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

评分: +82+x

哈罗德·摩根拥有一座城。

准确地说,这座城只有他一个人——尽管他并不确定。但毫无疑问,他已经有几十年没见过其他人了。他清楚在城市的另一头还有几万乃至几十万的人类居住着,但他并不在乎。

他没什么可在乎的。

老人不太能肯定自己的年龄——或许是56岁?还是58岁?他的时间观念似乎随着这座城市一同扭曲了。在大约三十年前,他还会仔细记录每一天的流逝,告诫自己这苦难的日子究竟维持了多久。然而这个习惯随后也被丢弃了,与这座城市一样定格在了一瞬。

他不敢继续前进了。就像城市彼端那上万人口一样,他在这座无垠的怪诞世界中画了一个圈,把自己牢牢地钉死在了其中。哈罗德曾经也有过平凡快乐的日子,但他更宁愿将之深埋心海,哪怕在睡梦中也不要窥见分毫。

他每天对自己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这是自己最好的结束。

26岁那年,他疯了一般地在城市里拉开一辆又一辆汽车的车门,直到终于找到了一辆能够启动的桑塔纳。他坐进那白色的老车,一口气开出了几千英里,直到过去被彻底地甩在自己的身后,直到荒无人烟,看不到哪怕一个活物。

但他还活着。他心底的那份懦弱让他甚至没有勇气了结自己的生命。他花了三年时间让自己适应了无人的生活,又花了五年的时间让自己忘记所有痛苦的往事。他选择用另一种方式惩戒自己的软弱。

哈罗德终究还是杀死了自己。接下来他只需要平静地再等待几十年,等到这具行尸走肉在数十年如一日的温和阳光中腐败殆尽。




“登记。你的名字?”

“哈罗德。哈罗德·摩根。”

“进来有段日子了?愣头青总喜欢顺便报上自己的老家,就好像那玩意儿还有用似的。年龄?”

“……21岁。”

“喔,我还以为你只有十几岁。你想做什么?”

“呃……”

“我的意思是,职务?如果你还不清楚的话,看看那边的选单。你来之前不知道吗?”

“……我知道。呃……我想加入外勤小组,可以吗?”

“外勤小组。当然。……拿着这个,那边直走右转。”

“这样就好了?”

“嗯?你觉得还需要什么?”

“我猜……外勤?你们不需要考察一下我吗?比如说体质,或者参加的原因之类的。”

“当然不用!你可能不太了解我们的情况。这儿很缺人,到处都缺。”

登记的女孩笑了起来,她鼻尖的雀斑跟着开始抖动。大男孩尴尬地低下了头,接过女孩递来的表格——极其简陋的表格。他快步朝女孩指着的方向走去。但他的心里突然好受了些,似乎因为这笑声暂时忘记了自己心口的创伤。

接着他听到笑声停止了。背后传来了一声隐隐约约的叹息。




哈罗德·摩根是个扫把星。

这种说法不知道是何时开始出现的,但大部分人都认为这句话没说错。24岁的哈罗德先后加入了六个外勤小组,并且每一次都是唯一的那个幸存者——这份诡异的履历让人不禁感到怀疑。

但其实也没什么可怀疑的。外勤小组的生死本身就是系着重石的悬丝,或早或晚总归是要崩断的。除了被紧急调用的非自愿者以外,愿意出外勤的都是一群疯子。可能是真的“为了更好的人类”,也可能是为了追求比大麻还要刺激的命悬一线,这群疯子们愿意挂着录影设备跑去无人踏足的地方。

在后室,这基本意味着自寻死路。

但哈罗德似乎并不是这样的疯子。他在每一次录像里总是走在最后的那个,仿佛一旦听闻风声鹤唳就准备转身逃跑。更糟糕的是他在自己第六次出勤时的表现——为了防止一只碾压者的逼近,他提前关上了汽车的门,将最后一个队友留在了迷雾之中。

从理论上来说,这避免了一队人为一个人送葬的事实;但从结果上来说,所有回来的人都表现出了或多或少的心理创伤。只有哈罗德看上去什么事都没有,仿佛关上门的不是他一样。

出勤部门并不是讲道理的地方。八成的人都喜欢把情义排在第一位,九成的人都不会喜欢哈罗德的做法。

但他依旧要求出勤。没人能要求一位成员不出勤,因为人手永远都不够用。

于是,哈罗德被调进了下一个小组。代替一位不久前殉职的人员。




“我们的工作是把它们记录下来。这片地狱。”

