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nche的万圣节派对

“亲爱的Tom,请柬准备得怎么样了?”Blanche一边弄着电脑一边向Tom问道。

“快完成了,Blanche。还差最后一下。”Tom动了动屏幕上的东西,然后靠在椅背上欣赏他的杰作。“……当当当当,大功告成!你觉得怎么样?”Blanche低头看着请柬;它很可爱,而且装饰得非常漂亮,上面还有鬼屋和南瓜的剪贴画。

“太棒了,Tom,真的谢谢你做出这个请柬。”

“我的荣——哇!那是女巫的服装吗?”Tom惊讶地问道。Blanche很像《绿野仙踪》里的西方坏女巫;她的脸被涂成了绿色,她平日里穿的连衣裙也换成了黑色,头上还戴着一顶尖头帽子。她甚至在她的金发上戴了一顶黑色假发。Tom知道她最近一直在打扮,但还是惊讶于她如此认真。

“亲爱的,你喜欢吗?我花了整整一周的时间来装饰档案馆,我觉得平时的穿着会与这些装饰有些格格不入。哦,对了,你说过这个节日又叫什么?”

“万圣节;看起来你已经理解了它的精髓。你的确在全力以赴去准备派对,哇。”Tom欣赏了下她的服装,对它难以置信的细节感到震惊。

“哦,我期盼着成百上千位客人。当然要全力以赴了!如果我不费心去装饰,大家会怎么想我这个派对女主人?”Blanche笑着说。Tom在档案馆里最后看了一眼,去欣赏Blanche的装饰。桌子上摆满了万圣节主题的游戏、食物以及塑料蜘蛛和骷髅头之类的东西。吊灯中的一些灯泡被橙色灯泡取代,大喇叭几乎无处不在。Tom咧嘴一笑,他对派对的举办十分乐观。

“看起来真不错。天啊,我已经等不及了!这肯定会是场狂欢。”

“好,现在,我们不能让事态变得太混乱。我知道你有时会和一些朋友一起做些什么。”Blanche扬起眉毛说道。

“哦,拜托,也就是在猛攻站里有那么一次。”

“亲爱的,不管你怎么样,别大声嚷嚷。现在我们应该打印这些请柬,不是吗?”

“好的。我希望我能在这里拍照,我很想拍几张派对的照片。”Tom叹了口气。

“我可能知道该怎么做。”Blanche回答。她动了一下手,拿出来一台非常陈旧且布满灰尘的相机。它采用老式的模式来操控,操作员必须在一个小毯子下面,按下一个小按钮,以产生足够的闪光来拍摄照片。Tom只在老照片和博物馆里见过如此古老的装置。

这怎么才能拍出来照片?”Tom一边检查着这个古老的装置一边问道。

“我会把你用它拍摄的照片制作出来,这样的话,这里有什么你就会看到什么。拿个请柬试一下吧。”Tom蹲在镜头前,立起三脚架。他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他把油布盖在自己身上,将请柬放在镜头前,然后试探性地捏了捏相机上的小球。突然出现了一道巨大的闪光,相机从侧面印出一张旧的纸质相片。Blanche把它拿出来,将她制作的图像呈现在纸上,递给Tom。

“太好了。现在我可以向大家证明你知道如何开派对了,”Tom笑着说。他很满意自己能弄懂如何使用这个古董相机。

“Tom!我知道怎么开心地玩!”Blanche笑了笑,有点生气。

“那只是因为你遇见了我。我在这里的头几个月是相——当——无——聊——。”

“Tom!”Blanche扬起头,笑声中夹带警告的语气。

“抱歉,但你明白我的意思。”

“好吧,在这一点上你说得对。我承认你教过我‘放松一点’——你管它这么叫。”Tom听到这个回答得意地笑了。他抓起一堆邀请函,把它们扔进背包,拉上拉链,然后把它背起来。

“等等,我走之前还想看看Berry的衣服。它穿好了吗?

