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nche的房间补充采访记录

本页面对Blanche的房间中可以找到的各种实体的采访进行了分类。我们鼓励流浪者将自己的采访添加到此页面。

实体名:Blanache

Blanache看上去非常像20世纪的波兰数学家斯特凡·巴拿赫,但她的发型和着装与Blanche相似。

采访者: Lucy Beckley
受访者: Blanache


[Blanache正在仔细测量一个三角形的角度,这个三角形是由一根绑在房间各处的三把椅子上的绳子制成的。]

Blanache: 176度,真有趣……我等不及要把它展示给Planche看了!

Lucy Beckley: 你好Blanache,我能问你些问题吗?

Blanache: 当然可以,亲爱的。

Lucy Beckley: 你能和我讲讲这个地方吗?

Blanache: 啊,恐怕这是一个比表面上复杂得多的问题。这里的拓扑结构非常复杂。比如说,如果你从这里向东走20米,然后穿过你左边的门,你最终会到达如果你往南走半公里会进入的同一个房间。

Lucy Beckley: 拓扑?

Blanache: 拓扑学就是宇宙的形状。不幸的是——或许幸运的是,这里的宇宙形状并不像看上去那么简单。我想这有点难以想象,但我会尽力帮你。

[Blanache拿出一个杯子]

Blanache: 想象一只小蚂蚁在茶杯表面行走。蚂蚁不知道它在茶杯上;它所看到的只是一个巨大的白色平面,一直延伸到很远的地方。而我们只能清楚地看到它是一个茶杯,因为我们从外面看它。如果蚂蚁从内向外爬过茶杯的边缘,它的宇宙将以完全不同的维度弯曲,但它几乎不会注意到,因为,在它的尺度上,曲线是如此之小。

[Blanache停顿了一下]

Blanache: 如果我们想象有一只蚂蚁在茶杯内壁的底部,一只蚂蚁在茶杯外壁的底部,对它们来说,它们彼此相距数英里。对它们来说,最短路径是爬上杯子,然后再爬下杯子到达另一边,但我们都知道这不是真的。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它们之间的距离不足一厘米,但它们能够真正跨越这一厘米的距离的唯一方法是在茶杯上钻一个洞。也就是说,我们在它们的现实结构中钻了一个洞。

[Blanache停顿了一下]

Blanche: 这个地方就像茶杯,但它是一只由粘土制成的茶杯,不断地塑造再塑造。钻洞又把它们堵上。我们没有注意到的唯一原因是因为我们只是沿着表面行走的蚂蚁。

<记录结束>

实体名:Bananananche

Banananache是一位年轻女性,除了她的眼睛、头发颜色和妆面使用了黄绿相间的配色方案,她的特征、头发长度和风格都与Blanche惊人地相似。她没有穿裙子,而是穿了一件大得可笑的香蕉服,这让她走路有点困难。

采访者: Denver Michaelson
受访者: Bananananche


<记录开始>

[可以看到Bananananche沿着书架行走(或者更确切地说,拖着脚)。]

Michaelson: 呃……你好啊。

[她兴高采烈地转过身来看着Michaelson,手里拿着一碗香蕉布丁。]

Bananananche: 嗨你好呀!你咋样?你饿了,来,吃点这个,我总是发现这的东西引人入1

[Bananananche接着把碗塞到Michaelson的手中,然后倒在地上,咯咯地笑着,似乎穿过了地板,但只到了附近图书馆的另一个区域——留下一滩香蕉布丁。几分钟后,Michaelson又找到了她。]

Michaelson: 呃,Banananache女士——

Bananananche: 咋了亲爱的?发生什么事了?你不揭得2这些双关语对你来说很有趣咩?

[Michaelson犹豫地把碗放在架子上,继续采访。]

Michaelson: 呃——是的女士——我觉得很有趣。但是呃——你能——你能和我讲讲这地方吗?你是怎么——呃——也许像是你是怎么来到这里之类的?

[Bananananche耸了耸肩。]

Banananache:不多。事情似乎有点复杂……嗯,我来的时候都疯了,你知道吗?就有点像你从你所见过的最狂野的派对中出来,然后突然回到家,感觉空荡荡的,砸种事。那就是你从梦中醒来时发生的事情。

Michaelson: 一个梦?女士——

[随后Michaelson滑倒在被认为是由Bananananche产生的香蕉皮上,她难以自持地笑着,然后迅速跑开了。]

<记录结束>

实体名:Brunche

Brunche是Blanche的一个变体,与正常的Blanche相比,她似乎严重超重。在与Brunche的所有接触中,她都被看到在吃大量她似乎可以随意显现的食物。下面的遭遇发生在机器人专家Anne Gogan不小心划过了Brunche的签名之后,她不小心把一本葡萄牙语的《沙丘》误以为是她正在用餐的餐厅的菜单。在采访过程中,Brunche坐在图书管理员的办公桌前,面前放着一份两公斤的牛肉面条和一盘卷心莴苣。

采访者: Anne Gogan
受访者: Brunche


<记录开始>

Anne Gogan: 所以……你是,Brunche……女士,吗?

