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兰奇斯·贝尔瑟斯

切换字体切换字体

啊,我亲爱的朋友,你来的正是时候!我刚刚把茶准备好,紫花风铃木的树皮磨碎做成的茶,你觉得怎么样?这是奇妙的茶。这里,来这里,让我来为你倒一杯茶……

哦,我亲爱的,我有一个故事要讲!诚然,这个故事不像其他故事一样充满动感——但我对这个故事很珍视——故事与我的一个好朋友送我一份很棒的礼物有关。当然,我想告诉你,如果你真的感兴趣,我不会通过讲故事为你造成负担的。

……你对此感兴趣?真的吗?……好吧,好吧,我想我接下来会告诉你。

我想说的这个特别的故事发生在大约一个月前,在那件事发生之前,我正在修复一些书籍,然后有人撞到了我!我转过身去,她就在那里——一个小女孩,她穿着精致但看起来些许褴褛的淡紫色连衣裙。可怜的小家伙;她是一个人来到这里的,当时她被吓坏了。当她意识到她撞到我的时候,她大喊大叫着跑开了。那一刻,我不知道该怎么做,因为大多数遇到我的流浪者至少都是青少年-好吧-那个小女孩看起来只有10岁。

因此,我选择跟随她,虽然是偷偷的。我想,如果我再次见到她,她会因为我和她谈话而感到害怕的……当然,在她来这里之前,我不知道她有没有吃的或者喝的,我不会让一个孩子挨饿的。因此,我在她所在的图书馆的一个角落里放了一盘巧克力饼干以及一杯牛奶。她走了过来,又环顾了一下四周,最后坐下来咬了一口饼干。

我认为她平静了下来,我走进她的视线中。我喊道“你还好吗,亲爱的,”让她措手不及。她迅速的放下了一块饼干,站起来,好像要跑开了——-虽然她并没有那样做。“拜托,亲爱的,你不必逃跑。我不会伤害你。”她似乎不相信,她向后退了一步,小小的手指捻在一起。

“你…你不会伤害我吧?”她害羞的问道。

我笑了笑。“我向你保证。”我向她张开了手,“来吧,亲爱的。我相信你在去我的图书馆的路上很累。我有一个可以让你休息的地方。”

“她迟疑了一会。不到一分钟,她便握住我的手,我带她去了一间客房。当我打开门让她进去时,我让她在床上坐下。“请告诉我-你最喜欢的颜色是什么?”

她看着我,好像很疑惑。“……黄色。”

“一个棒的选择,亲爱的。”我一边回答,一边把墙壁的颜色改成了淡黄色,床上的被子的颜色也变成了蒲公英的颜色。小女孩惊讶地喘着气。

“你……你是谁?我们现在在哪?你是——你是——你是仙女吗?”她用不那么紧张的声音问到。

“哦,请原谅我,我除了介绍以外什么都知道,好吧,你可以认为我是一个仙女……在不久之前。”我回答到并轻笑了一声,小女孩好奇的瞪大了双眼。”哦,是的,我确实是你所说的仙女。我有一双华丽的翅膀,上面镶嵌着微小的蓝宝石。就像这样的:“我给她看了看我脖子上的吊坠,她轻叹了一声,我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但那是你来这里很久之前了。现在我的名字是Blanche Von Haderach;我负责管理我们所在的这个地方:天鹅座档案馆。亲爱的,你的名字是什么?”