“亲爱的Berry,过来!”Blanche吹了几声口哨,那只黑猫从书架后面窜了出来。Blanche拿起猫,把它抱到Tom面前。

“他不会在这‘启迪’我吧?”Tom谨慎地问道。

“当然不会。另外,为了让客人更加放心,我给他戴了一副隐形眼镜,就算他的力量能在档案馆里起作用,他也可以安全地看着别人。”Tom放下手,仔细地看了一眼Berry。他暗笑了一下,开始嘲笑这件衣服。

“哦,天哪,Blanche,真是只可怜的猫!”Tom笑出了眼泪。他捂着肚子,抬头看着那只不明所以的猫。他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什么?他明明看起来很可爱!”Blanche喊道,和他一起大笑。

“这爪子真笑死我了。他看着好像被闪电劈中了。”Tom泪流满面地看着猫。Berry背上简单地粘着蝙蝠翅膀,还戴着红色的美瞳和红色的爪子。

“嗯,你必须承认,他看起来仍然很可爱。”她轻轻地上下摇晃着他;但Berry并不觉得好笑。

“和平时一样。”Tom拍了几下猫的头。“现在我该走了。没多少时间了,我还得见很多人。晚上见,女士!”

“请注意安全!”Blanche叮嘱。

“一定没问题!”


Tom到了Level 2一个满是门的走廊里。他掸了掸身上的灰尘,然后靠在墙上敲了敲其中一扇。

“哟,J叔!开门!Tom喊了一声,轻轻地叩门。很快门开了,一个高大的秃顶男人走了出来,他留着灰白的胡子,有一对尖尖的耳朵。

“Tom!见到你真高兴,年轻人!过来,现在管道隧道不安全。让我们在一个更安静的地方聊天。”Janus轻笑着。Tom点了点头,走进了门。Janus在他们身后关上了门,然后重新打开了它,进入Level 10。他们开始沿着麦田的土路上沐浴着阳光散步。

“啊,麦田。绝对胜过地下管道。”Tom深吸了一口新鲜空气,他很高兴再次见到Janus。

“那么,今天你找我干什么呢,Tom?”Janus好奇地问道。

“嗯,我想邀请你参加今晚我和Blanche举办的万圣节派对。Tom从包里掏出一张邀请函,递给杰纳斯。Janus推了一下眼镜,眯起眼睛看着那张请柬。

“派对!是那个Blanche女士办的?你都让她这么做到这种程度了吗?”Janus疑惑地笑了笑。

“算是吧。相信我,这会很有趣的。我会确保Blanche不会把它搞成一个文雅的茶话会,或者让咱们都穿着西装坐在桌子旁,像贵族一样。这肯定会是个超爽的派对。你真该去,J叔。”

“我应该能去。反正我也没什么别的事。其实,既然你提到它…”Janus眨了眨睁开的眼睛,望着远方看了一会儿。当他展望未来并看到派对时,他开始微笑。“看起来很有趣!”

“哦,你刚才在透过未来看派对?”Tom好奇地问道。

“是的,看上去很有意思。我保证你们会做得很好。我很期待。”

“那太棒了。这本书上有Blanche的签名。下午6点,你只需用手指划过第一页上的签名,你就会到那。

“好极了!”

“好吧,我还有很多想说的,但我得快点走了。嘿,你能帮我个忙,送我去Vymir酒店吗?

“当然可以,年轻人。今晚见!”Janus扬起手,把麦子变成了门的形状。Tom谢过了贾纳斯,然后穿过麦子,几秒钟后就发现自己进入了Level 401。


Tom穿过这家简陋的酒店,试着找到一大群蚂蚁。他不太喜欢这个地方,但他知道这对他要去见的人来说是值得的。他用手电筒四处照射,注意着自己的脚步,以免踩破地板。他在尘土飞扬的空气中打了几个喷嚏。大约10分钟后,他终于发现一群蚂蚁在角落里乱跑。