Brunche: 是的亲爱的,你想在采访时吃点吗?也许一份薯条配上你的字词?

Anne Gogan: 呃……好啊?

<Brunche立即展现出一盘巨大的薯条,Gogan胆怯地开始吃起了它们>

Anne Goga:: 对了——呃,你能和我多讲讲你自己吗?

Brunche: 当然!不过,你总得告诉我你想从我这得到什么吧?全面的历史?有趣的事实?食谱和烹饪建议?

Anne Gogan: 可见,我会选第一个。你能多跟我讲一点你的过去吗?

Brunche: 好吧,我于星期二的11点诞生自我的母亲Blunche和我另一个母亲Breakfunche。妈妈总是喜欢把食物做得很大,但总是把它做成“早快餐”,你懂吧?我的另一个妈妈Blunche总是告诉她“你不应该一遍又一遍地吃同样的食物”——你看,我母亲Blunche过去总是吃更多的周日中午的食物之类的,而且数量较少。在这种情况下,你可以说异性相吸,你明白了吗?

[Gogan点了点头]

Anne Gogan: 嗯嗯,继续说。

[Brunche吞下大量的肉]

Brunche:无论如何,当我被带到这个世界上时,我接受了父母的养育。我吃了很多与早餐无关的食物,所以我每个都吃了一部分。可以肯定地说,这对她们两个来说都不太好,她们在某个时候离婚了。现在,我的妈妈Breakfunche和她的新女友Midnight Snackche在一起,我的另一个妈妈Brunche和她的新女友Dinnerche在一起——我认为这样她们都更快乐——这一系列事件让我和其他Blanche一起在档案馆找到了工作。所以这是我所能得到的最简洁的历史。

Anne Gogan: 我——对,这真的是——呃,好吧。够好了。

Brunche: 你还需要问其他的事情吗,亲爱的?我希望在意大利面条变冷之前把它吃完。

Anne Gogan: 哦,对了。你最喜欢什么食物?我猜是茶,或者其他英国的东西,对吧?

Brunche: 哦,才不是,你的猜测完全错了。我一直都喜欢吃炸恐龙块;总能正中我的心口。

<记录结束>


实体名:Susche

Susche是Blanche的一个变体,她总是穿着红色的宇航服,头上有一个光环。Susche比Blanche矮很多,非常像2018年的热门游戏Among Us中的一个船员角色。Susche居住在Blanche的房间里一个类似于小型自助餐厅的独特部分。Susche通常对任何她不认识的人都持极端怀疑的态度,而且据记录,她有极端的信任问题,这与正常的Blanche相反。Susche身边通常都是自己的克隆体,每个人都穿着不同颜色的宇航服。下面附上了一张Susche和她的几个克隆人的照片,这张照片是靠Luka特工的随身摄像机拍摄的。

Sus

Susche的一张照片

采访者: M.E.G.特工Lukas Green
受访者: Susche


<记录开始>

[可以看到Lukas走进了Susche所在的区域,走进了一群穿着宇航服的Blanches中。]

Lukas: 嘿,我正在找……呃……Susche?她在这儿吗?

Susche: 干嘛说你好,可疑的家伙……(Susche用舌头发出呼噜声)

Lukas: 呃……那好吧。我是来问你几个问题。行吗?

Susche: 问题?!你为什么要问我问题?!我表现的很可疑吗?!!脸红emoji!

Lukas: 你……你刚刚是大声说了“脸红emoji”吗?

Susche: 是啊,那又怎样?!我知道其他人会邀请你进来喝茶聊天,但我和她们不一样!你永远不知道谁会转身在背后捅你一刀。我还是不了解你。所以所有这些问题,我都不喜欢。[Susche去和她穿着太空服的同事窃窃私语。]

Lukas: 我可以向你们保证,我无意伤害你们任何人。我只是想知道你是谁,还有一些其他的细节。

Susche: 你想知道什么?

Lukas: 嗯,首先,你们为什么要穿着太空服?这的氧气水平良好。

Susche: 他们就是想让你这么想。当我把这个脱下来的时候,BOOM,每个人都知道我长什么样了。我不能冒这个险。

Lukas: 你知道我可以透过玻璃看见你,对吧?

Susche: 不——不你不能!

