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水深溟
评分: +42+x

生存难度:

等级 荒服

  • 迷失
  • 散去
  • 独行

弱水深溟是后室C层群的一个隐秘层级,是无限空阔的分区的水下空间。无边的弱水之上散射下永续的青绿色光,光幕明度不增不减,暗示着千重弱水皆是澄澈空无。

描述

弱水

弱水即是弱水深溟之介质,充填其间。然并不知是弱水适应了人类,还是人类在这里获得的形体适应了弱水。

此水似与白水河中之水同源,水质轻浮,无法托举起任何的重物。弱水易于蒸腾为雾,易于溶入任何气体,且似乎水压总保持在很小的范围之内。切入者将于此中呼吸,以吞吐弱水代替呼吸空气。除了一丝清凉感直入胸中之外,弱水与空气一切无异。

弱水冷热无常,确有水极冷的地点,亦有水温热的地点。若无意闯进冷水之间,在几分钟之内,就将完全失温而致死。弱水起流处,席卷一切,少有流浪者能面水流而不倒。

在弱水中的人类不需任何进食或排泄,就如机体本身被弱水浸泡,而使生理活动完全停止。不再需要心跳,但呼吸却一如既往。休眠亦不必须,然而似乎只要闭上眼睛,总能入梦。在此层级内,梦境似乎比在后室其他地点更为清晰。

若是吞入一些弱水,则可感觉到弱水含有微甜微咸的味道;不知为何,这会使不少人感到不适。

渊池

pool.jpg

渊池。

渊池实是无限的泳池、蓄水池,池中充填满了弱水。但能概述,并不能详细描绘。相同的是这些构造并无一个顶部,抬头仅能望见青绿的光幕从池上降下。

这些泳池从起始就失去了它们清浅的模样,也没有某人会在渊池中度过夏日的一段清闲时光。蓄水池与其原样相仿,堆积这些不能称为水的弱水,也是其本来的任务吧。

无论于泳池何处,站在底部望去,无数瓷砖的条纹从清晰逐渐伸向青绿的模糊之中。泳池底部空无一物,空沉得死寂。

渊池不论何处,总是有白色的大块瓷砖拼贴。在青绿幽光涂满的水池间,有无数曲折的水道串联。走道光照极黯淡,仅容一人通过。一些池中有楼梯,大多数是有着金属护栏、与水池边阶梯类似的样式,然而此处,楼梯却仅仅是泳池高低部分的连接。

在此处,流浪者仅仅能做的,是流浪在池房的门间,在无边的青绿弱水间徘徊,寻找出口。由于弱水的阻力,仅仅是走过百米的距离也将变得稍稍困难。只要不在弱水中耗尽形体的余热,流浪者就将有无限时光可以探索。

在这里,流浪者会遇见某种实体,名为游灵。游灵并无实在形体,其显现出的只是水中一块不为光所照耀的阴影。这阴影会幻化为一切生物的样子;在渊池中,游灵多呈人形。游灵发现流浪者后,以极快的速度向流浪者奔来,几乎无法躲避;触碰到流浪者的一瞬,游灵本身就将消失。

流浪者在惊魂未定之时,脑中将清晰地浮现一文言形制之句,多四言至七言,如“陆远池凉游人死”“随水千年日长白”等。现在,普遍认为这些句子并无实际含义。

悬城

悬城大体与渊池大体相似,独占一方池,广有约千米。从悬城此端望向彼端,仅能看见层层隐没图纹的水。从渊上的寂静空无中,一座座建筑倒悬而下,于青蓝的光幕中,投下巨大阴影。建筑物与前厅现代城市相似而缺少地标,或以其为Level 11于水所成的倒像。