“嘿,伙计们,你好吗?”Tom问那些毛茸茸的动物。他张开手掌,手掌开始发出温暖的光。他拿起几只蚂蚁,蚂蚁充分享受着这美妙的光线。“这东西好吃吧?嘿,你们能带我去见你的朋友Colias吗?有时候很难找到他。”蚂蚁兴奋地跳上跳下,Tom对此笑了笑。那些毛茸茸的家伙匆匆穿过这家尘土飞扬的廉价旅馆,而他紧随其后。几分钟后,蚂蚁停在一间黑暗的房间里,似乎在催促Tom进屋。

“这是怎么回事?”一个高亢的声音从黑暗中问道。接着一个脸色极其苍白、长着白色头发的孩子走了出来,他从头到脚都被成群的蚂蚁覆盖着。孩子转向Tom的方向。

“怎么了?孩子。”

“哟!Tom!”他们激动地喊道,并且紧紧拥抱着Tom。Tom尴尬地拥抱着他,尽量不对数百只蚂蚁的触感感到害怕。

“我也很高兴见到你,你和你的朋友们最近怎么样?”

“我们一直过得很棒!你怎么知道在这里能找到我?” Colias问道,他的兴奋之下有一丝明显的困惑。

“我知道你对这家全是灰的酒店和它的大量蚂蚁很感兴趣。我想,即使你不在这里,这些毛茸茸的家伙也会把我带到你身边。不说这个了,我想知道你是否愿意走出黑暗,来参加我和Blanche举办的派对。”Tom递给了Colias一份请柬;各种蚂蚁匆匆忙忙地爬上他的肩膀去看它。

“哇!这看起来真有趣…但是…我不知道去那参加派对是不是个好主意。”

“别担心。我想监督者正忙着在无垠城市里搞他们自己的废话。如果有M.E.G.特工出现,Blanche会阻止他们的捣乱行为。这只是一个有趣的万圣节派对,我们大家可以吃点东西,玩点游戏,开怀大笑。而且Blanche在每个人离开时都会把他们送到想去的任何层级,这样你就不用担心有人跟踪你了。”Colias露出了怀疑的眼神,再次看了遍那张纸。

“我——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人们会被我的蚂蚁朋友吓坏的。

“别担心。其实我要拜访的下一位是只巨大的水蛭,所以你不会显得那么格格不入。”Colias想了想。

“或许…我可以,呃,带上我的朋友吗?”Colias指着周围的一群蚂蚁问道。

“当然可以,孩子。这个派对不是给专门人类或者是什么公牛准备的。越多越好!不过,会场会非常拥挤,所以请别带太多过去。我们不想让这些小家伙中的任何一个遭遇踩踏事故。”

“好,听起来很可行!到时候我一定会去的。等着我吧!

“好的,孩子。拿着这本书,六点时候用手划过第一页上的签名,你就会到那。今晚会场见。”Colias用他沾满蚂蚁的手与Tom击掌,然后退回黑暗的走廊里。Tom沿着楼梯跑到一楼,工作人员协助他前往 沼泽,在那他要邀请下一位客人。


Tom在Level 66徘徊了几分钟,不断看他的怀表。当他踩过潮湿泥泞的沼泽时,地面发出啪唧啪唧的声音伙计,这些家伙中的一些人真的很善于隐藏。他想。他掏出一瓶Blanche之前给他变出来的血。

“哟!Leeon!我给你准备了点果汁!”Tom大声喊着,对游荡在层级中的各种敌对实体毫不在意。

“果滋?!”远处的树林里传来一个声音。Tom听到拖曳声离Tom越来越近,然后一只戴着礼帽和领带的可怕巨型水蛭从森林中跳了出来,身体砰的一声摔在了地上。Tom差点因为水蛭引起的小地震而失去平衡。

“哦,太好了,我就知道你在那。怎么样了,Leeon?”Tom笑道。

“Tom!”Leeon喊道。“你想买些栋西吗?”Leoon兴奋地问。他从粘糊糊的身体下面拿出公文包,打开了它。里面是一袋恐怖旅馆赌场的薯片,一堆棕色的玉米糖,一条小南瓜灯项链,还有一个看起来很逼真的人头骨。