“Amanda,”她一边回答,一边拨弄着她乌黑的头发。“我的名字是Amanda Wright。”

“你有一个很棒的名字,Amanda。”我记得我花了一点时间考虑,在说那句话之前,“啊,请让我帮你修补好你的裙子。”我轻轻的挥一挥手,就把她的裙子补好了。她回应了一句谢谢。

在那之后,Amanda又和我聊了一会,这名可怜的孩子在Level 1与她的家人走散了,她的营地也被窃皮者袭击了。她的一位监护人把我的一本书给了她,并告诉她前往这里!听到这可怕的消息。她不知什么时候流下了眼泪。

几个小时过去了;我联系了我的好朋友M.E.G.看看是否有人愿意帮助她找回家人,突然,Amanda在她的房间里尖叫起来。我站了起来,快步走向她的房间并且看见她哭了起来。我试图询问她怎么了,她告诉我仅仅只是夜惊,仅此而已。看到这确实是夜惊,我忍不住查看了她的想法,我没有再说什么。

等待the M.E.G.来接她已经好几天了——她和我在天鹅座档案馆这几天玩的非常高兴。虽然我更喜欢我的工作和研究,但我感觉……休息一下或许会让人感到耳目一新。作为一个孩子。她教我玩那些只能在故事中听到的游戏。例如捉迷藏,不过,由于我对天鹅座档案馆的绝对控制权,很难不轻易获胜,嘿嘿嘿……

在我和她相处的最后一天,我注意到她越来越疲惫了。通常,当我们一起吃饭时,我会发现她在扶手椅上打瞌睡,或者靠在我的胳膊上。当我问她是否想小睡一会时,她很快就拒绝了,坚持说她不需要,然后开始玩耍。我为Amanda担心,你看,又一天,我决定在她睡觉时检查她的情况。她在黑暗的房间中有些恐慌的走来走去。我打开了灯,她转过身来,她的眼睛红红的,还有点浮肿。

“Amanda,我亲爱的!你怎么了?”我记得我询问了她,她摇了摇头,不想回答。“拜托,亲爱的。我不能让我的客人在我的照顾下承受那么重的压力。况且你是最棒的那一个客人。”

她咬了咬嘴唇,坐在床上。而我坐在她身旁。

“拜托,我的孩子。你可以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

Amanda开始哭泣。“布兰奇小姐……那……仅仅只是……一些噩梦,噩梦缠绕着我-我发现我身处于舞会厅,我被带着面具的可怕怪物追赶!当我转过身去,一个穿着医生外套的高达男人让我也戴上面具……”

我保持冷静,质问到:“亲爱的,你做这些梦多久了?”

“非常非常长时间,布兰奇小姐。”她揉着眼睛告诉我。“这些梦在我的妈妈为我买粉红色的毛绒大恐龙之后停止……但在我妈妈离开后又出现了……”她没有继续再说下去。我擦了擦她的眼睛,把她抱在怀里。等待着她停止哭泣……

“你知道的,如果我想的话,我可以将这些噩梦永远的从你身上赶走。”我提议到。

“真的吗?”

“当然。但我只有在经过你的许可后我才会这么做。”她点了点头,迅速的跑到床上并调整了一下自己。

我面带微笑,握住她的手,闭上眼睛,进入到了她的心灵深处。

由于这个特殊的噩梦经常出现,我必须承认找到它并不难——尤其是在Amanda这样的头脑中。走了几分钟后,我找到了那个噩梦,它隐藏在两扇大理石门的后面。奇怪的是,当我进入到大理石门后,她提到的舞会厅很大,但我感觉却缩小了很多!尽管如此,舞会厅还是相当迷人的-墙壁覆盖着金色和大理石漩涡;舞会厅两旁的柱子,天花板上有一盏华丽的玻璃吊灯。舞会厅中还有音乐在播放,现在我想起来了-弹奏大键琴,我认为……大键琴的声音非常美妙,你知道吗?我知道声音更像是你的风格,但我还是建议你尝试一下。

哦,对不起,我偏离了主题。继续处理噩梦吧……

无论如何,我没有太多时间照顾她;正如Amanda所说,有一些外表看起来很黑(或者说是影子?)的实体向我走来。我转过身去,那个穿着医生服的男人正拿着一个面具向我走来。