男人将手从白色的手套中抽离,后者此时已被鲜血浸红。他长舒一口气,转头看向身边一言不发的男孩。

“而这一次,你们俩的脚步比我们快。”

男孩没有说话,低着头。男人又将视线从他身上移开,回到眼前的这具尸体上。

“能遇到我们,你很幸运。你只有13岁。或者14岁?这种情况下背着一具尸体赶路,你很可能会死在那里。”

男孩依旧沉默着。他抬起头看了一眼摆在案上的幼小尸体,然后迅速低下了头。

“你想安葬她,对吗?她是你的妹妹,和你一起坠入了这里?还是只是碰巧遇见的?”

没有回话。

男人似乎也没想听到回话。他在一旁的盒子中取出一个明显过大的麻袋,轻轻地把女孩冰冷的脚套了进去。

“你背着她走了多远?1000米?3000米?”

没有回话。麻袋盖过女孩的面颊,包裹住那张缺了一角的脸。男人叹了一口气,将麻袋封口,剪去多余的部分。

“她会被安葬的。和我们的人葬在一起。”

他又看向男孩。男孩的身体微微颤抖。男人突然在他面前蹲了下来,用粗糙的双手搭住他的肩。

“至少十七道抓痕。你们遇到了笑魇?不,笑魇不会把你也放走。我猜是一只幼年无面灵,对不对?个头和你们差不多,但力气很大。”

没有回话。男孩颤抖得更厉害了。

“你没有受伤,是吗?只有几道轻微的撕裂伤。你们一起遇到了一只幼年无面灵,而你丢下她逃跑了,对吗?你的妹妹,或者是你不认识的女孩?等你躲到那只无面灵离开之后,发现她已经断气了?”

没有回话。男孩又把头压低了一些,好像恨不得把自己的脊椎扯断。

“看着我的眼睛。”

他没有看。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们都有这样的时刻。软弱,无能,卑鄙。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如果你想要赎罪……想要让这样的事不再重演,你就要去为人类拓宽更广的边界。你要成为今天的我,但比我更快,在她死去之前就能赶到。你要为了她活下去。”

“看着我的眼睛,孩子。”

哈罗德终于抬起了头。他看到陌生的男人眼中饱含泪水。

然后男人紧紧抱住了他,开始哭泣。




“你在想什么,哈尔?”

26岁的哈罗德·摩根从记忆中惊醒,抬眼发现队长正在看着自己。依旧寡言少语的他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

在这两年里,什么也没有发生。运送补给、探查新层级、定期换哨,一切都平安无事。哈罗德·摩根扫把星的名号慢慢地淡了下去,他似乎与其他成员一样积极,只是更加沉默。他终于开始被接纳,被认可。

只有他自己知道,每当自己入睡之时,便能在梦境之中看见卡尔向自己奔来,而副驾驶的车门则被自己缓缓拉上。卡尔的面孔在梦魇之中扭曲,嘴里吐出最狰狞的诅咒。碾压者那枯槁的头颅在卡尔身后咆哮,仿佛在嘲笑驾驶座上那个慌忙启动的懦夫。

幸存的另外两人坐在后座,眼中愤怒与惊惧的炽焰要将他烧穿。哈罗德被狼狈地赶了出去,他跪在卡尔残缺的尸首前失声痛哭。然后他抬头,看到无面灵的尖刀捅穿女孩的脖颈,血液在地板上艰难地流淌,直到浸染他的鞋尖。

接着哈罗德醒来。

“没什么,凯特。”

他现在的队长凯特是一位大约三十出头的女子,金色的长发随意地扎起一个马尾。哈罗德抬眼看了眼凯特的笑容,勉强挤出一个微笑,然后迅速地低下头去。

凯特的笑容总是能让他感觉好些——或许他天生喜欢看到别人微笑的模样。

“别担心,哈尔。不会有什么事情的。我们都做好准备了。”