“不用,我不缺东西。这算我请你的。”Tom把那瓶血扔给了Leeon,Leeon抓住了它,立即大口大口地喝了下去。“我想知道你是否有兴趣参加万圣节派对,是我和Blanche准备的。”Tom给了他一份请柬,他看着Leeon把公文包放回他的身下,把请柬拿起来看。

“康起来很——康起来很有趣!你——你觉得我能——能在那做一些伸意吗?”Leeon激动地回应,他的口吃使他一时说不出话。

“今晚最好别做生意。你可能会吓着一些人。还有,这是一个派对!你不用在休息日工作。人们都得抽时间给自己放个假。”

“你说得对。我一定会去的!我也会去找找我钻门给万圣节准备的领带!”

“好极了!我期待你的到来。我还想跟你多聊会,但我得去Level 11邀请下一位客人。这是一本Blanche的书。只要用你的触手划过签名,你就可以到了。今晚见!”Tom挥手道别。

“债见!”Leeon挥了挥手。

“哦,嘿,实际上……我想请你帮个忙。”

“当岩可以!”Leeon喊道。

“我能搭在你身上冲下那条土路吗?这样能更快地去Level 11。我有点懒得走路了,而且我的时间很紧。”Tom问道,再次瞥了一眼他的怀表。Leeon笑了笑。

“我以为你永远不会找人帮忙。上来吧!”Leeon翻到他的肚子,Tom爬到他粘糊糊的背上。“抓稳了!”Tom紧紧抓住Leeon的领带背面,巨大的水蛭以惊人的速度滑下长长的土路。当他们沿着公路飞驰而下时,Tom兴奋地大叫起来,树木和实体不断从他们眼前掠过。Leeon的飞速移动激起了飞扬的尘土。突然,树木开始变成建筑物,泥土开始变成柏油路,不知不觉间,他们已经来到了无垠城市。

“谢谢你,伙计,太疯狂了!”Tom跟水蛭了个击掌。

“有事随时早我!经晚见!”


Tom喜欢这座城市,它用南瓜灯装饰得相当完美。他也困惑于看到圣诞节的装饰,但没想太久。无论如何,M.E.G.总是无处不在。他四处走动,找到了那栋建筑,上面有卡拉格灵协会的花,离贝塔基地不太远。但只有沿着一条非常具体的道路才能到达这。许多Level 11的普通市民甚至不知晓它的存在,更别说怎么去那了。谢天谢地,Daga告诉了他这座建筑的位置,以及秘密进入的方法。

他知道从前门走进不了高级档案管理员办公室,所以他必须使用Daga的秘密后门。他爬过垃圾箱后面的一个小口,朝最高办公室的方向爬去。终于,他低头看到了一个瘦削而高大的黑发菲律宾人坐在电脑前,椅子上挂着一顶锥形的萨拉科特帽子。Tom低声笑了起来。他悄悄地打开通风口,在屋顶上倒挂,让他的长发垂下来。

“砰!”Tom大声喊道。那人惊得喘着粗气,打翻了茶,洒在了一摞纸上。

“我操(Ay tangina)1,Tom!你差点把我吓出心脏病!”Gani用纸巾擦拭桌子,而Tom被对他的反应逗乐了,他从屋顶上跳了下来。

“最近怎么样, Gani?”

“好吧,如果没有那堆被毁坏的重要文件,我最近过得真的不错。你到底是怎么进来的?”

“找了个捷径。”

“你真是与众不同,”Gani笑着捡起掉在地上的帽子。“很高兴能再次见到你。近来可好(Musta naman)?”