既是倒像则建筑物并不似为水所浸,裸露的钢梁光洁如新,而塔吊上的苍白灯光却从三十米之上散射而下,化为一片光雾。

悬城池底游灵集聚,根据流浪者接受信息的顺序,原先的散落语句无逻辑地堆叠在一起,形成一篇似乎是呓语的骈文。

悬城之水较冷,长途跋涉需要较长时间,若非离意已决,请勿走入悬城。进入悬城后,只要近于悬城入口对面的墙,都可能看见有隧洞,延向水林。

水林

水林在于海底,沉沉的泥沙之上,巍然立着苍绿的千树,在水光之间,似是透过晨光的森林一般。

水林中无游灵。树丛毫无落叶,枝叶繁茂,随弱水而浮动。一条泥上蜿蜒的小径通向水林尽头,而其他地点皆是无尽的密林。

密林中有时可以看见倾颓的碑石,上书切入者似是熟悉却又不熟悉的名字,生卒年月以年号表示,或有年号本不存在,有些甚至根本被磨灭至看不清晰。有些墓茔的上方堆积了一些白骨,而白骨的形态却不似人的骨架。

走出水林,于丛林尽处有一已腐将倾的木制标牌,上书:“溶海”。面前一座砂石巨山,表观不高,而实不可越。若试图登山,则将永远半途而滑下,回到水林之尽。

欲前往溶海,则必须站在木制标牌前,紧盯“溶海”二字,直至其字形本身崩解,不再代表“溶海”二字。这时,“溶海”二字会渐渐由楷书变而为隶书、变而为金文,直至本身消散。此后,标牌也崩解为树枝一堆。然后,树枝将会燃起。是的,树枝本身在弱水之下燃起,化为诡异的铜绿色火焰。火焰只一人高,不生热,若切入其间,即可到达溶海。

溶海

溶海无游灵。

溶海地表亦为无尽沙浜,沙色更为苍白,质较软细,中无杂石。沙上亦为千重弱水,弱水中亦有无尽青绿之光散没。似乎海面就在六十米以上,但海面上空缺了波纹。

水上有鲸的巨影缓游而过,能够隐隐听见低沉的鸣声。

切入者将在溶海渐渐失去其体表物质,就如形体本身被溶海之水溶解到无形。溶海之水冷涩,形体散溶之时,能够感受到寒意出于肤下。溶解之过程中,形体渐渐化而为幻肢,带来钝痛,而暴露在水中的创面完全无感,如同被麻醉。似乎形体的血液本身也被解离出最原初的亚铁离子,失去红色,而扩散于绿色中。或许,溶海本身就是将形体溶解为原始海洋中的某些溶质。

流浪者将在20分钟的时间内,渐渐失去行动能力、视觉、听觉,失去呼吸能力,失去思考能力。在形体与意识既将被完全剥离之时,流浪者将切出,仅留无边的海。溶海之间,不知散尽了多少人类的替代形体,然而它依然澄澈清虚,一如既往。

附录

一张湿浸的纸,被发现于水林的尽头。笔迹似乎仍能清晰分辨,我们记录下了它的内容。

我看见了大海。

渊池散尽了水幕的游光,空然是这无边的远乡。层层的波光扫描下来,映出此时我的形单影只。在身影独行于水光中时,我已经并不能记清楚来时的路。

偶尔回头望去时,能够看见渊池的无边之中,我的足迹渐渐溶解其间。
我早已习惯了迷失。

在这里,一切层级都将最终延向迷失的阈限。我并不感觉到什么,只是看见前路时有些慌张,似乎提防着有或没有的实体。

只是在这后室的基底之下,我沉降了。我沉向了无边的海,我沉向了这层级。

这里与level-37有着本质的不同。我曾经也在Level 370浅浅的温水中完全放下疲惫的身躯,任微暖的水波渐渐浸没了我的形影。我的眼前是随着丁达尔效应散下的游光,我的耳畔是永续的水波在争相喧嚷着。我的奔波与任何苦涩均渐渐溶解在其间。

然而我沉向了弱水深溟。我感受到了空寂与寥落,然而我并不能够享受它。

我并不仅仅是迷失。我的迷失毫无意义。我孤身掷于这远海的底层之下,我开始渐渐不习惯迷失。

这里仅有前路。当我步步走向远方,我的后方就失落了,崩解了。我已然无可寄托,我只能远行。我仅仅期待着远方下个转角能有下一个出口的迹象,那里寄托了我的前路,我的归途。

