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vel 14 - “战地医院”

两个旅人在Level 170蹒跚前进,各背着一个红色背包。他们把视线投向地平线,找寻混凝土块。

“嘿,Arno,能不能给我个那个……我想不起来它的名字,但是你知道我的意思。”

“好,当然可以,只要等我……”

他跪在地上,把背包的拉链拉开

“嗯……奇了怪了。”

“怎么了?”

“我包里找不见它们了。”

“没事,我们回Level 11的时候再拿些就行了。”

“不,只是——我明明记得我把它们装上了,我——呃,我估计这会传染,我也不记得它们叫什么了……我甚至不记得它们是什么……”


单轨列车驶入Level 11的黄色车站。一个矮小、秃顶、穿着工人装、拿着写字板的人走到了列车车厢前面。他向车长招手。

“嘿!我只是来确认一下这周的火盐是否安全送到了。”

车长从车厢里出来,他用手捋了捋自己剪短的头发,额头冒汗。

“好吧……我正想通知你一下这事儿。”

“嗯?”

“这周没有火盐货物,我们——”

“你说什么?没有货?发生什么事了吗?”

“就……我也不知道……我们……火盐通常就放在Level 9的Michael站等待装载,但这回它不在那儿……”

他停顿了一会儿,整理思路。

“我们询问过当地人,但是甚至没人能准确想起火盐的出产地了。最奇怪的是,我明明记得有人告诉过我它的产地,我知道详细位置,但是现在一切都好像雾里看花了。”


Tom把牌子翻到“打烊”的那面。忙了一整天,他终于能去后面的房间里小憩一会儿了。

他清点了今天的收获。大多是人们在这里换取食物的常见物品。一些火盐,几个圣甲虫,一些记忆饮料,还有……

这些是硬币吗?上面印着一个他不认识的图案。这些硬币是从哪里来的?又会制造这种硬币呢?他想不到哪个组织有这样的金属加工能力,但是它们确实摆在这儿。他应该记得是谁用如此不合时宜的东西进行了交易,但是他想不起来了。

哦好吧,他想,后室真是个奇怪的地方。他把硬币都扔回自己包里,想知道早上的时候这些硬币是否还在里面。


两个人驻足在一个边,凝视着水面。

其中一个开口了

“你有没有想过这里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并没有,后室就是个古怪的地方。一湖腰果水是我今天见过最正常的东西之一。”

“它以前不是腰果水。”

“以前不是吗?”

“这里曾经是个天堂。这湖曾经是我们最大的杏仁水来源之一。”

“发生了什么?”

“这就是我没搞清楚的地方。文件里提到一个“杏仁人”的团体,但他们似乎已经完全从地球消失了——或者说,从后室。”

“总有人失踪,这不算太反常。”

“但他们不仅仅是失踪了,而是没有人记住他们。一些那时经常经过这层的人,他们记得“杏仁人”这个名字,但是再问任何细节,他们的脑子里就只剩一片空白了。”

“为什么告诉我这些?”

“因为我很害怕,Solo。如果这种事发生在我身上怎么办?”


两个背着红色背包的旅人继续在Level 170行进。比起之前他们更饿了,但离目的地也更近了。

“看!我估计那儿就是它们,第三类区块。”

“确实如此!”

他俩在其中一个区块上找地方坐了下来。

“说实话我觉得没啥区别。”

“给它点时间。”

一段时间过去

“嘿Theo,你还记得Level 14吗?”

“我天,我希望能忘了那儿”

“不,不是……那个Level 14。我是说……那家医院。”

“我不知道。”

“我……这很难解释,但我记得原来的Level 14是不一样的。我甚至觉得有某种精神障碍阻止我的回忆,但现在我想起来了。”

他顿了一下。

“Theo,你还记得Hugo吗?”




收件人: 监察员Andrew
发件人: Henry Sunter
日期: 2021.6.16
标题: 关于数据库中的不一致处


我们发现数据库里有些很古怪的地方。阿尔法基地的一名技术人员找到一种可以将部分数据内容恢复到早期版本的方法。令人奇怪的是,还原版本与我们目前的内容不一致。大部分内容相同,但它列出的部分层级与我们记录的完全不同,而且与我记忆中的也完全不同。看看这个屏幕截图。

2021年1月27日前的任何版本中的Level 14都是“战地医院”,但是据我所知,我们的数据库里Level 14被列为“染血森林”(或一些被感染终端中列出的“天堂”)的时间远远超过五个月,而我们掌握的其他信息也同样支持了这一点。我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有可能是这种被还原的状态去向了我们宇宙的另一个世界线,如果是这样,那么事关重大。如果有更多发现,我会及时汇报。