“我很好(Magaling ako)。”Tom回答说,他尽力模仿Gani的腔调和发音。Gani笑了笑,很高兴看到他开始慢慢学习他加禄语。“我希望你能离岗几小时,和我还有Blanche一起参加一个派对。

“你接着说。”加尼回应道。当Tom递给他们邀请函时,他好奇地扬起眉毛。

“我们正在天鹅座档案馆举办一场盛大的派对。我基本把所有人邀请了个遍。还有就是你可以休息一下。看来你有很多事情要忙。”

“嗯,我尽量吧。但我都不知道我有没有衣服穿……”

“别担心。唯一的要求是你进来之前得先摸摸那只猫。

“嗯…我有段时间没有去Blanche的档案馆了。我想我可以抽出几个小时来检查下你们可能会添加的新档案。”

“太棒了!哦,这会很有趣的。拿着这本书。下午6点用手指划过封面上的签名,你就到了。”

“听起来不错。”

“好吧,那我得回Blanche那了。待会儿见!

“待会见(Kita kita nalang mamaya)!”Gani回答说,向Tom挥手告别。Tom从通风口爬出大楼回到街上。


Tom爬回人行道,从背包里拿出一本书。那时大约是下午5点54,他需要尽快回去。正当他要用手指划过签名的时候,他突然听到身后有人走过。他转过身来,看到一个无精打采的机器人般的生物从他身后走过。它无法说话,开始使用手语。

“Tom?”她比划着。

辛迪?!天哪,没想到我能在这找到你!这太完美了!”幸运的是,由于辛迪不会说话,Tom在遇到她后不久就学会了手语。所以现在Tom能明白她的意思。

“我听说了这个派对,而且——虽然很不好意思,但我有点想去。我觉得它听起来很有趣,我很想成为其中的一员,但我不想当那个不速之客……”她缓慢而胆怯地比划。

“你在开玩笑吗?你当然可以去!我很想邀请你,但你很难找到——无意冒犯——所以我本来希望我在废弃办公室零食室里张贴的拙劣手写海报能管用。来吧,其实派对几分钟后就要开始了。现在人们可能随时都会去。”Tom回头喊道,他边说边比划。辛迪一瘸一拐地走到Tom身边,抓住了他的胳膊。然后他用手指划过了签名。

这座城市突然开始折叠和弯曲,建筑和景观变成了一个类似中世纪的地方。Level 11中的居民说话的声音、人们在家里听音乐的声音,以及汽车飞驰而过的嘈杂声都开始慢慢减弱。建筑变成了书架,道路变成了地毯,垃圾箱变成了半身雕像,天空变成了悬挂在图书馆上方的吊灯。他们回到了天鹅座档案馆。

“Tom!很高兴看到你平安回来。”Blanche惊呼一声,从书架后面走了出来。“哦,这是谁?”

“我们的第一位客人,辛迪!我甚至没想到她能来!”辛迪怯生生地对Blanche挥了挥手。

“嗯,看来派对要开始了!亲爱的,你要喝点茶吗?”

“女士,这是个派对。我们有比这好得多的饮料,“Tom恭敬地回答。他打开了冰箱,对着桌子猛地打开一瓶酒,酒开始像喷泉一样冒出泡沫。

“托马斯!你是怎么找到的?!你才16岁!你该喝酒!Blanche喊道,她的眉头紧缩,露出了惊讶与略带厌恶的表情。

“哦,别这样,这是个派对。我在Level 6.1的Liquorette酒吧买的酒。你想要一些吗,辛迪?”Tom边问边给自己倒了一杯。

“不用了。谢谢,“辛迪用手语表示。

“好吧,别忘了摸摸猫!”Blanche回答道。辛迪抚摸着熟睡的Berry,Berry转了一圈,然后又开始接着睡。辛迪走进图书馆欣赏里面的装饰。Tom想跟上去,但Blanche拽着背包把他拉了回来。

“怎么了?”他问。

“我等下会就你的这种行为和你好好谈谈的。”Blanche责备道。

“哦,天呐。”Tom回应道。Blanche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但马上就把注意力转移到了更多新来的客人上。Tom跑去穿上他的吸血鬼服装,而Blanche则向招呼着客人,并把她的书拿回来。不一会Tom走了出来,他穿着一身德古拉伯爵一样的红黑相间的西装和斗篷,脸上沾满了假血。