哈罗德环顾周围,其他三名队员向他点了点头。他们的面孔在记忆中模糊成一团,只能隐隐认出一个大概。

桌板上的咖啡蒸腾出氤氲的水气,凯特的笑容被蒙在了夕阳昏黄的滤镜之中。哈罗德端起杯子抿了一口,感觉自己要与口中苦涩的汁液一同在温暖中融化。

列车继续行进着,载着他们驶向未知的终点。




老哈罗德从睡梦中猛地惊醒。他做了一个噩梦,一个有关三十年前那出惨剧的噩梦。梦里的人们对他指指点点,恶毒地质问着他为何再度孤身一人从地狱归来,一如三十年前他狼狈地从人群之间逃走。

他已经十几年没有做过这样的梦了。他以为自己已经忘了,但是他的记忆告诉他他还没忘。

该死。

老人咒骂了一句,但没有任何事物可供他咒骂。于是他从床上翻身,搭上自己的睡衣,拉开了两面透光的窗帘。窗外依旧是永恒不变的白昼,尽管看不到一点太阳的踪迹。

老人早已习惯了。他打了个哈欠,去盥洗室草草洗漱了一下,机械地做起了千篇一律的早饭。

然后他扭头,习惯性地再一次望向天空。

然后他发现,天空正在逐渐被撕裂。

老人三十年来第一次出现了强烈的情绪波动,他把平底锅随手丢了出去,匆匆跑出了门口。他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没有看错。

他没有看错。那宛如亘古不变的昼幕正在被缓缓撕开,蔚蓝色的波浪从那个裂口中喷涌而出。先是一条,接着是两条。当他转过头时,蓝色的光芒已经掀开了半边天穹,露出了其后漆黑一片的虚无。

老人不知道这是什么。但是他不愿提起的生死经历让他迅速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蓝色的光辉在空中连结,他的心中隐隐出现一个尘封于记忆的词语。

蓝色通道。

可为什么?蓝色通道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Level 11?为什么它仿佛野兽一般撕开了白昼,然后涌入这本不属于它的维度?蓝色通道不是一切层级的外部吗?

没时间思考这些了。哈罗德发现空中漂浮的巨大楼栋正在颤抖,下一刻便要轰然倾塌。黑色的夜幕随着蔚蓝一同灌入,如墨点般在天空中迅速扩散。无尽远处的地皮似乎在逐渐卷起,整个世界开始颤抖。

末日到了。

哈罗德转过身跑回屋内,在卧室里翻找出一台小小的收音机。他把声音开到最大,拉长那被折断了半截的天线,开始回忆如何调频。




“我抓住你了。我抓住了。”

哈罗德嘶声喊了起来。他用另一只手也攀了上去,整个人趴在峭壁的边缘。

但是这实际上无济于事。凯特和他都能看到,远方的另一座绝壁正在迅速向这里移动。一旦两者合拢,身处夹缝的凯特必死无疑。

但是哈罗德不能放手。小队已经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他不能容许自己再目睹一个人葬身眼前,他的梦魇正在他的耳边低语。大得不正常的引力拼命拉扯着凯特,让他无法把后者提起来。

“我不会松手,我不会松手。队长,你能上来吗?”

他不确定自己的话是否透过呼啸的狂风传进了队长的耳中。但可以肯定的是,手臂上传来的拉扯感更加强烈了。

越是挣扎,引力越强。哈罗德脑中闪过一个念头。与此同时,现实证明了他的想法。手臂另一头的凯特仿佛重若千钧,他的身体无法抵抗地开始跟着滑落。

登山镐。登山镐。他猛然记起自己腰间还别着一样工具,在彻底坠落之前松开一只手将登山镐抽出,勉强地挂在崖口之上。另一只手上的压力骤然加剧,凯特似乎踉跄了一下。

“怎么办?你能上来吗?”

哈罗德没办法低头。他只能尽可能大声一点。

“死区,这里是死区。”他听到下方传来模糊的声音,“哈尔,把这消息带回去,连同莫勒戈他们的那份。你必须要回去——”

他没能听到完整的句子。在那句话说完之前,他的右手突然一轻,悬挂的重物终于滑落。哈罗德本能地翻身回到峭壁之上,向下望去。

凯特的头发在狂风中披散开来,她的双眼死死盯着哈罗德。哈罗德看到她的嘴唇一张一翕,但滚滚的风沙吞没了一切话语。

山崖的另一半转瞬即至,将所有可能压得粉碎。

哈罗德跪坐在裂隙之前。他呆滞地看着重新连结为平地的沙土,任由风沙划破自己的面颊。

他刚才松开了手。为了活下去。又一次。




“……已经确认,蓝色通道正在大范围的失控。据推……目前波及的层级包括Level 3、Level 11、Level C-8、Level C-28等……M.E.O.D.当前正在组织撤离……请各位不要急切,优先避难,避免通过未知的出口离开……”