那一刻,我必须在噩梦结束之前采取行动。我知道我可以选择压制Amanda的噩梦,直到她长大,但……我不希望她以为再次经历噩梦。我向那些实体抬起双手,握成拳头,然后我将那些实体拉向了我。当我那样做时,噩梦开始破碎,那些碎片飘向我的头。我很快就把她脑子的最后一点噩梦带走了,那里只留下一片白色的、宁静的空间。确定她没事之后,我离开了她的脑海,睁开了眼睛。

“你感觉好些了吗?”我问,她点了点头。我将她塞回床上,揉了揉她的头。当我站起身来,准备离开时,我感到她抓住了我的袖子。

“我……我知道我说过感觉好多了……但是你能多陪伴我一会吗?直……直到我睡着。拜托了,布兰奇小姐。”她恳求着。我又怎么能说不呢?但就在这时,我有一个想法。

“稍等。”

我快步走了出去,取了我的一个朋友送给我的一份礼物和一首诗,我受到启发,在一个决定命运的夜晚写了一首歌,然后回到了房间。

“摇篮曲怎么样?”我询问到,我打开了红色天鹅绒书上的金锁。“我发现摇篮曲非常适合睡觉时放,即使是对于我这个成年人也一样。”她点了点头,我微笑着打开书。之后,我便要开始随着书中歌曲的旋律哼唱……

哦,亲爱的,你想听吗?当然!我很乐意与您分享如此美妙的礼物。但是请原谅我,我要出去拿书….在这里!请不要介意我的声音,我可能不是熟练的歌手。准备好了吗?好……

现在来吧,我亲爱的孩子,但请稍等一会

倾听我柔和的摇篮曲

无尽的大厅黑暗

只是其表面

留在身边,让我们一起阅读

灰色蓝色的天空

所以来吧,我呼唤你,在你跌倒时

切入黄色的墙壁。

山村商店

我会和你在一起

风暴可能包围我们

但和我在一起你会很安全

一页一页显示在舞台

这将保持不变:

你看,你也许还是会回到我的身边

从这些黄色色调的墙壁中

就这样,Amanda睡着了。

第二天,她将被接走。她的家人已经找到了,尽管他们受伤了。知道她即将离开,我有些难过;我给了她一小袋巧克力饼干,并把她紧紧的帮在怀中。

“非常感谢你与我的相遇。你是我这段时间以来遇到的最有趣的客人。我开始把她的一缕散乱的头发捋到耳后。她笑了笑,但笑容褪色了。

“我还能再次见到你吗,布兰奇小姐?”她哭着问到,眼里涌出泪水。我在泪水滴下前把它们擦干了。

我拿出一本书,里面播放着和礼物中一模一样的一首歌。“我无法复制它,但在这里:如果你再次做噩梦,或者你只想要得到安慰,你可以再听一遍这首歌。我打开书,一首柔和的摇篮曲开始播放。在书的结尾,我给她看了:我的签名。“如果你想再次回到这里,无论是因为饼干还是其他小游戏,只需在我的签名上滑动食指。明白了吗?她接过书,点了点头,紧紧地抱住了我。我感觉这像是第一次……一滴眼泪从我的脸上滴落下来。

“谢谢你,布兰奇小姐。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

就在这时,M.E.G.的成员进入了图书馆。我们说了再见,我看着她离开。

就这样结束了

……

……布兰奇?

是?

你的那份礼物是美好的,但我不认为那是我的!

我压根儿不把那当回事,Bella。请原谅我。发生在那一刻……此外,能够与另一个人分享那份礼物让我感到真的很高兴。

很好,很好,我没事。只是因为它让你快乐。我最后想知道的是,你的那位朋友怎么了?

哦,Amanda?她一直都很好。她上周来了两次,那真是太棒了。

嗯,我明白了,我明白了,我明白了。你比我知道的多得多。

“事实上,没有更多关于我的故事了。你最近怎么样?你又做了一些恶作剧吗?”

哦,是的!但我应当怎么开始呢?这么多东西,这么多人……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