Blanche一个接一个地迎接客人们,大小形态各异的生物走了进来。Blanche递给他们每人一个礼品袋和一顶派对帽子,他们在进来时都轮流地抚摸这只打盹的猫。Tom很惊讶Berry被这么摸还什么事没有。Tom找到了一个保存在他手机上的万圣节歌单,其中有许多万圣节相关的歌曲,最近才由后室中的一小部分艺术家出品发行。每个人都随着《惊悚》,《可怕的骷髅幽灵》和《土豆怪兽》之类的歌曲跳舞。Blanche弄了一些派对游戏给他们玩,比如丢沙包、咬苹果、放驴尾巴等等。Tom打理了零食桌,他们给客人们提供了许多食物和饮料,包括Blanche自制的饼干、薯条、比萨饼、苏打水等。

大多数客人都被招待好后,Tom也放松了一下,享受着聚会。他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和这么多人在一起了,这次聚会让他感觉很棒。他和零食桌旁的一些朋友聊天,直到他认出了一个熟悉的人。

“Tom?”一个女声传来。Tom从他那包明显山寨了“奇多”的芝士条里抬起头来,看到了他的一个好朋友。

“Evie!”他喊道。一位身着精致的橙红色连衣裙,有着类似于凤凰的丝绸翅膀的女士走到Tom面前,她扶了扶戴在脸上的勃艮第剧院面具。他跑过去紧紧拥抱她。“嗯,我的夜晚变得更美好了!我没想到会见到你——你怎么样?”

“真的很棒。一位女郎告诉我在Level 6.1有派对的传单,我知道我一定得来——我希望那会很顺利。一开始我很犹豫,因为它对所有人都开放,但后来我听说大多数M.E.G.成员都会在Level 11忙着搞某种万圣节和圣诞节的缝合节日,我就觉得这的派对会场会很安全,不会有冲突,尤其是在Blanche的监督下。”

“你在开玩笑吗?当然会!我本来想亲自邀请你的,但我没时间冒险去那个都是编号门的走廊,也没时间在那个只有黄色的迷宫里找路去Level μ。我本来想问Blanche的,但因为那的火灾,她一直不喜欢我去那。她告诉过我,我可以邀请任何我想邀请的人,任何可能的冲突都会被她立即阻止。”“我不想任何人在万圣节派对上被捕或被杀。”Evie笑着回答。

“差点忘了!我很长时间都没见到你了,所以我想送你一份礼物。”Tom高兴地睁大了眼睛。Evie拿出一个小礼物包递给他,他很快把它撕开了。里面是一条金色的小项链,带着一个心形的吊坠。Tom打开吊坠,看到一张他和Evie在Level 797里的小照片。看到她送的这个礼物,Tom的心都化了。

“我喜欢它!太感谢你了。”他戴上项链,然后再次拥抱Evie,Evie也高兴地拥抱了他。

“你能喜欢它我很高兴。我一看到它就知道它特别适合你。”

“派对结束后,我一定要给Blanche看看,她也肯定会喜欢的。”Tom再次打开吊坠欣赏照片。这是他最喜欢的二人合照之一。

“太好了。那么,你是不是已经往低度酒里掺了烈酒,还是说我得自己动手?”Evie开玩笑说。他们走开时,Tom咯咯笑着回应。

与此同时,Blanche和所有的客人在一起,保持着活跃的气氛。她花了一段时间让Gani参观了图书馆的科学书籍部分,尤其是关于死亡和来世的书籍。她还说服了辛迪参加舞会,并让她别再藏在Blanche茶室的角落。在图书馆的另一个地方,Leeon加入了Gani的一个小读书角,决定读一本关于“商业探秘”的书。许多客人走过来夸赞了他发光的的南瓜灯领带。

Colias和他们的蚂蚁真的开始了他们的舞蹈游戏,特别是听见了一首类似于Oingo Boingo的《尸体派对》的歌曲时。他们打扮成一只蚂蚁,把假的触角和毛皮覆盖在斗篷上。Janus决定,如果人们在丢沙包里打败了他,他就会给胜者提供读心服务,这使得架子周围排起了长长的队伍。最后,他从一扇门里拿出一件灵媒服装,把它穿上就可以起作用。Blanche对派对进行得很满意。