老人终于在沙沙的电噪声中找到了稀疏的人声。但这似乎并没有什么帮助。他再次抬头,黑白两色的天空已然驳杂不堪,远方低沉的塌陷声隆隆传来。

这就是结束吗?比自己想得要早了十几年。

那么,自己这一次是否能够坦然面对死亡了?

这具垂垂老矣的负罪之躯,终于要迎来终结了吗?

“……提醒大家,不要慌张,保有希望,M.E.O.D.不会放弃任何一个人……”

不。

他关掉了收音机,将这台小机器放在床边,然后缓缓坐在床上。

他已经等待这一刻很久了。哈罗德静静遥望远方掀起的高楼,看着它们如骨牌般接连坍塌。或许这一刻有人正在尖叫?或许有人正在哭喊?但无论如何,这正是自己枯萎的灵魂最后的解脱。

哈罗德·摩根闭上了双眼。




“哈罗德·摩根。”

一丝不苟的男人说道。哈罗德没有回话,点了点头。

“感谢B-07小队的牺牲,我们又标记了一处死区地点。这或许能在未来避免更大的损失。”

哈罗德不想听这些套话。但这样或许能够让凯特开心一点……他不知道。他有资格这样想吗?

“你的回归至关重要,否则这一情报无法传递到我们这里。”男人向他点头,“我知道你可能有些难受,但他们四人的牺牲绝非毫无意义。他们的名字将成为英雄的象征。”

结束吧。哈罗德点头。赶紧结束吧,他现在只想放空自己的一切。

“还有,哈尔。”

长官的声音突然变得渺远起来,哈罗德惊讶地抬起头。

“无论何时……也不要放弃希望。”

他发现凯特正站在自己的面前。她的金发随意地扎起,与彼时在列车上的模样别无二致。

“队长……你……”

凯特依旧微笑着,就像过往。哈罗德不可置信地慢慢走近,伸手抚摸凯特的面颊。他发现自己的手指粗糙而干涩,如同一名老者。

“你要连同我们的一起活下去……莫勒戈,威尔森,弗莱……”

不。

哈罗德说。他的指尖在凯特的耳边划过。

不要说下去。

凯特握住了他苍老的手。

“……卡尔……”

他看到凯特的影子正在变得黯淡。

不要。

哈罗德发现自己的手上并没有传来触感。

“……我,还有……她。连同我们一起。”

凯特松开了他的手,将自己的头发散开。她后退两步,对哈罗德微笑。

别走。别留下我一个。

“……活下去。”

她的嘴唇一张一翕,终于与那日坠落时的呐喊彻底重叠。

老人睁开了眼睛,浑浊的眼中泪光闪烁。




原谅我,凯特。莫勒戈,威尔森,弗莱。

原谅我,卡尔。

还有……你。

原谅我的自私。原谅我的苟活。

请允许我代替你们活下去,允许我代替你们继续见证。

请允许这个懦弱的男人……鼓起勇气,不让他杀死自己。

原谅我。

哈罗德重新坐进了那辆三十年前熄火的白色桑塔纳,颤抖着点着了火。坠落的建筑物燃烧着炽蓝的火焰在他身后爆裂,爆炸声掩盖了发动机的轰鸣。天空中已经再难见到白昼,这座不夜的城市终于迎来永夜。

蓝色的光芒在天空中咆哮,不满于这个男人拒绝向死亡臣服。星火涌现,大地龟裂,方才远处的震撼终于传递到了眼前。

哈罗德知道他居住了三十年的房屋正在片片瓦解。但他不在乎。

因为他有更重要的事去做。

三十年来沉寂的心脏第一次砰砰作响,他从未感到生命如此鲜活。每一口吸入肺腔的空气都在他的胸口低吼,告诉他自己还活着这件事实。

三十年以来的第一次,哈罗德·摩根再度决定活下去。

他踩下了油门。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