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水谣
评分: +19+x

啊,白水河,无限的长河
环绕着荒服流淌的大洋河
流过高耸天际、无处不可仰的南山
流过劫火焚烧、蜃雾笼罩的废墟环
而意象之风,也自极远玄冥处吹来
漾起层层叠叠的波纹,陷光于里外
忽而永恒裂作起灭,无垠碎为片影
在断续的起伏中,映出扭曲的残景
映出一本本困于方寸间的诸相之相
映出一幕幕悲欢离合,一点点遗忘

当异乡人被抛入广漠的世界
飘浮在虚阔里,在无极之间
只剩下一个似有似无的小点
然而天地之大,不曾容一苇
异乡人用惶惑将自己围住
以试图从未知中获取保护
可拼命追忆旧时,不过自激啸叫
如何掩过范式转移时的万物咆哮

那久久沉睡在深水里的无意识之毒龙
也被填盈在宇宙间隙里的尖啸所引动
也被共同磔裂在命运之轮的无情之间
它发出痛苦的怒吼,却挣脱不开四柱的锁链
搅起沉积河底的劫灰,掀起阵阵波涛
涨溢的洪水,荡入须臾的纯净与美好
毒坏、堕落、腐朽、销蚀、及毁灭
人们恐惧地回避与缄默着它的一切
但于其颔下,一颗骊珠还依然散发幽幽的寂光
那是它的珍宝,它的终极追求,它守护的力量

异乡的旅客啊,在矛盾中不断摸索去前方
从一条窄窄的走廊穿过另一条窄窄的走廊
去拾取又抛下各种奇物,遇见一个个诡怪
直到遍寻每种可能,直到不可计数的将来
走吧,走吧,一直走下去吧
后室真美,但切莫停下来啊
切莫迷醉在一时的光影变幻
所拍飞出的万物分界与形线

毕竟,恒常的南山终有一日会崩塌
无垠的波涛,也终究会平息下汹涌
而那喧闹其间的一切小小水花
水花所折射出的无名有名之虹
也将寂寞地溶为一色,沉入白水河
唯有在记忆中蚀下的空洞理型
依旧勾勒着存在的本体论证明

鸟去鸟来山色里,人歌人哭水声中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