经过几个小时的聚会、吃饭、游戏和朋友之间的团聚,派对在闲聊中不知不觉的快结束了。Blanche开始向所有客人挥手告别,送他们去想去的任何层级。当Blanche一个接一个地送他们回家时,Tom也开始向他的密友道别。

“哎呀,我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开心了。”Tom叹了口气,他感到心满意足。

“嗯,当然你也知道怎么能玩得开心。毕竟大部分计划都是你做的。“Blanche把她的女巫帽举在胸前,微笑着说道。

“所有人都走了吗,还是——”

“哦,对不起。我不知道派对结束了。“一个胆怯的声音在他们身后低声说。Tom和Blanche转过身来,看到一个有着粉红色短发的亚洲面孔女性把她的包放在肚子上。她并没有穿着全套的万圣节服装,只是戴了比平时更多的花,还有她常穿的传统亚洲服饰。

Eden!别担心,亲爱的。你玩得开心吗?”Blanche好奇地问道。

“哦,当然!我不是个太喜欢参加派对的人,所以我大部分时间都在和Gani和Leeon一起看书。和Leeon聊天很有趣;他张扬的个性让人很感兴趣。不管怎么说,真的特别感谢你举办了这个派对。我本来想去Kat那,但当我听说你们要开派对时,我必须得来看看。” Ette也想来,但很遗憾伊在忙着工作。伊最近真的对404很着迷。”

“请代我向他问好,朋友。我本可以和你一起逛逛的,E。我相信你肯定很想见见我的朋友Evie。”

“伊万杰琳·福尔摩斯?那个通缉凶手?!她来了?!”Eden目瞪口呆。她的呼吸一时变得不稳,她没想到能听到这些。她不敢相信Tom会邀请犯下过这种罪行的人。

Tom轻快地翻了翻眼睛。“忘了你是监督者的朋友了,呵呵。相信我,她不是传言中的那种人。”

“不管你说什么,我还是很惊讶,我刚刚可能跟连环杀手在同一个房间里。你的朋友圈绝对是独一无二的,Tom。”Tom对此不以为然。“那么,我该回Level 11了。我要为几天后的会议准备一份报告。我喜欢首席实地考察员这个职务,但我总是一演讲就紧张。那好吧,再见!”

“冷静下!哦,多喝点水!”Blanche把她送到了Level 11,Eden的身影慢慢消散。

“哦!你刚才说在你给派对拍照,对吧,亲爱的?”

“是啊,怎么了?”

“我想看看那些照片。”

“当然可以。等我把他们拿出来。”Tom从包里掏出那堆照片,把照片拿到他们中间。

%E5%9B%BE%E7%89%873.jpg

“这是请柬的照片。”Tom解释道。

“哦!这是Berry吗?”Blanche问道。

Berry

“是的,还在因为爪子生气呢。”

“明明很好看!”Blanche喊道。

“这是我给一些客人拍的照片,”Tom说道。

teachers

“哦,真可爱,”Blanche微笑着说。

Bowling

“你怎么称呼这个游戏,'Boo保龄球'什么的?”Tom调侃道。

“嗯,显然客人们很喜欢这个。”

Cookies

“我知道你会做饼干,但是,哇,那些真的饼干很好吃。”Tom笑了,一想到还能再吃就流口水。

“噢,我确实尽力了。”

“嗯,就这些。谢谢你让我举办这个派对,太棒了。”

“当然,Tom。我对你策划的这场派对感到无比骄傲。就好像这是我在你小时候第一次带你参加派对,现在再看着你,感觉已经过去很久了。我感觉自己像一个多愁善感的母亲!”Blanche笑道,尽管她的声音中有一丝痛苦。Tom拥抱着Blanche,一边擦眼泪一边跟她一起笑。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Blanche松开了Tom,露出了严厉的表情。“现在,关于你偷着带到这里的酒…”

“噢,不,看来该来的总是会来的。”Tom叹了口气。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