Lukas: 还有,你之前告诉我你不像其他的Blanche。根据定义,这不会让你成为一个冒名顶替者吗?

[所有的Susche都倒吸一口凉气]

Susche: 紧急会议!

[Susche按下桌子中央的一个小型红色蜂鸣器,蜂鸣器开始亮起并发出警报声。所有的Susche克隆人都挤在一起,互相窃窃私语。]

Lukas: 为——为什么你们只相距几英尺,却还要按蜂鸣器?

[所有的克隆人都大声地嘘他,然后回到她们的人群中。几分钟后,她们都打破了僵局,直面Lukas。]

Susche: 赞成踢走这个可疑的笨蛋人类的人,请举手。

[所有的克隆人举起了手。]

Lukas: 我已经告诉你了,我不可疑,我只是代表M.E.G.来的。

Susche: 太晚了!来吧姐妹们,让我们把这家伙弹出去。

[Susche克隆人迅速跑向Lukas,试图将他推出门外。考虑到她们只有他的一半大小,这几乎一事无成。最终,Lukas放弃了,走出了门。Lukas一走出房间,她们就把门砰地关上了。]

<记录结束>


实体名:Blanchebeard

除了穿着18世纪早期的海盗服装,Blanchebeard保留了Blanche的外貌。她穿着白色马裤,深色马甲和黑色的长外套,以及一条由缎子和皮革制成的腰带。她还在一只眼睛上戴了眼罩,且经常换着眼睛戴,尽管她的两只眼睛实际上都能用。

采访者: Edward Teacher
受采访者: Blanchebeard


<记录开始>

Edward Teacher: 所以……[看笔记]……Blanchebeard小姐,你可以告诉我你在做什么吗?

[Blanchebeard迅速登上一艘18世纪法国大帆船的等比例复制品,并用一只手臂把自己悬挂在船首上,而船首恰好是她的脸部雕塑。]

Blanchebeard: 你!停下!3准备上船![Blanchebeard继续指着Teacher。]

Edward Teacher: B——Blanchebeard小姐,请从那儿下来!我想进行一场采访——

Blanchebeard: 准备大炮!

[船的舷侧露出几门侧炮,可以听到一声巨大的呼呼声。]

[Blanchebeard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把战矛指着Teacher。]

Blanchebeard: 你最好就现在投降,我不会强迫你走木板跳海。

[Blanchebread摘下帽子,露出头发上几根燃烧的导火线,这似乎没有受到影响到她。]

Edward Teacher: 好,好的!我投降,我投降,你想要什么?

Blanchebeard: 你的饼干。

Edward Teacher: 我的什么?

Blanchebeard: 你口袋里的咸饼干。

Edward Teacher: 是——是这个?给你,然后……

[Teacher从口袋里拿出一包咸饼干,扔给Blanchebeard,她随即把饼干从空中抢了过来,开始发出奇怪的唤鸟声。]

Blanchebeard: 哦,Gerry!小鹦鹉想吃饼干吗?[她继续发出咔喀的声音。]

[一只与Entity 7非常相似的亮绿色鹦鹉从船帆下飞出,停在Blanchebeard的肩膀上。]

Blanchebeard: 好孩子。现在,我们为什么不用海盗的方式来打发这个旱鸭子呢?

[当Teacher后退时,Blanchebeard和Gerry用手指/爪子做了一个类似钩子的手势。]

Blanchebeard和Gerry: Arrrrrrrr,伙计!

<记录结束>

实体名:Banch

“Banch”正如她自称的那样,是一个不识字的人形实体,形似一个比例不佳的Blanche,她皮肤粗糙,眼睛巨大。在后室的几乎所有区域都能找到Banch,但更通常是在开阔的空间。Banch难以捉摸,经常充满敌意,这严重伤害了任何与她交谈的人的心灵。因此,最好不要冒险接近她。以下是Banch袭击事件后唯一恢复的录音,也是一次失败的采访。

采访者: Harold Kirene
受访者: Banch


<记录开始>

Harold Kirene: 你好?有人在吗?

Banch: 我在岛上看书。[远处可以听到很大的哞哞声。]

Harold Kirene: [他立刻失去了冷静,开始抽泣。]我只想再次见到我的朋友

Banch: 我爱牛。[哞声渐渐停下。]

Harold Kirene: 就让我走吧!

Banch: 你喜欢汽车吗?[从四面八方都可以听到发动机加速的声音。]

Harold Kirene: 求你了!我只是想回家!