Henry Sunter,M.E.G.阿尔法基地




Level 14

生存难度:生存難度:

等级等級 3

  • {$one}
  • {$two}
  • {$three}

如何使用:

[[include :backrooms-wiki-cn:component:level-class
|class=等级
]]


class 处的可用参数包括以下内容,支持简繁体及英文输入。
English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0 1 2 3 4 5 0 1 2 3 4 5 0 1 2 3 4 5
unknown 未知 未知
habitable 宜居 宜居
deadzone 死区 死區
pending 等待分级 等待分級
n/a 不适用 不適用
amended 修正 修正
omega 终结 終結

该组件支持简繁切换,如下方代码所示:

[[include :backrooms-wiki-cn:component:level-class
|lang=cn/tr
|class=等级
]]


lang 处选择语言,cn 表示简体中文,tr 表示繁体中文,不填默认选择简体中文。

自定义等级

[[include :backrooms-wiki-cn:component:level-class
|lang=cn/tr
|class=等级名字
|color=#000000(带有井号的十六进制色号代码。)
|image=链接(至图片的链接。)
|one=在这
|two=随便
|three=放文字
]]

使用 CSS 进行自定义:

你可以使用 CSS 进行额外的自定义,将代码放入到 [[module css]] 中或者是放入到页面的版式内都可以。在这一组件中,不要把 [[module css]] 放在 [[include]] 里面,把它放在那个的下面或者是页面的顶部或底部。
将这些代码放入到你的页面/版式中以编辑所有的颜色,因为组件的 |color= 部分仅能控制背景:

[[module css]]
.sd-container {
/* 字体 */
--sd-font: Poppins, Noto Sans SC, Noto Serif SC;

/* 边框 */
--sd-border: var(--gray-monochrome); /* 大多数等级 */
--sd-border-secondary: 0, 0, 0; /* 不适用 */
--sd-border-deadzone: 20, 0, 0; /* 死区 */

/* 标志 */
--sd-symbol: var(--sd-border) !important; /* 大多数标志 */
--sd-symbol-secondary: 255, 255, 255; /* 4 级以上的是白色 */

/* 文本 */
--sd-bullets: var(--sd-border) !important; /* 点句符文本颜色 */
--sd-text: var(--swatch-text-secondary-color); /* 顶部框文本颜色 */

/* 等级颜色 */
--class-0: 247, 227, 117;
--class-1: 247, 227, 117;
--class-1: 255, 201, 14;
--class-2: 245, 156, 0;
--class-3: 249, 90, 0;
--class-4: 254, 23, 1;
--class-5: 175, 6, 6;
--class-unknown: 38, 38, 38;
--class-habitable: 26, 128, 111;
--class-deadzone: 44, 13, 12;
--class-pending: 182, 182, 182;
--class-n-a: 38, 38, 38;
--class-amended: 185, 135, 212;
--class-omega: 25, 46, 255;
}
[[/module]]

旧版颜色:

如果你不喜欢新版的样式,想要用回旧版的红色边框色,只需要在你的页面中与组件一同引入下方的代码:

[[module css]]
.sd-container {
--sd-border: 90, 29, 27;
--sd-image: 90, 29, 27;
--sd-symbol: 90, 29, 27;
}
[[/module]]

Level 14是后室的第15层。于2019年7月23日由u/hugorrr发现。

描述:

Level 14看起来像是一座被长期废弃的战地医院。无边无际的房间里,覆有蓝色瓷砖的墙壁上满是污垢,散发着血和呕吐物的味道。木质天花板已经腐朽,有些地方甚至完全塌陷,显现出洞穴,但那里并非生路。地板大部分潮湿,有的房间甚至被水浸没,而且始终能听到不断的警报响声。偶尔能找到装有注射器和急救包的柜子,但不建议使用,因为这些急救用品往往表现出异常效果。Level 14的许多墙壁部分被涂鸦所覆盖。这些涂鸦大多是无法辨认或是完全无意义的,目前认为是该层级自然生成的产物,而非其他流浪者留下的信息。

该层级中唯一出没的实体,是一种类似鬼魂的形体,看起来像是伤员和医护人员。其中许多形体表现出极端的,在人类身上不可能自然存在的畸形。虽然这些形体有时会注意到流浪者的存在,但无法与之互动,因为任何触碰都会直接穿过他们的形体。

基地、前哨和社区:

医院协会:

由于离开该层级的困难性,u/hugorrr建立了医院协会,以帮助流浪者找寻出路。该协会目前有12名成员,都是在1940年至2006年间进入后室的。他们还经常收集医疗用品,并将其送给经过的流浪者。

入口和出口:

入口:

Level 14唯一已知的入口是一处偶尔出现在Level -2的楼梯。

出口:

Level 14只能经由一种极其特殊的模式通过房间来退出。这将使人员前往Level -2。由于这种模式很难偶然生成,所以建议任何被困在该层级的流浪者寻求医院协会的帮助。




梦记

2021.1.27

我昨晚做了一个梦,梦中的虚空里有两个人影,一个有蓝色的光环,一个有橙色光环。他们沉默着,直到那个蓝色光环的人影打破了沉默:

“Level 14的宽限期已经结束。关于删除,我能得到一个证人吗?”

