儿。我特意复习了一下这具身体的记忆,确认了丑牛的确是一个像牛一样犟的人——他绝对会刨根问底,找到这件事的根源。”

影七的语调一直不高不低,甚至还出奇的好听。但是“薛霖”一点都不轻松,还没忍住大口吞咽了几次唾液:“啊啊,没想到这么严重……”

“——刹!!”

“啊!”

“薛霖”哀鸣一声。等他反应过来,就发觉自己已经连人带椅地摔在了地板上,姿势滑稽。而就在刚刚的一瞬间里,他的右耳先是听见了呼啸而至的风声,接着是迎来了波及整个右脸的剧痛。他摸摸脸,摸到一手黏稠的黑血。

影七保持着手刀的姿势。他慢慢地收回右手,动作优雅地擦了擦手上沾到的血。

是字面意义的“手刀”。他的整条右臂都变成了影子般的黑色,还缭绕着若隐若现的漆黑烟雾。同时,他的手臂形状从手肘开始变形,竟呈现出一把刃部并不甚锋利的短刀模样。此时,这把“手刀”正在快速地恢复成手臂的模样。

影七冷笑一声:“影体的手感还是比不上人类。唯一的优点就是玩不坏了吧?”

“薛霖”连滚带爬地站起来,胡乱抹了抹脸上的血。他脸上的伤口同样散发着黑色的烟雾,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愈合。很快,他的脸颊恢复如初。

“就我所知,这件事最开始仅有两个影域子民暴露。对吧?”

“对。是这样。”

“这种程度都压不下去?影五干什么去了?”

“薛霖”颤抖着扶起椅子,没敢再坐:“这个……影五大人真的已经尽全力去缩小事态了,但还是瞒不过每个人的眼睛和嘴巴……最后我们还是费了好大力气才把舆论往‘未知的传染病’方向带了过去。”

“没人往‘他们都是假冒的’怀疑?一个都没有?”

“起码就我们目前收集到的信息而言……没有。影五大人对基地内所有同胞的暗中指挥非常到位,至少没有一个弟兄在这次的意外里直接在外人面前暴露影体。否则这件事的扩散范围可能的比您想象的还要广阔……”

影七单手托腮,陷入思考。同时他的另一只手指了指椅子,示意“薛霖”坐下。

“薛霖”干笑着坐下,两股战战。为了不让自己太紧张他只好一直絮絮叨叨地讲话:“现在基地里正在进行全面‘体检’呢,但是影五大人碍着自己的明面身份不好出手阻挠,但是他起码把比较亲信的几个同胞都保住了,比如我。不然我可能也被抓去隔离了吧……”

“你吵到我了。”影七冷不丁地开口。

“薛霖”当即闭嘴,大气都不敢出。

接下来的沉默维持了数分钟,影七一直保持着那个姿势,一动不动。就在“薛霖”差点以为对方是不是睡着了时,他终于打破了死寂:

“回去之后,给影五带个话。我自然会凭‘午马’的身份与权限尽全力地帮他收拾这次的烂摊子,但是他必须答应抽空和我正式进行序斗的请求。另外五位影士排我前面我一点意见都没有;除了他。我相当看不惯他。噢,这一句也务必传达过去。”

“……是。”

“另外,我刚刚才去看了一眼了你编写的影域文档。

“啊啊,怎、怎么样?有没有什么问题?”

“问题嘛……倒是没有。就是有点建议。”

“您说,您说。”

“你可以写的更有诱惑力一点,更能煽动一点。只要有一个不明真相的流浪者愿意去影域一趟,就又有一个同胞能够脱离苦海。我算是走运,居然蹲到了亲自前去‘指导基地建设工作’的午马——记忆完成同步后,我才发现这具身体是怎么一个角色、才发现我是捡到了多大的宝!”

“薛霖”忙不迭地点头:“没错!影七大人洪福齐天!”

“我刚刚思考了一会儿,忽然觉得我或许有可能把‘生肖’全员都忽悠到影域去进行一次所谓的‘实地考察’,届时……”

听到这儿,“薛霖”两眼放光:“M.E.G.在C层群的最高指挥机构就全是我们影域子民的人了!”

“正是。当然,这是最理想的状况。以‘生肖’级人员的地位和实际条件的制约,他们多半不会亲自过去。但我有把握把这次的暴露事件彻底压下。噢对了,你们那边究竟有多少混进去的同胞?”

“呃,您知道的,这件事很隐秘,隐秘到我这个小小的信使并无权了解……”

“啧。行吧。”影七站起身来,伸出左臂,好像要和“薛霖”握手。

“薛霖”飞速地思考确认影七确实是要和他握手后赶紧伸出双手,恭敬地握住后者。

这时,有三团模糊而迅捷的影子突然从影七的衣袖里窜出,通过二人相握的手臂而快速钻进了“薛霖”的衣服里。

“薛霖”小小地吓了一跳:“大人,这是?”

“我占据午马身体时,从影域内一并带出的同胞总共16个。除了这3位,其余的绝大部分都已经和我身边的人类替换完了。而我希望这3位同胞能和你到Level C-67那边去,毕竟我信不过影五能帮那边的弟兄们选到什么好身份。至于需要注意什么,我想你清楚。”

“当然当然,直到它们占据身体之前,不能让它们被强光照到、不能让它们脱离人体……”

“废话!我的意思是一定要选择三个重要位置的人类!”

“了然!我定把目标神不知鬼不觉地做掉,然后让这3位兄弟上位!”

“嗯。你可以回去了,记得改改影域的文档。影主意志需要我们进一步扩张、需要进一步地让我们的足迹浸染更多的土地。现阶段我们尚需蛰伏、尚要继续做这群蠢人的影子——但我们终会取而代之,终会让影主意志君临整个后室!”

“薛霖”听得心潮澎湃:“是!”

影七松手,行了一个姿势古怪的礼,但严肃而庄重:“暗影不朽。SHADOW IMMORTALITY

“薛霖”做了一个同样的动作,脸上的怯懦一扫而空:“暗影不朽。SHADOW IMMORTALITY

说完,“薛霖”再次向影七致意,随后转身匆匆离开。

门关上了。影七随手拂灭身旁的油灯。

整个房间登时重新跌入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恰如影域子民那漆黑的阴谋。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