Banch?: 黑黄相间的日产Juke 2010。[可以听到巨大的金属撞击声,随后是痛苦的尖叫。20分钟的沉默后,哞声开始以快速加大的音量播放,最终停止在第21分钟。]

<记录结束>

实体名:Spamtche

Spamtche似乎是Blanche的机器复制人。它们大多有知觉和有语言能力,但偶尔也会经历“错误”。它们有暴力倾向,特别是对为组织工作的人。因此,建议您避开它们。

采访者: Dean Shotworth
受访者: Spamtche


<记录开始>

Dean: “你是Spamtche吗?”

Spamtche: “是的——是我!你为什么这么问?4

Dean: “我想问你几个问题。你没意见吧?”

Spamtche: “好了,是时候成为大人物了。”

[Dean有点疑惑的盯着它。]

Dean: “你说的‘大人物’是什么意思?”

Spamtche: “我说你想要还是需要名声?9.33英镑!”

Dean: 钱怎么能让我变得有名呢?

Spamtche: “当然是在连接已中断我朋友的帮助下!”

Dean: “什么?你什么意思?”

Spamtche: “通过手术,变得有名。巨大的名气!”

Dean: “手术’是什么意思?”

Spamtche: “因为灵魂,可以扬名。巨大的名气!”

[Spamtche开始接近Dean,随后拿出一把笔刀。]

Dean: “冷静!好吧,我会买它的。多少钱?”

Spamtche:灵魂!灵魂!你的灵魂!巨大的灵魂!希望!”

[Spamtche把手伸向Dean,指着他的胸部。]

Spamtche:交出灵魂!交出灵魂!

Dean: “什么?”

[Spamtche开始把Dean的灵魂拉出他们的身体。]

Spamtche:灵魂!灵魂!灵魂!交出灵魂!

[Spamtche扑向Dean,将他们的灵魂撕碎]

Spamtche:灵魂!头儿会为我骄傲的。灵魂!

[Spamtche离开了。]

<记录结束>

实体名:Noire

Noire似乎是“哥特”或“emo”版的Blanhce。她穿着一件深黑色的猫女仆连衣裙,画着浓重的黑色眼线,戴着耳环和一条带吊坠的项链。她的头发染成了黑色,眼睛是棕色的。

采访者:初级研究员Mason
受访者:Noire


<记录开始>

Mason:你好,Noire!我来是为了问你几个关于你自己和你在哪的问题。

Noire:你谁?

Mason:哦,对不起,我应该先介——

Noire:问啊。

Mason:……哦。好吧,我只是想知道你和Blanche之间有什么关联,如果有的话。

Noire:呜。我恨Blanche。

[Noire放声大哭。]

Noire:她回来后就没人喜欢我了……她抢走了我的聚光灯……

Mason:哦,我真的很抱——

[Noire从背后的口袋掏出一把刀,威胁Mason]

Noire:滚……滚开!我不能让你看见我这样……

[Mason匆匆离去,再也不见踪影。]

<记录结束>

实体名:Rickche

Rickche打扮的像流行歌手Rick Astley。她穿着一件黑色衬衫,一件有领衬衫和一条黑色裤子。然而,她有着和Blanche一样的发型和眼睛。她的身后总是流露出些许音乐,来源不明。当和她说话时,她总是试图押韵,尽管她并不擅于此。

采访者: Janice Diedre
受访者: Rickche


<记录开始>

Janice: 好了,我都准备齐全了吗?它在工作吗?行,那现在就像实体前进吧。

[当Janice走向Rickche时,背景音乐响起了。]

Janice: 你好,我是M.E.G的特工Janice Diedre,你介意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Rickche:(在唱歌) 我们再也不是,We’re not strangers, 陌生人啦。not anymore.我的名字是Rickche。My name is Rickche. 亲爱的,你还好吗?How are you, my dear?

Janice: 呃,很好,我想。你到底在做些什么?

Rickche:(唱) 我知道我究竟该,I know the rules of, 干点啥!what I do!

[Janice沉默了,显然她点了点头。]

Rickche:(唱) 我想来想去, I took what I was,我到底想要啥。thinking of.那就是一个,A full commitment is,完整的承诺啊!what I wanted!

Janice: 哦,所以你的活儿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Rickche:(唱) 你多半以为我和,其他一样吧,I know that you may think I’m every Blanche ever,但过了这村你就,没这儿店啦!but you wouldn’t get this from any other Blanche.

Janice: 好的,我说完了。再见,Rickche。

Rickche:(唱) 等一下,Waiiiit,我想让你知道我在想啥。I gotta tell you, what I’m thinking.说啥也得,Gotta make you,让你弄明白它。understand.

[Janice停下来,等Rickche说完。]

Rickche:(唱) 永远不会放弃你,Never gonna give you up,永远不会让亻——never gonna let y-

[Rickche被录音机当面打断了。]

<记录结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