对此,橙色光环的人影回答说,

“给这货作证。”

然后他们大笑起来,仿佛分享了一则笑话,然后一切都暗了下去。




“Hugo,过来看看这个。”

“啊?”

“出口失效了。”

“什么叫出口失效了?”

“Maddy,再从那扇门过去。”

“好的……”

“看,什么都没发生。”

“好吧,这……这下可糟糕了。”

“怎么了?”

“呃,他妈的,我们得找到新的出口。”


收件人: M.E.G.阿尔法基地
发件人: Hugo R.
日期: 2021.1.28
标题: 被困于Level 14


你好,

我不知道阿尔法基地的什么人能收到以下信息,但是我发出这份消息,目的只是想让你知道Level 14的出口已经改变了。近期又有个流浪者进入了该层,但是当我们试图将其带出时,发现之前的方法完全失效了。这非常令人焦虑,因为那是我们所知唯一的离开方法,而之前找到它也完全出于侥幸。总之,虽然我认为从外部也无计可施,但希望你能向人们发布通知,让他们先避开Level -2的楼梯,因为至少目前来说,Level 14成了死胡同。

我们会去寻找新出路,希望能很快找到吧。他们说,上帝关上一扇门时,会为你打开一扇窗,我真切地希望这句话是真的。

Hugo R.,医院协会


“我们当初是怎么找到旧出口的?”

“我完全不记得了。我知道我找到过,但……”他停顿了下,“我甚至不知道我是怎么找到那样具体的一条途径的,但同时又记得很清楚,可以再次重复。但我为什么能重复那条途径呢?”

“后室真是个古怪的地方。”

“难不成我不知道吗?”


收件人: M.E.G.阿尔法基地
发件人: Hugo R.
日期: 20212.4.
标题: 仍然被困于Level 14


好吧,我希望能得到你们对上一则消息的回复,但我就把上周没有新流浪者进入Level 14的事实,假设是你们的回复吧。所以,谢谢你发出的通知。除此之外其实没什么新鲜的。我们一直在尽力寻找出口,但毫无所获。我依然对此抱有希望。

我还想请求你们通过Level -2处的入口投递一些食物,因为我们库存有些短缺了,这周的物资一直没来。

Hugo R.,医院协会


“太他妈吵了,我受不了了。”

他叹了口气,“你会习惯的。”

“我不想习惯它。我很饿,很冷,而且耳边一直他妈的响着那警报声,响到让我睡不着觉。”

“我们很快就能找到另一条出路的。”

“老天,我也希望如此。”


收件人: M.E.G.阿尔法基地
发件人: Hugo R.
日期: 2021.2.18
标题: 需要食物和医疗用品


如果有人能回复这些消息的话,我会非常感激的。正如之前所说,我们的物资真的不够了,雪上加霜的是,我们有个成员大概是病了,所以需要一些医疗用品,真正的医疗用品(是的,我也觉得在医院里得病很讽刺)。我在这里已经呆了一年半了,所以我已经习惯了,但是她是在出口失效之前新来的流浪者,目前状况不是很好。这层的环境并不适合生活。

求你了,求你了,送点物资来。再这样下去,我们就要饿死在这儿了。

Hugo R.,医院协会


“你收到回信了吗?”

“没。”他叹气,“看来他们已经把我们忘了。”

“好吧,我想我们只能继续尝试了。接下来唯一的选择就是去找唐纳大队了。1”她干笑着说。

“太真实了。”


收件人: M.E.G.阿尔法基地
发件人: Hugo R.
日期: 2021.3.2
标题 请回复


从我第一次给你们发消息到现在已经一个多月了。我们食物告罄,人员生病,受冻。我们会死在这里。这时我不禁开始怀疑这些消息真的有送到任何人手上吗,但如果有人看到这则消息,求求你了,我们需要帮助。

Hugo R., 医院协会


“你觉得我们能出去吗?” 她的肚子咕咕叫着。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他闭上了眼睛。

“我们必须继续寻找出口,这是咱们唯一能做的了。”

“只是……我需要休息一下,就一小会儿……”他的眼睛依然闭着,而且永远不会再睁开了。




错误:点击刷新页面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