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对博士
评分: +138+x

简介: 派对博士帕尔特 状态: 活跃


AAAA.jpg

【姓名】:派对博士帕尔特 (Parte,Dr.Partygoer)

已知位置:M.E.G.阿尔法基地

已知关系:M.E.G. “测验者”部门博士、“狂野战士”兵团与“开锁器”兵团技术指导


派对博士帕尔特 是M.E.G.中迄今为止唯一一名友善且愿意合作的派对客。它的来源已添加至附录!=]←这是派对博士的笑容!

派对博士帕尔特 (以下简称帕尔特)加入M.E.G.的时间不长,但是它所展现出的“派对客”独有的智力却让所有人对它刮目相看。帕尔特在针对“派对客”的方针中提出了许多有建设性的意见(比如说修改了实体“派对客”的介绍页面),也在“狂野战士”兵团和“开锁器”兵团扮演了技术性指导,帮助破译了许多隐秘层级的线索和危险实体的生物学资料。

有人总是问我,如果摸到其他人会不会让他们也变成“派对客”。哈哈!当然不会啦。感染他人的行为是能被“派对客”自身控制的呀!=]

描述:

帕尔特拥有和其他“派对客”一样的笑脸和黄色的皮肤,它会在身上任何可以挂上或者是贴上的部位携带几个气球。它并不具有攻击性,与其触摸或者是拥抱都是安全的,在帕尔特说话时,它的面部不会发生变化,但它会用丰富的肢体语言来弥补它表情的缺失。

帕尔特是2018年来到M.E.G. “测验者”部门的,当初它被发现的原因是,有许多目击者上报了他们在Level 11中看到了一个行为异常的“派对客”的经历。在此之后,“狂野战士”兵团分队找到了这名“派对客”,正当他们准备干掉它时,一名被认为是已经灭绝的一种实体“扫兴客”站在这名“派对客”的面前,用身体挡住了朝向它枪口。这名“扫兴客”的脸上却是和“派对客”一样的笑脸而不是档案里所记载的悲伤的脸。

“狂野战士”兵团分队立刻意识到了这令人迷惑的情况,因此试图用扩音器和这两位进行交谈。以下资料是当时交谈时留下的录音:

“狂野战士”兵团分队队长彼得里纳(以下简称彼得):那边的实体听着,我们不想伤害你,告诉我你们怎么来到这儿的!

“派对客”:我是一名派对客,你们可以把我抓起来,但是请不要伤害我的朋友!

“扫兴客”:我们没有恶意,我们只是希望能有组织能接纳我们,你们可以随便制服我们,然后进行审讯,我们会回答你们想知道的问题。

彼得:(对着对讲机轻声说)[数据隐藏]博士,他们说他们没有恶意,想要让我们对他们进行审讯。

【一段时间的杂音】

彼得:(对着对讲机轻声说)好的,我知道了。(拿起扩音器)穿好防护服,把他们带上车,抓到基地里的实体监狱里关着!

【对话结束】

当初的我紧张极了!我以为我就会葬身于此,感谢[数据隐藏]博士对我和我的朋友的救命之恩!=]

在经过几个月的审讯和风险评估后,帕尔特被证明无害,这一消息惊动了M.E.G.“监督者”和其他部门的人员,从此,人们对这位友善“派对客”的态度开始趋于正常。这位“派对客”后来的名字也是由[数据隐藏]博士和它的科研小组共同设计的。
帕尔特学习的速度令人震惊,仅仅在一年内就获得了博士学位,并掌握了许多实用发明的专利和探索指导手册,包括《危险实体判断准则》、《后室密码学》以及一个用于暴力破解某些层级内保险柜密码的无极解码器。它对别人对他的赞赏感到习以为常,并称这是对“派对客智慧”的认可。它的传记被一位作家写成一本小说并出版发行,至今仍然是M.E.G.内的畅销书之一。

pater.png

派对博士的一张艺术画


附录:

我在这里留下了关于我自己的经历!欢迎你来阅读!=]
虽然咱没有像小说里那样神通广大,也没有那么幸运,但我相信你一定会对它感兴趣的!那就让我们开始吧!=]

在记忆的开端,我原本只是一名在派对王手下一个不起眼的派对客啦,听从它的发号施令,日子就这样在乐此不疲的感染其他人的现实下一直平淡的过下去。

直到派对主决定发起“享乐战争”,它命令我们对“扫兴客”进行残忍的杀害,如果有人要保护“扫兴客”,就毫不犹豫的也将他们视为敌人!

战争第一天,我看到一位“扫兴客”救下了一个人类,那个人类手上拿着一张照片,正在墙角傻乎乎的站着呢。当他们发现我向他们冲刺以后,那个人类震惊到把照片扔到了天上!嗖!于是,就在机缘巧合之下,这张照片落到了我的身上,同时,我被瞬间传送到了一个完全漆黑的地方。

那时,我的脑海中的印象只有屠杀那些愚蠢的人类!因此,一座充满了人的城市展现在了我的面前。我进入了市中心,开始对人群发动各种袭击,想尽一切我能做的办法!然而令我感到疑惑的是,当我触碰到这些人时,他们会直接炸裂成粉末,而不是同化成我的同类。不过嘛,那种情况下的我的想法只有追击和屠杀,便忽略了这个特殊情况咯。就这样,一批人炸成了粉末,一批人又从建筑里走了出来……循环往复了几个小时以后,我终于感觉到疲倦了,我看着大街上新出现的人群,他们似乎根本看不到我一样机械性的走着,而这座城市从始至终就只有我一个派对客……