我看见了大海。我看见了航程,而航程去往海雾中无数微微闪耀的波光的方向,没有灯塔。

我开始怀念起那些能见到日光的层级了,即使那里并不是我的故乡。我开始怀念起那Level C-34的天空、田野,远村、日光,以及千万个在黑夜中犹如灯塔射光的月亮

当我在这里入梦,我梦见我的身影独行在夏日青绿的草原上,我的脚步声轻软而微响。当我的视野落在远处光影斑驳的树梢间,看见了一阵从海初起的微风。微风之后,一片洁白的积雨云慢慢从蔚蓝的天际线处升起。

我从未梦见过大海,冷寂、磅礴,我的梦装不下。

当我醒来时,惊动了经过的游灵。它只对我耳语了四个字。

“归去来兮。”

是时候回去了。

我要回去,不管是那层级,还是我的家乡。

等我回来。

我终将归去,不管是哪里。我终将归去。

我彷徨着寻找前路,我茫然地在无边海上航行,但我承诺着我的归去。

我的寄身也好,我的家乡也罢。请等着我回来。

只是因为我已然无可寄托。

实体

仅有游灵游荡在无际弱水之边。

基地、前哨与社区

人员会相遇,然而既然已经在水下,那么无法交流。在这里,人的一切关系皆崩解为简单的同行。

没有谁会愿意在这里逗留。虽然这里当然可以。如果有在这里度过余生,那么与在后室中最终沉溺死去也无异了。

入口与出口

入口

bubbles-1836457_1280.jpg

沉降之中。

  • 无意沉于海渊之中,将死之时,任何人将有机会进入一次这里。

切入此层级即是获得了新的形体,身着前厅普通的泳衣,失去了大部分随身的物品。若有回忆的定向,泳衣的色彩一般更为鲜艳。原身在后室他者看来,不过是沉入水底而已;然而此种沉尸不腐不移,仅仅是静置在水底不再变化。或许这对于失足落水的流浪者来说,即是被给予了某种重生的机会;但若不是失足落水,迎接你的或是一片芦花之原,或是一片白水的客乡

  • 白水客乡找到河中发着青绿游光的漩涡,并将一只疍船驶入其间。船被卷入水中时,能够切入。
  • 糖晶锭与海盐或海水仔细调制一杯具有微咸微甜味道,并至于有些使人恶心的溶液,并且喝下。在这之后,只要Level C-680的水体中有着仅你能见的漩涡,卷入其间便是弱水深溟。

在切入该层级时,流浪者皆身处渊池的某处水池,向下沉降。此时流浪者的眼中仅有青绿的沉光辉耀着,耳边寂静无声。意识到自己正在水中呼吸之时,亦是流浪者意识到形体已经更换之时。

沉降约三分钟之后,流浪者将触碰渊池某个区域的泳池底部。

出口

在溶于幽光之中后,切出者的意识会进入一处寂静无声的黑暗境地,并且感受到自己正在向下沉降,与来时一样。

在沉降途中,无边的青绿光幕会先行缠绕在切出者周围,但旋即,原来有序降下的光碎破为千块碎玻璃的青绿反光。当此时,切出者将听见海潮的轰鸣之声。在潮声中隐隐传来不似现有语言的人声,抑扬着,似乎吟诵着七言的诗文;但杂乱的人声与海潮混杂,以至于并不听得清其中的含义。

沉降的形式最终由溺水式的缓缓沉降,逐渐变为失重的加速落体。无边的青绿碎光化为身后忽而砸来的碎块,潮声渐渐被嘈杂的人声与风声所取代。

然后一切寂静了,一切亦黑暗了。

切出者最终将再次得到形体,那是浸在浅水里的原我。最多的切出报告,地点是Level 233level-37,二者皆为具有大面积浅水的层级。

重获呼吸之时,切出者或会具有某种不真实感,就如在水中梦见了层级内的一切。当觉时,眼前是无边的水波,与随着丁达尔效应洒下的苍白流光。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