=[

总之,我还是停了下来,望着这些有说有笑,洋溢着笑容的虚拟人群,我似乎开始羡慕起了他们。我在城市中漫无目的的走着,偶尔能看到一些情侣,或者是一些家庭,我不知道这份记忆是从哪里来的,但是他们确确实实的影响到了我的心境。那时的我还不知道,什么是羡慕,什么是无奈,但我真真切切的感到了难受,那是当初我作为一个杀戮机器完全无法意识到是情感,虽然痛苦,但是很珍贵呐。

我在那里生活了不知道多久,我待过楼房里、大街上、小巷中……一待就是一整天,我揣摩这些幻象中的人是怎么生活的,他们是喜怒哀乐,他们的幸福与悲伤。说真的!我逐渐爱上了这里,爱上了这些虽然看不到我,却仍然能传递给我他们真实写照的人群。我逐渐学会了他们的感情,学会了他们的语言。我最喜欢的朋友“皮特”在中了游戏机大奖时,我会和他一起兴奋;一个女教师在丈夫因为意外而离开她后,她彻夜难眠,我能感受到她内心的空虚和无助;一位老人即将永远离开他的家人,直到弥留之际他仍然牵挂的是他的孙女,希望孙女能够健康长大,我深深的受到了感动……

总之,在我经历了这么多关于人类的事情以后,我再也不愿回想那个狭小拥挤的“享乐之地”,我希望能和真正的人类相遇,和他们一起生活,一起学习。证明不是所有“派对客”都对人充满着恶意!=]

带着这样的目标,我终于开始找这个层级的出口啦!我告别了那些看不见我的好友,在一个暴风雨天气,找到了一座闪耀着奇异光线的塔。在那座塔的顶端,就是去往一个未知层级的入口。没有多想,我便走了进去!

哈哈,篇幅太长了,先给你卖个关子吧!我的朋友“暗色博士”会来补充这个地方的!=]


这里是暗色博士,我受邀帮助我的朋友Parte补充我们的故事。

我和帕尔特初次相遇是在“享乐战争”最后一战打响的前夕,这场战争虽然只持续了一天,但我们的伤亡却十分惨重,当时我作为一名反抗军拼搏到了最后一刻,就在我为了逃离派对客们的追捕,躲进了一个通风口时,有一个头戴面具,身上穿着和我们的队伍一模一样衣服的神秘人找到了我,它告诉我让我听它的指挥,这样就能安全的活下来。紧接着,在它的带领下,我走入了一个秘密的小道,穿越了派对客的包围圈。

我们一刻不停的奔跑,在这奔跑的间隙,我问它究竟是谁时,它却对此闭口不谈,而是不停的嘀咕着“马上就要到了”之类的话。很快,我们便到达了一架直升机的旁边,就在它准备打开飞机门,让我上去时,一个潜伏在飞机内的派对客扑了上来,咬了我一口,神秘人见状,立刻用钝器消灭了这派对客,把我拉上了直升机,关上舱门开始检查我的伤口。

“我被感染了,我要变成那些行尸走肉了,如果你是我们的队友,别管我了,快点跑吧!”我说。

“不,还来得及。”它用人类的语言回答我。“我是友善的那一方,相信我,我能治好你。”

于是它摘下了面具,我看到了一个黄色的身体,还有那再熟悉不过的笑脸。

“啊!你……你……你是!”我发了疯似的想要逃走,却因为伤口而寸步难行。

“想不想活命了!”它大声的对我吼叫让我愣住了一会儿。“我是间谍,不做屠杀你的事情。现在我是来救你的。”

“你要怎么证明你自己?“我有气无力的说到。

“现在你马上就要被感染成派对客了,信不信我,我都没有损失。想活下来就听我的,别和我较真。”

于是我只能无奈的接受了它可疑的援助,它伸出了手臂,从末端的口器里吐出了一些棕色的液体,它让我喝下去,它告诉我这是停止我转变成派对客的良药。

我照它的要求去做了。之后便觉得昏昏沉沉,整个人倒在了地上。

再次醒来时,我们已经到达了Level 11的一个角落,它坐在地上等待着我恢复行动能力。

看到我有了动静,它伸出手臂凶神恶煞的问我:“说,你是不是扫兴客!”

“那当然了,还能是谁啊……”我回答道。

突然,它伸出了双臂紧紧的拥抱住了我。“太好了……你还是你自己……”

但是我仍然发生了一些不可逆的变化,我悲伤的脸变成了笑脸,那可太难看了!不过至少我依然活着,但是它是怎么带我离开那个战场的,以及后来发生了什么,他都没有告诉我。不过当时我也没有在意那方面的事情,而是问它了一个真实又痛苦的事情:

“只有我一个扫兴客了吗?”

“目前来说,是这样的。”

我感觉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失落和空虚感向我扑面而来,而自己只能默默接受。

我望着蓝色的天空,经历了许多思想斗争,终于振作了起来,向它说到:“你是我唯一的朋友,你救了我的命,以后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我都会无条件的保护你。”

它没有说话,和我一样,仰望着蔚蓝色的天空。

这就是我们的故事。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